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老爸改變滿家幸福

珍惜


【正見網2020年03月22日】

阿香說:「法輪大法給我們全家人帶來了歡樂、笑聲與幸福,我們全家人無法用語言感恩偉大的師尊!真善忍洗淨了我們的身心,把我們推到了高層次上修煉。 」

這是怎麼回事,我們來看看她們的故事。

話說,一九九六年時, 這時的阿香與丈夫阿軒還未得法修煉。

當時因弟弟和弟媳發生矛盾,他們夫婦從四百里以外小鎮趕到弟弟家。見小倆口打的不可開交,非要離婚不可,怎麼勸也不行,互不相讓,他們也不知如何處理。

那時阿香的身體實在是太糟糕了,看到他們這樣的情況,心跳加速一下子就躺在了床上,也挺不住了。

這時小倆口見姐姐要吹燈拔蠟,才停止爭吵了,急忙打電話叫來醫生搶救。

弟媳的老姨也來了,看到此景,不急不忙的道:「他們倆口子打仗,我們就別管了,咱們也看不到因緣關係,也說不聽他們。我現在修煉法輪功了,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你們煉法輪功吧?不但病能好,連性格都能改變,這法輪功太好了。」

因為醫院根本治不了她的病,於是阿香就問如何煉法輪功,老姨說首先要學習《轉法輪》,得按照書上要求的去做,再加上煉功才行。

當時聽了之後,阿香對阿軒道:「咱們回去叫我爸學法輪功真善忍吧。

因為我老爸受共產黨的鬥爭思想毒害太深,脾氣特別暴躁,整天與天地人鬥的架勢,和我媽也是三天兩頭的打。

我們從小就是在他們的打罵中過來的,對爸爸暴躁的脾氣是又怕又恨,我們姐弟四人每天都是在媽媽不斷的叮囑『少說話裝啞巴行不行?說不定說錯了一句不對爸爸的心思,媽媽今天就遭殃了』中長大的。」

香母是個心地善良的好母親,鄰居公認的大好人。香母從結婚到九六年都是在丈夫老劉的暴躁打罵恐懼中度過,身體更是病魔纏身,心臟病,神經衰弱,四十八歲時雙眼被活活氣的失明。

阿香姐弟們心裡總是盼著有什麼辦法能治爸爸的脾氣,也能有一個溫暖的家!

老劉少年時參軍參加韓戰,是在馬列邪教無神論進化論獸性鬥爭思想的薰陶毒害下脾氣變的非常暴躁,但其先天本性善的一面也非常強。

所以許多中國人都是雙重性格,有傳統有神論道德文化善良的一面,而另一面是黨文化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惡的一面。

老劉還很喜歡幫助別人,老劉經過歷次中共運動結果把自己搞的一身糟,既害過別人,也被別人害,馬列邪教就是讓人互相鬥互相傷害。

老劉身體非常不好,胃腸炎、心臟病、腰椎間盤勞損、風濕病、頭痛病。

但是他喜歡晨練,阿香夫婦回來後就跟爸爸談起了法輪功。第二天老劉就去了書店,回來高興的道:「這功學的人太多,就剩下這一本書了,讓我請回來了。」

從此老劉每天在自己的房間裡學習《轉法輪》,又去朋友那裡學會了法輪大法五套功法。

他經過一段學、煉法輪功真善忍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身體一身輕,走路生風,面黃肌瘦的臉,變的紅光滿面,病全好了。更可喜的是暴躁的脾氣沒了,一天總是樂呵呵的。

鄰居看到老劉的變化,都說這老頭怎麼越來越年輕了,象小伙子似的。

老劉在大法和師父慈悲的保護下脫胎換骨了,他和妻子及全家人幾十年的冷戰也徹底的結束了。

老劉的變化子女們看的是最清楚的。老劉的變化,妻子雖然看不到,但是從他的言談中是感受的到的,於是香母也走上了修煉的路。

她的眼睛看不見,老劉就手把手的教其煉功,這下夫婦不再打仗而是天天一起煉功,聽師父在《濟南講法》錄音,全身的病都好了,皮膚白裡透紅。

香母雖然肉眼看不見,但是師父給她開了天目,看到了法輪,宇宙中各色彩光,而且還來了例假。

鄰居看到老劉夫婦的變化,都來打聽要學法輪功。於是其家成為了學法點,院子裡成為了煉功點,沒多長時間就有十多人走入了大法的修煉。

老劉又勸女兒阿香修煉法輪功,阿香道:「看書挺麻煩,讓我煉功還可以,我不看書煉功就行了。」老劉道:「不行啊,法輪功和其它功法不一樣,必須是先看書、再煉功。你不看書不明白法理,無法提高心性道德,煉了也不長功。」

記的聽父親說完此事後,阿香當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在前邊教人煉功,醒來後怎麼也睡不著了,回想近幾個月父母良好的變化。

想著想著突然想起了早在七十年代,那時自己還是十幾歲的少女,有一天鄰家嬸子來串門,閒聊中她說前幾天家中來了一個朝鮮人,是研究預言書《格庵遺錄》者,說本世紀末有十八子出世,拯救人類。

