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怨解怨 慈悲了願:解開與養父母的恩怨

大陸山東 復一新


【正見網2022年04月27日】

我叫八妹,今年六十六歲了,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二十三年的修煉路上,師尊為我操盡了心,替我承受了無數的苦難。我找不到合適的語言能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只有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來報答師恩。下面我把二十三年來,修煉大法後的部分修煉體會,及對我心靈觸動較大的故事寫出來。向慈悲的恩師匯報!與同修們交流!

一、坎坷、辛苦的前半生

 我出生在一個大家庭裡,母親共生了我們女姊妹六人,外加三個哥哥。一家共九個孩子。加上父母十一人,曾居住在兩間半的草房子裡。當年我出生的時候,大姐就已經出嫁了。我在家排行老八。聽大姐說:當年我出生的時候,巧遇大姐回娘家。我是黃歷二月十四早晨天不太亮時出生的。過去天氣很冷,母親生下我,因家裡生活困難不想要我,就將我扔到了地上陰濕的一個角落裡。想將我凍死。可蹊蹺的是,我被大姐從地上撿起來,大姐用一件舊棉衣包起我來,放到熱炕頭上。我一會兒又神奇的活了過來。上天給了我一次活下來的機會(現在想來就是為了今天得大法的)。

我雖然活下來了,可家裡因姐妹太多,確實容不下我。在我九個月的時候,我又一次被生父母遺棄。父母將我送給了自己沒有孩子的嬸子家裡寄養。就這樣,在我自己還沒有記憶的時候,就離開了那個大家庭。在新的家庭中,開始了我的新的人生旅途!

我在養父母家裡,從我懂事起就沒過上一天開心的日子。從我九歲上學開始,別人家的孩子,放學回家都是很開心的玩,可我回家就得先做家務:打掃庭院、往圈裡拐土等一些家務活。等我再大一點時,家裡每天吃的、用的水都得我從十幾米深井裡打上來,因年齡小、個子矮,擔杖跳不起來,我就將鉤子挽起來,再挑回家。其他小朋友中午午休,我中午就得到野外拾草。到了秋天,晚上,我會跟成年人一樣,經常在生產隊裡等到半宿,將隊裡分的農產品拿回家,才能休息。記得有一年秋天,我一個體重不到八十斤的女孩,為了生活所迫,曾挑過一百多斤重的東西。由此,將我的腰椎損傷很大,造成腰帶崩裂性的損傷,直到得法前腰部都天天巨疼。

當年記得:每年正月是小孩子最開心的時候,可我也不是開心的。記得有一年正月初五,我和小朋友正玩的開心,養母讓我到坡裡拾草。我只有回家脫下新衣服,換上舊衣服,背著草簍子,到野外去拾草了。到了野外。我孤單單的坐在田埂上,仰望上天,感慨地大喊:上天啊!我怎麼這麼苦啊!這日子還有個頭嗎!那天,我哭了,真的哭了,哭得很傷心!可哭完後,我還得幹活,要不回家怎麼交代。哭完後,我馬上拾草,一直到天黑的時候,我拾滿了草簍子,才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委屈回到了家。

像這樣的事情,在我兒時的生活裡太多太多了!好不容易,熬到了長大成人的年齡。養母想在村裡給我找一個倒插門養老女婿。我知道如果這一步我再走錯,我將會被他們折磨瘋了。不行!我與命運抗爭,對她們說出了我的答案:寧可外嫁一裡路外的村莊,也不會留在自己村裡找對像的。這樣算打消了她們給我找上門女婿的計劃。我一直熬到在農村算年齡很大了,我就這麼堅持著不找對像。

到了一九七七年,恢復高考制度,我拚命的複習。終於合了我的心願。我考上了一所中師院校。成了一個吃國家糧的人。可別人家的孩子考上後,家裡父母會很高 興,可我卻遭到了養父母的冷落。送客餃子迎客面,這是中華傳統的老規矩,可我那天入學走出家門時,只吃了一頓便飯就上路了。那個心情真的不在其中,難以體會到那種忍受的滋味。

再後來,我師範畢業,找到了我現在的丈夫。養父母根本不樂意。我借錢給了養父母,這才在家裡請了兩桌客,算是我們正式結婚了。婚後,家裡不但對我沒有一點自助,還經常藉故伸手往我要錢。那時,我和丈夫每月工資加起來不到一百元錢,卻要養活著六個半人。結婚將近十年裡,我和丈夫沒有因為自己,過節買過什麼好吃的。記得:有一年過新年。丈夫只給三歲的女兒,買了兩個大蝦。我用清水給孩子煮熟,剝皮後讓孩子吃了。我們兩個沒嘗到蝦的味道。就是這樣養父母還經常不滿意。有時因為工作忙不能及時回家幫他們幹活,進門就會遭到他們的謾罵。

