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6年06月29日】

看到最近有多位大法弟子遭到舊勢力邪惡因素迫害,未能闖過病業關,內心感到無比的震撼,思潮洶湧,這決不是一般簡單的事件,在修煉的路上是沒有偶然的事。接著看到更多的心得體會,對事件有了進一步的了解,現將個人粗淺的認識提出,請同修不吝指正。

舊勢力邪惡因素接二連三的對大法弟子表面肉體嚴重的迫害,使得大法弟子遭到損傷,從而使得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工作受到損失,這也就是舊勢力要達到的目地。那麼大法弟子在看到這事的同時應如何對待?應付諸什麼行動?該如何改變情勢?

首先向內找看看,自己是否有漏?看到了自己對「整體」的正念不足,結果「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成了一句口號,而不是踏實的在生活中實踐。大家都是大法粒子,如果沒有協調一致,就都是散的,處處有機會讓舊勢力或邪惡因素鑽空子,造成或加大層層間隔。因此,許多同修在遭難或過關時,都是獨自奮鬥、苦撐,或只有少數同修協助,有時也不知如何是好,因為無法得到整體的力量來共同剷除邪惡。有時,我們表面沒修好的部份甚至還產生許多負面的想法,不知不覺的加重了正在過關同修的苦難。當發覺自己沒有真正紮紮實實的做好喚醒同修時,打從心底冒出的痛悔真是不可言喻,真的很想跟同修說:「同修們:對不起!」但此時,就連說到「同修」二字都覺得十分的汗顏愧對。

省思之後我反問自己:那我們該做什麼呢?能做什麼呢?具體怎麼做?在參看了同修的心得後,整理出一個大概,提供大家參考。

1、在平時,要多關心身旁同修的修煉狀態,諸如:學法、煉功、參加讀書交流會、身體狀況等等,是否正常?自己有什麼困擾,不論生理、心理或法上,都要能敞開心胸,與同修交流交心,互相關注、互相扶持、互相鼓勵。煉功點的負責人要多用心,將點上的同修當作家人,其實,本來就是一個整體。

2、當發現同修在遭逢困難或過關時,不論是心性關、魔難、消業或病業關,都要及早處理,事件的發生沒有偶然的!此時,儘快與同修在法上交流、加強正念,或幫忙發正念、清除邪惡;若自己不知如何處理,可和其他更多同修或與輔導員交流,一起來處理,互相幫助,形成整體。

3、當聽聞有同修在遭逢困難或過關時,其他同修務必正念以待,千萬不要有負面想法或怪責,要多體諒、關心、鼓勵,並酌情加發一念,不允許任何邪惡迫害大法弟子、否定一切舊勢力邪惡因素的安排,要想到同修每一位都是大法粒子,他的事就是我的事,要以慈悲與純善的心,形成一個整體的場,共同剷除邪惡。

4、在沒過關的平時,就要多學法、學好法、加強自身的正念;我們來世間的初衷本懷就是:「在人間跟隨師父正法」。而且要將這一念深深的印在心中,到關鍵時刻這一念才會浮現出來,加上同修的幫忙發正念剷除邪惡,相信一定能過關。

師父在《精進要旨(二)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說:「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師父在《精進要旨(二) 》「正念的作用」中說:「我叫弟子們發正念,是因為那些所謂的邪惡其實什麼也不是,然而卻由於大法弟子的慈悲被舊勢力利用,它們保護下的邪惡生命有意的迫害,那麼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已經不只是自身的業力,而是在邪惡生命迫害下承受著不該承受的,而那些邪惡生命又是極其低下的、骯髒的東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為了減少對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我才叫弟子們發正念,清除它們對正法有意的破壞,從而減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應該承受的,同時救度眾生,圓滿大法弟子的世界。」

從這兩段法中我深信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的正念都是很有威力的,師父賦予我們的能力要善加利用,用正念剷除邪惡,幫助同修過關。在人間,行神事,證實法、助師正法、救度世人。

從我所知道的這整件事中,個人的體悟是:這是對每一位大法弟子的一次大考驗,是「生死大關」的考驗;是「人神之分」的考驗,師父在《走出死關》中說:「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生死是人最根本的怕,我不禁要自問:「我要不要放下生死?」「我能不能放下生死?」「我是否能無條件的將生命交給師父?放下人間的一切,心中只有助師正法!」

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說:「……把心一放到底象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能做到這一點就是神。」在《轉法輪》中,師父說:「如能橫下一條心,什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

最後以師父在《洪吟(二)》中的「師徒恩」與大家共勉:

狂惡四年颮 穩舵航不迷
法徒經魔難 重壓志不移
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

以上是個人體悟,提出來與大家交流。有不當之處敬請指正,謝謝!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