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解《推背圖》其中幾象

之一:
第四十一象 甲辰
 
圖是讓人聯想;讖:指將要應驗的預言、預兆;頌,貌也。——《說文》,也就是表象。

讖曰
天地晦盲 草木蕃殖
陰陽反背 上土下日
頌曰
帽兒須戴血無頭
手弄乾坤何日休
九十九年成大錯
稱王只合在秦州
金聖嘆註解:

「此象一武士握兵權,致肇地覆天翻之禍,或一白姓者平之。」

——在下以為:圖中一人為武士裝束,頭上或為典型武士帽的樣式,就象我們今天在戲曲中見到的頭前絨珠(口水語,請諒),身上是短打形像,尤其是其雙手很顯然是在用力的樣子。

其腳下所踩者,是一球形物。該物無光芒自非太陽星宿,無花紋圖案也非繡球、藤球等玩物,因古代神話故事常說“天圓地方”,所以,古人所作之預言當然應該以古人的思維方式來解,所以,這裡的圓形之物個人就認為那代表的就是天理,或天道,或天道法則。又那武士踩上去可那圓形物並沒有半點變形或破損,也就是說這個圓形物是如此的圓容不破啊,這是甚麼,答案豈非已經呼之欲出?

其意或表示其時之世,中國之上下以武力行世間,欲鎮壓圓容不破之天道法則,其道法雖承宇宙本性具圓容不破之形,本自圓容,卻也因時因勢,受了踏壓——被武力踩在腳底。然而,也因其形之圓容不破,圓滿無缺而有力(世間諸多偉大建築物也取其形而成之久也),雖迫於時迫於勢而居下,卻始終不見其形變形缺。

——這不正是在說江氏集團利用手中權力迫害法輪大法嗎?

我們再來看其“讖”有怎麼樣的隱義:天地晦盲 草木蕃殖 陰陽反背 上土下日。

天清地寧原是宇宙世間正常狀態,這裡講“晦盲”,也就是說昏暗不清,目不見物,即可引申為“對於某些東西,看不清,辯不明,世人,宇宙天地都茫然不知了”。

而第二句中的“草木”呢?大地應該萬物並作,欣欣向榮,可是這個時候呢,卻重點說了“草木”一反常態的“蕃殖”,也就是說本該只是大自然萬物一部分一個局部成員的草木,未能安守其本份,卻意外“蕃殖”起來。同時,這裡用的是“蕃殖”: 蕃,草茂也。——《說文》;殖,殖膏久殖也。——《說文》(本義:脂膏因放置時間過久而變質)。

以上不難理解,也就是說,所發生的的事,因為太過迷惑,致天地眾生、萬物乃至於宇宙眾神皆看不清,辯不明其真相,在這個時候,原本只是宇宙萬物為人而生為人而成的“草木介微之輩”,卻藉機大行其道,失其本份過度的“昌盛”於世間,惑亂了宇宙世間法則。

所以,下兩句更是直言其表象:陰陽反背,上土下日——陰本性柔順,互補於陽;陽本性剛強,呵護於陽。在其時其世,本應是柔順的陰卻反勢而強凌於陽,是謂陰盛而治陽衰;本應是剛強的陽卻因勢運而弱,難彰其勝義受制於盛極之陰。那白話來說,就是好的被說成壞的被人唾棄,壞的卻迷惑眾生被人當成好的大行其道。原本太陽在天(日也象徵天道、人道、佛道之法;土也象徵下層基礎、底層基石,庶民,百姓,末世之流)以光化萬物,大地在下以澤被蒼生,而現在卻是能夠化順萬民的佛道正法不興,世間末學九流之物甚至是無神論竟然堂而皇之竊居廟堂......

頌即世間表象:

第一句——帽兒須戴血無頭

帽兒是甚麼,就是掩其頭、掩其發(法,就是天道法則——即法輪大法,響應圖中武士足下的圓形之物)的物件。血無頭呢,就是皿,就是器,這個器是甚麼,就是回應於那個被掩的發(法)——也就是“雖然被冠以掩其真相的名目、被世人甚至宇宙眾神皆誤會的假像,但是卻始終是能夠承載、匯裝源頭正法正道的大器之道”。

這裡難道不是在說“某種邪惡勢力用陰謀手段,給作為這末法之時唯一能夠承載宇宙真理大道、能夠救度世人的法輪大法扣上邪教的帽子”嗎?

第二句——手弄乾坤何日休

手(諧音首),所謂手指之處,首要之務,也有為首,為頭之意,大可指一國之君,小可指一家之長,團隊的領導。弄,恣意而為。乾坤,宇宙、天地、世間、萬物。何日休?(好象和我國那個不搞科研卻專門批判佛法真理的姓何的甚麼磚家的姓名——何作庥很相近吧,呵呵,竟然有這麼巧合的事啊,好象某大預言里也曾把希特勒故意搞成了希勒斯吧,當然,這並不是說預言不準,而是特意而為要讓人去悟的,不能明說).

從字面來看這個“何日休”也可直觀理解為甚麼時候才能停止啊?古有“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之典故,也就是說,從哪裡來回哪裡去歷來如此。另外,這個“何”字,在《說文解字》里訓為:“儋也,從人,可聲。”“儋”即“檐”,是屋檐的意思。屋檐拿來做甚麼啊?就是屋頂的末梢,如果屋頂的表象是給人遮風擋雨,是人民的“天”,也就是有上層建築之意,那屋檐就是能夠勉強算作上層建築的最末吧,既能裝裝門面,也順便可以幫助淌雨下來,呵呵,不就是幫凶的另一種表達嗎?

