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笛聲何處

小蓮

【正見網2006年07月12日】

題記:和現在人談起「善惡有報」的天理時,往往受到他們的譏諷和嘲弄:你看那些貪官,貪污了那麼多的老百姓的血汗錢,早該判刑或處死了,可是他(她)們現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嗎?你看那些十分忠厚老實的人沒看見有幾個得好下場的,這年月得識實務,否則,吃虧的可是自己……說此話的人現在不在少數,在我看來真是可憐又可笑。

一般的人總是看眼前這點利益,根本不為自己的後半生甚至自己的生命的永遠著想。其實在塵世上人與人之間的緣份是非常複雜的。例如:甲對乙表面上有過對不住的地方,可是甲過去(此生或前生)對丙有過恩,那丙就要回報於甲;如果乙從前對丙有過非常不好的地方,那麼丙當然要索回從前乙所欠下的(包括物質上和精神上的),如果乙站在自私自利的角度上,就會覺得「自己是個失落的人」,肯定總會自言自語:為何受傷的總是我?!悲觀不平的心緒時常纏繞在心頭。如果能將這一切看開,把身邊所發生的一切都當成自己前行的動力,那一切就是另一番結果了。

本文所要講述的故事就是為了說明人與人之間的緣份的複雜性和所謂「善惡有報」是決不是象我們所想像的那樣,僅僅站在自私自利和我們的所謂的約定俗成的觀念上認識的,而且說說人類從古到今的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言歸正傳。

這個蘇芸靜的故事就從隋煬帝時,那個林姓姐妹嫁給一夫,結果妹妹將姐姐用毒藥藥死,然後將親生姐姐扔入屋外的枯井中寫起。後來丈夫回來了,一問,她就說,姐姐因為丈夫不寵愛她,她就一時想不開喝下毒藥,投井而死了。丈夫想想她們姐妹平時也不和,一個有此想法也在情理之中,所以就不再追究。他命人將大夫人的屍體打撈上來,草草埋葬。這下她就可以獨霸自己的相公,相公對她也非常的疼愛。又過了兩年,她先後生了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一家人生活的很是和美。怎料好景不長,蘇州開始鬧饑荒,而且流行大瘟疫。就這樣她們全家就在這場災難中都死了。當她死後,元神下到地府,閻王讓判官曆數她一生中的功過是非。判官道:她所做的最大的好事就是一心一意的服侍相公沒有起任何的埋怨和其它的非份之想。最大的惡事就是用毒酒殺人,由於強烈的妒忌之心,殺死了那世塵緣的姐姐。而她所生的那兩個孩子,本來與她十分的有緣,從前在前幾世她曾經對他們有恩,救過他們的性命,所以此生來報答。閻王道:不能就這樣死去,讓人們不理解作惡妒忌者最終的下場是什麼,以後人們會無所顧忌的做壞事了。於是遣鬼卒將她用碗口粗的鐵鏈子鎖住,押到陽間。

當時百姓正是誠惶誠恐的時候,兵荒馬亂的年月,又遇饑荒和瘟疫,誰都提著心過日子。當她被押上來的時候,一下子給當地的百姓嚇的夠嗆,有幾個膽子大一點的便哆哆嗦嗦的問道,你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又回來了?旁邊的鬼卒將她一生的功過都說了一遍,最後說,閻王讓我們帶她出來的目地就是要告訴你們,作惡的下場就是下地獄,以後即使再得人身,過去所造下的業和冤怨也得償還!時辰已到,我等得回地府向閻王復命。說著拉著她就消失了。當時正是掌燈時分,人們目睹了這一切,真的象是在做夢一般……

當地人怎樣驚異,我們暫且不表,單說她。她後來被押入地府水牢之中,受盡地府的水蟲毒蛇的叮咬和各種刑罰。那種痛苦真是無法用語言所能形容得了的。就這樣過去了近百年。一次嫦娥仙子與二郎神一起奉玉帝之命到陰間巡視。走過水牢時見一女子哭的十分的傷心。嫦娥覺得很是熟悉,仔細一看,原來是自己在仙界常彈奏的玉石琵琶!道:孽障,原來你在這裡!她一見是嫦娥,哭的更傷心了。嫦娥心生憐憫,道:你犯多大的過錯,才落的如此境地?她就將自己怎樣殺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說了。嫦娥嘆道:凡塵就是造惡業的地方,在這裡的眾生心魔一起,就會造下惡業,最終都得來此地府受罪!真是墮落容易超生難!你在此等著,我將你的情況稟明玉帝,讓玉帝來為你做主!

