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修煉

愛爾蘭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6年08月14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大法開傳驚天地,邪理歪說遁無跡。惡黨亂教一朝散,法輪旋出新世紀。」在此引用師父的詩,讓我們共同精進,走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道路。下面是我的修煉體會。

我是99年7.20以後得法的弟子,雖然以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自居,但是,很多時候並沒有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有的時候反思自己,好像自己並沒有溶入法中。我自己個人修煉方面一直都很差,對煉功很懶,挺慚愧的,修煉3年了,師父的第二套功法太多次我都沒有堅持下來,即使憋得堅持下來,動作也都變形了。雖然知道學法重要,有的時候一下能學好幾講,但是,有的時候好幾天也不學法,總是不能持之以恆。修煉第一年,大法的工作,也都是很被動的參加。並不知道如何走出自己的正法路,自己主動證實法。

一、做營救法輪功學員的工作揭露邪惡

自己真正溶入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行列,還是在2005年年初,在我申請政治庇護的時候。一位同修介紹我做營救法輪功學員的工作,剛開始接觸,覺得很有難度,雖然只是一些拷貝、粘貼的基本操作,但是必須有耐心,也需要認真對待。

當時,印象挺深的就是第一次和加拿大學員學怎麼做時,一直學到凌晨4點,我才全部學會。那段時間,每天整理資料的時候,看到很多國內大法弟子被綁架、抄家、勒索、非法判刑、洗腦迫害,還能正念正行反迫害,我幾乎每天都是以淚洗面。我現在做了1年半了,一直都在堅持做。其中對我來講體會最深的就是,每周做不同大法弟子在中國被迫害的案例,很多國內大法弟子在那樣邪惡的環境中正念那麼足,對法那麼堅定,那麼精進,而我們在相對比較寬鬆的環境下,更要精進,來減輕國內大法弟子被邪惡的迫害。

二、利用媒體講清真相

我一直都很希望自己多做一些證實法的事情。以前有時比較精進的時候也只是局限在去使館發發正念而已。感謝師父,感謝同修,讓我參與到做媒體中來。我對自己很沒有信心。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沒有什麼文化,媒體那樣的大法工作,好像不是我這樣的人可以做得了的,不過同修一直都鼓勵我。

第一次做希望之聲,是愛爾蘭大法弟子遊行那次,稿子是同修寫好的,為了給我信心,她把第一次播新聞的機會給我了。其實第一次播的並不好。不過,她鼓勵我說會幫我剪輯,把最好的聲音剪出來。然後,同修教我怎麼上傳節目。那天當我們把節目上傳到希望之聲網站的時候,已經是凌晨2點了。不過,我們都不覺得困,正念很足,盡我們最大的能力把節目做好為止。後來,她又帶著我陸陸續續做了幾個採訪節目。慢慢地,我煉功學法跟上了,做節目過程中不懂就問,最後,聲音剪輯的基本操作我已經掌握了,還固定每個星期二做希望之聲口播節目,偶爾,其他國家的學員也會給我一些口播的新聞讓我做。

在此過程中,很多學員給我提出了寶貴的意見,對我的提高有很大的幫助。後來,我開始做採訪新聞,相比之下,採訪新聞,難度要大一些。因為要自己錄音,寫稿子,還要再播出來,如果被採訪的是中國人還好,如果被採訪的是外國人,還涉及翻譯的問題。 對待採訪新聞,我一直感到不容易。前幾次總靠同修寫,後來,同修和我交流,慢慢的我自己寫稿子 ,同修幫助修改,再後來,自己聽錄音寫稿子,通過不斷的做,經驗不斷的積累,加強正念,現在我已經不怕寫新聞稿子了。我現在已經開始獨立做採訪新聞了。這一切都是師父和大法的威力給與的智慧和威力,讓我做到這一切的。感謝師父。

在做希望之聲過程中,我們通過交流,都覺得做大法工作能做好,最重要的是經驗,個人修煉要跟上,就是說每天都要保證煉功學法。 以前做得不好。那就從此刻做好。我現在幾乎每天都和同修一起學法、交流。然後各自做節目,在做節目的過程中有任何問題,都儘量當天解決。最近的正法形式推進的越來越快了,我們也在加強正念做關於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採訪新聞,利用媒體揭露邪惡,做好對華廣播,講清真相。