也就是說,這種陰陽反背的天象甚麼時候是個盡頭啊?那得要看其時其世的“人”的表現了,因為萬物皆因人而生,因人而成,也因人而興衰滅寂。

何字筆畫為七,那麼從事情一開始,每一個階段就是以七為倍數或每隔七年,七十年的事,或者也可以說大事發生在七月甚麼的,又或七個集團,七個組成(近日盛傳中共的甚麼常委也要從九人變成七人。。。).比如、假如從1992年開始的話,第一階段就是1999年,第二階段就是2006年,第三個階段就是2013年。。。 。。。或許,我們再往下看後面接著說的是甚麼?

第三句——九十九年成大錯

又是“九十九年”,又見“九十九年”!!這種直接寫明時間年代的情況在哪裡似曾見過?對了,就是著名的諾氏大預言“一九九九年七之月上”。那麼,怎麼不是九“十”九(九加九=十八)呢,為甚麼非要說成是九十九年,而沒有說成是1099、1399、1899、1999、2099呢?

古代語法一般要說十八呢,往往會用“二九”來表示,要說十六呢,往往用“二八”來表示,比如那首較出名的詩——二八女多嬌,風吹落小橋......,又或說成是“九九之年成大錯”。所以,我認為這裡肯定就是在說九十九年,也就是1999年呢,原因很簡單,後面是這樣說的——成大錯!

緊跟着後面說了“成大錯”!!成也就是已經是事實,毋庸置疑,不容更改,這是宇宙運行所定下來的,而且是在世間的表象就是成就了大錯,特大的錯,更是在陰陽反背的情況下,在天地晦盲的情況下,人們辨別不清真偽真相所以,在愚迷中“鑄成了足以影響天地、世間、宇宙萬物的大錯事”。同時,錯,也有錯過,錯失之意,因為錯事,所以可以令人,令許多人錯失甚麼,錯過甚麼,或許就是錯過“休止”、“停止手弄乾坤陰陽歸正、天地清寧而致人性歸真歸正”的歷史機緣。

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共在1999年的確鑄成大錯,不但把中共自己推向“被全宇宙的眾神判了死罪”的可恥結局,也把信仰真、善、忍的一億大法弟子迫害打壓,更把全世界許多世人欺騙,拉着他們為中共陪葬!這真的是“成大錯”,成了宇宙中最大的錯!

第四句——稱王只合在秦州

注意,這裡用的是“王”而不是“皇”。這兩個字其實區別是很大的,史書記載,從秦代開始,天子改稱“皇帝”,“王”便成了對貴族或功臣的最高封爵,即諸侯王。也就是說,是地區的最高權力者就是王,不論所轄地區大與小,也不論現代人怎麼稱呼總統、主席、女王、國王......不是統一的一國的首腦,也更不是上天承認的代天行事的“天子”,所以就不是皇帝而只能是王,不是嗎?

還有,這裡說了“稱王”,而不是“成王”,也不是“為王”,也就是說是動詞之義,稱——“把......說成”,即取“把自己說成是王(而不是民以之為王)”之義,其實就點名了這時的這個所謂的王是它自己給自己封的,不是上天或民眾認可的。

“秦州”,按字意即今天甘肅天水,據史記載該地已有七千多年的悠久歷史,一直作為中華民族主要發祥地之一。歷史上整個唐代,秦州治成紀縣(今天水市區),領成紀、上邽(今秦安縣西北)、隴城(今秦安縣)、清水、伏羌(今甘谷縣東)、長道(今禮縣東北)6縣(其實地域並不寬廣)。當然,我個人認為這裡偏向於借指比較有影響的但卻不是真正的全域性的影響力,也就是說表面上所看到的效果比實際所擁有的權力或影響力要大,言過其實之意難掩,也就是說其(自稱的王)真正能夠讓人臣服、能全面控制的地方(或民眾)不如外表看起來那麼光鮮,表面偉光正,實際沒有幾個人相信它真的是偉光正。

——整個頌啊,也就是整個表象,可以這樣理解:雖然因為某個時段(九十九年)的大事件,由於世間大勢,被某種邪惡的力量,致使那些能夠實際承載真法真道順應宇宙規律而負天命的人群,被世人甚至世界所誤解誤會,被外表強大的武力踐踏在地,受世間屈辱逼迫。但這種屈辱受迫卻不是全球性的,只是在影響很大但實際能真正控制卻很小的地方(可以是地域也可以是意識形態)。雖然宇宙發展變化非人力所能抗衡,但也會因為其集團內部七之變數,或世人(假如是世人的七成)的心性能量的變化而有所變化,結束這種陰陽反背於七之數,從哪裡跌倒從哪裡爬起來。

也就是說中共迫害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看起來恐怖至極,好象能夠魔亂全球,其實因為它不被宇宙正神正道所承認,它真正能夠控制的區域不過是中國本土,而從現在正法形式的變化看來,它們就快全面解體了。

另: 金聖嘆註解: 「此象一武士握兵權,致肇地覆天翻之禍,或一白姓者平之。」金老此解大意已經很明顯,大的方向也較準確了,只不過他所說的白姓——應該是指中共在全民即百姓反迫害中最終徹底解體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