此時嫦娥又聽到上方傳來另一女子的哭聲,那哭聲十分的悲切與可憐。邊哭邊說:「仙子我死的好苦好冤哪!自從當初被她毒死之後,我就在這個無吃無喝的境地中呆著,到現在我的天年還未結束,你們如果便宜了她,我說什麼也不能罷休,非得告你們一狀不可!」嫦娥與二郎神定睛細看,原來在一個無吃無喝的地方(不是地府,同時同地就存在著很多的不同所屬的空間,神一眼可以看透。)有一個披頭散髮的女子在哭訴。二郎神道:「現在你無吃無喝,以後就讓你嘗遍人間的山珍海味,不要哭了,也不要有那麼大的恨怨之心了。」「從前她欠你一命,以後她如實還你就是了,快別哭了!」嫦娥仙子附和道。「看你這麼孤獨,以後叫人間的皇帝冊封為『孤獨皇后』也就是了。」二郎笑著道。那位女子一看二位神仙的主意已定,而且想到自己還能再轉生到人間享福,她止住悲聲,道:「我可以不恨她,但是我要做『獨孤皇后』而不是『孤獨皇后』。」二郎神一聽笑道:你與人間頑童何異,是否對我們要搭救她還有不平之心?『獨孤』就『獨孤』,『不孤獨』就『不孤獨』也就是了!」「我們得回天廷了」。嫦娥說罷和二郎神告別了閻王。直奔靈霄寶殿。此時玉帝正與太乙真人議事,嫦娥見到玉帝行禮以畢,便把來意說明一下。太乙真人微笑著看了半天,對玉帝說:此人有些來歷,不如這般這般,與玉帝耳語了一番。玉帝正色道:仙子回宮休息去吧,玉石琵琶的事由我安排。

嫦娥仙子下殿之後,玉帝將閻王宣來,問道:「她殺人所欠下的業債何時還清?」「還有五載。」「不如這樣,當業債還清之後,將她送入仙界,正好有個上仙需要一位非常沉靜的碧玉,用來寧神修煉,她本來是我送給嫦娥的一隻玉石琵琶,怎奈私自下到凡塵,做得惡事。如果能助上仙修煉成功,那就可免去她的業障,也可以位列仙班。」閻王點頭稱是。

就這樣,她又被化成原形――玉石琵琶。那位上仙整日心神都凝聚在這個玉石琵琶中。過了不久上仙修煉得道。在走出三界的時候,突然望見此琵琶原來的生命還有更深遠的來源,而且在腦門上非常明顯的有著佛的授記!這個授記不是一般佛的授記,而是在宇宙中將來在末劫時要來傳大法的轉輪聖王的授記。這非同小可!這可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殊榮!於是他找來很多的神商議此事,怎樣安排她的未來。有一個神說:「轉輪聖王」現在已經轉世在人間有一段時間了(其中之一就是唐太宗李世民),她既然是聖王的授記弟子,那我們就安排她轉世在人間的修煉人的家庭中吧,也是為了完善人類的歷史,同時也為了將來轉輪聖王在末劫時傳法時給他的弟子積累威德,我等不也是做了好事嗎?另一個說,不能讓他的弟子太便宜的下到人間,我們得給她設點阻礙……

於是,這隻玉石琵琶就又轉生到人間,生在揚州的一位蘇姓人家,那是唐玄宗的時代。此家的蘇老員外,是個非常樂善好施之人,一輩子與夫人郭氏都是積德行善,很受鄉鄰稱讚。然而,他們這麼好的一戶人家,年輕時經常遇到一些七災八難的。家裡養的大牲口被賊盜搶走,房子被燒過,到了而立之年好不容易蘇夫人生下兩子,一出生就有毛病,害得夫婦兩個各抱一個娃子四處求醫問藥,過了五年兩個孩子都先後無藥可治的死去了。鄉間有人曾譏笑蘇員外,「你們夫婦修佛行善這麼多年,怎什麼好處都未得到,現在卻落得個吃的是粗茶淡飯,穿的是土布衣衫的下場。何苦呢?」蘇員外一笑,道:「我們學佛根本不是求得世間的安逸,萬事都有因果。」話雖這麼說,但在心裡卻有些不平和不解。過了不久,他家來個瘋瘋顛顛的道士,腰間別著一把短笛,硬要在他家住。蘇員外道:「在下一家是學佛之人,如果您在我家住也許會互相干擾修行的。」「你家不是有三間屋嗎?我自己住一間就行了,難道學佛之人就讓修道的人餓死在街頭嗎?你算得什麼學佛之人?今日讓住也得住,不讓住也得住!」說著就往屋內走。蘇員外一看無法,只得讓他進屋……就這樣,瘋道士在蘇員外家住下了,這一住就是半年。還好,這個瘋道士除了食物需要蘇員外家供應之外,別的都不用他家操心,更不對他們的修佛之事干預。這個瘋道士每日在他的屋內打坐修行。有時拿出他的笛子吹一通。那笛聲真是凡塵所沒有的:

清音飄渺出吾心,
凡塵惡世顯真金。
痛苦恩怨九霄拋,
自在逍遙看古今!

