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隨恩師至永恆 --在天國樂團中的修煉體會

淨蓮


【正見網2010年02月11日】

天國樂團,從天國而來,為助師正法而來,為救度眾生而來,也為那恆古不變的宇宙真理而來!

一、緣起

隨著正法形勢的不斷向前推進,二零零五年底師尊親自成立起了天國樂團,記得師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教導我們:「我今天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所要的一切,說白了就是未來宇宙的選擇,就是未來宇宙的需要。(鼓掌)作為舊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這件事情上、在我的選擇中,所有的生命都來按照我所選擇的來圓容它,把你們最好的辦法拿出來,不是為改動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說的去圓容它,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而無條件的圓容師尊所要的正是我們大法弟子的所願。

從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八日紐約法拉盛新年大遊行到二月二十六日洛杉磯中國城舉辦的反迫害、聲援中國民眾退出共產惡黨的盛大遊行再到美國首都華盛頓市中心的聖派翠克日(St. Patrick Day)大遊行,天國樂團僅僅組建了兩個半月的時間就開始參加各類大型的遊行活動,所到之處皆引起巨大的震撼。我時常在想能夠有機會參加天國樂團圓容師尊所要的該有多好呀,終於有一天,我們本地也組建起了天國樂團,我終於有機會實現這一心願,真的很感謝師尊的慈悲安排!但我也深知天國樂團不是為了娛樂常人的,而是要肩負起巨大的救度眾生的使命,我要把他作為嚴肅的修煉的事情來對待才行,而且要走正走好這條修煉的路!

二、心性在樂團修煉中的提高

樂團成立後,團員們都很用心的練習,都想在最短的時間內能夠出團演奏,肩負起用音樂來救度眾生的使命,我也選擇了適合自己的法器,也許在高層時早已準備好這次助師正法的一切,我很快就能吹奏幾首用於演奏的樂曲,進度也超過了一些比我練習還早的同修,不知不覺顯示心、驕傲心和看不起別人的心便開始滋生,因為沒有用正念來對待出現的這些不好的心,符合了這些不好的因素,在這方面沒有正確認識並提高上來。師尊在《轉法輪》中講:「你不修煉你的心性,你的道德水準不提高上來,壞的思想,壞的物質不去掉,他就不讓你昇華上來,你說它怎麼不是一性的呢?」真的是在哪方面沒有同化大法,在那方面必定會受到法的制約,就這樣我的技術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不能進步,徘徊於一個水平之中。有一次我們出團演奏完後,我們的聲樂組長過來對我說:「《送寶》的後半拍你吹奏的不對呀!」本來自傲的心還沒有修掉,這下受到衝擊後一下就憋不住了,便和他爭論了起來,還在不停的埋怨他吹的才不好聽。現在想來真是臉紅,我在爭論什麼?在爭人的理嗎?我對了又能怎麼樣哪?對我的修煉提高有任何的幫助嗎?現在想來很可笑,但當時在難中的時候可真的是憤憤不平哪!過後,心逐漸靜下來,我再仔細的聽錄製好的mp3,同時也慢慢的體會後半拍的吹奏技巧,原來我真的吹的不對,之前我一直不想用同修教我的後半拍的吹奏方法,而是想另搞一套,用自己的方法來做,同修糾正我後我還在憤憤不平,那我是在證實自己還是在證實法呀?想來想去還不是被那些骯髒的執著心迷住了心竅而自己不覺嗎?法理相通了,鬆開了擰住的勁,用同修的方法來試一下,哇,真的很好用。我瞬時想到了師尊講的法:「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二》< 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是呀,只有放下了人的執著心才能昇華到高一層次中去,才能得到神的一切,而抱著人的執著心不放,還為得到人的東西而沾沾自喜,在高層次看來真的啥也沒有提高呀!

