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燒了兩天一夜 大法書分毫不損

吉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6年03月08日】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雖然修的不夠精進,可我時刻不能忘記我是個煉功人,慈悲偉大的師父,都在時時刻刻的在呵護著我和家人。

在2002年發生在我身邊的一個奇特的故事,想了好久才寫出來與同修分享快樂,體悟師尊的偉大、神聖。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九九年打壓開始後,我把所有的大法書和師尊的法像,都轉移鄉下我母親那裡,放在靠北牆的一櫃裡,只有父母親知道。母親年事已高,相信大法。

2000 年母親去世,父親又被弟弟接走,房子空著,炕上放著一套很厚的行李。我家鄉下房子的三間平房是用油氈紙蓋外面,屋子裡是用2寸厚的泡沫棉和牛皮紙糊制而成。2002年秋,弟弟準備秋收,在外院的四叔、四嬸,兩人先後都來燒炕,先是四嬸往灶坑裡放了兩大把玉米棒子芯;四叔不知,就又找來一根長一米多、直徑 30多公分的大木頭,放進了灶坑,然後閉門而走。

到了第三天,弟弟才來,進屋一看傻眼了:屋裡的頂棚哪去啦?再一瞧,牆上的石英鐘,燒變形了還在滴滴答答的走著。到炕上一看,火還在燃燒著。再往北柜上頂棚一看,齊齊的完好無損,如刀割的一樣齊。

弟弟在那裡奇怪的喊著:這火燒了兩天一夜,為什麼只著了泡沫,這屋可都是燃燒的東西呀,木板棚,而過樑上放著家譜,木板上只燒了一個缺口,而紙做的家譜放著,真是太奇怪了,是哪位神仙在保佑啊!

鄰居也說:這屋裡有神啊!不然燒了兩天一夜的火,就是鐵房子也該燒化了。

直到父親去世,我回鄉下取書,四叔向我說起此事,我進屋看到眼前的情形激動不已,馬上悟到了,是師父在保護啊!就同他們講:你們知道嗎?這火為什麼沒燒起來嗎?這柜子裡面有我師父的法像和大法的書啊!

大家異口同聲的說:哎呀,對啦,是李大師在保護我們,我們哪裡知道這裡有大法書啊!當時我弟妹還不同意我把書取回去,我告訴他們要真心相信大法,善待大法,我師父是會時刻保護眾生的。

從此家人處處都維護著大法。

(明慧網)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