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純淨的心靈吹奏對眾生的慈悲

--參加天國樂團的修煉心得體會
新加坡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9年09月26日】

我是一個1999年得法的老弟子,在2007年的年底之前我一直是用手中的筆作為法器,用寫文章的方式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在2007年年底,新加坡繼亞洲的台灣和馬來西亞之後也成立了天國樂團。為了最大限度的兌現救度眾生的洪願,增大自己的心量,儘管我以前完全沒有任何音樂基礎,僅憑著一腔信師信法的正念,我義無反顧的拿起了救度眾生的法號,非常榮幸的成為天國樂團的一員。從那時起我一手拿筆、一手拿號,開始了新的修煉生涯,今天我要給大家分享的就是我在天國樂團的修煉心得體會。

我曾在2007年7月參加了美國華盛頓DC的法會,在法會期間,我不僅萬分榮幸的見到了慈悲偉大的師父,還有幸看到了台灣天國樂團的現場表演,那美妙動聽的天國聖樂久久的響徹在耳際,一直在我的腦海中盤旋不去,讓我感動的多次流淚。那金光燦爛的法號也在夢中似曾相識,因此就在內心發出了一個強烈的願望,將來有機會我也一定要參加天國樂團!回到本地之後,恰好在那年年底新加坡天國樂團正式成立,我什麼都沒有考慮,就去買了一把小號,開始了最基本的發音練習。

一、印尼巴厘島踏浪演奏,喜見法輪滿天飛

以前曾聽許多人說過:小號的樂譜是樂團的主旋律,而且我們偉大的師尊以前也曾經吹過小號。於是我抱著一種不太純淨的歡喜心拿起了小號,但是我卻從未想過小號的吹奏難度遠遠高於其它的樂器!拿到小號之後,由於缺乏基本功的訓練,我竟然吹了一個多月也沒有吹出我想要的聲音。不用說吹奏高音,就連低音的「1」和「5」我也無法分清。當時看到別的聲部的同修已經可以輕鬆的吹奏《法輪大法好》等樂曲了,而我還只能吹長音,不能吹奏一首完整的曲子,心裡非常著急,有時候難過的直想流淚。那一段時間,就是一直練習吹長音,完全沒有節奏感和音樂感,心情十分苦悶。想到自己連五線譜都不認識,樂器自小到大都沒碰過,甚至想過我是否應該換成一種比較容易吹奏的樂器?

回想起那一段最艱難的日子,我的嘴唇吹裂了許多次,長時間的強力吹奏使牙神經受到了損傷,以致半個臉部都腫脹起來,吃一口飯都象刀割一樣難受,那種感覺真是痛徹心肺。可是即使這樣努力,我的吹奏技術仍然沒有很大的提高。此時我又間接的聽到了一些其它正法項目同修對天國樂團的風言風語。那種付出了很大而又不被理解的滋味可想而知。後來我向內找,信手翻開了《轉法輪》,正好看到了「難忍能忍,難行能行」那一頁,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給我的鼓勵和點化。於是就在加強學法的同時,每天增加練習的時間。逐漸的記住了五首歌的歌譜,並能連貫的吹奏出來。每當樂團團練時,我心中總是充滿了高興和喜悅,感受到聖樂的能量場非常的強大,然後的感覺就是一種無法形容的莊嚴與神聖。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為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台灣天國樂團首次在新加坡的實龍崗體育場亮相,精彩壯麗、別開生面的演出,博得了現場觀眾的熱烈掌聲。他們由 「法輪大法」藍底金字的大橫幅開道,團員們身著藍衣、藍帽、白褲,精神抖擻的踩著鼓點,邁著整齊的步伐,意氣風發、全神貫注的演奏,再次讓我流出了感動的淚水。 第一首是《法輪大法好》,當純正祥和的旋律響起時,我看到觀眾席上也有不少人熱淚盈眶。接下來的《法鼓法號震十方》、《法正乾坤》,氣勢磅狄,雄壯有力。而《佛恩聖樂》、《送寶》柔和舒展,搭配《歡樂頌》的明快振奮,多樣化、高水準的演出,得到了在場觀眾們的高度讚賞。當時雖然我還無法用小號吹出高音,但是那個莊嚴殊勝的場面卻總在我的大腦中揮之不去, 從那天開始每當走進天國樂團的隊伍時我都有一種非常神聖的感覺。

