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真正實修中提高 (譯文)

越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10月08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一七年五月五號在越南開始修煉的。剛開始修煉時,師父就為我開了天目並淨化了我的身體。我也每天認真學法煉功。初期時,我的修煉狀態還不錯,我感到心性的昇華,但到了一定層次,好像我不能修上去了。我知道我的問題是心性還沒得到提高所以還沒過關,但我不是很認真的向內找自己,所以我在那一層次停滯了一段時間,無法上來。後來,因為想改變這修煉狀態,我去老同修的學法組,向那位經歷過過關的同修學習經驗。我也參加在煉功點與九天班給新學員指導煉功動作。雖然我注重保持心性,但有時候我還過不了關。

師父說:「過去許多人因為心性守不住,出現的問題很多,煉到一定層次之後上不去了。有人自來心性比較高,煉功中一下子天目開了,達到某一境界當中了。因為這個人根基比較好,心性很高,所以他的功也上的很快。到了他心性所在位置的時候,他的功也長到這兒了,他要再提高他的功,那麼這個矛盾也就突出了,就得需要他繼續提高他的心性。」(《轉法輪》)

我突然悟到是因為我不在意在家庭與工作中修心性。雖然在幫學員指導動作時我忍得很好,尤其是年紀大的同修,但在家庭中,我真的做不到這個「忍」,由於我總是承擔與決定家庭一切事情的人,所以自我太大了。我知道自己必須得放棄所有的自我、名、利、色、欲的各種執著心。雖然心裡了解,但每次考驗來臨時,我的心性又把握不住,所以每次有關來了,一遍又一遍的沒過去。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我讀《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師父講:「那緊接著是什麼呀?是不是大法弟子修煉到圓滿那一步啊,是不是?(眾鼓掌)即使有些大法弟子要跟師父一起到法正人間哪,即使是這樣,我們也要划上一個句號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段過程,那可是至關重要。後來的事,我就不多講了。」

讀到這裡我感覺心裡焦急。當我打開《轉法輪》書,看師父的照片,我看到師父的左眼發紅,淚水順著左頰流下。我感到愧對師父。您在為我憂心,但我還是沒有修好自己的心性。我真不知道我還來不來得及,但是從那時起,我決心克服這個停滯的階段,真正放下「自我」前進,決不會辜負師父的心。

後來,我的好朋友把我們一家安頓在加拿大,工作與一切事都很順利,因為我同學是我們的恩人,已經為我們全心全意地憂心和安排一切。但是我的新工作壓力很大,我在我朋友的餐廳當管理,每天我要上十二個小時的班,這樣我有很少時間學法煉功。早上,我努力早起做飯給兒子上課,然後我去煉功再去上班。我幾乎每個晚上十點半才回家,我就找時間發正念與學法。每天上班時我遇到很多心性的關與考驗,有時我忍不住就默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可是有不少次我跑去衛生間哭。但很快我平靜下來和默讀:「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精進要旨》<何為忍>)

多虧總是有大法和師父在我身邊,所以我能忍受。我悟到,一些壓力,在工作上同事給我的一些造謠,是一個最好的魔煉心性的環境。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你要能夠返回去,最苦也就最珍貴,在迷中靠悟往回修苦很多,返回去就快。」

我也有時候忍的不好,我認為自己有長時間沒有用心學法,所以心性把握不住。我決心花更多時間學法與發正念,有時間我就煉功。有一天,兩個女士來到我的工作地點找我。我去見她們,她們說她們是大法弟子,因為我以前購買了我的家人和朋友的妻子的神韻票,所以有我的信息。她們說來幫我參加她們群組,是在加拿大大紀元報社。我眼淚汪汪,我握住她們的手謝謝同修來找我,我向她們說是師父安排她們來找我,我保證會加入她們的群組。啊!師父真是太慈悲,您派您的弟子來幫我,我無限感謝師尊之恩。

