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文鞭影》二蕭(9):鄭虔貯柿 懷素栽蕉

正見神傳文化編輯小組

【正見網2014年02月23日】

【原文】

zhèng qián zhù shì ,huái sù zāi jiāo 。
鄭虔貯柿,懷素栽蕉。

ㄓㄥˋㄑㄧㄢˊㄓㄨˇㄕˋ,ㄏㄨㄞˊㄙㄨˋㄗㄞ ㄐㄧㄠ。
鄭虔貯柿,懷素栽蕉。

【注釋】

(1)鄭虔:字若齊,唐朝鄭州滎陽(今屬河南)人。精通詩、書、畫,擅長地理、軍事、博物、醫藥,曾作《天寶軍防錄》,言簡意賅,諸位儒者佩服他善於著書,玄宗時曾為廣文館博士,號稱“鄭廣文”。
(2)貯:積存。
(3)懷素:唐代名僧,俗姓錢,字藏真。擅長狂草,曾向鄔彤、顏真卿學習書法。嗜酒,人稱“醉僧”,與草書家張旭並稱“顛張醉素”。

【語譯】

鄭虔以貯存的柿葉代紙練字,懷素用栽種的芭蕉葉練草書。
  
【人物故事】

據《新唐書.鄭虔傳》,唐玄宗天寶初年,任協律郎,搜集當代事跡,著書八十多篇。有人偷看其稿件,上書告他私撰國史,獲罪外貶十年。返回京師後,玄宗喜愛鄭虔的才華,想安排在身邊,因他不能治事,更為他設置廣文館,任他為博士。鄭虔善畫山水,喜好書法,常苦無紙張,慈恩寺儲存了幾屋子柿樹落葉,他就前去每日拿取柿葉練習書寫,時日一久,柿葉幾乎被他寫遍了。曾自己寫詩加在畫作上獻給皇帝,玄宗題字於作品下方:“鄭虔三絕。”(詩、書、畫三者絕妙)升遷為著作郎。

安祿山叛亂,劫持百官至東都洛陽,命鄭虔為水部郎中,他說自己患有風癱(癱瘓病),請求改任市令,暗中寫秘密奏章送達靈武縣(今屬寧夏)給唐肅宗。叛賊平定,鄭虔被貶台州司戶參軍。之前有位鄭相如,從滄州來以師禮拜見鄭虔,鄭虔問他所學為何,鄭相如說:“聽聞孔子說自己‘能預知周朝後百代’,我也能預知。”鄭虔很驚訝,隨即鄭相如說:“開元到三十年將改年號(開元共二十九年),再十五年天下大亂(天寶十五年安祿山洛陽稱帝),亂臣竊據皇位,您將受污授予偽官,若願守節,可以免除(死罪)。”鄭虔又問:“你自己如何?”他回答:“我有官位三年,死在衢州。”這年鄭相如考中進士,調任衢州信安縣尉。過了三年,鄭虔詢問吏部,鄭相如果真死了,故鄭虔惦記其所言,始終不歸附賊黨。

據唐朝陸羽〈僧懷素傳〉,懷素性情放縱不羈,不拘小節,認為萬緣皆虛假,由心得之。於是喝酒來涵養天性,寫草書以舒暢心志。時常酒酣耳熱,興致一來,遇到寺院牆壁、住屋牆面、衣服器皿,無不書寫。因貧窮無紙可寫,他曾在故鄉種一萬多棵芭蕉樹,供他隨意書寫。還寫不夠,就拿一個盤子塗漆來寫,又拿一塊板子塗漆,再三書寫,盤子和方板都被寫破了。

【說明】

鄭虔就算家境貧寒,依然勤奮好學,以柿葉代紙練字,終成一代名家。他清靜淡泊,雖居官但甚為清貧,杜甫曾贈詩給他說:“才名四十年,坐客寒無氈。”鄭虔四十年來素有才名,可是客人來也沒有氈子坐,杜甫以此稱讚他的才學出眾和為官清正。

佛家言人世一切皆是幻相,因緣果報由心造作所得,故要嚴謹修心以達萬緣皆空。懷素既知萬緣皆謬,便該看淡世間一切,心中無所執著,而非放縱任性,執著飲酒草書。醉僧懷素的草書號稱“狂草”,常在喝醉時四處亂寫,這種無理性的放縱,心態發狂而無正念。草書其實是人放任負的一面所成,所以往往醉酒時寫得更加“狂草”。這是在大腦不清醒,即主意識不清醒時的所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