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價超市擺退黨服務中心攤位的小故事

北美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5年06月01日】

在平價超市擺退黨服務中心的攤位,有不少小故事,以下僅三個花絮為例:

(一)

一位老年婦女接過九評,一臉焦急的說:「我都快把九評背下來了,寫得太絕了!可是我馬上就要回國了,想帶一份回去就怕不安全,我真著急,怎麼辦呢?」我一邊安慰,一邊又給她出個主意,同時也告訴她國內的人現在急需九評,退黨,有的人甚至花大價錢到處要找九評看,只有中央或高層才有便利看到九評……老太太聽後立即變了個表情,從我手裡拿走一打九評,高興的說:「我一定把這些帶到國內去!」我緊接著跟她補充:「自古邪不壓正,做正事兒不怕!」

一位中年婦女經過我們的攤位說:「共產黨壞透了,可是我跟國內那些親戚講九評,退黨,他們都不聽,他們那些人……唉,真沒辦法―」於是我和另一同修輪番和她交流中共邪惡的本質,人不退出的危害性,人的選擇要對自己的生命未來負責等等。漸漸的這位婦女由一臉的痛苦變得喜悅而有信心起來,最後她說:「好!那我就這樣再跟他們講講!」望著她遠去的背影,我又追過去說:「你告訴你國內的親人,沒有共產邪黨,才有新中國!」婦女高聲說:「對,對!謝謝!」

一個中年男子帶著一個傻子來了,男的說他是台灣人,帶他的傻侄兒來買菜。在我和這位男士說話的時候,那傻子卻不動聲色的緊盯著大紀元鄭重聲明的展板看,讓我忽然想起師父在第九講的「悟」中寫道:「這世傻下世不傻, 元神不傻。」我脫口而出問他:「實際上,你都明白,是嗎?」「是!」傻子立刻認真的答道,挺理性的,眼睛依然沒有離開展板。旁邊他叔叔也笑了,連聲說:「他明白,他明白!」

(二)

退黨服務中心的小桌子已經在平價活動四次了。上周六因為新唐人的新聞發布會,很多同修都去Harvard了,這周六有一些同修來往於平價和中國城之間發九評,講真象。

然而今非昔比,越來越多的人已經看過九評,人們臉上怪異的笑容在逐漸消失而轉變為真誠的問候。我一直不停的在喊話以便來往人群能聽到:「退黨服務中心,退黨人數已突破100萬,給國內親朋好友退黨,退團,退少先隊,退黨自保!」我一邊喊一邊加強自己的正念:這不是常人式的吆喝,是每個人生死攸關的大事。師父告訴我們:「大法徒講真象,口中利劍齊放」,我必須是個正法弟子在講真象,內心要神聖而嚴肅,決不能鬆懈。

漸漸的,人們好像醒過來,更多的人開始關注我們的橫幅,閱讀大紀元鄭重聲明的展板,很少有人嘻皮笑臉。當我直視人們的眼睛時,有的人會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不論什麼類型的人,我儘量上前和他/她們聊幾句,可能也會引出他/她們的問題,有的人聽你喊話的內容就想問問題。

一位婦女說:「上次你跟我講的那些,我回去後都和公司里的同事說了……」一位來自大陸的小伙子指著橫幅說:「我在國內就明白中共和中國不是一回事兒,我早就認清共產黨了,它太壞了,你們這樣做真好!我特支持!」他越說越激動;另一位也是國內來的小伙子匆匆走到我面前平和而認真的說:「共產黨一定會完蛋的, 你們做的這項工作非常有意義,非常有意義!謝謝!」說完他邊向前走邊回身朝我用力點頭。

(三)

已經有幾周沒去平價超市了,周六下午,我帶了一些九評的報紙想去那兒看看,還確實有不少華人沒拿到九評。因當時我們在另一個地方有戴氏母子畫展講座的活動,所以沒來得及在平價擺桌子和橫幅,我也不合適象過去那樣放開嗓子喊退黨服務中心等四句話,怎麼辦呢?乾脆來收集人們看九評後的反饋信息吧。

* 一位生氣的男士

我問一位男士讀九評後有何體會,他暴躁的脫口罵了一句:「我看了,就像吃了一隻蒼蠅」,而且不等我跟他說話就已匆匆跑進商店,說心裡話,看到眼前活生生一個人,一個也曾從遙遠天體為法而來的可貴生命,竟然被中共邪靈毒害如此之深,我感到一種無法形容的痛苦,真想再跟他說上幾句話。我繼續發報詢問路人,過了一段時間,那位剛才生氣的男士買完菜又出來了,我腦袋「騰」的一下開始發正念,快速走過去,微笑的對他說:「你看你別生氣,別那樣說話,你要知道現在已有近200萬中國人在大紀元網站上退黨、退團、退少先隊,中共執政這半個多世紀,非正常死亡的老百姓達八千萬,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總和」,「這個數字從哪裡來的?怎麼統計的?」這位男士提問,語氣明顯緩和多了,「九評里都有啊」,我回答,一邊跟著他走一邊說,他一言不發聽著,直到泊車場裡面,他走遠……

* 老太太寄九評

一位老太太喜笑顏開的說:「九評好啊!你們那時候不是在這兒放過嘛,我每次看著都拿幾份,寄給我加州的朋友們,我還讓我兒子帶了一些九評報紙回中國……」

* 我想再拿一份

一位年輕男士問:「我們家就一份九評, 讓我媽帶到德州去了,我想再拿一份,行嗎?」。

* 我自己上網退黨

我把九評遞給一位女士,她猶豫了一會兒,終於接過去放在車筐里,並很靦腆的說她沒看過這報紙。我開始給她簡單介紹了九評,接著講目前的退黨大潮及為什麼要退,結合美國追查納粹黨份子的例子,告訴她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是關係到每個人性命攸關的大事。她聽完後告訴我她是黨員,問怎麼退,我詳細的告訴她退黨的具體步驟,她覺得很正式,就認真的說:「好,我自己上網退黨。」

* 審判中共

一位中年男士說:「九評我讀過了,非常好。我從來沒有入黨,也沒入過團,少先隊有沒有入 ……不記得了」,他似乎很有時間聊天。我就講大紀元曾報導,2004年美國聯邦法院吊銷了伊利諾州一名八十四歲居民的美國國籍,因為他曾是德國納粹分子,並在五十多年前申請進入美國時掩蓋了這一事實,美國早就成立了一個辦公室,專門追查躲藏在美國的前納粹分子,可中共殺人無數,比納粹還邪惡……」男士聽著聽著,忽然認真的問我:「美國對納粹份子抓得這麼厲害,可是中共犯的罪更大,你說有沒有可能在美國成立一個司法部門來審判中共?」我馬上回答他:「最近,我也聽說在美國將成立一個國際特別法庭司法委員會,他們做的第一步就是審判中共!」「對,就審判它!」男士應道。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