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教子庭訓格言(四):自任其過大人之為

三新

【正見網2008年06月07日】

【原文】

訓日:凡人孰能無過?但人有過,多不自任為過。朕則不然。於閒言中偶有遺忘而誤怪他人者,必自任其過,而曰:「此朕之誤也。」惟其如此,使令人等竟至為所感動而自覺不安者有之。大凡能自任過者,大人居多也。

【語譯】

作為一個人我們誰能沒有過失呢?只是人們有了過失,往往不願意主動正視過失承擔責任。我就不是這樣的。平常和人閒談偶有因為遺忘而錯怪他人,察覺之後,我一定會主動承認錯誤,並且說道:「這是我的過錯啊!」正因為這樣,有時候竟至於使人大為感動並且覺得不安起來。 大凡能夠主動正視過失承擔責任的人,大多是德行高尚的人。

【研析】

凡人孰能無過? 這個道理恐怕小學生都知道吧!但是「主動正視過失並承擔責任」為什麼就那麼難呢?這不是不明白「主動正視過失並承擔責任」的好處,而是個面子的問題。人嘛,多少都有點虛榮心,要面子,唯獨大陸的中國人特別的要面子,和我們同一時代的台灣人、韓國人、日本人就比較敢於認錯,這恐怕是個不爭的事實。分析起來會有這個原因那個原因,說到根子上呢,實際上就是台灣人、韓國人、日本人還保留一些中華傳統文化的基因,比較的知道在天地之間人的渺小,比較的相信大千世界自有神明主宰,人就是人,不是神,人的一生就是不斷修正錯誤啊,所以「主動正視過失並承擔責任」就不會感到那麼丟人。大陸中國人浸泡在中共的無神論的污水裡許多年,什麼人定勝天呀,什麼與天鬥其樂無窮呀,整個不知天高地厚,地位低的不敬神明,地位高的裝扮神明,結果造就一個個妄自尊大的大陸人,這樣的人要他「主動正視過失並承擔責任」,自然比較困難一些,因為不信神也就不信活著的目的就是不斷的改過,對於改過當然反感。從這個意義上講,對中共抱有任何幻想,指望他自己檢討自己,都只不過是一廂情願罷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