我第一次正式出隊表演是2008年8月8日,這一天印尼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在巴厘島召開。來自台灣、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三個國家天國樂團的60多名大法弟子與印尼的大法弟子一起參加了本次法會,在法會之前的遊行中,我由於用力過猛,用手指按斷了小號的彈簧,這讓我看到了那顆隱藏很深的顯示自己的心。在後來的演奏中,心態逐漸平和下來,並於8月12日參加了由這三個國家天國樂團成員組合而成的亞洲天國樂團在巴厘島著名的風景區--庫塔海灘的演奏。

庫塔海灘是巴厘島最美麗的海灘。這裡的海灘平坦、沙粒潔白、細膩,是個玩衝浪、滑板的樂園。附近又有熱鬧的商業街,各色巴厘傳統手工藝品和民族服裝也在這裡展示,而且還有大型的百貨商店,因此有成百上千的遊客在這裡游泳、散步或購物。天國樂團在下午三點鐘到達海灘,一邊在海灘行走,一邊演奏了《法輪大法好》、《法鼓法號震十方》、《法正乾坤》、《歡樂頌》和《送寶》等樂曲,演出中洶湧的海浪呼嘯而來,打濕了大法弟子們的褲腳。但是大家都不在意,邁著整齊的步伐,浩浩蕩蕩的擂起了法鼓,吹響了法號。我第一次身在樂團之中聽到了小號的聲音清澈嘹亮,響徹雲天;法國號、太陽號的聲音鏗鏘有力,深沉悠揚。純淨的聖樂淨化了人心,聽眾們個個豎起了大拇指,並報以熱烈的掌聲。

下午五點多鐘,演奏結束。我順手用攜帶的數位相機在海灘上拍攝了幾張夕陽西下的照片,意外的發現在照片中有無數的法輪象雪花一樣從天空中散落下來,那些法輪有圓形的,也有菱形的,布滿了整個海灘。有許多遊客都以戀戀不捨的心情目送著大法弟子離去。那一刻人們都感受到了 「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美妙,天堂之島沐浴在莊嚴、神聖的法光之中,美麗的落日被許多法輪環繞,寧靜而祥和。在那短短的一瞬間,無量的眾生都親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與美好。

二、香江助師行,見證大法的神奇與殊勝

我在去年九月二十日參加了香港的反迫害大遊行。本來由於在出發的前一天我必須工作到很晚,擔心當天出發可能在時間上來不及,因此就沒有積極的報名參加。感謝協調人同修的慈悲提醒,讓我在瞬間正念頓起,當場決定了乘坐當天凌晨出發的航班。在那一刻,我深深的體會到「成敗一念間」這句話的含義,在關鍵時刻如能隨時想起師父和大法與自己的使命,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由於是倉促之間的決定,幫助我訂購機票的同修不小心把我的姓名打錯了一個字母,此時離登機出發的時間僅剩下一天了。那位同修白天要忙於工作,她為了糾正這個小小的錯誤,一天之內連發了六次手機簡訊,不厭其煩地詢問我的機票號碼及各種必須確認的事項,忙至深夜終於給我發出了修正過的機票。我由此深深的感受到同修的慈悲,暗暗的下定決心正念正行,不辜負同修與眾生的期望。

凌晨四點多鐘,我就趕到了機場。那天夜裡雖然只睡了30多分鐘,卻一點也沒有感覺到睏乏,我知道這都是大法和師父的慈悲加持。飛機六點四十分起飛,抵達香港國際機場時已近中午十一點。由於離大遊行的地點比較遠,這時已經沒有時間去吃中午飯了,我就與其他十位同修空腹上陣,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匆忙的換上衣服之後就與台灣天國樂團匯合在一起。隨著指揮棒的揮動,陣容浩大的天國樂團聖樂奏起,響徹整個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的天空。

