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未來科學與文化大會文章選登:天人關係和天象變化

莫海定

【正見網2013年12月18日】

天象即天文現象,在中國古代泛指天空發生的各種“自然現象”。

中國古人認為“天人合一”,宇宙和人是一個整體,宇宙和人間是對映關係。所以古人發現通過觀測天象變化可以預知人間將要發生的大事,真如《易經》中的“觀乎天文,以察時變。”

古人還認為人的行為可以影響天象。比如人順天而行,“天”就現吉象,人間就會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反之,天就降凶兆,人間就會有旱澇災害,異象,兵變民亂等。《漢書.天文志》把這種關係講的非常直白:

“凡天文在圖籍昭昭可知者,經星常宿中外官凡百一十八名,積數七百八十三星,皆有州國官宮物類之象。其伏見蚤晚,邪正存亡,虛實闊驥,及五星所行,合散犯守,陵歷鬥食,彗孛飛流,日月薄食,暈適背穴,抱珥鷥蜺,迅雷風祅,怪雲變氣:此皆陰陽之精,其本在地,而上發於天者也。政失於此,則變見於彼,猶景之象形,鄉之應聲。是以明君睹之而寤,飭身正事,思其咎謝,則禍除而福至,自然之符也。”

其大意是天上的星星,星宿在地上都有具體的對應,它們出現的異象都和君王施政的過失有關。認識到天人之間的這種對映關係,中國古人提出了分野的概念,就是將星空劃分成不同的區域,每一個區域和地上的州國相對映。當某個分野中的出現異常天象,就可推斷分野對映的區域將有大事發生。比如在《三國演義》中有這樣兩段話:

蒯良謂劉表曰:某夜觀天象,見一將星欲墜,以分野度之,當應在孫堅。

徽曰: 昔有殷馗善觀天文,嘗謂:群星聚於穎分,其地必多賢士。

其中,潁分是指潁州的分野。

正因為如此,所以古代的君王都非常重視天文觀測。如果發現不詳的天象,皇帝往往據此來檢討朝廷施政的得失,或糾正錯誤,或大赦天下,甚至發布“罪己詔”。中國歷史上每個朝代都設有專門觀測天象的機構和官員,系統觀測記錄天象。

中國歷史上有不少系統論述天文預測的著作,如戰國時期的《甘石星經》,漢代司馬遷的《天官書》,唐代的《乙巳占》和《開元占經》等。

  

中國古代觀天台

自《史記》以降,歷代史書中都有《天文志》一卷,專門記載天象,還記載了與之相關的預測,這些預測相當準確。這些例子在史書中比比皆是。比如:

《五代史》:“元帝初元元年四月,客星大如瓜,色青白,在南鬥第二星東可四尺,占曰:‘為水飢。’其五月,渤海水大溢。六月,關東大飢,民多餓死,琅邪郡人相食。”

《魏書》:“六年六月,金、火再入太微……太史上言,且有骨肉之禍,更政立君……冬十月,太祖崩。”

《宋書》:“蜀後主建興十二年,諸葛亮帥大眾伐魏,屯於渭南,有長星赤而芒角,自東北,西南流投亮營,三投再還,往大還小。占曰:‘兩軍相當,有大流星來走軍上及墜軍中者,皆破敗之徵也。”九月,亮卒於軍。

《晉書》:元帝景元四年六月,有大流星二並如鬥,見西方,分流南北,光照地,隆隆有聲。案占:“流星為貴使,星大者使大。”是年,鍾、鄧克蜀,二星蓋二帥之象。二帥相背,又分流南北之應。

熒惑守心在古代是和皇帝有關的天象,指火星(熒惑星)運行到與心宿重疊的天象。下表列出了歷史上記載的8次熒惑守心的天象。從表中可以看出,除了第一次外,都在比較近的時間內發生了和君王有關的災禍。

