兌現神聖誓約

山東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9年11月21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非常高興能參加本屆大陸大法弟子法會。

我是九六年得法修煉的年輕老弟子,走過了這十餘年的大法修煉路,心裡有很多話想給師父說,想與同修交流。下面我把自己近幾年來的修煉心得寫出來向師父匯報,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師父指正,請同修提出寶貴意見。

作為年輕弟子,我覺得年輕是大法的資源,是師父的賜予,是為了讓我們在正法修煉與救度眾生的關鍵時期真正擔當起應盡的責任,更多更好的救度眾生。

在這些年的修煉中,感觸最深的就是師尊的精心安排與造就,把自己極其自然的推到現在應承擔的責任位置上,正如師父曾經講到的:「你們是個整體,就像師父的功。當然你們和功可不是一回事,我就是舉個例子。就像是我的功,同時都做著各種事。」(《導航》)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有他應承擔的責任、不同的分工,那就是自己久遠的誓約。我也象其他同修一樣,在救度眾生中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主要是為同修提供技術上的服務以及在整體昇華中發揮協調作用。

一、在提供技術服務修煉路上修純自己

做技術服務工作總體上來講難度並不是很大。因為是為同修提供服務,所以大家都是非常歡迎的,與做協調工作相比,心性上互相之間的摩擦較少,最大的考驗就是同修的讚揚和容易造成對自我的執著。同時在這個過程中是對自己慈悲心、耐心的鍛鍊。至於學習技術,只要心正,有耐心,肯下功夫肯吃苦,確實站在為救度眾生而學的基點上,而不是出於滿足自己對新技術的新奇和鑽研探索的慾望,師父就會給我們智慧,有時在不經意間就忽然解決了,所以說學起來並不難。

其實,我所做的只不過是學會明慧網和大法弟子所辦的技術網站上推介的現成技術,並把它推廣運用到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項目中去而已,基本上是現學現賣。因為在沒有進入揭露迫害、救度眾生階段前,我所掌握的電腦技術只是一點基本操作,對其它技術則是一無所知。在給同修裝機和教授技術過程中,我把握住一點:就是不上常人網站上下載軟體給同修,不是大法弟子網站推薦的軟體一律不裝,保持電腦系統的純淨,從源頭上消除安全隱患。所以,在此想向在明慧網上和其它技術網站中提供技術服務的同修表示感謝,正是由於你們的勤奮鑽研,將複雜的技術歸納、總結、創新的越來越易學易操作,才使我們更多的同修能夠較快的學會,並實際運用到救度眾生的項目中去,從而發揮其巨大的作用。

當然,大法弟子做任何事都有修煉的因素蘊含其中,做技術服務也不例外,在做的過程中也會遇到困難,遇到心性上執著的阻擋及邪惡的干擾。在這個過程中,有時做的較好,有時做的還比較差。比如在教同修技術時,時間比較緊、學法跟不上時就容易急躁,說話語氣也不善,慈悲心盡失,完全落入了做事中去了。當時就知道不對,在心裡對自己說:「這是修煉,不是做常人的事,不能急。」平靜一會兒,又想急,反反覆覆的。其實就是自己修得慈悲太差造成的。絕大多數學技術的同修都是年齡較大的,甚至有的已年近七十。如果不是出自於對大法的堅信與正念,這麼大年齡的人再去學習電腦幾乎是不可能的。學習同樣的技術,他們甚至要比年輕人多付出幾倍的努力。而同修能不畏艱難主動學習,這需要怎樣的正念和勇氣啊,這是多麼令人感動的呀,能教這麼偉大的同修學習電腦,這不是自己的榮幸嗎?為什麼就不能再有耐心一點呢,再慈悲一點呢?在修煉上,與同修相比,自己差的何其遠!

在學習研究的過程中,有時也會吃點苦,有時還會遇到邪惡的干擾,只要自己正念足,這些都算不上什麼。前兩年,為了發揮新唐人電視台救度眾生的巨大作用,我決心學習安鍋(衛星天線)技術。抽周六周日休息的時間,我回農村老家買了一口大鍋研究接收新唐人亞太台。當時正值深秋,周六的下午,我把鍋和電視機連好後,請家人幫忙看著電視機,我就在屋頂上調試。風很大很涼,在屋頂上一蹲就是兩個多小時,一厘米一厘米的轉動大鍋調試,可是電視上一點影也不出。後來,家人有事出去了,我就朝預定位置調一調,再從屋頂上下來看一看電視(現在已不需要這樣了,只要看著接收機就能調了),就這樣上上下下的,不知跑了多少趟,熱的我把外面的薄襖也脫了,也沒調出來。