說起來真是不可思議,雖然一夜未睡,一天沒有吃飯,此時的我全身卻被洪大的能量場所包圍,居然感覺到自己的整個身體變的像一片樹葉那樣輕飄飄的,既不感覺困,也不感覺到飢餓,相反卻有一種精力倍增的感覺。我的兩支腳如同騰雲駕霧一般跟隨著天國樂團的遊行隊伍走過了繁華的銅鑼灣大街和灣仔大街,馬路兩旁站滿了佇足觀看遊行的市民及遊客。途中我親眼見到了一位觀看遊行的老婆婆豎起兩隻大拇指對天國樂團的演奏讚不絕口。此後整齊的天國樂團帶領遊行隊伍經過上環與港島的鬧市區,前往中聯辦。美妙悅耳的天國樂曲響徹雲天,一路上吸引了大批的民眾圍觀。遊行的隊伍到達中聯辦之後,大法弟子在中聯辦正門前宣讀了公開信,慈悲的提醒曾追隨中共參與迫害的人們不要再協同中共行惡,走出噩夢,為自己與家人選擇一條光明的正路。長達十公里的遊行好像一轉眼就結束了,卻絲毫沒有感覺到疲勞,我認為這都是來源於大法的超常與殊勝。

師父在2006年《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說:「大家知道樂團上次在紐約的唐人街、法拉盛遊行時,我都看到了這個景象:當樂團演奏的時候,放出的能量相當大。無論從能量的放出,還有你聲音的放出,還有音樂、音符的本身,都在起著證實法、起著放射能量的作用。」在香港的遊行隊伍中,當我們在街道演奏時,我看到了一個遊客的眼神似乎十分驚訝。另外一個遊客也十分吃驚的站在那裡,嘴張的很大。那是因為他們腦中的邪靈毒素需要清理。如同師父法中所講的:「大家在電影中看到原子彈一炸的時候產生的衝擊波很大是吧?比那個力量還大。(鼓掌)因為大法弟子放出的能量成份比原子還大呢,而且每一層粒子都很強大。」師父還在法中說過:「其實參與這個樂隊的學員在演奏的時候自己本身也都很感動,覺的很神聖。」事實的確如此,我們當時在場參加表演的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親身見證了這種感動與神聖。通過香江遊行我深深體會到:參加天國樂團演奏,與常人的任何音樂團體有著根本的區別,就是天國樂團的表演就是助師正法,出隊表演是正法的需要,一切的超常與能力都是大法給予的,但是前提條件是大法弟子必須正念正行。

三、印尼巴淡島,在烈日和暴雨之下大顯神威

2009年3月1日,印尼退黨服務中心在毗鄰新加坡的巴淡島舉行了聲援5000萬中國人退出中共的大遊行,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的天國樂團也受邀前往助陣。與會者當時拉開了多條橫幅,其中有:「廣傳九評,解體中共」,「中華五千年文明,中共五十年暴政」,「全球聲援5千萬勇士退出中共惡黨」及「傳九評、促三退 爭當福音天使」等。

遊行在下午2點開始,以天國樂團為先導,長長的遊行隊伍浩浩蕩蕩,再加上天國樂團雄壯優美的演奏聲,頓時吸引了許多行人駐足觀看。無論是馬來人還是當地的土生華人,都被悅耳動聽的天國聖樂所吸引。天國樂團藍色的方陣格外醒目,加上氣勢磅礴、節奏明快的軍樂演奏深具感染力,因此所到之處都吸引了所有人 的目光。人們沐浴在「法輪大法好」的洪音之中,盡情的欣賞著這從未有過的新奇與震撼!參加遊行的退黨服務中心工作人員在街口發放了關於退黨的真相資料,所到之處向行人講清真相。一些當地的馬來人之前沒有聽過中共對法輪功迫害,在閱讀了退黨義工發放的真相資料之後,顯的非常激動。

