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購物中心和工作中推廣神韻

英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11月18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今天與大家分享去年在英國神韻推廣的交流。

一、參加神韻購物中心的推廣

二零二一年當我得知英國將上演神韻時,我就希望能夠參與。我認為這是師父給我的一個做好自己、救度眾生的機會。於是我向負責人表示了自己的心願。正好同一個周末是全英整體協調發神韻傳單,我就參加了。期間一位同修邀請我幫忙做購物中心的推廣。購物中心要長時間地站著,需要體力好,英語能力強的,所以希望有更多年輕人參與。就這樣我第一次參與了在購物中心的推廣。

第一天需要很早到達。對於不習慣早起的我,一路上昏昏欲睡。到達後有點不耐煩的想:這個地方好一般,不像一個高檔的地方。來到展位也沒有人告訴我應該具體怎麼做,覺得同修安排的不全面,心裡很不愉快。我意識到這些思想不對頭,既然已經到這裡了就要全身心地配合,不能有抱怨的心。我現在應該想的是我該做的事情。如果一直保持負面的思想,那不會影響到同修的正念之場嗎。意識到這一點後我立刻發正念清除負面思想,調整了自己的心態。

我在實踐中積累了越來越多的經驗。一開始一天下來背又酸又痛,結束後都覺得伸不直腰。幾次後就感覺不到疲乏了。發傳單時有時受到人們的拒絕,心裡就會覺得沮喪或不好意思。

這時我想起師父說:「再有,你們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講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1]

我不能讓自己感到受挫,不能泄氣,我要將慈悲留給從我身邊經過的人。這樣一想,我就會從新振奮起來。

在做的過程中發現一些可以改善的地方,不是抱怨,而是默默彌補。當我發現我們輪班沒有時間表,同修們會在不同的時間午休,有些時候展位人手不夠。我就主動給大家做休息表,讓每個人都有合理的休息時間,並且保證在展位的人數。

推廣中經常碰到只想了解神韻但不想當場買票的客戶。每一次讓他們從「感興趣」階段,進入到「想要去」階段,再到「買票」階段都像是一場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尤其到最後「買票」階段是最激烈的,很多時候要靠多位同修的正念支持才能戰勝邪惡。

有一次一家三口來到展位前,男士十分感興趣,在我介紹完神韻後他就拿出錢包想要買票。這時他的女兒說那時候有考試不能去。我們看了幾個時間段,找到了不在考試時間內的票,女兒卻又說考試前不想分心。一家三口僵持不下,男士表示抱歉說要跟家人商量一下再決定。他們走開了幾步開始商量。我想這一家人仍然站在展位不遠處,他們明白的那一面一定是很想要得到得救的機會。我開始默默發正念,也示意身後兩位同修幫我發正念。過了很久他們終於商量好了,男士與女士很開心的表示要買票,還開玩笑的感謝自己的女兒,如果沒有她的同意他們是去不了的。同修們的正念配合讓我十分感動。看似普普通通,但在另外空間可是一場大戰。

還有一次一對夫婦來到我的展位前。我給他們看了價位並簡短的介紹了神韻。他們選好了五張票剛要到購買界面,女士希望打電話邀請自己的父母。購物中心的信號很差,電話怎麼也打不通。最後他們說過會兒等聯繫上了再回來。都到了買票界面了,卻沒買票,人就走了。過後我與同修交流,我意識到自己當時應該運用智慧先讓他們將確定的票買下來。那時因為不想太強迫人家,就沒有努力。我意識到眼下我唯一能做的是發正念,清除阻撓他們一家人得救的東西。

數個小時後,商場即將關門了,我很開心的看到這對夫婦又回來了!他們說還在等父母的電話。我向他們推薦混合上等和中等票坐得更中間。我邊講邊發正念。他們分別給父母、女兒、朋友等數人打電話,總是一個電話通了,另一個又不通。我跟他們繼續講中共對傳統文化的迫害,講我自己為什麼要做一個志願者。他告訴我他開一家室內設計公司,也去過中國。我叫一位與他同行的同修參與我們的對話,好讓他能夠繼續與我們聊下去。旁邊一位同修看到我一直跟這對夫婦說了很久,也站在一旁開始默默發正念。同修之間默契的配合令我十分感動。最後這對夫婦買下了十張票!