學習樂器後,一直有一種「一口吃個胖子」的心,所以一直在不斷的學習新歌,而對基本功的練習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身邊的很多同修也是如此,這其實是走了一條本末倒置的路。所以我們的樂團走過了一段時間後也發現了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於是從新從基本功開始練起,音色、音準與呼吸,一項一項的予以糾正,而我基本功不紮實的缺點也一下就暴露出來。在一次的大組練習中同修當著眾人的面直接說我一個音都吹的不准,身邊的同修再插言說上幾句,當時的感受可想而知,對心性的衝擊真的是很強烈,但有了上一次的教訓我這次一句話也沒有反駁,表面上也很平靜,但內心深處總有一絲隱隱作痛的感覺。我很清楚這還是常人的忍,絕沒有達到修煉人不動心的標準,但似乎也沒辦法,當時也只能忍到這種成度了,哎,那回家後就多學法吧。

也許看我並沒有過好這一關,過了幾天在一次的大組練習中同修又講我所吹奏的樂器感覺越來越弱了。現在想來其實修煉也真的很有趣,在一關上,在你所要去的心時,一定會讓你完全過去才算數,那真是一點都不含糊的。這一次我心裡真的是很平靜,沒有任何不好的心反應出來,靜靜的聽同修講完。過後我反思我的吹奏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表面上說,是因為沒有太注重基本功的訓練所導致,其實反映在心性上是自己的心太如浮萍,一點也不紮實,總想一步就到天國,不知修煉的路是要踏踏實實的去走才可以。其實會吹奏一首歌並不代表能吹奏好這首歌,如同修煉中在某一層次上看去掉了一個執著的心,但在更高層次上看可能這顆心並沒有去乾淨,所以要不斷的修,練習樂器也是這樣的道理,要不斷的練習才能真正的掌握好它。法理清晰了,執著心也認清了,在樂團的練習中更加踏實的去練基本功,在後來的一次合練時,我們的聲部組長緊緊挨著我,但有時又聽不到他在吹奏,我知道他是在聽我吹哪!多麼負責的同修呀!修煉這麼多年了,真的是在不斷的見證師尊所講的:「不管怎麼樣,再難,師父給你的路一定是能走過來的。(鼓掌)只要你心性提高上來,你就能闖的過來。」(《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果然,在此刻我的吹奏也一切正常了。

跟隨著天國樂團走過了這麼長的時間,也真的是在不斷的查找到自己心性的不足並改好後演奏的技術才一點點提高上來的。不過到現在為止,在吹奏上還是不斷的會有新的問題產生,同修的「指正」也會隔一段時間來上一次,但我明白這一切就是修煉,都是為了我的提高而來的,也是在鋪就我上天的階梯!所以,發現不足後我會盡力去改正它,並進一步的清理自己那還有點不舒服的心,想來這一切一切的安排融入了多少師尊的良苦用心呀,再次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三、歷史的見證

每一次的出團都會遇到很多有緣的眾生,每一次的出團也帶給自己深深的震撼,尤其看到眾生那了解了真相從而發自內心的笑容後都感到極大的欣慰,同時也更加感恩師尊那浩蕩如天的慈悲。我想每一次的出團救度眾生都將是永不磨滅的歷史的見證,下面僅舉三次最近半年我們的出團經歷:

(一)香港十.一「悼國殤 促三退」大遊行

這次遊行是我所知道世界上天國樂團的遊行中歷時最長的一次(五個多小時),我們一直從下午艷陽高照走到了晚上燈火通明,我想所有參加這次遊行的同修也一定會印象深刻。在十年的反迫害中我們從開始的不懂如何去做到現在的逐漸成熟,香港的同修更是在這片土地上默默的付出,直至到今天開闢出講真相的大好環境,香港是世界上接待中國大陸遊客最多的地區之一,在這裡舉辦反迫害講真相的大遊行無疑具有深刻的意義。自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在香港的聲援一千七百萬勇士退惡黨元旦大遊行,天國樂團幾乎每次香港的大遊行都有參加,威武而又雄壯的隊伍走在遊行隊伍的最前端向世人展示著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救度眾生那不屈不撓的決心,感動著世人與各界的眾生,樂團成員也從一開始的台灣,到現在的台灣、日本、韓國、新加坡與馬來西亞,亞洲地區的天國樂團的成員們逐漸的走到了一起,一起兌現著在史前對主佛許下的洪誓大願。當我站在隊伍的最後端看到前方那浩浩蕩蕩的從不同的宇宙大穹下落人間,又從不同的人間各地雲集到香港的同修時,那感佩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大法弟子是偉大的」,師尊在多次的講法中告訴我們,這次我也真實的體會到了這段法的內涵!

