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者修行(十五)

張春雨

【正見網2006年02月10日】


(三十四)

道理嘛,一二三四,很快就講完了,但是能夠深刻的理解與否,可是不好說。講故事嘛,即有趣,又增長見識,還能幫助理解道理。

所以,還是看故事。

孫叔敖為嬰兒之時,出遊,見兩頭蛇,殺而埋之。歸而泣,其母問其故,叔敖對曰: “吾聞見兩頭之蛇者死,向者吾見之,恐去母而死也。”其母曰:“蛇今安在?”曰:“恐他人又見,殺而埋之矣。”其母曰:“吾聞有陰德者,天報之以福,汝不死也。”及長,為楚令尹,未治,而國人信其仁也。 (劉向《新序》)

孫叔敖打小就如此善良、仁厚,如果真的因為見到兩頭蛇而死,豈不太可惜了。上天有眼,他得到了善報。

楚莊王獵於雲夢,射科雉得之,申公子倍攻而奪之,王將殺之,大夫諫曰:“子倍自好也,爭王雉必有說,王姑察之。”不出三月,子倍病而死。邲(bi\)之 戰,楚大勝晉,歸而賞功,申公子倍之弟請賞於王曰:“人之有功也,賞於車下。”王曰:“奚謂也?”對曰:“臣之兄讀故記曰:射科雉者不出三月必死,臣之兄 爭而得之,故夭死也。”王命發乎府而視之,於記果有焉,乃厚賞之。(劉向《說苑》)

孫叔敖沒有因為見到兩頭蛇而死,最後因禍得福,有人可能說,這些本來就是迷信的無稽之談。還堂而皇之的當成美談。但是,這裡的申公子倍,卻替楚莊王而死了。故事不長,還很曲折緊湊,道理也非常深刻。

冥冥之中的定數,不能因為看不到摸不著就一口否定啊。

記得二十年前,看到有報導稱,木乃伊和法老的屍體能夠詛咒的事,那些動了他們屍體的人,或者進了他們墓穴的人,紛紛相繼遭到橫禍而死,幾乎無一例外。半個多世紀以來,這個事件引發的恐怖感越來越大。甚至一些不信邪的人,也心裡越來越發毛。

據《路透社》2005年1月8日報導,埃及最高文物委員會主席哈瓦斯披露,在他們為圖坦卡蒙的木乃伊進行CT掃描的當天,負責這項任務的10人研究小組遇上了一連串的“怪事”:如當天來回“帝王谷”的汽車差點遭遇了一場奪命的車禍;負責CT掃描的計算機突然無緣無故“罷工”達兩小時之久;在為木乃伊進行CT 掃描當天,埃及“帝王谷”中突然狂風大作,黃沙漫天。 這次為圖坦卡蒙木乃伊進行CT掃描當天所遇上的連串“怪事”,讓從不信邪的哈瓦斯心裡也有點“發毛”。哈瓦斯在最高文物委員會辦公室發布的錄影帶中稱:“我想我們應該對‘法老的詛咒’抱以某種敬畏。”

啊,故事講的不少了,我們還是把話題回到治的問題上吧。

這個宇宙既然不是平面幾何、立體幾何能夠完全解釋得了的,那麼,他一定有另外的奧妙和規律在裡面。什麼規律呀?什麼原理哪?什麼法則呢?古人說,善惡必報;命裡註定;天人合一。是真的嗎?是這樣的。所講的故事也好,還是道理也好,還是聖人之言也好,都在證明了這一點,肯定了這一點,說明了這一點。

現代科學說四維空間也好,多維空間也好,還是暗宇宙也好,還是黑洞也好,其實也都是說宇宙的存在,不止是我們看到的這些。那麼,另外空間的存在,裡面是不是也有其他生命的存在呢?應該有的。那麼,另外空間裡是不是有神呢?另外空間裡是不是有鬼呢?勿庸置疑,一定有。宗教也好,還是民間傳說也好,都肯定了這些。就是現代科學,也在研究靈魂轉世的這個古老而又新鮮的課題。以至取得了一定的發現和成果。

所以,拋開軌跡和曲線的直觀科學範疇,探討一下因果關係,和善惡必報的原理,以及天人合一的理論,還有宿命論的概念,未必就是愚昧。


(三十五)

