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輪迴轉世案例:薩娜提・迪芙意(下)

K.S.拉瓦特博士

【正見網2001年02月18日】

薩娜提・迪芙意(Shanti Devi)是兒童們對前世記憶的最出色例子之一。不凡之處在於調查是在聖雄甘地任命的知名人物委員會,他們把薩娜提・迪芙意帶到她回想起的前世的村莊。

本文經允許轉載自1997年3/4月份A.R.E. (艾德嘉・柯易研究機構)的雜誌《心靈歷險雜誌》。作者K.S.拉瓦特博士,在印度,是個史蒂文森(美國研究輪迴轉世的著名科學家)式的研究人員。

======================================================

(續)

(四)
甘地任命了一個15人委員會來對她進行研究,有國會議員、國家領導和其他媒體成員。委員會說服她的父母讓他們一起去馬圖茹阿。1935年11月24日,他們跟薩娜提・迪芙意一起啟程。委員會匯報情況如下:

「火車到達馬圖茹阿後,她變得很高興,還說當到達馬圖茹阿時,德瓦卡迪什的廟門都關了。她的原話是,『Mandir ke pat band ho jayenge』,典型的當地話。

「到達馬圖茹阿後吸引大家的第一件事發生在月台上。當時她在L. 德斯般德烏的懷裡。他還沒走幾步就停了下來,這時她迎面看見人群裡一個穿著本地民裝的老人,以前她從未見過。當問她是否認得那老人,她立即從古普塔先生腿上下來,極盡崇敬地接觸陌生老人的腳,然後立在一側。問她何故,她俯在德斯般德烏的耳邊說,此人是她 『介忒』(丈夫的長兄)。這些發生得是如此之自然,把在場的各位驚得目瞪口呆。

那人叫巴烏・拉末・查烏比,確實是克達爾那司・查烏比的哥哥。」

委員們帶她坐上一輛輕便雙輪馬車,在她的指示下驅車行進。一路上她向大家講述她那個年代發生的變化,都很正確。她還認出了她曾提及的一些重要的路標,儘管沒有來過這裡。

快到她說的家了,她從車上下來,注意到人群裡一個長者。她立即上前擁抱,告訴其他人這是自己的公公,確實如此。當她走到自己的屋子時毫不猶豫走了進去,並找到自己的臥室。她還認出了許多自己的舊物。問她「jajroo」(廁所)在哪兒,她說出了在什麼地方。問她「katora」是什麼意思。她正確說出意思是薄煎餅。這兩個詞都是查烏比家族的土語,外人不會知道。

薩娜提要求到她曾同克達爾那司一起居住了好幾年的另一間房子。她毫不費力就找到了那裡。委員博學家內依・拉末・薩爾馬問她在德裡講的那口井。她跑到一處,卻困惑地發現沒有井。即使這樣,她仍確信地說這裡曾經有口井的。克達爾那司在那處搬開一塊石板,確實有口井。問到她埋的錢,薩娜提・迪芙意帶帶著大家上了二樓,大家看到該處一個花瓶卻沒有錢。可小女孩死活說錢就在那兒。後來,克達爾那司承認自己在拉吉死後拿走了錢。

然後大家到了她父母家,在那裡起初她把自己的姨媽認作母親,但很快就認出是姨媽,並坐在了姨媽的腿上。她還認出了自己的父親。母女二人當場痛哭失聲。在座的各位無不感嘆唏噓。

薩娜提・迪芙意被帶到德瓦卡迪什廟,還有其它她曾談起的地方,幾乎她說過的一切都確鑿無誤。

委員會的報告吸引了全世界。許多聖徒、超心理學專家、哲學家等飽學之士前來研究;有人確證屬實,有人企圖「揭批打假」。

(五)
1986年2月,我第一次見薩娜提・迪芙意,1987年12月第二次;她談到很多前世的細瑣末事、對馬圖茹阿的回憶。我還會見了她的弟弟夫依若・那拉因・馬圖爾,他曾陪姐姐首次去馬圖茹阿。我還去了馬圖茹阿,諮詢她的許多親戚薩娜提・迪芙意 9歲時第一次來看望他們的情景。我還詢問過克達爾那司的一個鐵哥們兒,他清晰地講述了克達爾那司是如何相信了薩娜提的前世就是他的妻子。

拉吉的弟弟告訴我說,薩娜提・迪芙意在見到這裡的一些婦女們後,想起了以前的朋友並詢問她們的近況如何。同樣,拉吉的妹妹還告訴我,薩娜提・迪芙意說出了好幾位女士,說曾借錢給她們,而她們也都承認。薩娜提見到前世親人們時的情緒反應十分強烈。遇到父母時突然大哭的情形打動了在場的所有人。委員們在報告中認為能夠忘記前世真是一種幸福。他們感到將薩娜提・迪芙意帶到馬圖茹阿是完成了一個重大使命,只是不得不強迫她同自己前世的父母別離。

在我調查的過程中,72歲的長者若末納・查烏比-克達爾那司的一個朋友-告訴了我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這事後來從其他渠道也得到證實。克達爾那司在德裡會見薩娜提・迪芙意期間,他在長者若末納・查烏比家住了一夜。其他人都走了,只有克達爾那司、他妻子、小那伏乃爾和薩娜提在屋裡;那伏乃爾很快就睡著了。克達爾那司問薩娜提是何時患上關節炎不能起身的,是如何懷孕的。她講述了他們之間的整個過程,這使克達爾那司再不懷疑,薩娜提的前世就是他的妻子拉吉。

遇見薩娜提・迪芙意時,我告訴了她這件事,她說,「是啊,就是這樣才讓他完全相信的。」

還有一點,使薩娜提・迪芙意的例子很突出,就是這是一件調查研究得十分徹底的事件,從30年代中開始,有來自印度各地和世界各國數百的研究者、批評者、學者、聖徒以及政界顯要參與進來。

批評人士司徒・羅耐斯傳(Sture Lonnerstrand)聽到此事後,興沖沖從瑞典趕來要「打假」,但是經過調查,卻發現,「這是目前唯一完全解釋得通的和完全經受了證實的轉生的事例。」我不完全同意他的說法-有很多同樣令人驚異的事例。

我要用晏・ 史蒂文森博士的評論來結尾,「我也會見過、她父親、還有其他有關的證人-包括她所稱的前世丈夫克達爾那司。我的研究顯示,關於前世的陳述,她至少有過24次被證明屬實。」

即使沒有證明,無疑也強有力地啟示是轉生。

(完)

(正見網編譯組編譯)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