「國殤日」當天邪惡也似乎傾巢而出,大街上掛滿了中共的血旗,其妄圖再次迷惑世人,吸取能量。但歷經百戰的天國樂團的成員們無懼干擾,在出發前大家整齊劃一的齊聲背誦著《論語》,那巨大的法的威力也必會衝破雲霄,盪淨前方的天空。一首《法輪大法好》開始了我們這次的「征戰」,威嚴而又慈悲的天國聖樂滅盡著邪惡,喚醒著國人那塵封已久的善念,他們擠滿了路的兩邊,感受著這無比的震撼,有的趕快拿起手中的相機拍照,他們也肯定會把這珍貴的圖片帶回給國內的親朋好友看,講述著法輪功在香港遊行的盛大場面。

但邪惡似乎也不甘心就此失敗,又開始了再一次的反撲,它操縱著臣服於中共的當地官員妄圖干擾我們的遊行,阻止我們的繼續前進。因為當天是國殤日,也許大大刺激了中共惡黨那過度敏感的神經,我們不為所動,師尊講過「正法必成」的法理,我們這次的遊行也一定會成功,樂團的成員都在靜靜的發著正念,果然,負責協調我們這次遊行的香港警察主動為我們擔保,說我們的遊行一定沒有問題。是啊,無數次的遊行香港的警察都跟著我們一起走,其再頑固的心也一定會被我們的大善大忍所感化,明白了真相的眾生也一定會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待走到了中領館,我們的隊伍也停了下來,連續演奏了兩遍《法輪大法好》,真的希望在那牢籠里那可憐的被蒙蔽的眾生能夠聽到我們的慈悲的呼喚,早日脫離中共的魔爪,了解真相擁有未來。

這次的遊行還有一點帶給我的感觸很深,就是同修之間的互相鼓勵十分重要,因為這次的遊行時間的超長,大家都是第一次碰到,對大家的心性都是很大的考驗,走到後半程的時候確實有一些感到累,尤其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只聽我邊上的一個中年女同修講「不行了我要下去了」,我還沒來得及說鼓勵的話,馬上就聽到了邊上的一個同修講要堅持呀,我們一定能走到最後的。聽了同修鼓勵的話語,那位女同修也終於堅持了下來走到了最後。遊行結束了,大家坐下來休息的那一刻雖然感到人的身體有一些累,但每個人的臉上都掛滿了燦爛的笑容,真的是「偉大的法、偉大的時代在造就著最偉大的覺者。」(《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二》〈弟子的偉大〉)我想這次的遊行一定會永遠的被歷史所銘記,也會永遠的閃耀於大法弟子證實法的歷史史冊!

(二)泰國第一次公開遊行

泰國,美麗的佛教國度,保持了較完整的信仰的文化,但在中共邪靈肆虐人間之時也未能倖免,那高傲的信仰的頭顱也沒有在邪惡面前高高的揚起,這裡曾發生過幾次非法抓捕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的事情,為那信仰的文化蒙上了恥辱,但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的,再一次給這方土地以機會。在泰王八十二歲誕辰之際,亞洲天國樂團受邀參加歡慶泰王誕辰的慶典活動,並在遊行隊伍的最前列引領整個遊行團隊,這也是第一次法輪功的團隊公開在泰國大街上的遊行,同修們都很重視這次的活動,各國樂團的成員提前一天就來到了泰國,做最後的排練,也加緊練習《泰王歌頌》,一首我們為了救度眾生而演奏的曲目,再次看到大家為了救度眾生的同樣目地而齊聚一堂時,內心真的是充滿了喜悅。在未來的宇宙中同修們可能再也無法見面,所以每一次的相聚都顯得是那麼的難得,讓我們大家都來珍惜這隻有在正法期間才有的萬古機緣吧!