但是,從那之後,工作就像水一樣席捲了我,因為大紀元報社每天早上四點五十五分開始煉功,我起不來到那裡跟大家一起煉功。也有一原因是每天早上我要準備帶女兒上學。我一直在拿捏,直到有一天我做了一個非常真實的夢,在我的夢裡,我發現自己正在為上車做準備,我去了車站,看到一些人上車,我走近他們,現在輪到我準備去上車了,突然車開走了,我驚訝地看著,不相信自己已經被放下了。我悟道師父通過夢點化給我,如果我對自己不嚴格,大家都會走,而我會被拋在後面。我知道這樣,可是心裡還有糾結的問題,因為若我早上參加大家煉功,那我會晚回家,會來不及給女兒準備上課。幾天後我丈夫與我說他比我早上班所以可以替我照顧女兒上課,讓我可以睡多一點。此時我認識到只要我們下決心,師父都給我們最好的安排。所以我下定決心在公休日早起來跟大紀元報社小組參加煉功與學法。然後我跟大群組每個禮拜日在安大略大學一起學法,而在平常的日子裡我抽空發正念,煉功後才上班。加入同修一起煉功幾個禮拜後,我感到自己的心性得到了昇華。然後大瘟疫爆發,安大略邦政府封鎖了我住的渥太華市。我的工作被打斷了,我呆在家裡和兒子和女兒一起修煉。我的女兒也停課在家跟我修煉,兒子平常在我工作地方上班,也像我一樣失業。

在我失業之前,在胡志明市的侄女(她叫我阿姨,我來加拿大之前給她弘過法的)跟我聯繫分享了引起我注意的東西。首先她講到她的女兒,是一個小弟子,兩次師父給她看到烏杜巴花,後來師父給侄女開了天目,肉眼可以看到另外空間。

小弟子看到每次跟母親和妹妹煉功時,就看到師父與各位正神跟三個人一起煉功。在煉第五套功法侄女看到有兩位神上來用手絞出業力,就像把衣服絞乾一樣。因此,打坐第五套的每個人都有腿痛。然後小弟子還跟房間裡的物品聊天,有一個小本子還教小弟子寫文章,還有很多神奇的分享。然後,我的侄女分享關於感恩大法禮和增加打坐時間以消業。作為大法的一粒子,我感到自己在承師父之恩,用任何語言也無法來表達了。

用心修心性之後,師父把我推上去很快。師父也給我開了天耳通和每天教導我。每次到三、四天後在打坐中我看到自己在去考試,我聽師父與幾位考官問我一些《轉法輪》的內容,有時我被問一些我的體悟關於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法理。每次考試後,我感受到層次提高很快。

另外,我增加時間打坐從六十分鐘到七十分,八十,九十,和過三個月後我可以打坐到一百二十分鐘。從我的兩個腳掌中倒出去每塊業力,使我的腳發熱像把腳烘在火上,現在的痛是通到骨髓,還有從背部到胯下然後到大腿,跑到兩雙腳掌的疼痛。而不像以前的一種痛了。

有一天,我聽到有腳心傳來一個像爆炸的一個聲音,然後從腳心海嘯般的湧出一股強大熱氣就像蒸汽機一樣。有時腳與大腿突然很痛,像打針一樣,但我必須得坐下不動。一段時間後我感受到我的身體連成一片,很像師父在《轉法輪》講的無脈無穴的狀態。

在《轉法輪》第八講,師父講:「因為能量也很強了,能量流形成了之後它會很寬的,也會很亮的。這還不算什麼,那要煉到什麼成度?要使人的身體百脈都在逐漸加寬,能量越來越強,變的越來越亮。最後使上萬條脈連成一片,達到一種無脈無穴的境地,整個身體連成一片,這是通脈最終達到的目地。它的目地是把人的身體全部都被高能量物質轉化。」

除了增加打坐時間,在學法時我不會像以前通讀,而是很專心每字地讀。我小心把師父講有關於道理,法理和師父對學員的要求寫下來。如此,我努力理解師父教的法理和要求,法的內涵也展現給我。從此後,每次遇到考驗心性時,我總能記得我曾經抄寫的內容,所以我能夠做到通過師父的考驗。

有人冤枉了我時,我默念「這個理在高層次上整個都反過來了」(《轉法輪》-第九講),和「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轉法輪》-第九講),當被嗔怪或委屈的時候我又默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動心」,「得有大忍之心」(《轉法輪-第九講》),「遭罪就是在還業債」(《轉法輪》-第一講)。當被人家占便宜或是被失去個人的利益,我又默念「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得「吃苦中之苦」(《轉法輪》第九講)。