宋景公37年 景公感動上天,熒惑移徙了三度,免災。

秦始皇36年 隔年秦始皇駕崩。

漢高祖12年春 4月高祖駕崩。

綏和2年春 3月漢成帝駕崩。

永初元年5月 11月周章謀廢漢安帝,事敗被殺。

中平3年4月 3年後漢靈帝駕崩。

黃初年間 魏文帝駕崩。

太康8年3月 3年後晉武帝駕崩。

第一次熒惑守心“失靈”的原因,《史記》上有一個有趣的記載:宋景公三十七年(公元前480年),熒惑守心,景公擔憂,問於司星官子韋,子韋說:“出現這樣的天象,說明禍將降臨到君王身上,但是,可以把災禍轉移到宰相身上。”景公說:“不行,宰相是輔佐國家的大臣。”子韋又說:“那就轉移到百姓身上。”景公說:“如果百姓死了,我當這國君又有何用?寧可我死,也不能讓百姓受罪。”子韋又說:“可以移到年成上。”景公說:“更不行,年成歉收,百姓貧困、飢餓。百姓一旦飢餓,必死無疑,為君王而殺害自己的民眾以自活,那誰又願意尊我為國君呢?我命該如此,你不要再說了。”子韋說:“我賀喜君王,天之處高而傾聽謙卑養德的人君,君王您說出了三種至德的仁愛、寬厚的言論,天必然賞賜君王,火星應該移動了。” 子韋於是再占候星象,火星果然移動了三度,離開了宋國的天區。所以免去了災禍,還延壽了21年。

現代天文學認為很多星星距離地球非常遙遠,而光速在外太空也以我們地球上的速度傳播,星光到達地球往往需要很長的時間。但是中國古代天象學認為天象對映人間的事情往往很快應驗,早則幾天幾月,多則三五年,最多不會超過十年。這在史書上也有很多實例。

《後漢書.嚴光傳》:“(光武帝)復引光入,論道舊故因共偃臥,光以足加帝腹上,明日太史奏,客星犯御座甚急。帝笑曰:‘朕故人嚴子陵共臥耳。’”嚴光睡覺時將腳放到光武帝的肚子上,太史即看到了客星犯帝星的異象。

《明史》記載:明初某日晨,太史稟報,臣夜觀天象,發現一顆偏紅色彗星,正犯帝星,這是大凶之兆,說明陛下身邊藏有刺客。臨朝時,朱棣眼睛盯著大臣們的衣服、帽子、飾帶,看有沒有“紅色”的嫌疑。這時,景清走上前來,步子有些不自然,引起了皇帝的警惕,皇帝說:“你身著長袍,走路不便,何不提一提,免得跌倒。”景清提起長袍,露出了裡面緋紅色的褲子。早有準備的左右護衛上前把景清撲倒。護衛們剝掉景清的朝服,一套緋紅色的衣服露了出來,腰帶上還別有一把短劍。經審問,景清果然是要刺殺皇帝,替被朱棣奪去帝位的建文帝報仇。

史籍《周書異記》記載,周昭王二十四年四月八日,皇城洛邑附近的江河泉池泛漲,山川、宮殿震動,一道五色光貫入太微星。接著天空變成青紅色,城中香氣四溢。昭王問:這是何徵兆?

太史蘇由解釋:此乃天降祥瑞,與本朝無干,西方有大聖人降生,聖人教化將在千年後傳來吾國。 昭王即遣人鐫石記之,埋在南郊天祠前 。

周昭王二十四年約為西元前1027年。

這一記載與佛經關於釋迦牟尼誕生的描述驚人的一致:

須彌寶山王 堅持此大地 菩薩出興世 功德風所飄 普皆大震動 如風鼓浪舟 栴檀細末香 眾寶蓮花藏

這就是中國佛教釋迦牟尼誕辰的來歷。釋迦牟尼涅槃時,周穆王的太史扈多也根據當時的異象推斷出來。

前面我們已經提到,中國古代天象預測和現代天文學的理念大不相同,那麼怎樣理解中國古代的天象學呢?

首先和中國古代的中醫、陰陽術數一樣,中國古代的天象學植根於中國古代“天人合一”思想,和現代天文學立足於實證科學有根本的不同。中國古代科學注重從整體理解所研究的對像,和現代實證科學把研究對像分割成一個個機械的部分有很大的區別,所以中國古代科學對宇宙和人類關係的理解深度往往為現代科學所不及。

其次,從史書上的記載我們看到,天象的解讀是非常深奧的學問,只有少數極有天賦的人能深諳此道,而且天象學往往是秘傳之學。古代著名的軍師都精通天象,象范蠡,張良,諸葛亮,劉基等。

中國古代科學獨到之處從中醫的經絡穴位就可以窺見一斑。經絡和穴位在中醫裡是非常基本的東西,但是因為解剖上看不到,原來一直不為以實證科學為基礎的西醫所承認,一直到後來物理學家藉助儀器間接的觀測到了經絡和穴位的存在,而且和中國古代的經絡穴位圖分毫不差才被承認。中國古人並沒有這樣的儀器,他們卻能把經絡和穴位描繪的如此準確,說明中國古代科學對人體的理解確實遠遠超出了現代科學,那麼他們對宇宙和天象的理解有沒有可能有現代科學還看不到的呢?當然是可能的,因為和有幾千年的中國古代科學相比,西方的實證科學才有幾百年的歷史,更別提它們本來就不是一個體系的東西,兩者各有所長也沒有什麼奇怪的。