周衰,天子微弱,諸侯力政,大夫專國,士專邑,不能行度製法文之禮。諸侯背叛,莫修貢聘,奉獻天子。臣弒(shi \ 殺)其君,子弒其父,孽殺其宗,不能統理,更相伐銼(cuo \ )以廣地。以強相脅,不能制屬。強奄(yan\/ 覆蓋)弱,眾暴寡,富使貧,併兼無已。臣下上僭(jian\ 越位,不守本分),不能禁止。日為之食。星霣(隕石 ?)如雨。雨螽(zhong- 昆蟲),沙鹿崩。夏大雨水。冬大雨雪。霣石於宋五,六鷁(yi\ 水鳥)退飛。霣霜不殺草,李梅實。正月不雨,至於秋七月。地震。梁山崩,壅河三日不流。晝晦,彗星見於東方。孛(bei\ 彗星)於大辰。鸜(qu/)鵒(yu\)(八哥)來巢,春秋異之。以此見悖(bei\相反)亂之徵。孔子明得失,差貴賤,反王道之本,譏天王以致太平。刺 惡譏微,不遺小大,善無細而不舉,惡無細而不去,進善誅惡,絕諸本而已矣。(董仲舒《春秋繁露》)

這是個末世的敗相,一切沒了禮法,諸侯爭霸,人無善念。天災人禍頻仍警示世人。孔夫子欲正本清源。天子微弱,改朝換代的當口,這樣的大戲在人類歷史上,上 演的還少嗎?天怒人怨,黎民塗炭。天人合一的體現,展現在世間的一幕。每當君主仁德,政治清明,臣子愛民的時代,都是風調雨順,國運昌盛,庶民安居樂業。 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厘王奢靡無度,都是致使周走向敗落的開始。而他們先祖古公亶父和文王、武王,曾經是多麼仁厚、慧敏啊,那時先祖的德行,贏得了蒼天的青 睞,贏得了士民的愛戴,奠定了三十七王,八百六十七年的基業,最後在不肖子孫的荒淫中,在頻繁的天災中,在人心的背離與挑戰中,飄搖落定。

子曰:“舜其大孝也與!德為聖人,尊為天子,富有四海之內。宗廟饗(xiang/ 款待)之, 子孫保之。故大德必得其位,必得其祿。必得其名,必得其壽,故天之生物,必因其材而篤焉。故栽者培之,傾者覆之。《詩》曰:‘嘉樂君子,憲憲令德。宜民宜人,受祿於天,保佑命之,天申之。’故大德者必受命。”(《禮記・中庸》)

福祿富貴皆從德生,這就是天命。人心的一念,人的所作所為,都有神靈在看著,根據人自己積德的大小,安排著其今後的運勢走向。善惡必報,絲毫不爽。

孔子自衛反魯,息駕乎河梁而觀焉。有懸水三十仞,圜(huan/)流九十裡,魚鱉弗能游,黿(yuan/)鼉(tuo/)弗能居,有一丈夫方將厲之。孔子使人並涯止之,曰:“此懸水三十仞, 圜流九十裡,魚鱉弗能游,黿鼉弗能居也。意者難可以濟(渡)乎?”丈夫不以錯意,遂度而出。孔子問之曰:“巧乎?有道術乎?所以能入而出者,何也?”丈夫對曰:‘始吾之入也,先以忠信;及吾之出也,又從以忠信。忠信錯(錯愛)吾軀于波流,而吾不敢用私,所以能入而復出者,以此也。”孔子謂弟子曰:“二三子識之! 水且猶可以忠信誠身親之,而況人乎?”(《列子》)

瀑布腳下,急流深壑,魚鱉鱷魚之類的都不敢住腳的地方,竟然一個男子滿不在乎的遊了過去。秘訣是什麼?忠信,不敢有一絲的私念。定神想想,神靈不就在你的身邊嗎?人們通常認為的可能和不可能,其實是在人普通境界上的觀念,超常的境界,就有超常的現象。

“水且猶可以忠信誠身親之,而況人乎?”

孔子的這一句,是不是言外之意是說,水也是生命呢?是的,水是生命,在修煉界裡認為,水是生命。但是,孔子這裡的表述,看不出有明顯的跡象,在肯定水是生命。

這個男子神奇的事跡,從另外一個側面,是不是體現出因果報應的關係呢?

