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名醫:葉天士

若萍子

【正見網2007年05月15日】

葉天士(1667 -1746),名桂,號香岩,別號南陽先生、晚號上津老人。江蘇吳縣(今蘇州)人,世居上津橋畔。其高祖葉封山從安徽歙縣遷居蘇州。其祖父葉時擅長兒科,醫德高尚,又是有名的孝子。父親葉朝采醫術更精,讀書也多,且喜歡飲酒賦詩和收藏古文物,但不到五十歲就去世了,當時葉天士才十四歲。

葉天士十二歲時隨父親學醫,父親去世後,家貧難為生計,便開始行醫應診,同時拜父親的門人朱某為師,繼續學習。他聰穎過人,“聞言即解”、一點就通,加上勤奮好學、虛心求教,見解往往超過教他的朱先生。

葉天士從小熟讀《內經》、《難經》等古籍,對歷代名家之書也旁搜博採。不僅孜孜不倦,而且謙遜向賢;不僅博覽群書,而且虛懷若谷、善學他人長處。只要比自己高明的醫生,他都願意行弟子禮拜之為師;一聽到某位醫生有專長,就欣然而往,必待學成後始歸。從十二歲到十八歲,他先後拜過師的名醫就有十七人,其中包括周揚俊、王子接等著名醫家,無怪後人稱其“師門深廣”。

一位上京應考的舉人路過蘇州,對葉天士說,他每天都感口渴。葉天士診斷後說他內熱太重,不出百日,必不可救,勸他別去考試。舉人應試心切,仍然北上。走到鎮江,他又向一老僧求治。老僧教他每天以梨為生,渴了、餓了都吃梨,堅持吃一百天。舉人遵囑而行,果然病癒。當他衣錦還鄉時,在蘇州又遇見葉天士。葉天士知道老僧醫術高明,就扮成窮人模樣,改名張小三,去廟裡拜老僧為師。他刻苦耐勞、勤奮好學,很得老僧喜歡。三年後,老僧說:張小三,你可以回去了。你現在的醫術已經賽過江南的葉天士了。葉天士趕忙跪下承認自己是葉天士,老僧很受感動。

山東有位姓劉的名醫擅長針術,葉天士想去學但沒人介紹。一天,那位名醫的外甥趙某因為舅舅治不好他的病,就來找葉天士。葉天士專心診治,幾帖藥就治好了。趙某很感激,同意介紹葉天士改名換姓去拜他舅舅為師。葉天士在那裡虛心謹慎地學習。一天,有人抬來一個神智昏迷的孕婦。劉醫生診脈後推辭不能治。葉天士仔細觀察,發現孕婦是胎兒不能轉胞,痛得不省人事的。就取針在孕婦臍下刺了一下,叫人馬上抬回家去。到家後胎兒果然產下。劉醫生很驚奇,詳加詢問才知道這個徒弟原來是大名鼎鼎的葉天士,心中很感動,就把自己的針灸醫術全部傳授給了他。

葉天士母親患病,他總治不好,又遍請城內外名醫,也不見效。他便問僕人:本城有無學問深而無名氣的醫生?僕人說:后街有個章醫生,常夸自己醫術比你高明,但請他看病的人寥寥無幾。葉天士吃驚地說:出此大言,當有真才實學,快請來!僕人請章醫生時說:太夫人病勢日危,主人終夜彷徨,口中反覆念著“黃連”。章醫生到葉天士家診視老太太后,細看過去的藥方,很久才說:藥、症相合,理當奏效。但病由熱邪郁於心胃之間,藥中須加黃連。天士一聽便說:我早就想用黃連,因母親年紀大,恐怕會滅真火。章醫生說:太夫人兩尺脈長而有神,本元堅固。對症下藥,用黃連有何不可?葉天士很贊同,結果兩劑藥病就好了。以後葉天士便對人說:“章醫生醫術比我高明,可以請他看病。”

葉天士本來就“神悟絕人”、聰明絕世,加之這樣求知如渴、廣采眾長,且能融會貫通,因此自然在醫術上突飛猛進,不到三十歲就醫名遠播。除精於家傳兒科,在溫病一門獨具慧眼、富於創造之外,天士可謂無所不通,並在許多方面有其獨到的見解和方法。在雜病方面,他補充了李東垣《脾胃論》詳於脾而略於胃的不足,提出“胃為陽明之土,非陰柔不肯協和”,主張養胃陰;在婦科方面,闡述了婦人胎前產後、經水適來適斷之際所患溫病的證候和治療方法;他對中風一症有獨到的理論和治法;他還提出久病入絡的新觀點和新方、法,如此等等,不一而足。由於精研古籍,他還十分善於運用古方。

