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者修行(篇二):西伯侯演易推命 商紂王難善其終

張春雨

【正見網2006年07月02日】

(二)


「昏君昏君!你不義誅妻,不慈殺子,不道治國,不德殺大臣,不明親邪佞,不正貪酒色,不智壞叄綱,不恥敗五常。昏君! 人倫道德,一字全無。枉為人君,空坐帝位,有辱成湯,死有餘愧!」

這是七年前,大夫趙啟在當朝罵紂王。最後,趙啟遭到了炮烙酷刑,只烙的筋折皮焦骨化,煙飛九間殿,臭不可聞。

紂王寵幸妲己,作惡多端,深知朝廷內外與他離心離德。後來在奸臣的唆使下,準備把四路大諸侯誆進都城朝歌殺掉,以絕後患。

且說西路伯侯姬昌,接到詔旨後,起了一卦,算到了自己此行兇多吉少,但不至於搭上性命,七年之災期滿,自然歸還。於是,吩咐大臣,內外分工謹誠守業,長子伯邑考,要愛民如昨,謹守典法傳統。不可派人去朝廷看望自己,災厄一滿,即可榮歸。

那時伯邑考就要替父受災,姬昌說,君子見難,豈不知迴避呀,只是天數已定,斷不可逃,徒自多事。

四路伯侯於面見殷受的前一天晚上,在一家客館飲酒時,已經知道了殷受的陰邪詭計,於是,大家抱著赤誠的忠心,修諫書一封,希望通過忠言直諫,喚醒紂王的良知正念。

哪知道,第二天紂王根本不看姜桓楚的奏章,就要把東伯侯姜桓楚拿出午門,碎醢(hai/)其屍。

另外三位伯侯依舊冒死直諫,待到殷受看罷亞相比干承上的其他三位的本章,勃然大怒,撕碎表章,也要把他們一同斬首。後來,二位奸臣保佑北伯侯崇侯虎,七位忠臣保奏了西伯侯姬昌,和南伯侯鄂崇禹,還有幾位要保奏東伯侯姜桓楚。

結果,在昏君的肆意妄為下,赦免了北伯侯崇侯虎,把南伯侯鄂崇禹梟首,把東伯侯姜桓楚亂刀剁碎。

無罪的諸侯被殺戮,從此,東、南兩地無寧日。

姬昌雖然被決定無罪放歸故土,但是節外生枝的是,奸臣費仲設了一計,還是把忠直不阿的姬昌給算計了。

西伯侯在臨別朝歌的時候,百官來驛館送行餞別,在大家興致勃勃的當口,奸臣費仲、尤渾也來了。大家一看見他倆,就紛紛的收起笑容告辭了,自古忠奸勢不兩立。兩位奸臣虛心假意的套話,把個心眼實在不轉彎的姬昌給弄的一點戒備全無,本來已經喝的不少了,經他們再勸幾杯,於是,就嘴上沒有把門的了。

費仲見機會已到,就說,聽說大王善於演易,這東西可信嗎?

姬昌說,「陰陽之理,自有定數,豈得無准?但人能反此以作善趨避之,亦能逃越。」

費仲接著說,當今天子,不知其後時運如何?

半酣的姬昌隨口說,「國家氣數黯然,只此一傳而絕,不能善其終。今天子所為如此,是速(加速)其敗也。臣子安忍言之哉?」姬昌說完,臉色悽然,對方的用意,全然無覺。

費仲又問說,既然大廈將頹,大限如何?

姬昌說, 「不過四七年間,戊午歲中甲子而已。」

二位奸臣故作姿態的咨嗟長嘆。喝了兩杯後接著說,賢侯權且給我兩個演數一番,看看終身如何?

姬昌袖中推數一番,沉吟良久的說,「人之死生,自有定數;或壞癆膨膈,百般雜症,或五刑水火,繩縊跌扑,非命而已。不似二位大夫死得蹊蹊蹺蹺,古古怪怪。」

他們聽得急了,催問道,到底如何,你快說。

姬昌笑曰:「將來不知何故,被雪水身,凍在冰內而絕。」

後來姜子牙冰凍岐山,拿魯雄捉此二人祭封神台,俱合應驗。

二人聽罷,笑著附和道,生有其時,死有其地,天命而已。過了一會兒,接著誘引道,賢侯曾經推算自己究竟如何?

姬昌是大實在,沒有看出他們的虛假,順口說,還可以吧,總還得個壽終正寢。

奸臣又附和了幾句,喝了幾杯後推脫告辭。

回來的路上,他倆在馬上氣恨的罵道,「這老畜生,自己死在目前,反言壽終正寢。我等反寒冰凍死,分明罵我等,這樣可惡。」

就是一般小民也無冰凍而死的道理,何況我倆受當今天子的恩寵,貴不可言,此匹夫不是在分明胡言亂語嗎?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