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與人醫的故事

雪蓮

【正見網2012年05月02日】

張醫生原是縣中醫院院長,主任醫師,全縣最權威的中醫專家,退休後找他看病的仍然絡繹不絕,書房變成了小診所。2011年夏天,張醫生病倒了,頭痛、腰痛、腿痛;血壓高、心律過速、低燒;全身無力,食欲不振,失眠盜汗。全縣著名的中西醫專家都給他看過,就是不見效果。張醫生治療過許多異難雜症,如今對自己的病卻無能為力。老伴勸他說:“聽說社區衛生室劉醫生醫術高明,很多大官都找他看,咱也找他瞧瞧。”張醫生搖搖頭說:“他沒有專門學過醫,看了幾本藥書,就能看病,這不是笑話嗎,別聽人瞎吹!”俗話說:山東地靈,說誰誰到。他們夫妻二人剛提到劉醫生,劉醫生就真的進門來了。張醫生欠起身體,強打起精神,笑著招呼這位不速之客。

這位劉醫生原是高考落榜生,迷上了傳統中醫,自學成才,在社區衛生室坐診。中醫是上古神傳給人的,境界很高,根基不高的人,很難學到它的精髓。劉醫生慧根很深,天目又是先天開放的,經過幾年勤學苦練,醫術提高很快,治療效果出人意外的好。

農業局有一處三十畝中藥材基地,種植著數百種名貴藥材。一天上午,劉醫生來到這裡觀看藥材生長情況,一位鬚髮皆白的老人接待了他,說道:“我是新來的技術員,聽說你對中醫很有研究,我今天就向你介紹一下這園中的各種藥材。”老人邊走邊說,滔滔不絕的介紹藥材的生長情況、藥性、主治病症,具體而又詳盡。劉醫生雖然看過李時珍大師寫的《本草綱目》,但記住的畢竟很少,今天聽到老人的繪形繪色的別具一格的介紹,大開眼界,各種中醫知識此時融會貫通了,對診治各種疾病有了底氣。太陽即將落山,老人說:“各種有代表性的藥材都介紹了,你可根據病情的輕重緩急、患者具體情況靈活運用,切不可拘泥死方。你是老百姓自己的醫生,救死扶傷,這是允許的。但常人就應該生老病死,不可運用超常的技術隨便改變人的命運。我送你一本古書,助你成功。天色已晚,再見!”老人說完,就消失在夜色中。

由於專心聽講,劉醫生並未注意時間,覺得不大一會兒,實際上一個整天過去了,午飯未吃也不覺餓,等劉醫生醒過神來,向老人表示謝意,老人已經不見了。劉醫生快步走到工作人員辦公室,問王主任:“新來的老技術員在哪裡?”王主任說:“這裡沒增加人員,技術員還是黃先生。我們見你一個人在園裡轉悠,知道你在搞研究,沒有打擾你,哪有新技術員?我叫小王開車送你回家!”劉醫生坐在車裡,握著黃皮線裝古書,心中久久不能平靜,明白自己見到世外高人了,中國傳統文化是神傳文化,這中醫便是神傳的超常醫術,自己總算得到真傳了。一九九六年,他開始修煉法輪佛法,佛法開啟了他的智慧,醫術大增,達到了藥到病除的境界,老百姓稱他為神醫。今天拜訪張醫生,治病僅是一方面,主要是為他退出中共邪黨做鋪墊,要從根本上救他。

張醫生說:“偶感不適,已經好多了,還煩劉醫生來看望,實在抱歉!”劉醫生輕鬆的說:“我看你的氣色,也沒大毛病,我送你三副中藥,調理一下氣血運行,清理一下內臟,保你百病皆除,精神煥發。”劉醫生說完,信手拿了一張縣中醫院印製的處方箋,開了幾味中藥,就告辭了。張醫生看了處方,笑著說:“什麼當歸、甘草、柴胡、板藍根······,太普通了,治個傷風感冒,也許有效,治我這不明不白的病也見效?”話雖這麼說,張醫生鑒於劉醫生的誠意,還是讓人照方抓藥煎服。

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這藥還真見效,第一副吃了,張醫生感覺全身輕鬆,產生飢餓感,很想大吃一頓。幾個月來一直沒有食慾,不想吃飯,這次吃了一大碗炸醬麵。第二副吃下去,全身疼痛完全消失,走路不費勁了。第三副吃完,渾身有勁,能騎車上街了。常人最相信這句話: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張醫生不再固執己見,對這位半路出家的“赤腳”醫生刮目相看了,拿了幾盒高麗參、阿膠等禮物,登門拜謝劉醫生。

張醫生真誠的對劉醫生說:“謝謝你,劉醫生!對你的醫術,我算服氣了。我是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中醫大學畢業的老本科生,也相當於現在的博士生吧;又有主任醫師職稱,相當於教授級的吧;當了多年中醫院院長,也是響噹噹的中醫權威,但是對許多疾病就是看不好,特別是退休後身體越來越差,自己卻無能為力,這是為什麼?”劉醫生說:“你在大學裡學的那些東西,是西醫教授傳授的,是西化的、變異的、形式化的中醫,不是真正的、傳統的中醫,現在真正的傳統中醫,不在中醫大學,不在中醫院,而在廣大民間流傳著。我也閱讀過幾本古代中醫著作,但真正傳授我中醫知識的是民間高人,那是神傳中醫。有人說我是神醫,我當然還不配,但那是不錯的。你是人醫,對於一般疾病是能治好的,對於現代病、疑難症,有時束手無策,非神醫不可,神醫能治人醫不治之症。我不用把脈,人的五臟六腑看得清清楚楚,我給你開的那三副中藥,貌似普通,但融合了古今民間秘方驗方,是完全對症下藥的,也就有了超常的療效,這是人醫辦不到的。”

張醫生感慨的說:“聽你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真是頓開茅塞。我這個中醫專家是不夠格的,你這個高中生,勝過中醫博士。中國古代那些大醫學家,都是修煉人,具備特異功能,真是手到病除,現在的中醫簡直是西醫和中醫的混血兒,是一個變異的怪物。”劉醫生說:“說得好!你是一個好人,一輩子兢兢業業為人治病,沒做過什麼壞事,我很佩服你的醫德。共產黨大搞無神論,不讓人信神,它破壞了神傳中醫,也破壞了整個神傳文化。當人不信神的時候,會無惡不作,人的倫理道德日益下滑,官場無官不貪,人類失去了做人的資格,將面臨一場被神淘汰的大劫難,現在自然災害劇增,現世現報的事例層出不窮,就是上天對人的啟示。法輪大法是佛法,法輪功是修佛的,法輪功學員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煉人,是神讓他們講真相救世人的。你聽說過: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嗎?這是真的。你是有貢獻的老專家,為你調理一下身體是應該的,但更重要的是,我要幫你度過劫難,有個平安幸福的晚年。”張醫生有些激動,誠懇的說:“我一輩子陷在業務堆中跳不出來,醫術沒提高,思想也跟不上形勢了,你說咋辦我咋辦,我聽你的!是不是退黨?我退,用真名退我也不怕!劉醫生,你給我退了吧。”劉醫生高興的說:“好,你是個明白人,明白人不用細講。我給你起個化名:善醫。用這個化名退出中共邪黨,你將是未來新人類的一員,我衷心的祝賀你!”

故事結束了,鑒於中國目前的嚴峻環境,隱其地名和主人公的真實姓名,請讀者原諒,你權當小說就是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