用舞蹈和詩歌喚醒人們內心深處回歸的渴望

慧欣 整理


【正見網2020年02月24日】

談到詩歌,很多人會想到盛唐時期著名的大詩人李白,李白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又號「諦仙人」,其詩作功底深厚、造詣非凡,被後世人尊稱為詩仙。

據《新唐書》記載,李白為興聖皇帝(涼武昭王李暠)九世孫,按照這個說法李白與李唐諸王同宗,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同輩族弟,因此他的一生和李唐王朝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天寶十四載(公元755年),安史之亂爆發,李白與妻子一道南奔避難,入廬山屏風疊隱居。永王李璘(唐玄宗的第十六子)東巡時,得知李白隱居廬山,遂數次下達聘書,李白幾經猶豫,終於同意下山入其幕僚,並作組詩《永王東巡歌》抒發了其建功報國的情懷,由於這次東巡是李璘擅自出巡,在當時被定性為謀反,李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因此獲罪,被判流放夜郎。

李白流放夜郎途中遇赦,於上元元年(公元760)從江夏(今湖北武昌)往潯陽(今江西九江)游廬山時作了一首詩,贈與和他同游廬山的友人盧虛舟,表達了他看破官場險惡,醉心於尋仙訪道、遊歷名山的隱逸之心。盧虛舟字幼真,范陽(今北京大興縣)人,肅宗時任殿中侍御史,相傳「操持有清廉之譽」(見清王琦注引李華《三賢論》)。詩作全文如下:

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
[唐] 李白

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
手持綠玉杖,朝別黃鶴樓。
五嶽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游。
廬山秀出南鬥傍,屏風九疊雲錦張,
影落明湖青黛光。
金闕前開二峰長,銀河倒掛三石樑。
香爐瀑布遙相望,回崖沓嶂凌蒼蒼。
翠影紅霞映朝日,鳥飛不到吳天長。
登高壯觀天地間,大江茫茫去不還。
黃雲萬里動風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好為廬山謠,興因廬山發。
閒窺石鏡清我心,謝公行處蒼苔沒。
早服還丹無世情,琴心三疊道初成。
遙見仙人彩雲里,手把芙蓉朝玉京。
先期汗漫九垓上,願接盧敖游太清。

這首詩前六句是序曲。裡面提到的「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起句即用典,楚狂人:指陸接輿,是楚國人,春秋戰國孔子及弟子《論語.微子》中記載:孔子曾去楚國,遊說楚王。接輿在他車旁唱道:「鳳兮鳳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意思是說:鳳凰呀鳳凰呀!為什麼你的美德一天不如一天?過去的事情已經無法勸阻,未來的事情還來得及防範,罷了吧,罷了吧!現在當官的仕途有多麼危險!以此嘲笑孔子入世太深、迷於仕途。

「鳳歌」一詞,用詞精警,內涵深刻,「鳳歌」中的鳳凰非俗世之鳥,是仙界的神鳥,其鳴唱也有啟發人心的作用。在詩中李白以陸接輿自比,正是他錯走人生路,如今看破官場仕途的真實心靈寫照。

接著詩人以濃墨重彩,描繪他「手持綠玉杖,朝別黃鶴樓。」也就是拿著仙人所用的嵌有綠玉的手杖,於晨曦中離開黃鶴樓來到廬山的一路大好風光。先寫山景鳥瞰:「廬山秀出南鬥旁,屏風九疊雲錦張,影落明湖青黛光。」古人認為天上星宿指配地上州域,廬山一帶正是南鬥的分野。屏風九疊,指廬山五老峰東北的九疊雲屏。三句意為:廬山秀麗挺拔,高聳入雲;樹木青翠,山花爛熳,九疊雲屏象錦繡雲霞般展開;湖光山影,相互映照,烘托得分外明媚綺麗。以上是粗描,描繪出廬山的雄奇瑰麗;下面則是細描:「金闕前開二峰長,銀河倒掛三石樑。香爐瀑布遙相望,回崖沓嶂凌蒼蒼。」金闕、三石樑、香爐、瀑布,都是廬山絕景。這四句是從仰視的角度來描寫:金闕岩前矗立著兩座高峰,三石樑瀑布有如銀河倒掛,飛瀉而下,和香爐峰瀑布遙遙相對,那裡峻崖環繞,峰巒重疊,上凌蒼天。接著,筆姿忽又宕起,總攝全景:「翠影紅霞映朝日,鳥飛不到吳天長。」旭日初升,滿天紅霞與蒼翠山色相輝映;山勢峻高,連鳥也飛不到;站在峰頂東望吳天,真是寥廓無際。詩人用筆錯綜變化,迂迴別致,層層寫來,把山的瑰瑋和秀麗,寫的淋漓盡致,引人入勝。

