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三乘解法(1)

凌悟

【正見網2008年12月26日】

引言:著名古典小說《西遊記》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是一部有關修煉方面的「百科全書」。而閱讀小說文本的過程,也就是心靈歷險闖關的過程;也就是了悟道法、徹見本原的過程。既為三乘解法,遂當儘量以今日正法的大局觀為其參照,再專以細緻的研讀,惟願析出結晶之文章與佛果之覺品。但終因寫作時間倉促之故,掛一漏萬在所難免。望大家海涵與指正。

(一)

有人稱《西遊記》為神話小說、神魔小說,其實從文本的角度出發,嚴格講來,他實是一部有關修煉過程的體裁與形式的小說。意即一個修煉者修煉歷程的活生生的展現和詮釋。既為小說體裁,既為通俗讀本,可謂老少皆宜、婦孺皆知。其大俗大雅、大善大惡,宇宙高層至低層貫通其中。

「西」乃西方之意,佛之所在;「游」乃經歷之意,本書著重潑墨炫染了九九八十一難的全過程。故又可稱之為《西遊釋厄傳》。也即行功完滿的大圓滿數――九九歸真。一陰一陽謂之道。在二元世界的獨特的修煉中,處於特定空間的、時間的熬煉有其特殊的意義與真實不謬的真諦涵蓋。這也就是本書第一回篇首詩曰:「欲知造化會元功」的因緣由來;「記」乃由「言」與「己」字部,左右組合而成。可理解為「說明有關自己的故事」,也即從真我墮落到假我,再由假我返回、修出真我的歷程總結。東漢許慎著作的《說文解字》中,關於「紀」字解釋乃做「別絲」講,故「紀」的本義為絲頭絲端也。「紀」應通「記」,實為「說破佛法源頭之端倪。再欲往深層次闡釋,凡偉大傳世的不朽經典的小說作品,皆是寫作有關自己的自傳體形式。筆者以為《西遊記》也應並不例外。冥冥之中,我以為作者及書中人物唐太宗李世民,寇洪老員外應系一體生命所幻化形成的,意即自己寫自己的前世經歷及其為後世行將所要做的大事進行著最後的鋪墊的功用。

關於佛法三藏,本書中釋迦牟尼佛所言三藏,與世間所傳經、律、論有著本質的區別。這裡所說的三藏乃是《法》一藏,談天;《論》一藏,說地;《經》一藏,度鬼,共計三十五部,該一萬五千一百四十四卷。關於大乘佛法與小乘佛法之說,小乘佛法用於自身解脫,證得羅漢果位即告成功,即行圓滿;而大乘佛法實是為普度眾生的需要所設立的。又因末法末劫,大法開壇在東土中原的緣故,也才有了唐太宗李世民旨派唐僧玄奘西天取經,還佛法回傳於她的主人的說法。因之本書的解讀方式,也就分為三個層次的解法,也即高、中、低錯落有致。上乘解法,如上所述,還佛法回傳與她的主人的說法;中乘解法,即為文本所闡述的心猿意馬,陰陽五行,唐三藏師徒四人,作為一個完整的生命形像所進行的心性修持大道的過程。所謂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直至全部生命洪微本質形像的層層圓滿歸位,同化大法;下乘解法,即為常人學者與讀者所閱讀的唐僧師徒四人西天取經,歷盡九九八十一難,戰勝妖魔鬼怪的故事。

(二)

本書第一回篇首詩歌真正點明了寫作此書的宗旨與意圖。「混沌未開天地亂」,可從中看出,在沒有本次人類文明以前,宇宙已經處於末劫亂世之中了。「自從盤古破鴻蒙,開啟從茲清濁辨」。自從產生三界、地球與人類以來,就是將天上大亂的景象,搬演到地上人間來,從而為最後的正法以及證實法,而進行的宇宙大穹從組做了充分必要的準備工作。佛法即大道有著「沖」的特徵。而石猴的出世及其使命的過程,恰是先天本來的自我完善的過程,自我完善機能、機制的使然。誠所謂佛法無邊,悉數俱備,無需他求。

