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頻:醫山夜話(18)糾正變異 真正認識中國古代醫學

作者:美國大法弟子 主播:新宇音


【正見網2020年11月03日】

音頻:醫山夜話(18)糾正變異 真正認識中國古代醫學
作者:美國大法弟子
主播:新宇音

音頻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link As...)。

朋友你好,歡迎收聽《醫山夜話》。

中國大陸一位軍中高級官員患了一種怪病,痛苦不堪。大醫院查不出病因,治不好。後來找到一位中醫醫生治好了他的病。病因是什麼呢?您可能想像不到,竟然和一個蠍子有關。人得的怪病和一個動物有關,你相信嗎?下面就來給您介紹這位中醫醫生寫的文章。

在文章中,他說自己少年時代就學中醫、氣功、武術,先後獲得武術和中醫兩個碩士學位,也是這兩個學科的教授和一名中醫師。 

作者說:一九九二年底,我的一個朋友楊X在軍中工作,他的同事陳先生得了一種怪病:每當重要的場合或享受高級生活時,就會心區疼,嚴重時會暈倒在地。比如一次總理李X接見時當場心疼倒地緊急救護送去醫院。再有,每當坐豪華車,或住高級酒店時,就疼得厲害;住簡陋的房子或乘簡陋的車子時就減輕疼痛。

這位陳先生在軍中有著重要的職務,所以看病方便,曾去多個有名的大醫院檢查,卻查不出任何病症。持續兩年多,曾先後找過國內著名心臟專家診斷,卻不知是何病因,痛苦不堪。最後他的朋友楊先生找到我,想請我給他看看。

我從外地趕到京城先見到了我的這位朋友楊先生,準備和他一起去給陳先生看病。此時,楊先生問我:「你看他身上是怎麼回事?」因為楊先生也練過氣功,對一些功能的事也很相信。我當時閉目靜視了一下,無意中看到一隻很大的蠍子,我想就是它了。可是我沒告訴楊先生,只是跟著他到了陳先生家。

初見陳先生,他人很高也很結實,就是心區疼得受不了。我當時給他扎了針灸,穴位是內關和足三裡。他靜坐睡著了。我靜坐時,看到那蠍子在他後背爬到頸部,就用意念去攻心驅它,然後它飛走了。針過之後,陳先生感到舒服而痛快,也不疼了。他說兩年來,第一次感到這麼舒服。第二天,又針了一次。 

當我們離開陳先生家之後,我的朋友楊先生又問我:「你看他身上有沒有什麼東西?」我率直說道:「有!」他問:「是什麼?」我說:「是個蠍子!」 楊先生又問:「告不告訴他本人呢?」我說:「人家是黨員又是軍隊幹部,不要告訴他這些吧。」楊先生答應了。

後來我回到招待所準備回外地的家。但是半夜12點,楊先生打來電話說,要我明天別走,無論如何要跟陳先生再談一次話。

原來,楊先生回家後,陳先生來電話問我有沒有講他身上附有什麼東西。而楊先生承守諾言,說:「講了,但不能告訴你。」陳先生一時亂猜,楊先生說都不對。最後陳先生冷靜下來慢慢說道:「是個蠍子。」

楊先生就問:「你為什麼說是蠍子?怎麼跟他說得一樣呢?」陳先生就講了他的一段故事:兩年前,他搬進新居,第二天早上他太太的腿被蠍子蜇了,馬上送醫院後,他回來翻出了這隻蠍子,就把蠍子放在酒裡,放在火上煮,又不讓它死,然後喝那酒;再放酒,再煮。有時又放一個空罐頭瓶裡放火上烤……,.總之他能夠想得出來的報復都做了。從那以後,陳先生就不知不覺地得了這個病:心區疼,就像一把鉗子夾住一樣。講完這故事,楊先生確信,我倆講的是一回事……。 

我當時研究人體科學知道這些例子不少,後來,讀到《轉法輪》,書中說:「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難。」書中還說:「殺生會造成很大的業力。」我想,陳先生殺這蠍子,也就罷了,如果象對待深恨的仇人那樣報復,也會造下更多的業,何況他喝那煮死蠍子的酒……。 

對於常人來講:有病要吃藥,是病毒,是常人的道理,等等。可是真正從修煉上查起它的原因,就是業力,常人怎麼能相信呢? 

我通過修煉,知道了他這是現世現報,如果是殺害更大的生命,或殺人,會造下更大更難以償還的業力。常人不知道在迷中業滾業或者死後償還承受,或者現世現報,或者來世再報。 

再談談中醫的把脈。把脈是怎麼發展來的呢?我的體會是:在以前我發現病人哪個部位有病,我摸那個部位時自己的手也疼,所以知道那是病灶,而且和煉功的朋友交流也學會了遙診,我又發現用手指放在病人的寸、關、尺三部,病人的哪個臟腑有病,我的哪個手指就疼或刺,或不適,如果按左寸、關、尺為心、肝、腎;右寸、尺為肺、脾、命就和現在中醫診脈一樣。慢慢再仔細研究,如果沒煉功的人就可以用脈的不同搏動現像總結出沉、浮、弦、滑、遲、數、濡、弱、澀等多種不同脈象來診斷病人的疾病。所以脈象也是從小的功能發展而來的。 

我發現,如果有功能的人,對於不同的植物、草藥也有不同的感應,會知道草藥的藥性(寒、熱、涼、溫、平等)、味(苦、辣、酸、甜、鹹…) 及它的歸經(十四經脈等)。 

所以從中國古代的中醫來看,人們保持著先天的本能,不受現代變異思想的影響,就能夠真正回歸到古代中醫的水平。人有病和業力有關,中醫的醫術和人的先天的本能有關,這是從宇宙的特性「真、善、忍」這個法理上看,也就是中醫的奧妙就在於此。 

 《轉法輪》中說:「在中國古代,中醫大夫基本上都是有特異功能的,象孫思邈、華陀、李時珍、扁鵲等等這些大醫學家,都是有特異功能的,在醫書上都有記載。可是往往這些精華的東西現在是受到批判的,中醫繼承的只不過是那些藥方,或者是經驗的摸索吧。中國古代的中醫是相當發達的,發達的程度要超出現在的醫學。」(《轉法輪》 第七講) 

我對李洪志老師的這段話深有體會,但是有些常人卻很難相信,他們認為現代科學的東西和西醫學才是可信的。剛才我講得這段經歷就可以打破常人對中醫的這種變異認識。 

《轉法輪》中還說:「人類覺得在發展科學在進步,其實也只不過是按著宇宙規律在走。八仙中張果老倒騎驢,很少人知道他為什麼倒騎驢。他發現往前走就是後退,他就掉過來騎。」

朋友,剛才您聽到的是《醫山夜話》,我們從一位中醫醫生的經歷糾正了一些對中國古代中醫的變異認識。您在這方面有什麼感受,歡迎您分享給我們。

《醫山夜話》系列連播來自「法輪大法正見網」。這裡展示的是親身實踐「真、善、忍」宇宙真理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對人體、生命、宇宙的正見,以及對人類正統文化和藝術的全新認識。如果您有興趣探索宇宙、生命和人體之迷,那麼就請您來這裡和我們一同用新思想、新思維了悟人生,找到生命的真相。

感謝收聽《醫山夜話》,歡迎您再來收聽我們下一期節目,再見。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中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