史書稱其“切脈望色,如見五藏”,“治病多奇中”,十分神奇。他自己也說:“病有見證,有變證,必胸有成竹,乃可施之以方。”當時的尚書沈德潛曾為他立傳說:“以是名著朝野,即下至販夫豎子,遠至鄰省外服,無不知有葉天士先生,由其實至而名歸也。”可見當時其知名度之高。後人對其醫術總結說:診疾深明病源;立方不拘成法;投藥每有奇效;治療常多變通。史書亦稱“當時名滿天下”,為眾醫之冠。民間則普遍傳說其為“天醫星下凡”。

傳記載其處理“疑難證”方法:“或就其平日嗜好而得救法;或他醫之方,略與變通服法;或竟不與藥,而使居處飲食消息之;或於無病時預知其病;或預斷數十年後:皆驗。”雖然史書盛讚其獨一無二的高超醫術,但對於民間廣傳的葉天士治病的神奇案例卻又不敢相信,稱其為“傳聞附會,往往涉於荒誕”,因而“不具錄”。若以當時老百姓的反映而論,葉天士可謂中醫史上醫名最著者。民間傳聞,特別是全國性的,絕非空穴來風,往往有其常人不可知解的原因,而“天醫星下凡”的說法也只有這一回。史官因為自己不能理解和接受,就“不具錄”其超常醫案,實為一憾。

以下僅就民間散見的記載和傳聞,選譯數節,以管窺豹,或可見其醫術之一斑。

葉天士從外面回家,驟雨沖壞了道路,一個造車的工人背他渡水。葉天士就對他說:“你明年今天會病死,現在治療還有救。”那個人不相信,就走了。一年後的那天,他的頭上長瘡瘍了,被人抬來葉天士家求治。葉天士給了他些錢,打發他回去,並對他說:“你過不了明天酉時啊!”果然第二天酉時前那人就死去了。

又有一個人得了病,葉天士診斷後說,“現在還能治好,十二年後再復發就不能治了。”那人果然十二年後就死去了。

有一年夏天,葉天士到一個鎮上去。人們聽說葉天士來了,就想裝病來試他的醫術。有個人剛吃了飯,跳過一個箱子就出了門,跑到葉天士那裡去。問他什麼病,他假裝肚子痛。葉天士按按他的肚子後說:“腸子要斷了,不能治了。”那人暗自好笑,就回到街上去講。話沒說完,就癱軟在地,很可憐地翻了幾次身就死了。人們才悟到他是吃飽喝足後跳躍,腸子快要斷了,就診時還沒有斷,後來大聲喧譁和動作,便腸斷而死。

一家富人娶了個新媳婦,得了痴呆病,什麼醫藥都沒有效。葉天士去診斷後,叫人在一間空房裡挖個池子,裝滿了髒東西,用木板蓋上,把病人抬到木板上俯臥著,靜靜地等候。一會兒,聽到病人開始呻吟,直到天明時才抬回內室去,她就神清氣爽的了。有人問葉天士是何原因,他回答說:“這是香氣太多而成鬱閉,用臭氣可以破解香氣而已。”

鄰居的一個婦人難產,別的醫生已經處好了藥方。她的丈夫拿著處方來問葉天士,葉天士在處方上加一片梧桐葉做引子,嬰兒立刻就產下來了。後來有人也仿效葉天士在催產方上加梧桐葉。葉天士笑著說:“以前我用梧桐葉,是因為剛好碰到立秋的時節,現在不是秋天,用了有什麼益處呢?”

葉天士的外孫剛滿一歲,得痘症,痘發不出來,抱回家來請他醫治。葉天士覺得很難治。葉天士的女兒氣得直撞頭,對他說:“父親平常都說‘痘無死症’,現在就單單外孫兒不能救嗎?那就讓我和他一起死吧!”拿起剪刀就要自殺。葉天士不得已,低頭沉思了好久,最後把嬰兒赤身裸體地抱到一間空屋裡去,自己出去和一幫人打鬥嘻戲。女兒想看嬰兒,門又打不開,叫了幾批人去催父親回來,父親正玩得高興,不聽女兒的話,女兒哭得死去活來。到了半夜,才去開門看嬰兒,痘出得很好,一粒粒就像珠子一樣飽滿晶瑩。原來那間空屋裡蚊子很多,叮咬嬰兒的皮膚就使痘發出來了。

以上案例的診斷和治法,全是神乎其神、獨出心裁、出人意料之外,無論什麼書上也找不到。一般人喜歡解釋為“因時制宜,不拘古法”。但細想起來不那樣簡單。這些醫案很容易讓人想起古代扁鵲、醫和等具有超常能力的醫家。