中午過後驕陽似火,天國樂團的遊行隊伍在烈日與高溫之下走完了七公里,每個人都被汗水濕透了全身。臨近傍晚時分,天氣突變,狂風黑雲夾著暴雨傾盆而下,一瞬間積水橫流,雷電轟鳴,震耳欲聾。當地的民眾紛紛躲到海岸邊的涼亭內去避雨。但是天國樂團的60多位成員則堅持在露天的大雨中繼續表演,《法輪大法好》、《法鼓法號震十方》和《送寶》等天國聖樂在暴風雨中持續的響起,大批民眾深受感動,報之以熱烈的掌聲。我在暴雨中隨天國樂團行進之時,一瞬間感覺到了衣服被雨淋濕之後,當時感到了一絲異常的寒冷。然而,當信師信法的正念在心中升起時,丹田馬上就會有一股熱流湧出,隨之通透全身,猶如晚春的陽光,周身感到無比的溫馨。隨後雨勢逐漸轉小,烏雲慢慢散去,遠方露出了一絲燦爛的陽光,遊行在當天下午五點鐘圓滿結束。我再次隨團見證了天國樂團的威力,這讓我想起了師父在《洪吟》中的詩句:「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同修們在烈日和暴雨之下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勇壯舉也永遠銘刻在我的心目中。

四、出行新山,救度眾生效果顯著

馬來西亞的邊境城市―新山市與新加坡只有一水之隔,自從去年12月以來,在協調人同修積極的聯繫之下,新加坡天國樂團曾經多次到那裡的社區和購物中心、百貨公司公開演出。清新的風貌、優美的旋律、悅耳的鼓號聲給那裡的民眾留下了一個極其美好的印象,救度眾生的效果非常明顯。最近一次是在6月6日和7日,位於新山市中心黃金地段的幾個大型超級市場和百貨商店作為主辦單位再次主動邀請新加坡天國樂團前往該市為公眾演出。

40多位天國樂團的成員應邀前往,6月6日傍晚先在一家規模龐大的超級市場作了第一場表演。因為是周末,又是在最繁華的市區,所以出現了大量的人潮。天國樂團連續演奏了《法輪大法好》、《法鼓法號震十方》、《法正乾坤》、《送寶》、《歡樂頌》、《普世歡騰》、《法輪聖王》和《佛恩聖樂》八首樂曲,現場的觀眾被優美的樂聲所感動,多次報以熱烈的掌聲。主辦單位也在演出結束之後,派出下屬的員工主動為表演的每位天國樂團的成員呈上可口的飲料。

當天晚上,天國樂團又轉赴其它的超級市場和百貨商店,總共進行了五場演出。6月7日,從下午兩點半開始天國樂團在新山市的演出進入了高潮。在一所人潮如涌的大型購物中心演出時,天國樂團演奏了三次《法輪大法好》,公眾都被那優美的樂曲聲所感動,一位馬來人的女性收銀員眼中閃現出激動的淚花,還有許多觀眾在演出結束後不願意離去,繼續跟隨天國樂團到另外的樓層觀賞演出。在三個不同的超級市場演出之後,時針指向晚上八點鐘,天國樂團的全體成員準備到當地最大的一家熟食中心集體吃晚飯。他們到達熟食中心之後,意外的發現那裡有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兩地的數百名華人也在那裡用晚餐,因此臨時決定再加演一場。在徵得了熟食中心管理人員的同意之後,樂團的全體成員不顧一天的勞累與飢餓,迅速打開樂器又加演了一場,效果非常震撼。現場有一位華人受中共邪黨謊言的毒害,聽到講解員說樂團的全體成員都是法輪功學員之後曾一度大聲吵鬧,但旋即他就被優美的樂聲所折服,樂團的隨行人員馬上向他提供了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被酷刑迫害的真相資料。他閱讀之後終於恍然大悟,善意的向給他真相資料的人表示感謝。

我在參加天國樂團演奏的同時,也承擔了向大法弟子辦的媒體寫現場報導的責任。但是每次當我們在新山的表演結束回到新加坡時,都已經是後半夜的時分。為了及時的報導天國樂團在各地的活動,我每次也都是頂住極度的疲倦,通宵達旦才能寫完報導,還要等待現場拍攝的照片傳過來、完成投稿之後才能上床休息一會兒。天國樂團的這種修煉環境讓我最大限度的擴大了心量和忍耐力。

