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面思維害人害己

大陸山東 重生


【正見網2021年10月19日】

學習師父講法: 「我們人的意念,人的大腦思維可以產生一種物質。」和「幫我發點財吧,好傢夥,一個完整的意念就形成出來了。(1)下面是自己對師父這段講法的一點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

人想什麼問題的時候,是用人的元神想的,通過人的大腦加工後,最後形成了一種物質。也就是說:我們心裡想什麼,就會在人的大腦中形成一個無形的但又是真實的,而是在另外空間實實在在存在的完整的東西出來了。譬如:我們對著佛像念叨什麼,在另外空間就會形成什麼。我們念叨的是法,那麼就會出現法,念叨師父在另外空間,師父就會在我們身邊。我們想一些不好的負面東西,那麼在另外空間,就會出現妖魔鬼怪一些負的生命。所以,大法弟子在整個修煉過程中,我們的一思一念都是非常關鍵的,常人中有句話:叫作心想事成。我們煉功人的一思一念就更為重要。所以師父一直讓我們多學法,用法來指導我們的一言一行。煉功人脫離開法,就會走魔道。所以作為一個煉功人,必須用正念想問題,用正念指導自己的言行,決不能用負面思維想問題,用負面思維指導自己的言行。負面思維害己也害人。下面我講幾個個人在修煉中親身經過的幾個例子,藉以說明人的思維的重要性。

一、用正念對待迫害我們的警察

上周同修一起交流,關於怎樣對待迫害我們的警察,交流中大部分同修都對迫害我們的警察存有怨恨心。有一個同修說:不能叫他們警察,應該叫他們惡警才對。當時我聽了同修的交流,我只說了一句:我說是不是我們也應該慈悲的對待他們啊?師父講:「不是我對美國偏愛,我告訴大家,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經是我的親人,(鼓掌)包括那些最壞的,否則在這個時候就不可能有當人的機會。」(2)對照師父的講法,我們就應該慈悲的對待這些迫害我們的警察。

後來我反覆找自己,為什麼同修們會這樣說,自己是不是也存在怨恨心啊?我對待警察到底有多少慈悲心,是不是真的對他們像對待其他世人一樣呢?這一找我認識到了,自己對待警察有時也存在怨恨心,還存在瞧不起他們的心,所以,才讓我聽到同修們對警察存在這些不好的人心。

對待警察我們究竟應不應該存在怨恨心,從師父講法中,我們看到警察也是師父所說的世人範圍,師父說所有的世人都是師父的親人,那麼我們怎麼對待師父的親人,這不是不言而喻的了嗎?如果我們對待他們都不存在怨恨心,另眼看他們。是不是這些警察會有更多的得救機會?會不會有更多的警察在迫害大法弟子過程中獲救呢?在此:我講兩例自己被警察迫害過程中,警察在迫害我的過程中,他們發生的前後變化。

記得那是在二零零八年夏天,一個警察打電話告訴我丈夫說:我被一個派出所所長舉報了,說我給所長的母親真相材料了。當時聽到這個反饋,我一想就知道是一個新同修的外甥乾的此事,我和那個同修說了此事。那個同修說:就是我那個當警察的外甥,我去找他說道說道。我說:你可千萬別動氣,不能去找他。他舉報我,也就是為了那點利益。他得了利益不會得好的,這點我們應該讓他知道。我又說:我再準備一些適應他明真相的材料給他看看,或許他會變好的。但我們一定不能對他生怨恨心,不能恨他、怨他、不能用負面思維想他。等你見面後再給他說說,他那種做法是非常不好的,今後別再叫他做了就行了。同時我加大力度發正念,剷除這個所長警察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決不能讓他對大法犯罪。師父講:「邪惡被清理掉的時候,你站在那人面前,他敢對你說一個「不好」的「不」字嗎?對神他不敢。」(3)我們這樣做了後,最後迫害我的現象馬上消失了,此事就這樣無聲無息的過去了。

