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過好修煉路上的每一關

一粒子


【正見網2006年08月22日】

大法弟子修煉的路是師父安排好的,是修煉圓滿的路。學好法,記住自己是個修煉人而不是個常人,按大法的要求做人做事,過好關和排除舊勢力的干擾十分重要。近來,聽說有修煉多年的同修在長時間病業狀態下發正念排除不了時,又走回常人解決痛苦的辦法,尋醫問藥去了。這樣做就失去了一個修煉人在這個層次中去自己執著心的機會,失去了提高心性、提高層次的機會,給修煉增加了魔難。我也和大家一樣,是師父從地獄裡撈上來的滿身業力之人,在修煉過程中,承受著各層次中消業的痛苦,去執著心的摔摔打打和舊勢力方方面面的干擾,由迷中一步步走過來。我修煉十多年來,沒有象很多同修那樣精進,為大法做那麼多事,但我對法理深信無疑。

從入大法門修煉那天起(一九九六年正月十五)到現在計算起來也有十年半的時間了,在漫長的修煉過程中,沒吃過一片藥,沒打過一次針,沒進行過一次體檢,甚至沒用過外用藥物止痛止癢等等。我知道修煉的人也是人,但是,是從常人中走過來的人。偶爾吃幾片藥也藥不死人,那麼我為什麼不這樣做呢?我就是想用大法給我的生命來證實這個大法的真實存在,證實大法的正確偉大和超常。我今天做到了,我身邊的家人孩子和親朋好友,他們從我得法前後的變化上,認識了法輪大法好,有些人也跟著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修煉前,我一個多種疾病纏身的人,飽受身心痛苦的折磨,由於心腦疾病的突發,曾去醫院搶救過六,七次,但得不到根治,我對現代醫療水平也喪失了信心,有時感覺生不如死。在我得法初期,接連二次讓我看到了業力的顯象,那個活生生的靈體-業力,是醫藥治不了的,這就是我十年來在層層過病業關中沒吃藥的原因。

下面我把天目看見的另外空間靈體的情況如實介紹出來,這不存在任何顯示心理,目地是幫助那些過不好業力關的同修,堅信法理,堅定信念,走好正法時期修煉的路。

在我修煉大法之初,月餘時間的一天晚上,熄了燈躺在床上正準備睡覺,迷迷糊糊的就好像從前胸部位飄出一個影子一樣的小東西,也沒太注意看,也沒看清是什麼東西。當它出現後,立在我面前大約有二三米遠時,使我猛吃了一大驚,原來是一隻大狐狸!足有二尺長,棕色的皮毛,毛色稍有發光,拖著一條毛茸茸的大尾巴,二條前腿用白帶子綁著,二條後腿也用白帶子綁著,它本身不能前進一步,只能在原地瑟瑟發抖。我看到的是一個活靈活現的動物,我擔心它回過頭來咬我,正在這時,有一個法器頓時出現,前頭有四片旋轉的東西,象孩子玩的風車一樣,快速的轉著,後面有一個小細管。這個法器對著狐狸的頭,就看到這隻狐狸急速的按比例的縮小,當縮成芝麻粒大小時,就像一個小黑點,瞬間就被吸到管子中去了,這時什麼都沒有了,狐狸沒了,法器也沒了,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事過多年之後,我才想起當時那個法器前面的四個風車一樣的東西,其實就是《轉法輪》中法輪圖形裡面的四個小.d字符。

大概又過了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是在一天中午午睡時,我和我女兒同睡一個房間。我在單人床上睡,女兒睡在我對面地板的墊子上,面對著我睡著了。我在似睡非睡中,就看到女兒身上懸著一個上下一般粗的玻璃器皿,直徑約十公分左右,高約十五公分,圓柱體,上邊還有一個玻璃蓋兒,然後就看到從我女兒身上飄出一團黑乎乎的小靈體。個頭兒很小很小,數量很多很多,輕輕的顫抖著,證明它們是活的靈體,還單個兒拿出來放大讓我看。就像一個小蝌蚪形狀,圓圓的身體,後邊長著一條小細尾巴。這時玻璃瓶蓋自動打開了,這團小靈體被吸入瓶中,裝了滿滿一瓶,外邊還有二十多個小靈體,因為瓶裝滿了,沒有裝進去,散落在外面,瓶蓋又自動的蓋上了。片刻之間,這瓶小靈體就變成水一般的液體了,液面的高度約占瓶高的三分之二。液面上還有三五個半死不活的小靈體在等待著化掉,這時候,玻璃器皿瞬時消失。我喚醒了女兒,告訴她我見到的一切。「你的病徹底好了,師父幫你消去了你祖上的積業。」那期間,我女兒因為手術輸入了C肝病人的血液,成了不治的C肝患者。在極度的煩燥和乏力的痛苦中倍受折磨,全身浮腫,肚子很大,人也衰老,已經不是原來那個年青漂亮的姑娘了。醫生說這種病是不治之症,我也覺得她和我在一起的時間不會太久了,覺得痛苦無奈,一家人都在互相欺騙著安慰著別人,都知道等待著她的是什麼樣的命運,只是心照不宣,都在痛苦中度過時光。這個時候,讓我親眼見到了恩師來救我女兒的命來了,我們母女對恩師的感激之情真是無以言表,只有天天敬香寄託我們的感恩。

十多年過去了,《轉法輪》這本書也不知讀了多少遍,每當讀到關於治病問題的章節時,腦海里就一遍一遍的出現當時的情景,歷歷在目。師父說:「人為什麼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那個黑色物質業力場。它是屬於陰性的東西,屬於不好的東西。而那些不好的靈體,也是陰性的東西,都是屬於黑的,所以它能夠上的來,這個環境適合於它。它是導致人有病的根本原因,這是最主要的一種病的來源。當然還有兩種形式:一種是很小很小密集度很大的那個小靈體,業力團一樣的東西;還有的是一種象管道一樣輸送,這個比較少見,都是祖輩上往下積的,也有這種情況。

  我們就講最普遍的,人哪兒長瘤啦,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

師父說的這二種業力來源都讓我在得法初期親眼所見。雖然在國內得法時沒見過師父,出國後,師父在費城講法時,我才第一次見到師父。但師父的法身為我們母女消業的情景清清楚楚,難以忘懷。因此,我明白了,藥消不了人的業力,藥可以減輕常人的痛苦,而一個修煉的人是在痛苦中消去生生世世自己造下的業力,走向生命的圓滿回歸之路。

我說這些修煉的往事,是希望大法同修在正法的最後階段,走正師父為我們安排的修煉圓滿之路。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修煉過程和體悟,供同修們參考,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4217)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