晚上找找自己,發現還是有對新事物的好奇心,不達目地不罷休的幹事心,聽到家人夸自己比以前有耐心而生出來的歡喜心,希望儘快調出來向家人炫耀的顯示心等。於是我調整心態:接收新唐人是為了讓更多的人包括家人更多更好的明白真相,是為了救度眾生,不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喜好,這些心必須都得放下。同時,我又發正念清除邪惡對接收新唐人電視台的干擾。第二天吃過早飯後,又繼續調試,邊調試邊發正念清理干擾、純淨自己,心態變得越來越平和堅定,堅信一定能把新唐人電視台調出來,並請師父加持。到了下午3點多鐘,新唐人電視台亞太台的畫面突然顯現在了電視上。我把接收參數記錄下來,作為我地區調試新唐人的參考。後來我又陸續調試成功了偏鍋接收新唐人北美台、一鍋雙星等。但是由於我時間有限、一鍋雙星固定技術不成熟、沒有教會更多同修掌握安鍋技術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我地區鍋蓋安裝的很少。特別由於邪惡干擾,北美台對大陸停播後,安鍋項目就陷入了停頓。我們整體上沒有很好的重視運用這一最有力的工具去救度眾生,使邪惡的干擾得逞,這是我們的過錯和大陸眾生的巨大損失。

今年初,網上推出了手機簡訊群發和手機真相語音項目。我感覺到這個項目可以打破地域和人群的限制,有利於向不同階層、不同工作性質的人講真相,特別是可以直接向參與迫害者講真相,這無異於是向邪惡的黑窩裡扔炸彈,對做惡者和邪惡會形成有力的震懾和清除作用。於是我就著手學習這項技術。利用周六休息時間,買來了手機、銅絲網等材料後就在電腦上研究。現在這項技術已被網上同修完善的十分簡單了。但那時因買不到網上推薦的那款手機,就買了一款另外的操作較複雜的手機學習。

就在學習研究的過程中,忽然感覺有一團物質堵在了自己的胸口,使我感到十分狂躁,我立即意識到這是邪惡在阻擋。於是我就坐下來發正念清理,可是只要一發正念,心裡就更加難受,難受的只想放下手來,站起來喊、跑。當時自己主意識非常清醒,就想:邪惡你只不過是垂死掙扎,你越不想讓我發,我就越發。就堅持把正念發完,然後繼續研究,到整點時再發正念,就這樣,難受的感覺在慢慢的消減。因為中間還有其它事要做,晚上還要學法,就這樣斷斷續續的用了三天的時間把手機群發軟體的安裝、改串、屏蔽等技術徹底掌握了。

就在全部完成的那一刻,忽然感到胸口一下輕鬆了,那種不適的感覺徹底消失。現在想起來,為什麼邪惡能干擾到自己,說明自己還是不夠強大,還是有執著可鑽,主要還是追求新奇和對某一項目的過份看重、急於求成的心造成的。如果當時能意識到這些執著,說不定邪惡想干擾也干擾不成了,也可能一發正念也就滅掉了,也不會持續三天的時間了。

二、在整體昇華中發揮協調作用

在與其他協調人交流時,我常常體會到:在正法修煉中,每個人做什麼真的不是偶然的,那是自己久遠時期的願望與師父的精心安排和當前正法時期的修煉狀況促成的。如果沒有當初九九年「7.20」前參與地區輔導站工作的經歷,如果沒有在外流離失所期間參與大資料點工作與協調的經驗,如果沒有參與的熱心和責任感,如果……可能我也不具備這樣的素質和參與協調的機會。這太多的如果里都凝聚著師父的心血和對弟子修煉路的苦心安排。這就是久遠以來我們期盼的、想要在正法修煉中所走的路,這就是我們的責任,責無旁貸的歷史使命,我們一定要完成好各自在不同分工中所肩負的使命。分工配合中沒有誰高誰低,只是分工不同,工作中再苦再難也要無怨無悔,因為那就是自己要走的路,一定要走下去。

在協調工作中,最大的體會就是要能理解、寬容同修,包括包容同修的不足。甲、乙、丙三位同修負責協調,其中甲和乙同修在幾年前合作時對丙協調產生了很深的成見。為了消除這種隔閡,我把甲、乙兩位同修請過來交流交流,想從法理上解開這種心結,避免在本地區大法弟子整體中長期存在這種裂痕。乙同修能較理智的面對這一切,逐步清除與那位同修的間隔。甲同修當我提起丙同修時,平時修得挺好的她忽然情緒變得非常激動,仿佛揭開了長期不願觸及的疤,談起了由於丙同修的種種不足對她和當地同修造成的損失和傷害。