半年過去後的一天傍晚,瘋道士找到蘇員外夫婦,笑道:「你們真不愧是修煉有素的學佛之人,一般的你能忍得下,對於修煉的干擾你也能做的這麼好,在下實在佩服,今日我該離開此地。我想把笛子留下來,給你做紀念,將來你們就把它帶在你的孩子身邊吧!」還不等蘇員外夫婦說什麼,這個瘋道士便騰空而去。說來也怪,當他走之後,每逢平時瘋道士吹笛子的時間,笛聲由遠而近的傳來,或是雄渾壯美,或如深沉入微,時而似百鳥齊鳴,時而若百川歸海,時而似萬馬奔騰,時而若流水潺潺……

不久蘇氏夫人有了身孕,後來產下一個女孩。在臨產時這種笛音又出現了。蘇員外於是就給女兒起名叫:芸靜。就是在雲中清淨但十分的有生機的意思。蘇員外記得將那個瘋道士臨走留下來的短笛放在女兒身邊。在他女兒長到一歲多的時候,來了個和尚。此和尚來了,開門就說,我一個修煉的道兄告訴我,希望我能來教您女兒吹笛子。蘇員外一聽,心中暗想:教吹笛子有何用處,但是轉念又一想,那瘋道士的笛音真是了得。每當我心性受阻提高很難的時候,聽此笛音定會覺得心志開闊許多,也不會覺得難受了。於是爽朗的笑道:「如果是那位瘋道士的朋友,那就教小女笛子好了!」就這樣和尚開始教蘇小姐吹笛子。其實「教吹笛子」只不過是為了在將來與代宗結緣的一個引子,從而在人類的歷史上留下一段文化,更是為了此次結緣之後,能在末法時期,轉輪聖王開始洪傳大法的時候,二人(「代宗」和「蘇芸靜」)能再從新走在一起,共同的完成當初他們從上界下走時的本願(助師正法,救度世人)!

其實吹笛子不是簡單的吹奏,它的境界也是無止境的。什麼樣的心境就會吹出什麼樣的曲子。這本身與修煉境界的提升是分不開的。在修煉和學吹笛子這方面,蘇芸靜進步很快,但是隨著她慢慢的長大,蘇員外發現他的寶貝女兒有個毛病,就是好丟三落四,記性不好。什麼東西剛放在什麼地方就有些不記得了。蘇員外有些失望,但望著女兒長的越來越漂亮,這方面的不足,也就不那麼掛在心上了。當女兒長到十六歲的時候,一天和尚說,我該走了,今後蘇員外一定要好好的讓你家小姐練笛子。蘇員外一聽和尚馬上要走,慌忙合十,您這執意要走我們也不便阻攔,今有一事相問請您開示。「員外請說。」「就是我家的經歷為何如此坎坷,按理修佛之家不該有這麼多的不幸遭遇。」「哈哈,員外終於問此問題了,這說明,你雖然在心性上做到了學佛者的要求,但是在道理上還不明白。」「正是。」「您祖上是不是干過什麼大惡事?」「我祖上與武則天的親信走的很近。」「告訴你吧,你在從前就是你的所謂武則天時候的『祖上』。佛家講的輪迴因果是決不會有任何差錯和例外的!想想當時你做了那麼多的惡事,此生修佛,能不補償嗎?好在您此生修佛行善,過去的一切都將善解,您的女兒也將入宮了結她自己的一段恩怨。你們此生雖修不出三界,但是由於業債幾乎都已還淨,也會得到一個好的去處。善哉!善哉!」說完,和尚就蹤跡不見。當時國家正處於「安史之亂」已經很多年了,揚州也不太平,時常有盜賊四起,鬧的百姓不得安生。再加上有好幾年糧食歉收,百姓的日子都過的緊緊吧吧的。但蘇家並沒有缺過糧食。

蘇芸靜十八歲那年,朝廷正好派人來揚州選秀女,蘇芸靜正好被選上,於是她辭別了父母和揚州的鄉鄰,隨著京城的人入宮了……

在皇宮中,由於笛音出眾,深得代宗的寵愛,但是逐漸的那個獨孤皇后開始妒忌,但是表面她不表現出來。只是處處留心蘇貴妃的缺點以便「對症下藥」。當她發現蘇貴妃有這種記性不好的毛病之後,就找機會陷害她。一次代宗當著獨孤皇后的面送給蘇貴妃一塊價值連城的玉佩,當時被蘇貴妃放在柜子裡,但是過幾天她又忘記了。皇后就派人暗地將玉佩取出,放在蘇貴妃的鞋子裡。等到再見到蘇貴妃和皇上時,她就假裝試試蘇貴妃的鞋子,故作驚訝的說,這裡怎麼有塊玉佩!這時代宗的臉色陰沉下來了,真想賜死蘇貴妃,但畢竟他對蘇貴妃特別的喜歡,於是就將她打入冷宮。在吐蕃和回鶻進犯中原,兩京失守的前夕,獨孤皇后下了毒手,害死蘇貴妃。(此段是上次寫《貴妃醉酒》一筆帶過的部分,此處補上)蘇芸靜由於前生所造下的業債已經還清,加之一心修持佛法,在臨終時得到一個十分好的去處,本文就不多敘了。

後記:一個生命無論在世上做了什麼,都會有報應,有的是善報,有的是惡報。這個理決不會因為別人的相信與否而改變。所以在此奉勸還迷在共產邪教中的人們,為了自己生命的永遠,擺脫共產邪靈的束縛,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不要忘記,神是慈悲的!更是充滿無限威嚴的!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4128)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