二、在工作中推廣神韻

跟陌生人推銷是一回事,開始跟自己身邊人推銷神韻我覺得很不自在。怎麼樣才能大大方方的跟同事講神韻但又不像個銷售員呢?從師父新經文《醒醒》中,我感到了時間的緊迫,我知道在我身邊的人,朋友也好,同事也好,都是與我有緣的,我希望他們都能夠得救。而且他們也都是主流社會的人。我約好了一位同事吃午飯,當時手上沒有資料,也不知道怎麼把話題轉到神韻上去。感覺好不自然。我心想:我就講我親眼看到的神韻的美,用自己的語言去說就不會不自然了。中午聊完後,晚上我就收到簡訊,她和丈夫已經買完票了。我當時又吃驚又感動。自己什麼都沒做,就說了幾句話,連個資料都沒有。我意識到搞不好人家已經等待許久了,一直在等著我去告訴他們,給他們搭這個橋樑,可我卻這麼慢才到位。這件事情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受到這次經歷的鼓舞后,我陸續給許多同事介紹了神韻。一開始我只是跟同事推薦,並沒有想組織大家一起去看。後來師父讓我認識到了還是應該我帶著同事一起去。有一次參加完公司慶祝活動,我和四個同事打車回家,路過劇院街,一位同事問今年有沒有去看什麼秀。我藉機說:沒有,但明年有一個中國古典舞的秀叫神韻我很想去看。還沒等我講神韻是什麼,同事馬上說:「我們一起去吧!」當天我們就買了五張上等票。第二天在公司我邀請了其他同事跟我們一起去看神韻,別人一聽馬上就答應了,效果比我單單介紹神韻還好。後來我還找到幾個我以前介紹過神韻卻沒買票的人,邀請他們跟我一同去,他們也很爽快的當場就買票了。

有一位同事一開始就想跟我們一起去看。第二次見到他,他說忘記了回家就買票。幾次下來都是這樣。這時我開始過病業關,胃口疼的無法工作,一直沒有去公司。後來聽同事說新的疫情變種出現了,估計很快就不讓員工進公司了。我想到他還沒買票,我必須在這之前見他一面。於是我忍著不適去了公司,到了後我馬上跟他提起買票的事,他說做完手頭上的工作就買。到了中午我又提醒他,他又說忙的忘記了,馬上就買。過了一會兒又沒動靜。我意識到肯定是有什麼在干擾他。不行,我得去幫他清除邪惡干擾!我徑直的走到他辦公桌前說:「我們一起看票吧。」他馬上進了神韻網站,訂了票,跟我仔細的確認了時間和座位,我看著他把票買完後才走。我理解到有些時候真不能放鬆,有些人想買卻會有嚴重干擾讓他買不成,那我就得去幫助他。當然,我不會對每個人都採取這樣直接的方式。這一次我感到他內心真的想去,卻又有外來的干擾,而只有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場才能震懾不好的東西。

最後我原本五個人的隊伍變成了二十四個人。我認識到我帶領大家去看才是最有效的。我必須主動,不能被動,而且最主要的是我真的得去「動」才行。有幾位同事告訴我,他們買票是因為我說的太生動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讓我對自己推廣能力更加自信。我悟到買什麼樣的票價都不是偶然的,所以我推薦給我的主流同事們都是最高價的票,因為他們值得擁有那個最好的座位,我也希望他們能得到最美好的。