其實,由於每位同修在常人中養成的處事方式不同,形成的執著不同,在沒有修去之前就會表現出來,甚至還會因此而造成不好的影響。但是我們不能抓住這一切不放,只要還在修煉中,我們就應該包容同修,誰能什麼都做那麼好呢?難免犯錯。甲同修說:我不能縱容她那些缺點。其實包容並不是縱容,包容首先是面對別人的不足不能動心,其次在不動心的基礎上善意的給同修指出來,出於為她好的目地,幫她改正,而不是指責。相反,同修的不足一表現出來,自己先動氣了,一扭臉走了,不管了,那才是縱容呢。當然,畢竟是修煉有素的同修了,甲同修也很快的消減了對丙同修的成見。如果大家能更早的意識到相互的包容,整體配合的就會更好,救度眾生的力量就會更大。

另外不能用老眼光看同修,對同修不應形成固定的觀念。今天同修是這種狀態,過一星期可能會更好。所以即使同修當前做的還不夠好,也沒什麼可指責的,只要他在努力,我們就應更多的給予鼓勵。一位同修去幫一位農村同修去建家庭資料點,農村同修用布把門、窗戶都遮上了。去的同修給我談起時,說那個怕心太重了。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同修說:我覺得我們看同修不要只看他當前的表現,還要看他以前和以後的表現,雖然同修當前表現的怕心重,可是他敢於建立家庭資料點,比起以前來已經是向前跨進了一大步,這不可喜嗎?說明他在提高,在往上走,而不是往後退,這是最關鍵的,也是我們應該看的。我們不能拿我們已在資料點工作了六七年的狀態去要求剛建資料點的同修。

為了促進大家整體昇華,我們寫出交流文章,建議同修人人參加學法小組,讓學法小組成為整體配合的基本單元。同時,通過在學法小組的共同學法、交流,互相促進,共同配合去講真相。有需要大法弟子整體配合時,便於信息的及時溝通和傳遞。在學法小組的基礎上形成不同的片,每片都有一位協調人,各片的協調人互相溝通起來,從形式上也就形成了一個有機整體。

為了向本地民眾深入揭露本地迫害,我協調了兩位同修編輯本地的真相傳單和小冊子。每當迫害發生後,我們第一時間通知全體大法弟子幫被迫害的同修發正念清除迫害,並及時聯繫相關同修了解迫害信息,寫出揭露迫害的文章上明慧網予以曝光,並及時編輯本地真相資料在本地散發。但由於對相關行惡者的信息了解不夠,揭露迫害的文章和真相資料往往感到力度不夠,對惡人形不成有力的震懾,於是我們就號召同修注重收集這方面的信息,揭露本地迫害。

為了收集當地政府和邪黨部門工作人員的信息,我決心去向一位已明白真相的部門領導借政府內部電話本。在發好正念的基礎上,我請師尊加持弟子。就去找那位領導借電話本,結果他連問也沒問干什麼用就借給了我。使我體會到了大法弟子做事時只要心正,師父就會幫我們。我把自己的經歷告訴了另一位同修,鼓勵她去找她的朋友去要另一政府部門的電話簿。同修去之前,打算著怎樣向朋友借,但走到後發現電話本就在抽屜里放著,同修拿回來掃描完後,又完好無損的給朋友送了回去。通過這兩件事我體會到:有些事看起來難,是因為我們沒有動真心去做,當我們動真念要去做時,師父就會給我們安排。但沒有實際行動在那裡空想時,師父也無能為力,因為天象變化下面得有人去動才行。正如師父在《轉法輪》最後說:「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去年,我地區某市的一位大法弟子被惡警綁架,同修後來走脫,從此流離失所。起初同修居無定所,沒有一個穩定的環境,狀態始終不能得到很好的調整,嚴重的影響了她做好三件事。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知道了這件事,出於對同修負責的責任感,我和上文提到的丙同修商量後,由丙同修幫忙解決這一問題。結果丙同修在師尊的安排下快速的找到了一處房子,把那位流離失所的同修與另一位流離失所的女同修安排在了一起。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同修快速的成熟了起來,從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中,穩步的做著大法資料點的工作。

