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那祖上留下的針灸

天星

【正見網2004年12月25日】

近日在大紀元網上讀到一則關於針灸的新聞,說在剛剛結束的第三屆國際傳統醫藥大會上,學者們用 「萎縮」、「滑坡」、「嚴峻」等詞來形容大陸針灸發展的現狀,而用方興未艾來比喻在國外的針灸熱。憂慮有一天針灸會淪為「出口轉內銷」的產物,國人都要到國外去學針灸。這種擔心還真不是杞人憂天。

追本索源,針灸在中國所面臨的厄運,多少與共產黨有關。古老的中醫講究的是「天人合一」,「醫易同理」;被譽為中醫脈學的祖師爺的扁鵲具有透視人體的特異功能,他的醫術是神人所傳;想要做一個良醫,須遍覽群書,除了中醫的經典著作外,還要讀五經、三史、諸子、莊老,必須「妙解陰陽祿命,諸家相法,及灼龜五兆,周易六壬」,等等。而這些因為與奪取政權後的中共宣傳的「無神論」相佐,被視為「迷信」、「糟粕」,而成為被批判的內容。後來,又出了一個餿點子,將中西醫結合起來,這可真真的要了中醫的命。要知道中醫與西醫是兩個水火不相容的系統,從病因、診斷到治療的手段都是不同的。該把脈判斷人體的陰陽平衡,再施治就夠了,卻偏要加上化驗血液和什麼B超之類的,再下診斷,給藥,這樣的話能治好幾個病人。古老中醫的國度在今天卻不相信經絡的存在,等到外國人發現了,才釋然。

在中醫學院學習的醫學生,都要再去讀古文,否則的話,拿著中醫的經典著作會不知所云。可是對中國文字的改革,導致的簡化字的出現,使得1949年出生後的這批人,如果沒有經過嚴格的古文訓練,已難以明曉經典著作中古人的所思、所言。只能是中西醫結合去診斷患者了。

如今的人用現代醫學的觀念去看待古老的中醫,把古代中醫治病的獨特之處視為「不可信」,是古人的編造,而不去想想為何古代中醫常常是藥到、針到病除?是不是我們看待中醫的基點都是錯的?實際上,中醫治病的神奇在古人記載的醫案裡比比皆是。在《舊唐書》中就錄有隋唐名醫甄權治病的案例,說的是當時的魯州刺史庫狄縊苦於風患,手不能拉弓,沒有一個醫生能為他醫治。甄權說:「保持射箭的姿勢,一針紮下去,就可以射箭了。」於是甄權針刺其肩隅穴,果真一針下去,刺史當即就能射箭了。深州剌史喉閉水米不下已三日,甄權以三棱針剌其手指,氣息即通,第二天飲食如故。

還有,古老的中醫對行醫者的道德要求之高,也是今人望塵莫及的,清代著名學者袁枚在《徐靈胎先生傳》中贊徐靈胎先生:「《記》(《史記・樂書》)稱德成而先,藝成而後。似乎重德而藝輕。不知藝者也,德之精華也;德之不存,藝於何有!人但見先生藝精伎絕,而不知其平素之事親孝,與人忠,葬枯粟乏,造修輿梁,見義必為,是據於德而游於藝也。」 再看當今物慾橫流的大陸,幾人能重德?技不精,也就不奇怪了。治不好病,更不足為奇了。

沒有了祖上留下的那些被打上「糟粕」、「迷信」烙印的精髓,又讀不懂古人到底在說什麼,用現代人的觀念去看待中醫,加上道德一瀉千裡,怎能有象孫思邈所言的「大醫」行於世間?時至今日,針灸在國外蓬勃發展,也是應了時運。象美國的科學家們已經逐漸認識到現代醫學並不能包醫百病,另類醫學已在美國被重視起來。外國人可不認為針灸是「迷信」、「糟粕」,卻把它當成了寶貝。等什麼時候,大陸完全放棄「無神論」的灌輸和教育時,中醫定會發出耀眼之光,學針灸還得在大陸。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