現代科學也發現了不同尺度下的物理學原理是不一樣的。在人們可以接觸到的宏觀世界裡,牛頓的經典力學可以很好的描述各種物理現象,但是到了原子分子以下的尺度時,牛頓力學就無能為力了,這時描述物質運動的規律得用量子力學。

    

經典的力學尺度的量級是米,量子力學尺度的量級是0.1納米,兩者相差約10個數量級。一個10萬光年的星系大小約是1021米,和經典力學的尺度相差了21個數量級。那麼用經典物理學來描述星系和宇宙的運動,誰也保證不了一定是可行的。確實,現在天文上發現了很多現代物理學解釋不了的現象。比如牛頓力學就解釋不了星系裡恆星的運動,天文學家發現它們的環繞星系中心的運動速度太快了,按照牛頓力學不可能穩定。因此為了使恆星的運動符合牛頓力學,天文學家不得不引入了暗物質的概念。現代天文學認為我們宇宙的尺度是137億光年,用經典力學來研究,天文學家解釋不了宇宙的加速膨脹,所以又不得不引入了暗能量的概念,認為是暗能量使得宇宙加速膨脹。

中國古代的天文學植根於中國人敬神知命的傳統,隨著清朝的滅亡和西學東漸,這種傳統逐漸被西方科學所取代。另一方面,中國古代天象學是秘傳之學,本來傳的面就非常窄,就更容易失傳。但是在民間還有人會解讀天象。如方勵之先生在一篇文章中曾談到超新星爆發1987A:天文界有不少占星術業餘愛好者。一位精於此道的愛好者占曰:1987A爆發亦主凶,“上有災”。果然,不到一年,中華民國蔣總統經國就“駕崩”了。

與中國古代天文學著重於預測的功能不同,現代天文學已經發展成為和類似於自然科學領域的重要學科分支。因為天文學已經走實證科學的道路,不象中國古代天文預測需要特別高的天賦,容易普及。隨著光學儀器製造和電子工業的進步,天文學家製造出了很多非常精密的望遠鏡,包括空間望遠鏡,如著名的哈伯望遠鏡;大口徑地面望遠鏡,如位於夏威夷毛基山的雙子望遠鏡,甚至龐大的望遠鏡陣列如甚大射電望遠鏡陣列,藉助這些高解析度望遠鏡,天文學家可以觀測到遙遠宇宙空間中發生變化的情景。加上現在網絡的普及,我們可以免費到這些望遠鏡的新聞發布網站獲取最新的觀測資料。下面讓我們看看這些年來天文學家都發現了些什麼。

  

NASA 新聞網站2006年10月16日發布圖片,銀河系近鄰觸角星系中正在上演的壯觀“星系大碰撞”。隨著兩個星系不斷撞擊,數十億顆新星陸續誕生。

 

鄰觸角星系

2010年NASA“斯必策”望遠鏡發現了迄今最明亮的新星暴生現象。兩個巨型螺旋星系相互劇烈碰撞,無數的恆星正在形成。

  

2007年,天文學家在星雲NGC 3603中,發現一年輕新星暴生的星團,其中有無數質量不同的新生星體。

NGC 3603

遙遠星系GOOD 850-5每年誕生4000顆恆星,比銀河系快一千倍。天文學家認為,宇宙演化要麼比預期的快的多,要麼是以不同的方式進行。

GOOD 850-5

2005年,科學家在銀河系附近發現了數十個嬰兒星系。其中新恆星的生成速度超過一般星系的100倍。

2005年天文學家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嬰兒”星系,不到10億年,卻是銀河系的8倍大。

巨大的“嬰兒”星系

2004年12月27日銀河系人馬座發生極強的爆炸,在0.1秒內釋放出太陽10萬年釋放的總能量。科學家稱“這是一生只能遇見一次的事件。

銀河系人馬座爆炸示意圖

2005年1月5日,科學家在星系團MS0735+7421發現迄今為止最大的噴射。星系團中心黑洞吞噬了相當於3億個太陽的質量。爆炸產生兩個直徑均為60萬光年的巨大空洞。

