崆峒山人 點「銅」成「銀」

紫悅

【正見網2011年08月15日】

四川人盧川,弘治初年,領受基層鄉試的推薦而入學讀書,最後太學畢業,資質美好而家境清貧,和我家鄉叫程遵的貢士,相互往來十分友善。

有個道士不知哪兒人,自己說他姓達,道號崆峒山人,與川同住一個旅邸,交情尤其熟稔密切。那道人身材頎長,狀貌秀偉,但窮途落魄,可卻善飲,每日在市集上唱歌娛人,到了傍晚,帶著滿袖子的賞錢回來,盡數給與川。川依賴著他的給予度日,這樣過了一年多。

有一天,道士來辭別,說想回山精進去了,盧川就來告訴程遵,兩人共同治酒設饌送別他。當時川遍體患有膿瘡,經久不愈,就求道士幫忙給治,他答:“這容易。”取出少許藥粉,和著酒讓川服下,再把炕燒得極熱,令川躺臥其上,然後又蓋上好幾重被子,並取出自己身上所佩帶的小胡蘆,壓鎮在被角上。川被這些東西所壓,動彈不得,再加上炕火旺盛,於是渾身大汗淋漓,被子全都被沾濕了。道士徐徐揭開被子,叫他起身,定睛一看,那些膿瘡、痂疤盡數脫去,而皮膚變得晶瑩如玉呢。

道士告訴川說:“突然間分別,旅途中真會感到太寂寞,而且我又擔憂你只會讀書而貧困無以為計。我有丹,能點“銅”成為“白銀”,如今分與你點兒,他日姑且試試看,如果成功,或許能充當數月份的生活費用呢。”於是把瓢中的藥,傾倒出大約一茶匙份量,傳授給川,然後三人繼續盤桓,直至酒盡,道士方才作別而去。

沒多久,盧川就面臨乏資缺錢的窘境,程遵得知,就請他拿出丹來試一試。然後他又找來重四兩的銅杓,燃起旺火使之熔化,再把丹投入其中,過會兒,只見五色火焰迅速升起,鏗然有聲,那熔化的銅液,已變成雪白色、亮閃閃的銀子囉,而重量並無耗損,仍是四兩重,於是兩人雙眼相顧、驚嘆不已。程遵乞求了少許白銀回去,至今依然珍藏著哪。

明代出現不少的“點金術”、“煉丹”……等等的傳說,看來確有其事!這則明朝的紀錄可茲證明,雖不是點石成金,可也是點“銅”成“銀”哪,照樣是錢財,照樣好使耶!看來這崆峒山人不僅修煉有術,而且用這種方式照顧盧川,也許上輩子欠過他什麼東西,這一生在償債呢,是吧?

(事據明 陸粲《庚巳編》)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