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廣神韻的協調工作中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

瑞士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9月18日】

我是二零零二年得法的,從二零零六年紐約第一年推廣神韻,我就參與到神韻的推廣中了,自那之後幾乎每年都是半年在各地參與推廣。二零一六年瑞士德語區和法語區分開管理後,有幸開始擔任神韻協調工作,至今已經是第三年了。

自我開始參與到神韻的協調工作開始,我就意識到作為協調人必須不斷的擴大心的容量,這是最基本的作為協調人的條件,所以我在不斷的提升自己的時候,我發現我的容量也在不斷的擴大。以下是我這三年在不同方面的體悟。

二零一七年推廣神韻感悟

1)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

我從二零零六年在紐約幫助推票開始,每年幾乎半年的時間都是在各個城市幫助推票的,所以也積累了一些經驗。二零一七年是第一年開始參與協調,我擔起了賣票點協調人這個責任。雖然我沒有什麼經驗,但是這些年的修煉經歷告訴我大法弟子只要在法中,就沒有做不成的事。

開始時我跟一個西人同修去跑商場,每次見完負責人後,都是讓他去聯繫,因為想著他的母語是德語,應該會更好,沒想到一個月下來沒有結果,眼看距離推票的時間越來越近,我開始著急,每天向內找,就是不知道路在何方。一天該西人同修說他那天工作實在抽不出身來,讓我跟商場負責人打電話,結果那一通電話居然就促成了我們拿到的第一個賣票點,並且是完全免費的。這才讓我意識到,我不能依賴任何人,師父是讓我自己鍛鍊成熟啊,我要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後來換了位不說德語的西人同修,我倆配合默契,一天在一家大型超市的信息台拿到了經理和其助理的相關信息,在聽完我的介紹後,這位前台的工作人員告訴我,他們一週的租金是兩千多,並且從不減價。我表面上微笑應對,心裡卻想著,你說了不算,我們師父說了才算。

我跟西人同修說我們要在入口處的長凳上坐下發正念,然後我再打電話給經理直接見他。就在發正念的時候,我看到一位穿西服的男士向我點了點頭,我突然意識到他應該就是我要找的人,我趕緊追過去,看到他的名牌果真是經理,我馬上跟他講了我的來意,然後放短片給他看,就在他剛看到觀眾反饋的時候,突然說:「好,我給你地方,免費的。下午讓助理聯繫你。」頓時我感到一股能量通透全身,回頭看那位西人同修已經熱淚盈眶,她說她感到我和經理談話時有一個很強的能量在包圍著我們。那天有三個商場當場答應給我們免費賣票點,晚上我獨自開車在路上,回想著這一天的經歷,感覺很是欣慰,我心裡對師父說,弟子今天終於能夠做師父功中的一個粒子了,想到這裡,一陣熱流通透全身。就這樣,二零一七年溫特圖的賣票點全都是免費的,而且大部份票是通過賣票點賣出的,小部份是同修發信箱,也就是說零廣告費。

在溫特圖票賣的差不多的時候,我就轉戰Bregenz,從租房到找賣票點、廣告,以及所有具體的事務都由我來具體負責,時間緊,任務重,對我的正念正行時刻都是個考驗,不過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在種種考驗下,都能化險為夷,順利進行。最後Bregenz舉辦神韻三年來,第一次售票率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五。

2)把同修們的提高放在首位

由於我們當地學員很少,這三年來我們的基本做法比較類似,每個城市都會專門租一個房子供從其它國家前來參與推票的同修住宿。我這半年就跟同修們住在一起,大家每天早上一同發正念,煉五套功法,白天出去推票,晚上回來學法,交流,同修們都非常珍惜這個修煉環境,大家比學比修,相互促進,遇到事及時交流。交流中我只讓同修談三個話題:法理切磋、心性提高的實例、向內找的過程 ,這樣就使同修間不留隔閡。