五、遠行印尼爪哇,在千年佛塔前表演

為歡慶印度尼西亞國慶日的到來,新加坡天國樂團和馬來西亞天國樂團於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四日接受邀請前往位於印尼爪哇島中心的日惹市,首次在當地公開演出。八月十五日早晨,天國樂團在市郊的世界著名的遊覽風景點---婆羅佛塔前舉行了多場公開演出。在徵得了婆羅佛塔風景點管理人員的同意之後,把佛塔正門前右側的空地作為表演場地,當場演出了 《法輪大法好》、《法鼓法號震十方》、《法正乾坤》、《送寶》、《歡樂頌》和《普世歡騰》六首樂曲,雄壯、嘹亮的號聲與鏗鏘有力的鼓聲響徹四方,震撼全場。

千年的古塔似乎是以悠久的歲月等待著這一天的到來。古塔內外的無量眾生都在那一刻靜心聆聽了天國聖樂。霎那間,「佛光普照,禮義圓明」,五顏六色的彩虹和祥雲環繞婆羅佛塔周圍的上空。在接近中午的時候,越來越多的遊客經過佛塔的正門口走向佛塔的高層,成百上千的人們都聽到了天國樂團的鼓聲和號聲,引來了許多行人遊客駐足觀看,並報以熱烈的掌聲。

八月十五日下午則以天國樂團為先導,在鬧市區舉行了長達十公里的聲勢浩大的遊行,多次獲得了當地民眾的熱烈掌聲。天國樂團整齊的隊形、清新耀眼的白褲藍衣和純善純美的精神風貌以及悅耳的鼓號聲,給當地的民眾們帶來了極大的震撼。他們饒有興致的觀賞了天國樂團的演奏,以長時間的掌聲感謝樂團的成員給他們帶來了法輪大法與音樂的美好。

結語

「少息自省添正念,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我當初吹號的時候,完全不會正確運用呼吸的方法。一聽見旋律響起就使出全身的力氣,吹的周圍的人震耳欲聾,聲音卻非常難聽刺耳。經過有的同修指出我的這種聲音屬於「傻大聲」,吹起號來只能吹大聲不會吹小聲。後來我逐漸認識到這也是一種非常突出的顯示個人的心理所造成的,喜歡錶現個人。其實我們的天國樂團是講整體配合的,每一種樂器只要能夠在應該發揮自己的音色特色的時候演奏好,就能夠充分顯示出大法救人的奇蹟,而且音色的純淨度是常人的任何專業樂團都無法比擬的。在整個吹號的過程中,我見證了許多的奇蹟和神跡,切身的感受到信師信法的成度有多高,吹號的技術就能有多大的進步。有時一首樂曲練習了很多遍都沒有吹好,心性提高之後突然一下子高音和節奏都吹好了,技巧和耐力就是這樣在修心養性中一天天提高上來。通過在樂團的修煉我深深的感悟到:人世間的任何事情,只有純真純善的心去做,才能達到盡善盡美的程度。講真相要用純善的心去講,才能收到最好的救人效果;法器同樣要用純善純美的心靈去吹奏,才能吹奏出對眾生的慈悲,真正達到救度眾生的目地。

在天國樂團的修煉過程,每一步都在我心中留下了永恆的記憶,同時也為我的文學創作提供了更為廣泛的素材,我有許多的詩歌與其它的文學作品都是以在天國樂團的修煉和演奏為題材而寫成的,在天國樂團的經歷為我今後的修煉道路奠定了一個堅實的基礎。我今後一定握緊師尊賜給我的兩件法器―筆和法號,正念正行,助師正法。用純淨的心靈與文筆寫出大法弟子的正見,用純淨的心靈和法號吹奏出對眾生的慈悲。不辜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勇猛精進,直至圓滿。

最後願以我自創的一首小詩《觀海》結束這篇心得體會:

碧海萬頃風波連,修煉十載難得閒。
輕拂法號奏一曲,聖樂響徹九重天。
精進如初兌洪願,正果圓滿隨師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