當天的遊行非常的成功,兩百多人組成的天國樂團一出場立刻吸引了民眾的目光,他們很快聚集在路的兩旁觀看我們的遊行,為得救度聆聽那神聖的天國聖樂也許是他們久遠以來的期盼。後來得知同修們準備的幾車的蓮花和真相資料也被那善良的泰國民眾「搶購」一空,這也再次見證了這種救人的方式所產生的巨大的效果。在隊伍中我無法太關注路邊民眾的反應,但在我旁邊負責維持秩序的警察的行為我卻看的仔細,他一邊陪同我們走一邊笑盈盈的拿起裝在口袋中的相機拍照,拍下這永恆的瞬間,在遊行中他還不住的翹起拇指表達著對我們的喜愛與感謝。是啊,他們以前所做的非法抓捕我們的傻事其實是因為他們還不明真相對我們還沒有完全了解,當真正的看到了那大法無限美好的一面後,怎能不被那真、那善、那忍所感化哪!

當夜幕來臨,泰國的民眾都在統一的時間燃起了蠟燭表達著對泰王的祝福,天國樂團也演奏起泰國民眾最膾炙人口的歌曲《泰王歌頌》,民眾聽到了那熟悉的旋律都情不自禁的跟隨著我們唱起歌來,過後聽當地的協調人講當民眾知道我們這首歌只學習了一兩個禮拜而就能演奏到如此好都大感驚訝。他們也許會思考是什麼力量使這群人如此的不同,真的希望他們能早日走入大法的修煉中來呀。第二天,我和一些同修去街上買東西時,有一些商家竟然立刻認出了我們,也許是看到我們穿的大法衣吧,他們依然用那招牌的翹拇指方式和我們打著招呼,仿似在講我看到了你們昨天的表演了你們真了不起!眾生能有如此的表現真的讓人感到欣慰,因為能讓眾生明真相從而擁有美好的未來也正是我們此行的目地。

遊行過後的第二天,我們去了師尊親自挑選的煉功點集體煉功,聽到了很多師尊當年來泰國時的感人故事,真是幸運極了!煉完功聽說安排這次遊行的基金會的負責人專程駕車過來給我們帶來紀念品,表達對我們遠道而來的感謝,還聽當地的協調人講基金會的這位負責人通過與我們這次的接觸也快要走入修煉中來了,真是太好了。泰國的活動終於圓滿的完成,我們這次也交了一份很好的答卷給師尊,「唯願師尊笑」這也是我們大法弟子最大的心願之一了吧!

(三)馬來西亞聖誕夜的演奏

每次重大的節日我們都會在市中心最繁華的武吉免登區演奏似乎已成為了慣例,有時我會想也許這個地區就是為我們而設的吧,去年新年夜我們在這演奏帶給眾生的震撼似乎還沒有完全消退,今年我們又在聖誕前夜來到了這裡,而今天來這的眾生似乎更多過去年,成千上萬的人群擠滿了整個街區,既有本地人也有很多來這旅遊的外國遊客。我們到達後看到他們都在漫無目地的走來走去,互相噴射著節日用的煙霧氣來打發著時間,真的好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事的到來。


二十三點四十分左右我們列好了隊伍,當那美妙的聖樂一響起,我們立刻成為了整個街區的焦點,人群就像潮水般涌了過來,就連在路上行使的汽車也停了下來,一起沐浴在那悠揚的樂聲之中,一首首的聖樂,一份份的希望,今年民眾的熱情也空前高漲。我們每演奏完一曲,民眾都會給予最熱烈的掌聲與歡呼聲,尤其當我們在凌晨演奏《鈴兒響叮噹》和《普世歡騰》時民眾都跟著吟唱起來,每個人臉上掛著的燦爛的笑容,滿懷了希望迎接著新的一年的到來。過後,聽在路邊發資料的同修講有一些中國遊客對著我們和我們的團服後背不住的拍照,可能因為上面寫有法輪大法好及真善忍的字樣,也許他們也想把在國外看到的震撼場面帶回國內與親朋好友一起分享吧!真希望被謊言蒙蔽的中國人都能夠明真相得救度!

最後,以師尊《洪吟》〈助法>與同修共勉:

助法

發心度眾生
助師世間行
協吾轉法輪
法成天地行

在華人新年即將到來之際,弟子也恭祝慈悲偉大的師尊新年好,在新的一年中弟子會修去自己的不足,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在神的路上勇猛精進,並以宇宙中最偉大的稱號―大法弟子的身份追隨恩師至永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