乾隆某年,吳地瘟疫大流行,郡裡設置醫局救濟窮人,給他們免費看病,當地的名醫每天要去那裡看一次病人。有一個更夫,全身浮腫、遍體黃白色,到醫局去看病。名醫薛生白先到醫局,給他診脈後就揮手讓他走,並說:“水腫已經太厲害了,不能治了。”更夫走出醫局,剛好碰到葉天士到醫局來,從他坐的轎子裡遠遠地看到了更夫,便說道:“你不是更夫嗎?你這是中了驅蚊帶的毒而造成的,兩劑藥就可以治好。”於是就給他開了處方。據說薛生白因此羞愧成怒,把自己的居處改名“掃葉莊”;又傳說葉天士以牙還牙,把自己的居處改名“踏雪齋”。據他們共同的朋友沈德潛解釋,薛生白確有“掃葉莊”,但其名另有其意,不是為了侮辱葉天士才那樣改的。而葉天士至今也沒有人發現他有“踏雪齋”。

除精通醫術外,葉天士在其它學問的研究中也具嚴謹精細的治學精神,博覽群書、學究天人,使醫術和學術相得益彰。他覺得“學問無窮,讀書不可輕量也”,雖身享盛名,而手不釋卷,體現了學無止境的進取精神。後人也說他“固無日不讀書也”。他在醫學中治病救人的仁者之心,也體現在他的待人接物方面,故後人贊其“內行修備,交友以忠信。……以患難相告者,傾囊拯之,無所顧藉。”

葉天士生前傷病盈門、日日忙於診治病人,無暇親筆著述。他留給後學者的寶貴醫學著作,全部都是他的門人和後人搜集、整理的結果。其中顧景文和華岫雲兩位門人的功勞特別大。

煙波浩渺的八百裡洞庭湖,以其“氣蒸雲夢澤,波撼岳陽城”的闊大壯麗,輕輕捧著湖中心神秘莫測的君山,讓古往今來多少詩人墨客為之傾倒,留下無數千古傳誦的妙文和詩篇。但很少有人知道,在這千百年來名湖蕩舟的遊人中,曾有一位中華醫史上的巨人,他那篇豐碑似的特殊經典,便是從一隻毫不特殊的小舟中盪出來的。

兩百多年前的某一天,當時已經名滿天下的葉天士,帶著他的得意門生顧景文來到了洞庭湖上。天士忙裡偷閒,疲憊的身心在這湖光山色中頓感輕鬆自在。幾十年臨床實踐的經驗和細心的觀察,窮研醫籍、博覽群書加上深思熟慮而抽出的理論,都化作涓涓細流似的言語,伴著湖山的靈氣,經過顧景文龍蛇飛舞的筆端,流到了一頁頁的紙上。日復一日,紙上的文字又經梳理潤色,最終凝聚為名滿醫史的《溫熱論》的初稿。

在清代以前,中醫論治熱病大都用《傷寒論》的方法。明末清初的吳又可著《溫疫論》,才把傷寒與溫疫分別對待。雖然他對溫病理論的建立起了先導作用,但卻沒有分清“溫疫”和“溫病”的界線。葉天士首次闡明溫病的病因、感受途徑和傳變規律,明確提出“溫邪”是導致溫病的主因,突破了“伏寒化溫”的傳統認識,從根本上劃清了溫病與傷寒的界限。《溫熱論》開宗明義第一句話“溫邪上受,首先犯肺”,指明溫邪的傳入是從口鼻而來,首先出現肺經症狀,如不及時外解,則可順傳陽明或逆傳心包,與傷寒之邪按六經傳變完全不同。其中“逆傳心包”之說,確屬對溫病傳變認識的一大創見,也是對《傷寒論》六經傳變理論的一大突破。比如,熱病中神昏譫語一症,過去多從《傷寒論》燥屎下結之說。天士首先指出此症更重要的原因是“邪入心包”,並創立以清營清宮為主的方法,使用犀角、金汁、竹葉之類比較輕靈的藥物,避免芒硝、大黃等殺伐之劑。這不僅僅在理論上獨具隻眼,而且在治法上獨闢蹊徑,拯救了許多危急病人的生命。

