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詩篇──徹解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 (2)

力千鈞


【正見網2007年12月09日】

序幕

在解密各種預言中的具體內容以前,一般先要解決幾個問題:首先,預言是怎麼產生的?她的來源是什麼?其次,預言的目的是什麼,她想給予人們什麼樣的啟示?更重要的是,要達到預言的目的,使人們得到應該的啟示,需要破解的主要之迷都有哪些。

1.《諸世紀》的是怎麼產生的。

人類歷史上所有被證實的偉大預言都來自於在正法正教中的修煉人或信仰者所得到的神的啟示。寫《乾坤萬年歌》的姜子牙,寫《馬前課》的諸葛亮,作《推背圖》的李淳風、袁天罡,作《鐵冠數》的鐵冠僧人,《燒餅歌》的作者劉伯溫等等,他們要麼是道家中人,要麼是佛家中人;寫《聖經啟示錄》的約翰是基督教的聖徒,而寫《諸世紀》的諾查丹瑪斯則是位虔誠的天主教徒。

在《諸世紀》開篇的兩首詩里,諾查丹瑪斯描述了他受到如何得到神啟而作預言的過程。

得到神啟之一
第1紀第1首

英文:
Sitting alone at night in secret study;
it is placed on the brass tripod.
A slight flame comes out of the emptiness and
makes successful that which should not be believed in vain.

中文:
獨自坐在深夜裡,秘密地修習;
它被放置到黃銅的三腳架上。
空明中跳出一絲淡淡的火焰,
在虛空中不可思議地成功顯現。

據說諾查丹瑪斯進行預言工作時離不開兩件東西,一個是一本四世紀柏拉圖學派的古書《神秘埃及》,另一個是安置在黃銅三腳架上的四世紀的古董缽盂,它們對於諾查丹瑪斯而言也許是帶有神聖靈氣的寶貝。當他對著古缽讀著古書,整個身心都溶化進去,忘掉了身外的一切的時候,可能就進入了一種類似禪定的狀態。當禪定到一種「空」 的境界或者「無」 的境界,也就是詩中所說的「emptiness 」 才能得到神靈的啟示,才可能和神靈交流。這其實就是和佛家或道家「禪定」 的修煉境界要求是一樣的。其實所謂「空」 的境界,就是你在那個時候對於這個世俗世界的一切執著都不表現了,完全看空了。當把這個空間的一切都空掉 (vain) 以後,來自另一個空間的信息或形像----神的信息就「不可思議地成功顯現「了。這種體驗其實很多修煉的人都有過,只是象諾查丹瑪斯這樣能夠數年裡連貫受到偉大的神啟而完成《諸世紀》的宏大預言卻不多見,他可算的上是個修 「定」修 「空」的高手,實際上諾查丹瑪斯已經是個修煉到高境界中的人了。

這個過程在諾查丹瑪斯留給他兒子信中第10段也具體提到過,他寫到:As regards the occult prophecies one is vouchsafed through the subtle spirit of fire, which the understanding sometimes stirs through contemplation of the distant stars as if in vigil, likewise by means of pronouncements, one finds oneself surprised at producing writings without fear of being stricken for such impudent loquacity. The reason is that all this proceeds from the divine power of Almighty God from whom all bounty proceeds.

翻譯過來就是:「 講到神秘的預言,是通過敏感的火的精靈的賦予,有時源於對夜空中遙遠星辰的沉思默想所得到的理解,或者某種宣示,然後你吃驚的發現你毫不懼怕會因妄言而遭的天譴寫下這些(預言) 。因為這所有的一切(預言) 都來源於萬能上帝的施與。」。這裡的「沉思默想」依然指一種類似禪定的狀態,而「理解」和「宣示」就像神對人某種無言的思維傳感。

所以,這首詩說明了諾查丹瑪斯的預言來自於神啟。

得到神啟之二
第1紀第2首

英文:
The wand in the hand is placed in the middle of the tripod's legs.
With water he sprinkles both the hem of his garment and his foot.
A voice, fear: he trembles in his robes.
Divine splendor; the God sits nearby.

中文:
手中的杆子放在三腳架腿的中間。
他把水灑在衣邊和腳面。
一個聲音,惶恐:他在長袍里顫動。
光彩奪目的神聖:上帝坐在了身邊。

這首詩里所描寫的諾查丹瑪斯的通靈狀態比上一首詩更近了一步,他在這裡不但聽到了神的聲音,而且看到神的形像,神還「坐在了身邊」,無怪乎《諸世紀》中的有些預言是如此準確,幾乎是「神來執筆」了。其實,在這裡諾查丹瑪斯是用天目看到了神,用天耳聽到了神的聲音,也就是一種「特異功能」的體現。有一定修煉體驗的人知道,當神有時提示你一句話的時候,那聲音你聽起來有時就像轟轟的雷聲一樣,令人感到有些「惶恐」;而一個神出現在你的天眼之前時,那真是金光閃閃的「Divine splendor」。所以,諾查丹瑪斯的一些預言,就是神直接顯現了有關的場景,直接用「聲音」敘述了一些事,以讓諾查丹瑪斯能理解並用人的語言記載下來。

這方面的情況,諾查丹瑪斯在給他兒子信中的第9段也講到了,他寫到:So much so that persons of future times may be seen in present ones, because God Almighty has wished to reveal them by means of images, together with various secrets of the future vouchsafed to orthodox astrology, as was the case in the past, so that a measure of power and divination passed through them, the flame of the spirit inspiring them to pronounce upon inspiration both human and divine.

翻譯過來就是:「如我所見,未來時代的人們可以被現在的人看到,因為萬能的上帝希望通過圖象來展現他們,以及那些曾賦予在正統占星術之中的各種有關未來的秘密,就像那些過去的預言一樣,這樣一定數量預言的神性和能力通過了他們,神靈的火焰激發他們去說出預言,在神的靈性和人的靈感的基礎上」。

所以諾查丹瑪斯的預言主要來自於神的啟示,那麼其中也有一些他個人對神的啟示的理解。在諾查丹瑪斯的預言中,他的《諸世紀》預言詩是最準確的,因為它們主要是通靈的產物,而諾查丹瑪斯的書信和他的星象計算要次要些,因為含個人的理解較多一點。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西方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