2007年我地有多位同修被惡警綁架,其中有三位同修被非法判刑(在此我們暫時叫他們丁同修、戊同修、己同修)。為了揭露迫害,營救同修,我聯繫上了丁同修的家人(也是同修),決定為丁同修請律師做無罪辯護。戊同修家人對同修怨氣非常大,多次講真相也不予配合。己同修的家人同修不願使用別的大法弟子的錢請律師。因丁同修夫妻屬流離失所的同修,沒有經濟來源,我們聯繫到幾位同修自願為同修出錢請辯護律師。目地非常明確,就是通過請律師辯護揭露邪惡的迫害,營救同修,同時請律師辯護的過程實際上就是當地全體大法弟子整體配合、救度眾生的過程。同修能不能被營救出來,講真相的效果好不好,真正起決定作用的是全體大法弟子。

在做的過程中,我們通過律師及時了解到了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的情況及參與迫害者的相關信息,一方面上網曝光,一方面製作真相資料在本地大量散發。同時律師也通過接受《大紀元時報》等媒體的採訪揭露迫害、揭露邪黨對律師的騷擾和阻撓,擴大了事件在國際社會的影響面,使更多的世人了解到了邪黨統治下的法律不過是一紙空文。因為這是本地第一次有律師為法輪功學員辯護,而且是無罪辯護,這對參與迫害的人員也是一次有力的驚醒和震懾。

除了發放真相資料外,我們呼籲本地同修增加了針對此次迫害發正念的次數。每次非法庭審,我們知道後就通知全體同修到法院附近近距離發正念,清理邪惡。第一次非法庭審時,警車還敢鳴笛進入法院,第二次就悄無聲息的了,而且對參加旁聽的人員檢查的特別嚴,害怕錄音和錄像,可見惡人已感受到了境內外同修配合講真相的壓力。在非法庭審時,律師在法庭上有理有據的闡述了修煉法輪功合法、講真相合法的觀點。雖然法官屢屢無理打斷律師的發言,但相信在座的所有人員都已經基本聽明白了律師陳述的觀點。最後,被非法庭審的同修又在法庭上講述了大法真相,喊出了「法輪大法好」的心聲。非法庭審結束後,一位進去旁聽的同修向法官喊道:「放了某某某吧,他是個好人!」法官有氣無力的隨口附和著:「好、好、好。」雖然最後同修未能獲釋,但相信此次請律師配合我們講真相的行動在本地邪黨司法界引起了極大震動,有警察在非法庭審結束時就向同修家人豎大拇指表示佩服。這次大家整體配合發正念也清理了大量邪惡,在隨後近一年的時間裡包括奧火在本地傳遞期間,沒再發生一起大法弟子被綁架的犯罪行為。

三、修好自己才能圓容好家庭

經過這些年的魔煉,隨著師父講法的深入,我慢慢的明白了什麼是修煉,怎樣修煉,如何才能抓住修煉的實質等根本上的問題。越來越能較圓容的理解法,不再容易走極端,在修煉的路上逐漸走向成熟。隨著自身修煉的逐漸成熟,外界環境也在發生著明顯變化,在家庭中就表現的特別明顯。

迫害發生的初期,為了衛護大法我三次進京,幾次遭受迫害,後來又被迫流離失所。家中還有另兩位家人同修也被非法勞教。由於對兒女的擔心和不明白大法被誣陷迫害的真相,再加上惡警的不時騷擾,使父母承受了巨大的精神上的壓力和痛苦,身體健康狀況也急劇下降,造成他們對大法的成見極深。我們陸續回到家後,一段時間以來,在他們面前根本連提都不能提煉功的事。

後來母親進城來給我們看小孩,除了在日常生活中對她多關心外,我和妻子同修加強發正念清理阻礙她了解真相的一切邪惡,同時循序漸進的向她講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但是,由於那段被迫害的烙印太深,她根本連聽都不聽。記得有一次冬天的晚上,腰椎間盤脫出症使她痛的厲害,按摩、貼膏藥都不起作用。我就不失時機的勸她誠心念「法輪大法好」,她一聽就連飯也不吃了到臥室里躺著去了。我進屋勸她吃飯又多說了幾句真相,她突然坐起來哭著連襪子都沒穿就開開房門跑了出去,我也趕快披上衣服跟了出去。

在大街上,我扶著她的雙肩說:「媽媽,回去吧,外面太冷。你不想叫我說我就不說了,你也別再擔心了。我主要是看你痛的難受,就心疼你想叫你念念,確實起作用,咱在家念又不出去給別人說,你怕什麼呢。你有個好身體才能更好的疼你孫子呀。」她說:「我就是擔心你們」,此時她臉色已不再那麼難看了,又說:「你穿這點不冷嗎?」我說:「沒事,不冷。」我們就一塊回來了。