然後,詩人登高遠眺,以如椽大筆,彩繪長江雄偉氣勢:「登高壯觀天地間,大江茫茫去不還。黃雲萬里動風色,白波九道流雪山。」九道,古謂長江流至潯陽分為九條支流。雪山,形容白波洶湧,堆疊如山。這幾句意為:登臨廬山高峰,放眼縱觀,只見長江浩浩蕩蕩,直瀉東海,一去不返;萬里黃雲飄浮,天色瞬息變幻;茫茫九派,白波洶湧奔流,浪高如雪山。詩人豪情滿懷,筆墨酣暢,將長江景色寫的境界高遠,氣象萬千,何等雄偉,何等壯闊!大自然之美激發了大詩人的無限詩情:「好為廬山謠,興因廬山發。閒窺石鏡清我心,謝公行外蒼苔沒。」石鏡,傳說在廬山東面有一圓石懸岩,明亮乾淨能照人形。謝公,南朝宋謝靈運,曾入彭蠡湖口,登廬山,有「攀崖照石鏡」詩句(《謝康樂集·入彭蠡湖口》)。李白經過永王李璘事件的挫折後,重登廬山,不禁感慨萬千。這四句意思是:喜歡寫與廬山有關的歌謠,詩興因廬山而激發。從容自得的照照石鏡,心情為之清爽,謝靈運走過的地方,如今已為青苔所覆蓋。不禁感慨人生無常,盛事難再。

「早服還丹無世情,琴心三疊道初成。」還丹,道家所謂服後能「白日升天」的仙丹。琴心三疊,指道家修煉的功夫很深,達到心和神悅的境界。這兩句表明詩人感慨早一點能看透世事,得道服丹,修煉升仙,以擺脫世俗之情,達到心和神悅的境界多好啊!「遙見仙人彩雲里,手把芙蓉朝玉京。」玉京,道教謂元始天尊居處。詩人遠遠望見仙人們在彩雲里,手拿著蓮花飛向玉京,詩人李白喜好飲酒,這幕景象也許是在醉酒後的夢境中所見,「先期汗漫九垓上,願接盧敖游太清。」據《淮南子·道應訓》載,盧敖游北海,遇見一怪仙,想與他做朋友而同游,怪仙笑道:「吾與汗漫期於九垓之外,吾不可以久駐。」「遂雲中。」汗漫,意謂漫漫不可知,這裡比喻神。九垓,九天,太清,最高的天空。李白在這詩里以怪仙自比,盧敖借指盧虛舟,邀盧虛舟共作神仙之游。兩句意為:我李白已和仙人在九天之外約會,願邀請盧兄共遊仙境。至此,全詩戛然而止,餘韻悠長。

在二零二零年神韻藝術團的全球巡迴演出中,神韻的藝術家們用妙曼的歌舞將李白的這段詩作搬上了舞台,配合三維動畫大型天幕將這一場景展現給觀眾,帶給人以無限的遐想空間和無比美好的感受,舞罷,意韻猶在。

人常說「詩是有聲畫,畫是有形詩」,而歌舞更是立體、動態有聲的畫作,莽莽天宇、恢恢地輪,一切有形無形、有聲有色的萬物萬象,一個人、一群人一生乃至數代的經歷都是詩者匠心的依據,也是畫家和舞者創作的源泉。天上的雲走霞飛、地上的山聳泉注、植物的抽絲吐綠、動物的奔突潛藏;朝輝夕陽、風雨雪霰、生老病死、塵世浮華,都是順乎宇宙的大智慧和大規律、飽含著和諧的本真,詩人、畫家、舞者觀察之、體味之、神會之,形諸筆墨,舞動身姿來表達,畫家乃有筆底幻化萬象,詩人乃有毫穎競走龍蛇,而舞者更有形神兼備的氣韻、身法展現,所共同追求的是萬物之神韻。由此可見,詩作與繪畫、舞蹈藝術是以其不同的形式,追求事物共同的意趣、神髓之源、天地不言的大美所在,也即三者具有相同的神髓、意趣之源。

「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人生無常,世事變幻,所謂的繁華不過是過眼雲煙,返本歸真才是人生的真諦,用舞蹈和詩歌喚醒人們塵封已久的歷史記憶,喚醒人們內心深處期盼已久的回歸渴望,是神韻藝術團的藝術家們在這個亂世關頭,送給人類最珍貴的禮物。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詩詞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