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國際美展》作品賞析:我看《佛像》

英子

【正見網2005年08月26日】

點擊下載高精度圖片

當我們站在這尊透著慈愛智慧的目光,和顏悅色,能帶給你面對人生苦難的自信,能解開你人生所有的煩惱,穿透重重迷霧,在滾滾利慾紅塵中能讓人不迷不惑,蕩滌醜惡人心偉大神聖的佛像面前,你是否聽到了神佛那無比慈悲的呼喚,是否有一種既陌生又似曾相識的感受,一種仰望五千年傳統修煉文化那種既博大精深又神秘莫測的久違的感嘆。

然而,貫穿在無數的古老傳說,文明古蹟以及經典名著裡留給我們的高僧的智慧與對佛的頂禮膜拜的信仰的所謂矛盾之處,是否讓你迷惑不解,很顯然作者經歷過這樣的痛苦思索並把他打開了這一迷底的喜悅與激動之情溶進了作品。

作者對生活的熱愛,對人生的自信,堅定不屈的嚮往自由正義光明的心以及對神佛的無比崇敬都深深的刻畫在自己所表現的這尊佛像上,令人十分感動。然而當你看到這尊佛像出自於一位曾經在國內高等藝術學院執教的著名教授之手時,會不會驚訝萬分。

在現代中國人的印象中,佛像應該是工匠為保留古老遺蹟的修復或翻版。在當今表現怪異狂放不經或陰暗晦澀的所謂反傳統的抽象藝術潮流中,你是否聽見過有哪一位中國藝術學院的藝術家表現過哪怕一件讚頌佛的偉大的作品呢?正如作者自己89 年去加拿大訪問期間感受到的當時認為不可思議也無法理解的事情一樣:已開發國家很多教授學生怎麼會上教堂去信仰神,認為信就有,不信就沒有,那不是精神作用,愚昧迷信嗎?

儘管出過國的許多中國人都有過這樣的不解,卻很少有人把它當一回事。那時的他也固執的把無神論當做不會改變的絕對真理。要讓一個被共產邪黨無神論教育了幾十年的藝術家,在反覆否定批判中國與修煉神佛有關的傳統文化過程中教育成長起來的藝術家去理解接受那似乎屬於遙遠的古文化的今天的西方高級知識分子的對神的信仰,甚至把神佛當作嚴肅的藝術創作,根本就是天方夜自。不要說塑造佛像,哪怕是讓作者踏進佛院多看兩眼佛像也恐怕要覺得有失自己有著嚴肅科學頭腦的知識分子的至高身份與尊嚴。會被認為是對自己的侮辱。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會親自動手創作了這尊內心深處無限敬仰,偉大而神聖的佛像。與此同時他奇蹟般的明白了外國人的宗教信仰情結及全世界傳統文化的真正面目。也終於明白偉大的科學家愛因斯坦,牛頓為何信神。

被中共批判得一無是處的儒道佛家思想得以維繫兩千多年而不敗,正是因為其對善惡有報的神的信仰有力的維護了人類的道德。對神佛的修煉留下的文化、藝術以及因此蘊育的中國文人那博大的胸襟,瀟洒自如神奇的智慧,那淡泊名利的浩然正氣在天不怕地不怕的無神論的統治下消失得無影無蹤。於是作者明白了自己的藝術使命和藝術真諦從而開始了回歸傳統的藝術之路。

作者的思想發生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變化。到底他的人生遇到了什麼,能讓他受到如此強烈的震撼。作者激動的說,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讓他明白了多年來苦苦思索而得不到的人生真諦。大法的修煉讓他從狹隘的自我中解放出來,使他一下子解開了幾十年來對宇宙人生對藝術對歷史的種種困惑,尤其是從不相信這個世界會有奇蹟的他親眼看到自己身邊的學生、朋友、親人因為修煉法輪功而出現了種種超常的奇蹟時他被震驚了,他看到已經被現代醫學判為死刑的血癌患者,綠菌病患者在他眼前神奇般的走向康復,也看到七八十歲的老人變成了紅光滿面,健步如飛的中年人。他開始一遍又一遍的如飢似渴的通讀《轉法輪》這本大法書,按照真、善、忍這三個字嚴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奇蹟也在自己的身上發生了,自己不但無病一身輕走路健步如飛,宇宙的真機一層一層在向他打開,古代修行為何要重德行善,古代醫學為何要重醫德,打坐?^經為何能獲得超常的智慧,古代藝術家為何淡泊名利也就清清楚楚。

大法告訴了人得病的根本原因,因此不給弟子治病強調嚴格修心的這個功法,能使人奇蹟般的在回歸善良本性的過程中解開病的癥結,也能讓你在返本歸真的修煉中看到一切人類災難的根本原因。作者如夢初醒,原來圍繞自己轉,以自己私利為中心的心,那不可救藥的爭名奪利,為非作歹,正是讓人陷於災難痛苦之中,讓人不可自拔惡性循環,無法跳出局外清醒看問題的毒根,古人的一葉障目,不見泰山,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的真正含義,作者開始明白。不斷的走出自私,不斷的擴大心胸,不斷的修去骯髒的心,就不斷的視野開闊,也就明白了師父救世度人的良苦用心。那種因修煉帶來的智慧、幸福,那種看到宇宙真、善、忍法理制約力量的偉大,使作者深深的感嘆自己白活了幾十年,差一點兒被無神論毀掉了自己寶貴的一生,作者如同在惡夢中清醒過來一樣。古人那種超脫世俗名利,精神上獲得真正自由,威武不屈的偉大境界感同身受。

懂得了真正的生命意義的他對師父、對法輪大法的偉大讚頌的發自內心的無法抑制的自然表白便是我們眼前這尊作者懷著無比崇敬的心情精心刻畫的佛像,那慈悲的笑容定能將你從沉浮世間,迷失自我,苦苦掙扎已久的惡夢中喚醒。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