《溫熱論》為溫病學說的形成,開創了理論和辨證的基礎。書中創立的衛氣營血辨證論治方法,表明溫病的病理變化主要是衛氣營血的病機變化。提出“衛之後方言氣,營之後方言血”的從淺至深的認識原則,擬定了“在衛汗之可也,到氣才可清氣,入營猶可透熱轉氣,……入血就恐耗血動血,直須涼血散血”的治療大法。在診斷上則發展、豐富了察舌、驗齒、辨斑疹、白疹等方法。對一些常見急症熱病,如時疫和痘麻斑疹等,葉天士都有獨到看法和妥善治法,他也是中國最早發現猩紅熱的醫家。他的許多治法方劑,經吳鞠通的整理而成為廣傳後世的效驗名方。《溫熱論》自問世以來,一直被後世醫家奉為經典、推崇備至,它不僅對溫病學,而且對整個中醫學都有著深遠的影響。清代乾隆後期,又出現了一批研究溫病的著名江南醫家,其中皎皎者有吳鞠通、章虛谷、王孟英等,他們也都是葉天士的私淑弟子。

《幼科心法》相傳為葉天士親定,著名醫家徐靈胎盛讚其“精卓”。章虛谷改題為《三時伏氣外感篇》,因書中主要論述春、夏、秋三時溫病,以及一些有關兒科疾病的辨證論治。此書內容比較概括,但頗具實用,對溫病學說亦頗有發揮,與《溫熱論》有相得益彰之妙,也是後人推崇的經典著作之一。

《臨證指南醫案》則系華岫雲收集葉氏晚年醫案,分門別類集為一書,每一門由其門人撰附論治一篇,門後附徐靈胎評議。書末附所用方劑索引。此書刊於1764年,體現了葉天士治病辨證細緻,善於抓住主證,對症下藥。其中溫病治案較多。後人稱其辭簡理明,“無一字虛偽,乃能徵信於後人。”美中不足的是,案中均未註明每次處方之後,病情的轉變和最後的治療效果。

《葉天士醫案存真》是葉天士的曾孫葉萬青,取家藏處方驗案編成。還有門人周仲升開抄錄而成的《未刻本葉氏醫案》等,也頗為流行。

此外,題為葉氏所作的醫案和著述還有很多,比如《醫效秘傳》、《葉氏醫衡》、《葉氏名醫論》、《葉天士家傳秘訣》、《女科症治秘方》、《本事方釋義》(有乾隆十年自序)、《葉評傷寒全生集》、《柯氏來蘇集評批》、《景岳發揮》、《眉壽堂方案選存》、《三家醫案合刻》、《南陽醫案》等等。世間所傳葉天士注釋的《本草》,其中頗有心得之言。

除上面提到過的門生和後人外,葉天士還培養了不少濟世救人的名醫。史稱“大江南北,言醫者轍以桂為宗,百餘年來,私淑者眾”。他的兒子葉奕章、葉龍章都是著名醫家,只不過被父親的巨大名聲掩蓋了。許多反映其獨到經驗和深邃醫理的名言,一直對後學起著啟迪和借鑑的作用。他的學說在身後二百多年的持續發展中,形成了中醫史上一個重要的醫學流派--“葉派”,在近代醫學史上占據著重要的位置。

葉天士在世八十年,臨終前警戒他的兒子們說:“醫可為而不可為,必天資敏悟,讀萬卷書,而後可借術濟世。不然,鮮有不殺人者,是以藥餌為刀刃也。吾死,子孫慎勿輕言醫。”這是一個對自己的言行極端負責的仁者之言。同時也顯示出他在醫學,乃至人生哲理的追求上所達到的極高境界。因為往上走得越高,就越知道天高遠不可及,越知道自己的渺小不足言。最聰明的人,大多是謙虛的人。

在整個中國醫學史上,葉天士都是一位具有巨大貢獻的偉大醫家。後人稱其為“仲景、元化一流人也”。他首先是溫病學派的奠基人物,又是一位對兒科、婦科、內科、外科、五官科無所不精、貢獻很大的醫學大師。史書稱其“貫徹古今醫術”,他是當之無愧的。無論其醫學理論,還是治學態度都是值得後人珍惜和學習的寶貴遺產。特別是他那種謙恭好學、改名換姓求師學藝的精神永遠是後世習醫者的光輝典範。

參考文獻

[1]《清史稿・列傳二百八十九》;
[2]《沈歸愚文集・葉香岩傳》,[清]沈德潛撰;
[3]《雙佩齋文集・葉天士小傳》,[清]王友亮撰;
[4]《溫熱論》(又名《外感溫熱篇》、《溫熱論治》)
[5]《三時伏氣外感篇》(初名《幼科心法》)
[6]《臨證指南醫案》
[7]《本事方釋義》葉天士自序
[8]《聽雨軒筆記》,[清]清涼道人撰;
[9]《質直談耳》,[清]錢肇鰲撰;
[10]《冷廬醫話》,[清]陸以湉撰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