有一次,我不遠百裡回家看他們。一進門養父就因為我回來的晚了,大罵出口。直到罵到孩子在我懷裡睡著了,那天我不但沒吃上一口飯,沒喝上一口水,反而挨了 一頓罵,挨著餓返回了家。

養父母從來沒把我當人看。在我懷孕七個月的時候,還讓我和丈夫人拉犁耙為他們耕地。誰看了都為我落淚。可我真的沒辦法。掙脫不了命運給我套上的大網。那時我怨恨,恨生身父母的不善良,將我送入了這麼個人家;恨養父母這麼沒有人情味;可我無奈,我幾次想了卻人生。可冥冥中,總有一種什麼力量牽引著我。讓我與命運繼續抗爭。

就這樣,我在這忙忙碌碌,渾渾噩噩的日子裡,過到了身體亮起了紅燈。記得我當年才四十出頭的年齡,患上了不好醫治的十幾種大病。為了治病,我跑遍了各縣市的大小醫院,吃遍了中西醫醫生開的一筐筐藥。有時吃中藥,一吃就是半年。吃西藥將我吃得幾年不見的朋友,再見到我都認不出我來了。身體因吃激素藥,本來瘦弱的我,變成了黃腫亂胖。生命對我來說已經到了盡頭。我的日子已經到了度日如年的時候了。我每月的工資已經不夠我吃藥的費用了。我揚起頭對天吶喊:上天啊!這日子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丈夫為了給我治病,每月的工資全部給我,就是這樣也是杯水車薪、無能為力!

二、得大法,絕處逢生

一九九八年冬天,我有幸遇到了大法,是大法救了我,是恩師救了我。記得當年,從得到寶書那一天。我天天看寶書,我一共用了一週的時間,將《轉法輪》看完了。看的時候,我不停的拉肚子,看了七天,肚子拉了七天。書也看完了,肚子也拉完了,神奇的是:我身上十幾種大病都不翼而飛了。短短的七天時間,我竟從一個滿身是病的病人,變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快樂之人。由於我的變化,我的親戚朋友共有十六人走進了大法。當時我還沒有學功,就看了一遍《轉法輪》,神奇的事就發生了。可想而知,當時的我能不高興嗎?真是高興啊!世上沒有任何語言能表達了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大法讓我真正明白了人活著的真正意義!我心裡暗下決心,我的一生就交給師父了,交給大法了。

三、大法提升了我的品行  解開了與養父母的恩怨

從此以後,我便真正走上了修煉之路。星期天,我學會了大法的五套功法,開始了我的真正修煉之路。修煉開始後,我時時按大法的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心性不斷的提高著、昇華著。我由不修煉前的小肚雞腸,怨恨養父母。到修大法後能心胸寬廣,善待他們;平日裡在生活上,我讓他們無憂無慮,不到六十歲,讓他們逸享天福,在農村吃的穿的都達到上等層次。最後養父母在我的慈悲善良感召下,他們也都開始認可大法,經常聽師父的講法,並逢人就誇我對他們如何如何好,臨村八莊都知道我很孝順,也展現了大法的美好。養母活到九十歲的時候,安安靜靜的走了,死前一點也沒遭罪。

學大法後,我由修煉前的脾氣暴躁,搞得家裡外邊都不安寧,到今天能遇事忍讓不計前嫌,家裡外邊都能和睦相處;由修煉前自私自利小心眼,到今天能無私奉獻善待眾生;修大法將近二十三年來,我與親朋好友的相處,都是抱著自己吃虧,善待他們的心態。由此,他們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有的已經走進大法中來,沒走進大法中來的,也都明白真相做了三退,得到了大法的福報。

平日裡在講真相救度世人中,我很捨得投入。只要眾生需要,只要對世人得救有好處,我都會捨得金錢上的付出,在這二十三年的弘法中,我個人的工資收入,拿出一部分用在了弘法上。特別是剛開始得法的時候,因我的工資低,又因為得法前滿身是病,家中幾乎沒有什麼積蓄,為了讓親人們得法,先後我用自己的工資收入共買過:六個收錄機,一個放像機,兩個「VCD」放像機。後來有了」MP3」,為了讓眾生得法,我先後不收費的送給眾生有三十幾個,加上後來一些悟性好的給我錢的,一共有上百個。每月的工資,我都會拿出很大的部分用到救人上,只要是救人的錢,我很捨得花。在日常生活中,我和老伴就達到吃飽了就行了。在穿戴上也只講究個大方得體就行了。

大法是偉大的,師尊是偉大的。大法無所不能,師尊無所不能。沒有大法就沒有我,我的命是恩師給的,我就應該回報於恩師,我能健康的活到現在,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現在,我的親朋好友,已有上百人看了《轉法輪》,二十幾人走入了大法修煉中,基本上都認可大法,很多親朋好友都得到了大法的福報!

一點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們分享,不在法上的地方望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