如果,因果報應存在,宿命論能夠成立,那麼,是不是探求這樣的宇宙規律,就是被喻為萬物之靈的人,應該而且是必須的思考和實踐呢?肯定是的。其實,人類從古至今,一直在做這樣的思考和探求。不但宿命論對於個體的人,是成立的,就是朝代的更迭,國運的興衰,也都是存在於宿命之中。

“是故,天生神物,聖人執之。 天地變化,聖人效之。 天垂象,見吉凶,聖人象之。 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 易有四象,所以示也。 繫辭焉,所以告也。 定之以吉凶,所以斷也。”(《易傳・繫辭上傳》)

“仰以觀於天文,俯以察於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終,故知死生只說。精氣為物,遊魂為邊,是故知鬼神之情狀。與天地相似,故不違。知周乎萬物,而道濟天下,故不過。旁行而不流,樂天知命,故不憂。安土敦乎仁,故能愛。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通乎晝夜之道而知,故神無方而易無體。”(《易傳・繫辭上傳》)

前文說過的《易經》,就是一種探求這樣的宇宙規律的學問。

其實,我們曾經舉的許多例子,都是滲透了這樣的思想傾向在裡面。因為,不是想誘導誰去相信自己的什麼觀念,而是,這樣在共同全方位的思考宇宙、時空、和生命。


(三十六)

不相信宿命的人,自古就有,但是不多。只是近代赤色政權,才開始以政府行為干涉、批判宿命論。其實,古代的帝王,幾乎都是有神論者。

宿命論的觀點認為,在事情沒有做之前,其結果已經有了。在人剛剛出生的時候,一生的生命過程,已經定好了。這個說法對於一些人實在不好接受,想不通,不理解,所以,就不承認。他們認為,人要干什麼,是自己的思想在活動,是根據其自己的判斷在自主的活動,而且,這個人在事情出現時候,自己怎麼想的,不是別人能夠知道的,甚至不是自己現在能夠知道的,那麼,你怎麼能斷定他那時要怎麼做呢,怎麼能斷定事情的結果呢?

可是,這就涉及到思維的來源問題。如果,他的思維都是事先定好了,安排好了的話,那麼,到時候他就那麼想,也就成了順理成章了。事情不就是按照必然而行嗎?

其實,這個問題要闡述明白,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因為這個直接關乎宇宙、時空、人體的問題。對於不修煉的人來講,幾乎沒法在道理上理解。只能憑悟性而感知和認同。它是一種生命深處、生命本源的一種對宇宙和生命的理解和認同,說不清為什麼,就是信。但是,修煉界已經認識到,在人一出生的時候,他的一生已經安排好了,在很多事情面前,人的思想、想法,也已經安排好了。其一套系統下來,涉及到宇宙運行的機制和規律在裡面。而其本人並不知情,一切的過程中,都是感到一種自主而自由的在選擇。包括他選擇那樣做法之前,他對那樣事物的觀念都已經早早的按照需要而形成了,所以,那樣的選擇也就更加似乎理所當然了。

同時,有時事物的發展,陰差陽錯的就按照某些軌跡在進行,使得旁觀者目瞪口呆,甚至是當事人也無可奈何。比較普遍而現實的事例是,在一些重大圍棋比賽中,一方在局勢大優,穩操勝券的情況下,莫明其妙的下出大惡手,大昏著,使局面翻盤。但是,他瞬間出現那樣的想法而落子的當口,事後自己也非常自責,反覆的重複一句話,“不可能啊,不會呀。怎麼能這樣呢?”其懊悔的神情,沒法形容。以致使終身的奮鬥和事業,毀於稀裡糊塗的瞬間。

看一個比較有趣的例子。

“另一個例子是和一位叫做弗羅朗比爾的領主的故事。當與諾查丹瑪斯談到有關預言問題時,弗羅朗比爾隨意指著院子中的兩頭小豬仔說:“請你占一占它們的命運,讓我看看你的預言能力。”諾查丹瑪斯當即回答道:“那隻黑色的豬仔將會成為你的盤中餐,而那隻白色的豬仔將會被狼吃掉”。弗羅朗比爾立即去廚房下命令殺掉白豬,用作晚餐。但是領主的家臣養的一隻小狼仔趁人不注意時,竟然將豬肉偷食一空。下人只好自作主張將黑豬仔殺了作成菜餚端上了餐桌。弗羅朗比爾十分得意的對諾查丹瑪斯說:“那頭白豬已經在餐桌上了!”可諾查丹瑪斯則堅持說:“那一定是頭黑豬”。雙方爭執不下,只好把下人叫來詢問,下人無奈,向主人道出了事情的原因。”

其實,預言先不說,就是占卜和占星術,在東方和西方,過去也好,現在也好,一直都沒有斷絕。

就是僅憑“一件事情的生命力長短與否,就可以看出這個事物的正確與否”,這一簡單的說法,就能肯定,蓍卜學說,宿命論觀點是成立的。

當然,每個行業都魚目混珠,所以,一些濫竽充數的人,可能毀壞了這個行業的一些聲望。但是,許許多多活生生的實例,都證明了宿命論的應驗不爽。

其實,我們前面的許多因果事例,也都是宿命論的佐證。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