我從一開始就悟到共同提高的重要性,在同修們不斷提升的同時,救人的效果自然就能夠事半功倍,否則僅用人的一面發揮作用,不僅效果達不到,還很容易被邪惡鑽空子。

第一年在Bregenz和第二年在Basel參與推廣神韻的外地同修,基本都是德國來的中國同修,而且很多都是比較固定能夠待上一、兩個月以上的同修,大家有一樣的文化背景,又沒有語言的障礙,有任何問題很容易溝通,當然同修在一起也肯定會有一些摩擦和對法不同的理解。不過,我每天組織大家晚上讀完法後要坦承交流,而且規定只能談法理上的認識,或者向內找後心性提高的過程,開始時由於同修們來自德國的不同城市,平時沒有那麼多合作,所以發言沒有那麼踴躍,所以我就帶頭向內找,摒棄要面子的心,有什麼做的不夠好的主動向同修道歉,並挖出自己的執著。每當在法理上得到了新的感悟也毫無保留的分享給同修們,很快同修們就變得發言越來越積極主動。同修們在這種時刻向內找的修煉帶動下,也自然而然的積極主動的配合,同修感受到我們當時整個的場都是一個大的向內找的修煉機制,所以有的幾年都固執己見,或者在同修眼中不向內找的同修,都在這個場的帶動下自然發生了變化,就這樣,每天在這裡的同修都是心情愉快的出門,心情愉快的歸來。在這種輕鬆的環境下,不知不覺中提前賣掉了所有的票。

二零一九年神韻推票期間最大感悟——心的容量要擴大到無邊

在協調工作中,要不斷的擴大心的容量,而這個容量不是想要擴大就能夠擴大的,在紮實的修煉基礎上,我還悟到無論同修如何對待我,只要我完全看他好的地方,把對方的優點擴大,缺點忽略就很容易包容對方。

前兩年因為都是主要協調各地來的中國同修,已經得心應手。今年在蘇黎世演出一週,雖然我們瑞士德語區的學員主要都集中在蘇黎世,但基本都是西方同修,由於這裡長期產生的同修之間的矛盾,所以配合上也存在種種問題。再加上今年從各地來支持的同修也大部份是從不同國家來的西人同修,修煉狀態不同,文化各異,生活習慣各異,又要每天朝夕相處,對我又是一個全新的挑戰。

1)慈悲化解長期間隔

有一位另外州過來的西人同修,她每周都要在我們推廣神韻用的房子裡住三、四天,她這些年來做事很多,很能吃苦,但是容易發火,同修們也覺得她太自我。自從我做協調人後,也有同修感覺這位西方同修似乎就是喜歡跟我做對,但是因為幾乎沒有什麼直接的觸碰,所以我也就沒有太重視。今年因為只有一個城市,她必須要住到我們租的房子裡,所以就無法逃避了。開始的時候,我也問過她是不是對我有什麼看法,她每次都說沒有,但是一觸碰到她,她就很容易發火。聖誕節前,眼看票出得不象前兩年那麼快,我心裡很急,我想我作為這裡直接的協調人,首先要把跟同修的間隔化開,否則會容易被舊勢力鑽空子,但又不知如何是好。