以後的日子裡我們繼續堅持發正念清理阻礙她了解真相的邪惡。過了不長的一段時間。有一天,母親忽然對妻子說:「還真起作用呢,我的腰不痛了。」她還不讓妻子告訴我這件事。第二天,我勸她退出邪黨的團隊組織,她高興的答應了。隨後,她回家干農活在地里蹲了整整一天腰也沒疼,這在過去是不可能的。母親把她身體的變化告訴了父親,對父親的觸動也非常大。

後來,父親的腳扭傷了,並有輕微骨折,我們趕緊把他接過來養傷。當時,天很熱,為了讓父親過的更舒服些,我和妻子專門給他買來了短衫、短褲和躺椅,看得出父親很感動。在隨後的日子裡,因為我家沒接常人的有線電視,我就告訴他:「你閒得也怪難受的,不如我給你放個影碟看看吧?」父親沒表示反對,我就給他放了《風雨天地行》光碟讓他看,他沒說什麼。於是每天我就一個接一個的給他放真相影碟。忽然有一天,父親對我說:「這都是講你們的事的,有沒有直接講你們老師的?」我說:「有啊,」就給他放師父的講法光碟,就這樣父親看完了一遍師父在廣州講法的九天課程。後來有時我不在家時他就自己放講法光碟看。我和他聊天時,他說出了他的感受:「你們這些人(指大法弟子)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了,現在沒有這樣的人了。我看完後按老師講的標準給自己打了個分,我能得七十分。」我聽後,為父親能明白真相,笑了。後來,父母還幫著勸親戚念「法輪大法好」呢。

父親是幾十年的邪黨黨員了,在邪黨機關工作了二十多年,受邪黨毒害很深。起初對我們勸三退不理解,說:「好,你們就在家裡煉吧,你給共產黨對著幹幹啥?」我就從大法的美好,人們親身受益後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就被關、被打,甚至被迫害致死;從中共歷次運動中編造的各種謊言講到現在迫害大法中的各種謊言,指出中共說我們搞政治同樣是為了打擊我們編造的謊言與藉口;又講到歷史上的各種預言和當前人心和道德的敗壞,大法是在這個末法亂世中來救度眾生的,勸人退黨是在慈悲救人,不是為了要它的權,也不是和他對著幹。後來,父親答應退出中共邪黨,並要求用真名退。

回想父母親前後的巨變,我想對家庭環境不好的同修說:這一切真的都是因為我們自己沒做好造成的。當初,我由於爭鬥心重,對家人沒有慈悲,不能理解他們的苦衷。說不讓我煉,我非得回敬個「就是得煉」,而不是心平氣和的向他們講通道理,從而使矛盾激化,讓家人造下大業。同時,在家中沒能很好的承擔自己應盡的責任,使他們不能在我身上看到修煉大法的美好。要想處理好家庭關係,救度家人,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得能夠理解他們的心和難處,而不是非得讓他們來理解我們的難處。我們再苦再難有師父在管,他們心中沒有法,沒有依靠,不是更苦嗎?同時還得能夠無私的付出,不能老拿大法做幌子來掩蓋自己的惰性、爭鬥心等執著,怕為他們做事耽誤了自己的時間,影響了自己救度眾生。其實只要自己肯吃苦,多付出一些,從自己的睡眠、休息時間中多擠出一點時間來,什麼也耽誤不了。不僅耽誤不了,家人明白真相後,將給自己做好三件事提供多大的方便呢。

本來還想再寫一些,但限於篇幅,先寫到這裡吧。交流稿的寫作過程真的是修心提高的過程,這篇交流稿我寫了三次,每一次都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一些執著。第一次寫了一半後,我發現了自己有隱藏的想向同修訴苦的心,以及把受迫害的經歷當作資本的邪念,於是我就從新寫,從新寫時我把迫害中的經歷捨去了。寫第二遍中,當寫到參與組建運作大資料點時,我發現自己有不說誰知道的顯示心,因為考慮到現在資料點遍地開花,關於大資料點的經驗和教訓交流對同修沒有太大的意義,就又捨去了,從新寫第三遍。在寫的過程中,我覺得心態越來越平和,越來越有思路,但限於篇幅,最後不得不緊急剎車。其實每個人的修煉經歷都可以寫成一本厚厚的書,當然就越寫越想寫了。但是,我看到本地還有不少修煉的很不錯的同修,以不會寫、沒什麼寫的為藉口,沒有動筆,我真的很為他們遺憾。關於寫稿的意義,明慧網上同修也作了大量交流,不想在此多說了。

最後,謝謝師父對弟子的慈悲造就,謝謝各位同修的真心交流。在今後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路上,我一定會走得更穩、更成熟,認真履行自己神聖的誓約,救度更多的眾生,圓滿完成自己神聖的誓約,圓滿隨師還!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