還有一次,在救人項目中,由於長時間做同一個救人的項目,過程中生出了人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被監控綁架。被綁架後,我見到的所有警察,對他們都不生怨恨心。其中一個警察對我說:大姨你不恨我們嗎?我說:不恨。我都感到對不起你們,今天是星期天,為了我你們撈不著休息。大姨真的對不起你們。那個警察說:大姨,也就你不恨我們,那些被我們抓來的學法輪功的人,都恨我們,還當面詛咒我們,說我們不得好死。我說:這是你們的工作,你們也不想抓我們這些好人是不是?不過我告訴你們,我們學大法的都是些好人,你們真的不能迫害好人。學會善良對人,你們會有福報的,你們一定要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小警察說:記住了。派出所裡的所有警察,只要與我搭話的,我都和藹地與他們說話,他們與我交流中,都很和氣地與我說話。有一個警察說:某某,我們領導給你說了很多好話,按照開始你這事可大了,這不也不罰款,只讓你到拘留所住六天就回家。我說:這六天也不應該住的,是不是啊?那個警察說:是啊!沒辦法。

看來很大的一個事,在師父的呵護下,抄家的警察也只是走了個過場,我的大法書、師父的法像等一些大法東西都保護下來了。感謝師父的呵護,也感謝那幾個明真相的警察沒做對大法犯罪的事情。

實踐證明:面對警察,只要我們不用負面思維想他們,就不會把他們推到對立面中去,他們就有被救的機會。我們也會減少被迫害的機會。

二、用正念對待親人和世人

我修煉二十多年來,對待自家的親人,總是考慮他們為了我們修煉,承受了很多壓力很不容易。應該慈悲的對待他們,減少他們的壓力,關心他們,從物質上幫助他們。從來不用負面思維想他們的不好。在自己承受很大的時候,我也儘量不用負面思維想他們,總是想他們一定會認可大法的。

面對反對大法的親人或世人,我從不用負面思維想他們,我會一次一次的給他們機會,讓他們慢慢了解大法,最後認可大法,如:我的高中一個同學,從開始敵視大法,經過四年的時間,八次相聚最後她認可大法得救了。我的一個親人,開始不認可大法,我沒有放棄他,經過了十幾年的潛移默化,使她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最後走進大法修煉中來了。

三、用正念對待同修

用正念對待親人和世人,這個問題往往我們容易做好。但對待自己的同修往往做的就不會太好。對待同修往往會用大法來衡量同修,總是會想:怎麼會這樣呢?怎麼不按法的要求做呢?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心呢?怎麼就做不好呢?怎麼就不注意手機安全呢?這樣能不被迫害嗎?如此等等負面想法。這些可都是舊勢力鑽空子迫害的把柄。其實這都是一些負面思維。當心裡想這些問題的時候,就會在同修和自己另外空間裡產生一個個負的生命,如果不斷的這樣想,就會給這些生命增加能量,慢慢的這些生命就會壯大起來,就會成為自己與同修之間形成間隔的因素,最後就真的與同修形成了間隔。如:三年前我們學法小組,一個老年同修,被舊勢力迫害的不能自理,當時自己就沒有用正念對待同修,而是用負面思維想同修,想到這位同修,還存有很多人心執著,不能在法理上認識法,沒能否定舊勢力,而造成自己被迫害。其實,這已經上了舊勢力的當了,同修修煉中有執著,可以在大法中歸正,決不是舊勢力迫害同修的藉口。可是當時沒用正念對待同修,沒有用正念加持同修,而是選擇了逃避。現在想起來,感到非常對不起同修。如果能用正念對待同修,就不會用負面思維想同修遭迫害的原因。自己相當於給同修增加了很多負面東西,完全站在舊勢力那一面去了,所以導致同修到現在,還不能自理。

今天,我找到了這些都是由於自己學法不深,用負面思維想問題,給同修造成了很大傷害,我真誠的向這位同修道歉:同修對不起,請您原諒!也同時向舊勢力發出一念:舊勢力我以後不會再上你的當,你的間隔是徒勞的,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們不要一切負面的思維,在大法中正念對待一切,消去舊勢力的一切間隔。我們要形成一個整體,助師正法,隨師回家!

總之,負面思維害人也害己,決不能再生怨恨心和一切人心,更不能像對敵人一樣對待一切世人和同修,再說我們煉功人也沒有敵人,誰也不配當我們大法弟子的敵人。我們對待世人,就是救他們,要像師父說的那樣,我們只有救人的份,別無選擇。希望至今還存在負面思維的同修,趕快放下人心,不讓負面思維在自己空間場裡生,慈悲對待一切眾生。

個人的一點想法,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們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