三、同事歷經困難看演出

我聽同修說不能因為人買了票了就放鬆了,這個人最後能否來到現場才是關鍵,所以要為自己身邊買過票的人持續發正念。當時我並沒有太入心。可是各種干擾就在臨近演出的前幾個星期發生了。

首先一位同事跟我說保姆挪不開時間他們去不了了。緊接著一位俄羅斯同事和烏克蘭同事分別告訴我因為烏克蘭戰爭他們沒有心情去看演出了。後來又有通知說所有倫敦地鐵員工將會在我們那場演出當天罷工。好幾個人覺得去劇院太麻煩,開始猶豫了。一開始我認為自己能做的已經做了,畢竟已經成功的讓他們有票了,去不去是每個生命自己的選擇,我也不想太勉強別人。但後來我想起同修的話,於是開始多加發正念,排除干擾。

由於地鐵罷工同事們都在家工作。我做了一系列降低阻撓、避免邪惡鑽空子、也給大家提供方便的安排。我在前一天組建了一個聊天群方便溝通。我研究了交通路線,將不同抵達劇院的方法發給了大家,如計程車時間,自行車時間,公交線和倒車下車路線等。我通知大家一個小時之前到劇院門口集合好給他們充裕的時間抵達。為了避免路上出狀況而遲到,我還決定當天直接去劇院邊的一家咖啡廳工作,並邀請大家也來。我將他們的票列印出來以防萬一他們手機出現問題。

演出當天,天空陰沉沉的下著雨。前一天我就覺得有些不適,早晨起來感覺頭重腳輕,全身沒力氣。我猶豫還要不要去了,又一想:不行,我若不去了,同事們估計也就不去了。這明顯是干擾。於是我照常參加早上學法,加倍煉功。到了中午,前一天發的信息還沒有得到回覆。即便這樣,在抵達劇院邊的咖啡廳後我仍然馬上給群裡發信息告訴他們堵車情況和我的地點。我在群裡說我有多麼期待這個演出,還準備了特別的衣裝,以此鼓勵他們。到了下午陸陸續續來了兩、三個人陪我坐在咖啡廳工作。到了五點鐘咖啡廳關門了,我們去了一家餐廳。我馬上又把新的位置發到群裡。半個小時後五、六個人出現了,又過了一會兒又有一群人出現了。我努力排斥身體的不適,攢足力氣保持興奮的語調跟同事們說神韻的背景。最後二十四個人都到齊了。連原本不想來的俄羅斯同事也來了。保姆時間安排不開的同事最後也解決了保姆問題。

小小的餐廳擠滿了我的同事。有些人告訴我,一般三十分鐘的路程他們花了兩個小時才到。我聽了十分感動。他們也是經歷了一番修煉才來到這裡的呀!下著雨還在交通不便的情況下,他們還是都來了!更令人欣慰的是他們都在約定時間內早早就到了,沒有一個人遲到錯過節目。

演出後大家都很開心。同事們在群裡紛紛感謝我讓他們有了一個特殊的體驗。我悟到為一個生命負責要全程負責。不能單單把票賣了就完事了。對這些與我天天在同一個屋檐下工作的有緣人我必須有始有終、盡我所能的剷除不讓他們得救的干擾。

四、結語

在推廣神韻中,有時容易把事情當成一個任務去完成,把賣票本身當成了成功。我得時刻提醒自己真正的目地是救人,所以過程很重要,需要我不停的幫助人們消除干擾。在整個推廣過程中我感到了師父的鼓勵。對於一個十分不喜歡做銷售的我,在實踐中慢慢積累經驗,發現其實也並沒有那麼的難。有時買了票的人會說我講的讓他們很動心,很生動,讓我知道我做的很好。我更不能讓自己的人心:如不好意思、靦腆、尷尬、怕拒絕等,阻礙了身邊人得救的機會。我感謝師尊給了我參與神韻,兌現誓約的機會。

以上是我在現階段的理解,有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二零二二年北歐法會發言稿選登)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