當時她就問:「十八子是啥意思?」嬸子道:「十八子就是李字,姓李的拯救人類。」從那時起,阿香就盼望著這一天的到來。

第二天,阿香興致勃勃的跑到了媽媽家,一進屋就說我還沒煉功昨天在夢裡夢見師父教功了。

這時並沒有修煉的弟媳卻道:「姐,你和李洪志師父有世緣,你修煉法輪功吧。」

就這樣,阿香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阿軒經常說妻子是十不全,身體到處是病,偏頭痛、類風濕、B肝、胃潰瘍、神經衰弱、婦科病,每月去醫院或診所兩次打吊瓶,暫時好點然後又犯。

學了法輪大法沒多長時間,一切症狀都好了,現在已是六十多歲的人了,從修煉法輪功後沒吃過一粒藥沒打吊瓶,走路輕飄飄的,每天其樂融融。

再說說阿軒,在常人都非常羨慕的單位上班,還是個領導,在常人的大染缸里,在名利情的誘惑下,在馬列邪說理論的毒害灌輸下養成了很多惡習,身體也搞的一身糟,心肌炎、風濕病、胃病、頸椎炎等疾病。

夫婦二人是同時走入修煉法輪大法的,沒多長時間同樣是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改掉了過去腐敗的惡習。

有一次香母過生日,老劉夫婦照像留念,結果像片取回來打開一看,整個像片到處是密密麻麻,數不清的大大小小的法輪,後被外地同修拿走用來洪法。

因為法輪功對道德身體雙重效果,一九九七年初春,修煉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老劉家的屋子裡和院子裡已裝不下那麼多的人,大家決定到廣場去煉功。

阿香去省城買了一台大的立體式錄放機,第二天與同修早上三點多鐘把廣場打掃的乾乾淨淨,掛上法輪大法宣傳圖片,五點開始煉功。

每天都有新來的學員,他們就手把手的教煉功動作。同時又找了一個活動中心用來給群眾晚上學法,他們把活動中心打掃的乾乾淨淨,桌子,板凳擺放的整整齊齊,大家都自覺的從自家帶來墊子,坐在地上圍坐一圈,人們見到此景都讚揚法輪功了不起,道德素質高。

大年三十,從自家拿來大彩電播放師尊講法錄像,煉完靜功後回家過年。

到九九年,有七十多人走入了大法的修煉。老劉在農村組織同修洪法,已有三百多人走入了大法的修煉。

從此好偷的不偷了,好賭的不賭了,好嫖的不嫖了,好懶的不懶了,打仗的夫妻和睦了……。

這是幾個村的情況,全國達到上億人修煉,到處聽到人們讚揚法輪功與李洪志師父的聲音。

共產黨從來是好事自己乾的,壞事都是別人幹的,共產黨馬列邪教是謊話說盡壞事干絕。

有了法輪功這面鏡子,照出了共產黨的一切不正,於是它必須砸掉這面鏡子。儘管法輪功給其帶來了社會前所未有的穩定,與道德昇華後轉變成的巨大經濟效益。它還是要消滅法輪大法真善忍,因為馬列共產邪教就是來害人的惡魔。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共產邪教邪主、大貪污犯賣國賊江澤民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

群眾失去了集體學法修煉的環境,人們就在家裡學法,寄真相信,發放真相小冊子,粘貼「法輪大法好!」,面對面告訴世人天安門自焚偽案,是中共拍擺的電影,救度被謊言毒害的眾生,使有緣人真的明白了真相。

二零零四年《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退黨大潮滾滾興起,阿香和同修們從家人、親戚、朋友,到面對面勸三退,從發彩信到打電話勸三退。

告訴人們 :共產黨反天反神宣揚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不讓人相信善惡有報,無天國地獄,人死啥都沒了,這種思想造成人活著為了權錢利益無惡不做,敗壞整個中華民族的道德。遍地男盜女娼坑蒙拐騙偷,血泊不救,老人不敢扶的地步。

歷次運動害死中國人八千萬,二十年計劃生育殺死胎兒四億,是南京大屠殺的上千倍,極力侮辱神佛,活摘器官。

所以古老預言都講共產黨會被一場大傳染病瘟疫中被滅掉,永遠在地獄中受苦。現在非典雞瘟豬瘟鼠疫等等蠢蠢欲動,就是針對共產黨的,因為還給許多好人機會,所以一等再等。

只有退出黨團隊解除加入時為其獻身的誓言才能免受連累。起個化名退了吧?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有太多人退出,現在提起共產黨太多的百姓恨的咬牙切齒,因為馬列邪教壞透了,跟隨邪黨的那些人不過為了那點錢那點利益。

阿香說:「二十多年的修煉路上,有喜悅,歡樂和幸福,但更多的是感恩師尊。每天沐浴在佛恩浩蕩中,救度被馬列毒害的眾生,看到他們得救的歡樂與幸福自己是最高興的。」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