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祖父真的有先見之明 (下篇)

童心


【正見網2012年10月27日】

概而言之,外祖父的先見之明體現在很多方面,再舉幾個小例子回憶一下他的過人之處,目地是引起有識之士的重視思考,借鑑一下它的可借鑑之處,從而走好人生路,做一個智慧而有德性的好人,自己多發一分光,讓他人多獲一分亮,自己也會獲得更好的心靈慰籍,並種下善緣福報之因。下面便言歸正傳:

四、“劉伯溫修北京城”的典故很有道理

上文提到我十六歲那年去接外祖父,路上他還給我講了“劉伯溫修北京城”的典故。劉伯溫扶保朱元璋打下大明江山之後,朱元璋為了使自己的江山千秋萬代都承傳下去,就下旨叫劉伯溫選擇建都新址。選來選去,就選中了幽州城外(就是現在的北京)這片風水寶地。劉伯溫從風水學的角度做了詳細的解說,朱元璋聽了十分高興。問道:“在此處建都,將來國祚如何?”劉伯溫心明如鏡,已算出明朝能傳多少代,但他哪敢明言,深怕泄露天機遭天懲,只得隱晦的說出來:“我主江山國運昌隆,國祚可傳至萬子萬孫。”實際上是說,可傳到萬曆的兒子的孫子輩上就結束了。即萬曆的兒子是泰昌,泰昌的孫子是崇禎,即明朝末帝崇禎。朱元璋哪解其中隱語所含玄機,聽後大喜,重賞了劉伯溫。

當時北京這裡是一個大沼澤類的湖泊。就在決定在這裡修建京城的這天夜裡,湖澤水裡的魚、鱉、蝦、蟹、鱷魚、癩蛤蟆等精靈喧叫之聲震天,湖面波濤滾滾,無風三尺浪。嚇的附近居民心神不定,劉伯溫早知就裡,急忙稟奏皇帝說:“水中精靈不願遷徙它處,須得萬歲下旨許願安撫,不然會引發後患,危害附近居民。”朱元璋聽後急忙擬寫聖旨,大意是讓這些精靈都趕快遷徙到其他水域居住,將來好壞都有它們一帝。然後又命劉伯溫去湖邊祭奠,宣讀聖旨。說來也怪,劉伯溫宣讀完聖旨後,湖澤又頓時恢復平靜,水中精靈也順著水路消失的無影無蹤。這道聖旨就是雙方達成的協議,上天就得為此作證安排。難怪中華民國後當權的統治者的姓名中大多與水有關。因為他們不是真龍天子,所以也坐不上金鑾殿。

五、重德行善添子增壽
 
外祖父曾多次占卜算出自己的壽命天年是49歲,終生沒有兒子。遇到機會也找高明的卜者或相士算命,得出的結果答案也莫不如此。但他並沒灰心失望,因為外祖父深明延年益壽等改變命運之道,所以多年來他一直重德行善不改初衷、踐行不輟,儘自己所能幫助別人。真是皇天不負善心人,到頭來果然是人有善德,天有奇報 - 外祖父四十歲那年,我的舅父降生於世。全家人當然是歡喜無限,並人人都更加信奉神佛,也常做一些濟困扶危的善事。

外祖父四十九歲那年,有一次他出遠門去辦事,這天他來到一條河邊。放眼一望,河面上一條船也沒有,目之所及也沒見到有可過河的橋樑。他仔細觀察,見一片河面上長出水草,心想有草的地方可能河水會淺,所以就挽起褲腿邁向河裡,準備趟河過去。恰在這時,從腦後傳來喊聲:“站住!”外祖父急忙停步回頭一看,只見一匹紅馬旋風般飛馳而來,馬上一人不斷的打馬狂奔,眨眼間就來到面前。一邊從馬上下來一邊吼道:“你不要命啦!”外祖父奇怪的問:“請問先生,這話從何說起?”那人這才面透微笑:“還從何說起,你再往前邁出一步,命就被河水淹沒了。你可能以為有草的地方河水淺,恰恰相反,這裡是最深的地方。河水有一丈多深。人如下去能不沒影嗎?”.外祖父聽後,這才恍然大悟,頓時嚇出一身冷汗。剛邁上河邊準備行大禮磕頭拜謝,就在這轉眼的功夫,那個好心人已躍馬揚鞭而去。外祖父呆呆的站在那裡,直到目送著恩人不見蹤影為止。是凡人?是神人?表面上是這個救命恩人幫助闖過了他生命的極限大劫!實際上是他的積德行善延續了自己的生命,後來活到63歲那年離世。相信他的主元神離開肉體之後,也會有一個美好的去處,或者能做哪一層的天人也說不定,再或者轉生後做大官發大財也未嘗不可。因為李洪志大師在《轉法輪》中揭示了這方面的天機天理:“有德來世當大官、發大財。” 由此看來,德真是福運之源啊!

八、對外祖父的怨與敬

我在28歲那年,去給外祖父祭奠上墳。那時我燒化紙錢卻立而不跪,原因是有一絲對外祖父幽怨湧上心頭。要問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感情,話還得從外祖父在世時的一件事說起。

外祖父有一個堂孫女,是我的同齡表妹,她為人典雅賢淑,生得也很美貌端莊。母親早就看中了這門親事,與表妹的母親也就是我的舅母一提此事,她也百分之百的贊成。母親徵求我的意見,我也很是同意。但沒想到外祖父對這門婚事卻極力反對。他認為我們二人命造不能相合,決不能成婚。成婚後如果一帆風順會使我錯過重大的機緣,得不償失。因為外祖父在雙方家庭的威信極高,所以就採納了他的決策,談婚作罷。這在我心靈里留下了對外祖父的一絲怨絮陰影。

外祖父去世後,又過了幾年,因為我為人單純,上了介紹人的當,而與一個品性不理想的女子結婚成家,家庭矛盾也日益惡化,所以對外祖父的怨氣也更加深了一層。所以才會給外祖父上墳立而不跪。後來終於走到了分道揚鑣的境地 - 離了婚。

後來的生活可以說是坎坷不平、歷盡艱辛。我幾乎把全部身心都投入了工作事業當中,飽嘗人間世態炎涼之苦。經過努力,亦或說是命運的感化,我從一個鄉下小山村轉到當地的縣城工作,組織了現在的這個家庭。好像是命運有了轉機,但隨之又經常臥床不起,病痛不斷。人生的苦難折磨得我常想出家為僧。

後來也就是在1997年五月,為祛病健身我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通過仔細閱讀法輪大法經書,我才真正懂得了返本歸真之路的難得,也才聯想到修煉機緣的可貴。我也才真正明白了外祖父對我的良苦用心。試想一下,如果外祖父對我的第一次談婚不干預,假設我生活的美滿幸福,就會迷在人中,樂不思蜀。更何況在那個小山村根本就接觸不到大法,又怎能得到大法修煉?由此看來,外祖父真的有先見之明,我由衷的感激敬佩外祖父對我的關愛之德!有時我不禁聯想,這一定是主佛慈悲的把外祖父安排在我身邊,給我奠定神傳文化思想理念,然後又提醒我走入大法修煉,為我排除得法修煉的巨大障礙。我對外祖父當初的滿腹怨絮之情也早已轉化為滿腔的感激之念。但願他在天之靈早已同化大法,或者如果又已轉生為人,那我更祝願他能走進大法修煉!這是我的衷心祝願!如此才返本歸真有望,功成圓滿可期!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