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把學法溶入到實修當中去

江西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7年10月23日】

在每次講真相,救度有緣人時有很多事我都想寫下來,可是寫下來一讀就覺的象表功一樣,所以就不寫了,沒有向縱深去想一想,自己為什麼會寫成表功一樣的文章?這不正是惡黨文化的毒素還在我體內殘留,還沒有剷除嗎?沒有想到其實寫修煉中的心得體會本身就是修煉,就是提高心性。現在有一件事我想把它寫下來,因為這件事使我不斷的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深深的觸及到了我的心靈。不在當時,而在事後。

一天我在長途公共汽車上洪法,講真相,那完全是師父安排做的。公共汽車上坐滿了人,我到最後一排想擠個位子,但一看位子不好擠,我立即想,我是修煉人,應該站。就在我準備抓站立的把手(橫槓)時,車子突然左右擺動,我沒站穩,差一點碰上了坐在邊上的一位婦女。這時坐在她後面最後一排的年青女子立即探起身子問她:「她壓到你了嗎?我讓你靠窗邊坐,你不肯。」我說:「對不起,還好沒壓到。」這時我細看這位婦女:衣著整潔,大約五十多歲,臉色蠟黃,看起來身體很虛弱,也很瘦,脖子上掛了一個金燦燦的觀音菩薩像。我心想:她掛的不是假觀音菩薩嗎?怪不的她身體這個樣。假觀音菩薩是害人的?我應該向她講真相。我就輕輕的和她攀談:「她是你女兒嗎?你的女兒真好,你身體不好,她很關心你。」她點點頭。還是安靜的坐著。我又說:「你是信神的嗎?」她又點了點頭。我說:「我看你脖子上掛著觀音菩薩像就知道。我也是信神的,我是煉法輪功的,以前我的身體也不好,煉了法輪功後,什麼病都沒了,你掛這個身體不會好,你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才會好。」這時她女兒不高興的站起來說:「你不要和她說這個。」我像沒聽到她說一樣繼續輕聲的跟她媽媽說:「現在只有真善忍能救人。」此時車上非常安靜。她女兒來火了:「你不要站在她面前說這些!」我說:「我是站在車上,給車上的人講真相,你媽媽能信神,不信共產(惡)黨已經很好了,只要她念真善忍好,就會有真神來救她。」這時她更火了說:「你再說,我打110。」我說:「你打110沒有用,要給江xx打610。」車上的人都注視著我。下車時,我發現車上的人是那麼的關照我,尊敬我,我非常感動,連聲道謝。下車後,我第一念是法輪大法真偉大,師父真偉大;第二念是車上的所有的人都有救,唯有這年輕漂亮的女子沒有救。而且閃了這一念:快到夜晚了,這個女子如果她遇到壞人非禮,打110能救她嗎?

這件事過後沒多久,又一次,也是在一輛公共汽車上,上來了兩位學生模樣的女孩子。我坐在最後一排,她們也來到最後一排坐下了。她們談論補課、考試的事。當時我手裡正好看一本真相小冊子,裡面有一高三女生得法後,成績上升為優異的事例,並且標題左側還有女學生學習的照片。我就翻到這一頁對她們說:「你們看看,這位高中生得了法輪大法後,成績非常好。你們看看。」她們高興的接過來看。不一會我要下車了,她們還在看。我說:「這個小冊子送給你們,你們看了,還可以給別人看。」她們很高興的說:「給我們吶,謝謝!」回家的路上,我心裡很高興,心想:真是大法救度有緣人啊!這時我又想到了上次碰到的那個年青女子,她為什麼會那樣?是她無緣嗎?我又想起了那天我的一念:她那性格會碰上壞人。我為什麼當時會生出這一念來?分明是我慈悲心不夠。她母親那麼沉靜、一言不發。過程中只是點了兩次頭。我開始反思自己:當時對她女兒的態度,先是稱讚,後是不理,最後和她頂嘴,這不正暴露了我了聽不的反對意見嗎?我應該明白她反對是因為中惡黨毒素太深,我應立即針對她以慈悲的心態講清惡黨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而為什麼沒有這樣做呢?師父在經文《理性》中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在經文「實修」中說:「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而這些我都沒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到位。

今後我要真正的把學法溶入到實修當中去,真正按師父要求的,把「三件事」做到位。

向師父合十。層次有限,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