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回憶

-- 向師父拜年
阿慧


【正見網2003年02月01日】

又是一個新年,一個中國年。慈悲、偉大、操勞的師父: 新年好!弟子向您拜年了!!!

我是您的一名弟子,修煉法輪大法三年多了,雖然感覺師父您,一直在看護著、牽引著我。也曾數次敬仰過師父您高貴的形像,可是,對師父您的想念、對師父您的感謝,是一切代替不了、代替不了的……也永遠沒有盡頭的。

師父,弟子第一次見到您,是1999年2月20日,在洛杉磯的加州理工大學。那時,我還是個不知返家的迷中人。因為一則廣告,說您要來洛杉磯。抱著對您一看究竟的好奇心態 -- 此前我已讀過《轉法輪》等四部您的講法專著,因為歷史沉垢的浸污,弟子這變質的悶鼓也沒被師父您的重錘敲醒,翻閱一遍後,就束之高閣了--

因為推薦人曾十分慎重的叮囑:是寶書,會改變人的命運。所以,那天就去看看這寫「寶書」的是個什麼樣的人,這法輪功是什麼樣的氣功。

當我順著指示牌行走在校園曲折的小徑上時,晨光和煦,感覺到空氣中充滿了祥和,與一路上的噴泉、荷塘、綠樹、鮮花組成一幅十分美妙的景境,哇,怎麼這麼美好的校園,婉若仙景!我驚呼著。後來聽天目開的同修講,那一天,無數無數的法輪飛舞在會堂周圍、在校園。

師父,美好的一切,跟隨您的到來而來。

當我找到會堂時,又一次令弟子驚訝:會堂中座無虛席,樓上樓下坐滿了人。練氣功不就是教教動作,幹嘛還要開大會?我納悶著。

因為看不到空位子,就徑直走到第三排,在走廊上,就地而坐。這時,師父您己經在講法了。您向這邊看了幾次,就像一位慈母盼望歸家的孩兒。這一幕深深地印在了弟子的腦海中,不曾忘記。只是當初不知何意。

師父,沉沒的太深了啊,或者是離家太久,您講的近半小時的法,我怎麼聽不懂?

我只聽見您說:海水是神的一滴眼淚。由此擴大了我對神的肅然起敬。

而後來,大法學員的發言,我也聽不明白,他(她)們說要跟師父回家。回家,回哪裡的家?我又納悶了。

午sx時,我隨著人群走出會堂,看見師父您走在前面,很多大法學員緊隨著您。他(她)們那樣的興高采烈,象節日一樣,他(她)們簇擁著您,激動而恭敬,師父您微笑著。

弟子也情不自楚地向您走去。維持秩序的學員讓大家不要跟隨。我卻似乎沒有聽見。當師父您踏上一處台階的第三級時,一個熟悉您的人喊了您,您停住了腳步,回頭與那人說話,而弟子也停住,站在您的側面、第二台級上。就這樣,弟子望著您與那人談話。心中忽然湧起一句話、想對您說:「李老師,見到您很高興。」可是,當您與那人結束了談話,我除了仰望著您,卻不知為什麼說不出話來。我希望您會象普通美國人那樣,與我「Hello」或「Hi」打招呼,但師父您的目光,卻在我的額頭或頭頂什麼地方停留了一下。

師父,就在那一刻,我的生命的深處仿佛被震動了,朦朧中,歡樂與感激慢慢地蕩漾開來。

師父,感謝您啊,沉睡的生命開始甦醒。

回家後,弟子興奮地告訴女兒:參加法會,見到李洪志老師的事。這位單純的青年,與我同時讀《轉法輪》。一讀《轉法輪》,她即深信不疑,自學自煉,如飢似渴。

於是第二天,我們趕去市中心大會堂參加法會,聽師父您講法。今天的人更多,主廳坐不下了,開了附廳。(據說休息時師父您特意去看望了附廳的弟子們)我們就站在主廳靠牆的走廊上。

當時,尚在修煉門外的我,聽了師父您講法,我能聽明白,拍案叫好的,是關於法律、人心、警察的演講。我理解的大意是:如果人管不了自已這顆心,制定最多的法律、使用最多的警察,對社會的治安亦無濟於事。解決社會治安問題,關鍵是改變人心。一針見血,切中時弊,痛快!同時,我也感到師父您的一身正氣!

也或許正是這一點,擊中弟子生命深處尚存的善念。

看來這個氣功可以去煉。

聽了那些大法弟子的發言,雖然不能完全明白那些含意,但看到他(她)感激的表情,師父,我確定,他(她)們感謝您、敬重您。

受別人啟發,這一天我帶了相機。

午飯後,師父您專門來看弟子們,大家圍住您一圈,有很多的話要與師父講。我舉著相機,拍攝了幾張當時的情景。我還想專門拍師父您。可是大家圍往了您,我無法取景。可是,正在我把相機橫來豎去擺放的時候,突然,鏡頭中圍住您的學員讓開了一條間隙,而您正好轉向了鏡頭,我心中一喜,大叫:好機會,按下了快門。

就這樣,師父,您給了弟子最珍貴的留念。您所有對弟子的期待、鼓勵、盡在其中;在此後的修煉道路上,師父,您那慈祥的微笑,永遠激勵著我。而當弟子我遇到磨難時,就會敬視您的像,說:師父,沒事。

我曾一直納悶,那些圍著師父的人為什麼剛好同時讓出一條間隙?修煉後,我才明白,那一瞬間,是取自於另外的空間了,是師父您,讓弟子體會一下大法的神奇,從而在今後的修煉路上,增強信心。師父,謝謝您的用心良苦了!

應學員的請求,我還有幸看到了師父您打手印,非常優美絕妙的動作、我目不轉睛盯著看,當然我無法解讀,但我隱隱約約聽到那是召喚,也似乎在描繪一個無比美妙的地方,好像還要做一件事情,或許還有什麼別的,但感覺上,從中透露出美好、慈悲與威嚴。後來,當弟子觀看這一組照片時,我的心都會有一陣震動。

最意想不到的是:當初尚未修煉的我,竟然和在一群大法學員中間,與師父您合影,而且竟然笑得如此開心!

是啊,生命找到了真正的歸宿!

第二天,我就去找到一個煉功點,學煉五套功法。

幾天後,我的女兒於是問我:媽媽,你現在覺得法輪功怎麼樣?

我回答她:第一,要煉就煉法輪功,別的氣功不煉了;第二,做一個好人總是不錯的。她聽了流下了眼淚,哭了起來。我不解地問她:為什麼哭?她說為我高興。

現在,弟子我完全理解女兒喜泣的原因了:是啊,我差點與大法擦肩而過,那將是生命多大的遣憾啊!法難得啊!修煉後,也才體會到師父您「苦度」眾生,這「苦」的含意!

從此,我走上了法輪大法修煉之路,成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倍感榮光。

師父啊,快四年了,弟子跟著您,在正法修煉之中,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考驗,也經歷了宇宙中最偉大、輝煌的壯舉,堅定不移跟了上來、走了過來;也還將繼續走下去!

每當回憶起這段得法經歷時,心中就蕩漾著無比的幸福,也為當初的無知愚鈍感到羞愧!

在這萬物更新的季節,慈悲、偉大、操勞的師父,弟子謝謝您了!!!

(英文版:http://pureinsight.org/pi/articles/2003/2/27/1477.html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