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小弟子的修煉經歷(1)

小弟子父親代筆 譯:高飛


【正見網2014年11月11日】

從2013年夏秋之季到2014年的春季,我經歷了一個不同以往的修煉過程。我想分享一下我觀察到的我的層次如何提高的過程,以及我去年修煉停滯的情況。首先我想分享一下,我做為一名西人如何得法的過程,還有我幼年的一些修煉故事。

當我剛五歲的時候,我的父親在工作中遇到了一位老人,那位老人知識淵博,是一個大學的教授。他能說許多語言,包括中文。這位老人早年也練一些氣功,他有一些小功能。一天,他看到我的照片,就告訴我的父親說,我不同尋常,因為我有一個“潔白的心靈和身體”,他還告訴我的父親說,我適合練氣功,我的父親那時根本不了解氣功,就去了圖書館借了一本氣功書研究,但那是一本假氣功書,結果我的父親在打坐時招來了動物靈體,他嚇壞了,不敢再練了。

後來,父親上網搜索“高層次氣功”,找到了“明慧網”,當他一眼看到師尊在山中靜觀世人的照片時,心就馬上激動不已:“這就是我的師父,我要拜你為師!”。我的父親已經知道他的主將回來,並且在此生幫助他,因為在80年代的中期和末期,父親有一次超常的經歷,知道了他的主將在他中年的時候賜給他了不起的,常人難以理解的東西。當他看到師父在網上的照片時,他瞬間想起了少年時的經歷,激動不已,就像終於見到了故鄉。

我的父親得法後,我就開始有了功能。我在聽到法後,就被6種魔攻擊,最兇惡的是一種蛤蟆,想把我嚼吃了。我能聽,能看到許多另外空間的東西,我告訴我的父親許多我經歷的事,但有的時候另外空間的一些事是不能講的。如果我講一些不允許講的事,師父會封我的嘴,讓我發不出聲音來,我就知道,這是不能泄露的天機。

那時的我非常天真純潔,我經常問我父親一些修煉的問題,比如:“師父年輕的時候是怎麼修煉的?師父為什麼能修這麼高呢?”一次,我問父親為什麼我們必須修煉,我父親回答說:“我們修煉是為了登上天梯,回到天堂,返本歸真。”我高興的說:“那太簡單了,我已經上了天梯!”那時,我沒有煉功,也沒經常學法,因為我的母親不允許我這樣做,但晚上師父就來教我,所以有時我的父親會發現我在睡夢中跟人說話,還盤腿打坐。

功能也很有趣,有一次我醒來後抓起我的床單來看,我發現床單裡面也是一個世界,到處是樹和灌木叢。另一次,我想起我還沒見過另外空間的龍,一產生這個想法之後,就馬上進入了另外空間,看到了好幾條龍,但他們飛的遠遠的。

另一次,我看著花園裡的一根草,看到(草裡面有)一個世界。那時我還有著各種各樣的經歷,我的元神曾經飛離,回到了跟爺爺奶奶住在一起的時候我曾經上過的幼兒園,我看著那裡的老師告訴孩子們去清理房間,接著我飛去了爺爺奶奶的房間。我還能看到許多未來的事,象即將發生在我們地區的災難,但過了一年,當我的父親在我們小區裡講了真相後,我發現大法真相救了這個地區,災難消失了。

有時奶奶看到我對妹妹的關愛,感動得眼裡含著淚水,因為當妹妹淘氣時,我總是主動承擔過錯。

我七歲的時候,曾到一個很遠的大城市裡的姑姑家做客,當我們開車進入那個城市時,我看到一個巨大的法輪在天空旋轉,我還瞬間看到了法輪內的情景。我的姑姑和她的家庭並不信神,也不信法輪大法,傍晚吃過晚飯後,我問父親,我可以跟大家說話嗎?我發自內心真誠的告訴他們:“世上只有一個人,有著洪大的對眾生的慈悲,他的名字叫李洪志先生。他象宇宙一樣大。” 我的親戚們都呆了,說不出一句話來。他們很快就去睡了,再沒有談這個話題。

有一次我的狀態很差,說了對大法不好的話,接著我出門時,馬上遭了現世報,滑倒在冰上,臉被摔得烏青。

後來,我還有個非常特殊的定中經歷。

一天早上,我剛醒來就入了定。在這種狀態下,我首先進入了一個巨大的空間,我能夠看到地球小得象一粒沙,師父顯示出一個全能的類似於兵馬傭戰士的形像,後來我進了一個地球一樣的空間,我能看到世界上的人根據他們的業力和德排成隊列,世界上的人被分成均等的兩批,一群人是“好人”,另一群人是“壞人”。這個畫面是動態的,因為人們做好事,也做壞事。我進入那個空間後就有一個想法,找到大惡人“江澤民”看看,但我找遍整個空間也找不到他,我覺得,他已經被徹底從地球空間中銷毀了。

那群“壞人”雙手舉向天空,想保護自己,不被即將發生的天災傷害。那群好人則無所畏懼,象平常一樣。那些做過不能饒恕事的壞人看起來就像一個空殼一樣,沒有任何高度。師父下了一個罩保護著地球,主要保護著那些好人。好人中還有一個特殊的群體,他們的身體受著師父特殊的保護,這群人那時不到地球人總數的四分之一,每一個人都從師父的保護罩裡接收到特殊的物質。我還看到其他大覺者的防護罩,象釋迦牟尼和耶穌,釋迦牟尼的防護罩特別大,但還是不能跟師父的相比。

那時,我還看到7000萬大法弟子,在不同層次顯現出身著象兵馬傭一樣的盔甲。其中,3千萬大法弟子已經修到了金盔金甲的層次,這意味著他們已經達到了他們的最低標準。我看到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負責著地球上的一片地方,但是一些特殊的大法弟子能夠負責著地球上的兩片地方,那些修煉者能夠用他們的能量罩保護一個地區,功柱保護著另外一個地區。人類的語言非常有限,我只能解釋到這個地步。

師父說:(《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我換個角度說,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慈悲,你們最大限度去救度眾生,你們要能把人救下一半,師父就真的會為你們高興!”

師父說:(《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我告訴大家,我說的一億人不是說你們今天說的國內國外一億人,中國大陸當時手裡拿《轉法輪》看的就是一億人,他已經得法了,我已經在管他,你不能說他不是大法弟子。實修的在七千萬,大法弟子當時真正的是一億人。”

我看到的任何東西通常都能在師父講法裡找到,或有一定的相關性。這些僅是我有限層次的有限觀察和有限理解,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