元旦期間參加了德國曆年都舉行的法會,在法會開始前,我坐在那裡又想到這位同修,我在心裡問師父,我該怎麼辦?突然看到會場兩側的橫幅:「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頓時明白是師父點化我的慈悲還不夠,另外這裡的「世中人」我突然悟到不僅僅是指常人,也包括同修沒有修好的那面,我們也要用慈悲溶化他們。但想到那位同修,心中還是覺得心有餘而力不足。這時側面的兩面小橫幅「法輪常轉 佛法無邊」又讓我悟到,小腹的法輪一直在轉呢,佛法無邊呢,我為什麼要人為的限制我修好的一面來發揮作用呢?想到這裡,頓時感覺能量流一陣通透。當晚回到蘇黎世住的房子中,第二天早上,那位同修又因為一件很小的事跟我急了起來。我冷靜的說,我想把我們之間的誤會了結一下,跟你談談,她當時雖然不是很情願,但是還是給了我機會說話。我一開始就表示了我對她的感謝(她是我得法前接觸的第一位瑞士同修),感謝她曾經對我的理解和幫助。令我驚訝和感動的是,她居然告訴我,她也時常會回想起第一次跟我見面並跟我講真相的情景。就這樣我們平和的交談起來,我把之前從側面聽到的她對我的誤會的事情,一件一件的攤出來,說明當時的真實情況和我的心裡所感等等,最後我發現我們之間因為長期沒有真正的溝通,所以被舊勢力強加了很多誤會,我聽到的她的事也並非如此,而她聽到或碰巧看到的我做的事情也並非她理解的那樣。就這樣,我們雙方敞開了心扉,把這幾年來的誤會就解開了。等我們從房屋裡一出來,在宿舍里僅有的一位同修非常激動的說:「太棒了!我感到我們的空間場都清亮了。」

2)不動情 只看同修優點 笑對矛盾

比如一位同修給我打了幾次電話讓我幫她一個忙,前一天我開導她許久,感覺她基本明白了,掛了電話想到這位老同修也不容易,雖然有常人心,但是這麼多年每天堅持自己去勸三退,講真相確實不是簡單的事。現在老伴走了,獨自一人想跟人說話都很難,所以找到人說話就會囉嗦些。第二天她又打電話來想再次試圖讓我幫她求情,我知道那是有為的事不能做,所以我沒有答應,耐心的跟她從法理上切磋,她聽了非常不悅,在電話那頭就大火起來。我當時沒有心動,反倒覺得這位同修怎麼跟小孩似的說火就火了。那位同修發了一陣子火,自己就覺得很尷尬了。然後耐心的聽我從法上交流為什麼這事她應該按照要求去做,不能走後門。最後,她終於完全明白了。

一週後又發生另一件事,讓我有了對比,一天早上因為一個同修對我當時的安排不滿,突然在街上就大發雷霆,我擔心會影響鄰居,就示意讓他小聲點,他不聽,還是忍不住大喊。

過後,我向內找,為什麼沒能讓他平靜下來。我發現雖然我當時表面平靜但是並沒有做到真正的心不動,因此無法穩定住他。也就是說我的場不夠強沒能把它抑制住。我繼續向內找,為什麼上面那件事情我能做到心不動以笑對怨,而這次就做不到呢?對比後我發現因為他是最早並長期來支持的同修,我很多事也都讓他來做,時間長了就產生了人情,所以對他有所期望,而上面那位同修我沒有期望也就是當時沒有動情。再加上這位同修當時那幾天確實狀態不好,所以當下並沒有看他好的地方,而是把他的負面擴大了。所以用人情來看待才壓不住他的負面情緒。就像師父講的:「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2]。

當天晚上學完法交流的時候,我坦誠的在所有同修面前向內找,承認自己所有的不足。當時那位同修還有些堅持自我。我向內找發現還是對他抱有一絲他也能向內找的期望。過了兩天,那位同修突然鄭重的跟我合十向我道歉,並感謝我對他在修煉上的巨大幫助。

在神韻演出過後,不少同修給我發來信息感謝我對其在修煉或在推廣神韻過程中的幫助。其實我只是法中的一個粒子,我自己沒有什麼太大的能力,確實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當然,我還有很多不足,還有顯示心、爭鬥心、歡喜心和看不起別人的心,有時還有些強勢等等執著。我會在今後的修煉中不斷的純淨自己,更好的在協調工作中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不辜負師尊的期望,不辜負同修的信任和眾生的等待。

最後感謝師尊給了我這個建立威德的機會,感謝所有同修對我的理解和支持,對被我傷害過的同修表示衷心的道歉。

以上是我所在層次的體悟,如有不當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九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