因為我總是參照各個要求來修心性和忍耐,堅持煉功,我已經可以把握住了,不像以前了,很自然的忍,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有矛盾出現時,我嚴肅要求自己必須向內找,找到自己根本的執著,看是哪個執著心在後面起作用。然後我決心去掉這個執著心,不承認它,發正念消除它與一切有關的因素。

隨著常常念九字真言,雜念逐漸變少,我的心變得更純淨,打坐時我能夠比以前更容易入定。

一次入定中,我看到自己在走上一個雲梯,形像很像圓柱,被白雲所包圍。幾天後,我發現自己正走在另一個雲梯上,階梯上鋪著深色花紋的石,兩側有扶手和花草,左右被仙女、白雲所包圍,場景就像蓬萊仙境一樣。幾天後我又看到自己在走上一個橫亘的木橋階梯形像。來到一所房子前,我停下,拿起水瓢,用神仙的泉水沖洗身體,然後我進入了這所房子等。

在《雪梨法會講法》,師父講:「所以我說我做了前人沒有做的事,我開了一扇大門,我做了一件更大的事,就是我把所有修煉的道理、圓滿的因素都講出來了,而且講的很系統。這就是為什麼很高的神講:你給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梯子——《轉法輪》」

有一次我看到我與我們小組的八個同修在一個法船上。在船飛上天空時,我看到下面的地球正在遭受大難。大難連續發生:瘟疫,火山爆發,海嘯,森林大火,洪水,乾旱,天災等等......有人哭,有人悽厲地喊叫聲,努力跑但無法逃脫。我知道人造了很多的業力,就會承擔被淘汰的後果。

在家獨修一段時間,我也幫助把我們群組的分享翻譯成英文。我們都是在不同的地方獨修的同修,大多數時間我們只是通過簡訊或通話應用的社群軟體一起交流,彼此互相取經每個同修的在法上的體會和修煉中的經驗,一起共同精進。

在《轉法輪》<第四講>師父講:

「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

作為大法弟子,師父把我從地獄撈上來,給我淨化身體。還給我消業,師父靜靜地在我身邊保護著我,管著我的家人,師父一直指導著我修煉之路,用任何語言也無法來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我想每個進入修煉的人都會受到師父的照顧和保護,但師父並沒有為自己要求任何東西,師父給我們所有的東西,教著我們和要求我們做好我們該做的,都是為了帶著我們圓滿,而不是我們為師父做了什麼。

如果我們修煉勇猛精進,記住並實踐在《轉法輪》中師父講的法理、要求,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眾生。也許見到我們時,師父會更開心。

在《美國首都講法》,師父講:

「因為人類大淘汰中會留下一些好人為未來做人種,同時在法正人間時期還要給大法開創一個人類回報給大法的榮耀,也就是出現一個大法在人類社會的全盛時期,這是歷史中必然要出現的。人類必須得感恩。正法最後能夠在這裡完成,作為人類講,也算人類的福份。」

在《瑞士法會講法》:

「弟子:請師父把有關師父修煉的一些事情告訴能夠圓滿的弟子?

師:你圓滿以後就會知道了。我原來的打算是想把我的這個情況告訴大家。從現在的情況看這件事情就越來越不太可能了。為什麼不可能呢?因為將來不會叫人知道有我存在,所以我不想給人留下我的情況。至於說你們,只要你一圓滿,你就知道了。那個時候你用盡語言也形容不了你的師父有多麼偉大吧!(掌聲)

  我不只是為你們,我為所有的生命操盡了心,我為所有的生命幾乎耗盡了我的一切。當然了,這種耗盡不是你們理解那個就沒了。我經常講一句話,我說我把所有能夠使你們修煉提高,在修煉中能得到的東西都壓進這部法裡面去了。你們雖然在不同境界中,但是都不能夠真正理解我說的話有多大的份量。你只要去修,你什麼都會得到。但是你們知道嗎?你們所得到的那裡溶入了我多少東西在裡邊?(掌聲)當然我不想講我自己這些事情,我只是想告訴你們我這個當師父的做這件事情,你們也得珍惜呀!你們一定要好好修,不要錯過機緣。」

我們要對師父懷感恩之心。各位同修,請珍惜這萬古的機緣。所有師父給我們的東西,真的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其珍貴。每當我想到師父時,就熱淚盈眶。我無數次低頭感謝師父,我願在今生修好自己,修好心性,做好三件事跟著師尊回家。

有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