言歸石猴本事。石猴的出生地在東勝神州傲來國花果山上。「此山乃十洲之祖脈,三島之來龍」,「十洲」可看做「十方世界」的譬喻,而「三島」則是「過去、現在、未來」的縮影,一切過往生命之來龍去脈莫不如此。而「傲來國」的一個「傲」字,點中心性的致命弱點與死穴。這在以後的敘述中,以一個「牛」字,成魔王,滅邪性而出現。而花果山「正是百川會處擎天柱,萬劫無移大地根」。從而道出花果山的不凡經歷:隱遁先天果位,下凡重塑的根由所在。石猴的出生與天地陰陽合和,宇宙中物質運動孕育所成,「遂有通靈之意」。「拜了四方。目運兩道金光,射沖鬥府」,驚動了高天上玉皇大帝,說明石猴佛性未泯,來歷不凡。但是隨著以後「服餌水食,金光將潛息矣」,作為一個自然的生命體,在三界之中,五行之內,逐漸為物事的習染及自身的觀念作繭自縛,先天之本能神通及其純正的一面將漸次消失直至殆盡銷毀。心裡必須有法,才能活於世間,才能立於不敗之地,其生命才能達到永恆。也才有修煉這一恆定的事業,宇宙真正意義的大學也才就此產生。其實這部書也便可以看做是心性靈修的寶典,永生永世的華章。在中國古典四大名著中,《西遊記》處於最偉大的地位,無與倫比,與日月媲美,通白曉暢,萬古流芳。

(三)

花果山上有一個水簾洞,其實就是造就萬事萬物之道法的象徵。那是生命之水,生命源泉的所在。而她與外部事物的溝通,確是需要一座橋樑的架設。而這也是道法本身在普度她的芸芸眾生時,所賴以維繫的元素。此岸與彼岸,內心與外在,天地陰陽的平衡、交流與默契,彩虹之橋的形像不可或缺。

先是跨過此橋者為王,這也是石猴立世,成就美猴王的開始。也如詩中所云:「歷代人人皆屬此,稱王稱聖任縱橫。」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美猴王也便有了自己的地盤,自己的勢力範圍。石猴有兩重解釋,一是「石」做「實」講,的的確確是個猴子,心猿難縛,思緒萬千,翻江倒海,人心雜念叢生;二是「石猴」做「時候」講,也即「火候」,等待之意思。石猴的出生需要等待機緣成熟,方可行事。五百歲天年的美猴王屬於天人的歲數,但當他跟隨菩提祖師得道成仙后,便「走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脫離了六道輪迴,了斷了生死關劫。「齊天大聖」也便由此而來。

猴王在去西牛賀洲參訪仙道之前,途經南瞻部洲。「學人禮,學人話」,一呆就是八九年余。他不曾遇到佛仙神聖之道,長生不老之方,只「見世人都是為名為利之徒,更無一個為身命者。」我們地球人類就在南瞻部洲,猴王主心,南方屬火,這是一個是非之地,名利之場。是人群最複雜,宇宙最垃圾的地方。所以猴王的經過,也為人之心性在火中的錘鍊,修煉出高人來而播下了種子。

當猴王尋訪到「靈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時,也便到了心之修煉的場所。心為方寸之間,斜月三星構成「心」字。那菩提祖師也便是心之師祖也。當祖師問他姓名時,猴王答道:「我無性」,心猿本無性。不像世間男女,也道斷絕了許多煩惱,修煉起來也就便利一些;但心猿也應看做男女通用的東西,故無性。等祖師再問時,他回答道:「我無父母。」於是祖師給他起了一個法名:孫悟空。「孫」從「猢猻」的「猻」字而來。「猻字去了獸字傍,乃是個子系。子者,兒男也;系者,嬰細也。正合嬰兒之本論。」這裡有幾層意思:一是去掉獸傍,乃修正之意;二是嬰細也,正合嬰兒之本論,是說修道是要修出元嬰來的。此乃本心本性本來本真的說道;「悟」乃菩提祖師門中有十二字,分派起名,到猴王這乃第十輩之徒矣。那十二字乃是:廣大智慧,真如性海,穎悟圓覺十二字。排到猴王,正當「悟」字。這也跟宇宙大穹第十次從組相契合。凡一個修煉者,要想過渡到新宇宙中去,皆應在一個「悟」字上下功夫。不悟什麼都沒有,什麼也不算數。;「空」乃是空無之意,道家講無,萬事皆空,四大、五蘊莫不為空者也。孫悟空從此走上了修煉的道路。但這只是修煉的起點,他只是本心想求得一個長生不老的方法。以求小我自身的解脫。再以後跟隨唐僧遁入佛門修煉,則又是一次質的飛躍,為了兌現普度眾生的大我之洪願。大道既是正道,大法既在正法。

(四)