三、講真相中,不能疏忽個人修煉。

近幾個月做媒體,整個人正念強了,覺得自己真的象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了,心裡挺踏實的,可是,修煉人哪裡能讓你舒舒服服就修煉上去的。最近也是很多個人修煉的矛盾出現。

我來愛爾蘭這幾年,一直都在換工作,換房子。把自己折騰得很累,內心也很苦。可是,當時想換工作的那個勁就特別的強。半年前,我覺得我悟到自己應該變得成熟些,工作、住所穩定,做正法的事情才會穩定。要符合常人狀態,不然整天想著怎麼生活,平白增加自己的難。所以,工作穩定了7個月,一切本來都很好,可是,我的執著心又起來了,同事和我說,我們單位一直不漲工資,同事工作了8年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工資。我心裡這個時候就不舒服了。我想,我在這行現在也挺有經驗的,找個工資稍高點的工作也不成問題。然後,我就打電話找工作,然後面試,老闆很容易就聘用我做經理了。我當時的名利心起來了。特別的高興,得到了一份相對好點的工作,和全家人、朋友訴說。現在看來是多麼強的顯示心理。然後和原單位經理解釋,辭職。經理也很理解我跳槽的原因,不過這個時候大老闆給我打電話挽留我,還說願意給我加高工資,願意給我升職。

這個時候,我的名利心和常人的情又特別的重。一個擁有那麼多店鋪的老闆挽留我這麼小小的一個員工,我在猶豫是否要辭職。其實就是情和面子搞怪。折磨我的心特別的難受,權衡到底哪個工作對自己有利。同修和我交流指出我的執著心,最後我悟到,師父是利用我的一個執著,引出我的其他的一些潛在的執著,讓我看到,修下去,從而提高。我已經答應新的單位老闆去工作,我返回,給人家造成麻煩,人家沒有充足的時間找新員工。答應原老闆留下,也是因為人家給我加工資,我才留下來的,也是執著自己才留下的。所以,我悟到應該和挽留我的老闆多交談,我想只要我善意的解釋,外國人都是很容易理解的。這個時候矛盾真的很尖銳,一個矛盾讓我看到這麼多執著,這都是修煉了才出現的矛盾啊,正如師父在《精進要旨》裡面所說的:「做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

前陣子,有幾個學員看到我的執著了,總給我提意見。我當時很不願意,雖然表面上沒有什麼,可當聽到意見的時候,我心裡有點不舒服,我覺得她說的和事實不符,心裡還想同樣的執著你比我還強呢!當這一念出來的時候,我也知道自己不善,有執著心。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里說:「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總是不接受指責與批評,總是向外指責,總是反駁別人的意見與批評,那是修煉嗎?那是怎麼修的?習慣上總是看別人的不足,從來不重視看自己,別人修好了你又怎麼樣?師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嗎?你為什麼不接受意見老去看著別人?卻不向內修、找自己呢?」

是啊,師父的法寫的那麼清楚了,我真的應該謝謝同修給我指出自己的問題。這樣的心性有幾個反覆,每次過都褪去一層髒物質。過後,我誠懇地謝謝這位給我提出意見的同修,我是發自內心地謝謝。不過,這樣的關一直都是反覆的,自己修不好,不捨得放下自己的私,所以才會難受。我想我會過去的。

我覺得我浪費了很多修煉的時間,挺羞愧的。不過,在最後的時刻,我會努力的,我覺的愛爾蘭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們要抓住這最後的機會,互相配合,救度眾生。

以上是個人所悟,請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用《致歐洲斯德哥爾摩法會》的經文和大家共勉:「世上的一切都是為正法開創的,大法弟子就是當今的風流人物,從古到今各界眾生都在期盼。收救你們要度的眾生吧。正念正行,解體一切障礙,廣傳真相,神在人中。」


(2006年愛爾蘭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