孫悟空在三星洞一呆就是七年,所謂七日來復。只是砍柴挑水,燒火掃地之類,只在打磨其性情。這也是歷代出家人首先必修的一課。之後祖師特意要教授他道家功法。「術」字、「流」字、「靜」字、「動」字門中之道,孫悟空皆不學習。他只想學個長生不老,了脫生死的功法。最後祖師授予他永葆神體的秘訣。那就是精氣神體中牢藏休漏泄,惟此才能火裡種金蓮。並為將來的修煉以及迎接真正嚴厲的考驗,打下堅實的基礎。隨後又陸續教他躲避「三災利害」法,七十二般地煞變化,縱橫十萬八千裡的「筋鬥雲」,還有「身上有四萬八千毛羽,根根能變,應物隨心。」這也說明,只要正念一出,修煉大道,就可當下覺悟,見性歸真。參禪悟道只在一個「筋鬥」之間,易如反掌。一晃二十年光陰穿梭如箭,由於孫悟空在眾人面前顯示心旺盛,賣弄變化的手法,出於對弟子的呵護安全考慮,被祖師攆出了洞府,讓他從哪裡來,便回到哪裡去。其實舊時悟道,也便是悟出自己先天之所有,且能返本歸真,返回到自己先前所呆的層次。在這裡,菩提祖師也知他向後必生事端,惹禍行兇,在此規定今後不准說出是他的徒弟,出賣師父。其實作為一個修煉者,首先要做到敬師敬法,不可忘恩負義。否則,出賣師父,就是出賣自己的良心良知,連做人的資格都不配。孫悟空跟菩提祖師的修道二十多年,修成了太乙散仙,但這也只是剛剛入門修煉,但是很多功能和神通都修了出來。但在心性的問題與過關魔煉上,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而圓滿得佛果,也並非一蹴而就,需要不二法門的專一修煉,正念、恆心與堅定的勇猛精進才是。

當孫悟空回到花果山水簾洞的時候,面對著跳出來的千千萬萬個小猴,他又恢復了他的美猴王的稱號、資格與身份。其實這四萬八千萬個小猴也就是身上所帶的四萬八千個煩惱與執著。而他回來所遇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將「誠為三界坎源山,滋養五行水髒洞」的混世魔王打敗直至消滅掉。其實也就是自己的混世心必須要消除掉。修煉人不管是出家或在家,不可破壞常人社會的形式,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的生活,但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者在處世的態度上與常人卻有著本質的區別的。這也就是混世心的表現與否,否則就極易混同一個常人而不能自覺,不能自拔。孫悟空終於打死了混世魔王,一把火燒毀了水髒洞,也就是正本清源。使自己心神主宰貫通一姓,歸了本位,合了元神。後天八卦就此確立,但要達到先天八卦尚有一段距離,有一段路要走,也尚須這一部書的努力結果。

(五)

在花果山上有四個老猴,兩個是赤尻馬猴,兩個是通背猿猴。這可否象徵著人心起處並佛門所講的「貪、嗔、痴、慢」。雖說它們的出場及言語不多,但有一個私心藏露。榮歸故裡的美猴王,剿滅了混世魔王的孫悟空,這時的身份具有雙重性格。猴性既魔性與神性的混同於一體之中,這是因為他還沒有得到正果的緣故。而山中各類動物各樣妖王,共有七十二洞,都來參拜猴王為尊。美猴王至此稱雄稱霸天下,這恰又違背了天道天理,走了人道獸道。他執意在向外尋找,而不是向內禪心悟道。由此可見,人的私心雜念一旦翻騰起來,便如「筋鬥雲」一般,跳蕩不已,無有寧日。
而孫悟空自出家修行後,得一個無生無滅之體,水不能溺,火不能焚,業已得道,成為仙聖。他到東海龍王敖廣的水晶宮,尋得一塊天河定底神珍鐵,喚做如意金箍棒,重一萬三千五百斤,大小變化隨心所欲,這正是海底神針,純陽一物,也正是孫悟空內心主張的外化表征。待孫悟空又覓得金冠、金甲、雲履一身全副武裝,真可稱得上天下第一美猴王了。他遨遊四海,行樂千山,又結識了七個弟兄,乃是牛魔王、蛟魔王、鵬魔王、獅魔王、獼猴王、狨魔王,連他自家美猴王七個。這七個弟兄,其實就是孫悟空入世之心的表現。

雖說孫悟空已成仙了道,已然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但是他的陰籍戶口還在地獄中。於是待他陽數三百四十二歲壽終之時,兩個無常來勾索性命之際,遂到了幽冥界森羅殿哄出十代冥王,在另冊上,魂字一千三百五十號上,一筆勾銷了猴屬之類的名姓,不伏其閻王管轄。而如意金箍棒的重量恰是「魂」字號的十倍,是否可看做,三魂七魄,身神合一。孫悟空的水元下界取金箍棒,幽冥境界勾銷死籍,皆屬犯了犯上忤逆之罪。玉皇大帝因此盡遣天兵天將欲擒拿之。西方太白金星站進前獻此一策,宣孫悟空上到天界,「授他一個大小官職」,「若受天命,再侯升賞;若違天命,就此擒拿。」太白金星乃光明的象徵,升天的指引,一盞明燈高懸於人們的心中。正是由於孫悟空的領旨招安,也才引出了後來的大鬧天宮的故事。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