星系團MS0735+7421

美國東部時間2008年3月19日凌晨,NASA雨燕衛星探測到最強烈的恆星爆炸,其餘輝在地球上肉眼可見。爆炸發生在75億光年之外,之前在如此遙遠距離外的任何物體都未曾達到肉眼的可見度。

上面的紀錄很快就被打破了。2010年6月21日,一個50億光年外空前強大的伽馬射線爆發使NASA的雨燕探測器達到飽和。

  

2007年1月NASA發布消息,天文學家觀測到銀河系中心黑洞發生強烈爆發。這次爆發比其它觀測到的任何爆發要亮一千倍,持續時間也長一千倍。

2007年科學家發現最明亮的超新星爆發,放出的能量是普通超新星爆發的100倍,被稱為“超新星之王。”

超新星之王

一星系在16天內發現兩次超新星爆發,發生在2007年5月19日和6月4日。大多數星系每25年到100年才有一次超新星爆發。天文學家認為“非同尋常。”

爆炸發生在2002年1月,在四十多天裡,其亮度增長一萬倍,成為銀河系亮度最大的星體。天文學家稱從沒有觀察到過類似的現象。

V838超級巨星

2007年10月24日荷瑪彗星突然爆發,亮度在24小時內爆增一百萬倍,成為肉眼可見的彗星。荷瑪彗星爆發屬罕見的天象,天文學家表示,“它是空前未有的事件。”

荷瑪彗星突然爆發

2010年天文學家發現古老星系周圍出現美麗的紫外線環,有的大到足以圍繞幾個銀河系,其中存在大量新星,意味著這些古老的星系已經“返老還童”。

“返老還童”的星系

幾十年來,天文學家描繪的銀河系有四條主要螺旋臂,然而新紅外圖像顯示,銀河系目前僅剩下兩條主臂。

銀河系失去兩條主臂

2003年11月4日,太陽發生最強爆發。此前最強爆發級別為X20,這次爆發使衛星上的探測器飽和。科學家推測其級別高達X28。

太陽發生強烈爆發

2008年NASA發布59張圖片。顯示星系碰撞和相互作用遍及整個宇宙。天文學家認為,宇宙在大範圍內的變化驚心動魄。

                   

宇宙變化驚心動魄,右圖為星系碰撞融合的不同階段

類似的發現還很多,限於篇幅,我們就不一一列舉了。從上面的介紹可以看到,目前宇宙的巨變怵目驚心,遍布其每個角落。

按照中國古人的觀點,某個星體出現異常對應著世間特定個人或局部地區的變動,那麼大範圍的巨變必然意味著世間正在發生前所未有的巨變。

這些天象已經頻繁出現了幾年甚至十幾年。當今世界雖然局部衝突不斷,但在物質層面尚未出現相應的大變動,因此這些天象變化應該對應人類在精神層面上的變化。

這些天象變化的原因何在?我們注意到明朝國師劉基的《燒餅歌》中有這麼一段話:上末後時年,萬祖下界,千佛臨凡,普天星鬥,阿漢群真,滿天菩薩,難脫此劫,乃是未來佛,下方傳道,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不遇金線之路,難躲此劫,削了果位。

他說的是在我們這個時代宇宙發生了很大的危機,所以“未來佛”親自下世傳法度人,歸正乾坤。許多佛道神因此跟著下世。

預言中提到“普天星鬥”,和中國古代對天象的認知是一致的,古人認為“天上一顆星,人間一個丁”。天體發生了巨變,也就意味著宇宙中的生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變化,而這些變化已經在世間反映出來。

從預言所暗示的時間地點很容易推斷出預言說的是法輪大法的洪傳。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也曾多次在講法中說過,現在很多中國人都是天上下來的“王”。想知道預言詳情的讀者可以參考正見網文章: http://www.zhengjian.org/node/81056

我們統計了過去30多年來每年所發生的超新星爆發的數目,發現超新星爆發的數目的確出現了和法輪大法在人世間密切相關的規律。超新星古稱之為客星,現代科學認為是大質量恆星在演化接近末期時經歷的一種劇烈爆炸。數據來自超新星列表網站: http://www.cbat.eps.harvard.edu/lists/Supernovae.html。

由圖中可以看到,每年超新星爆發數在1992年有一個小高峰,在1999年前後大幅度增長,在2007年左右達到高峰,而後逐漸回落,到2013年,基本回到了1999年左右的數目。這些變化和我們前面介紹的天文學家觀測到宇宙中的劇烈變化趨勢吻合,的確在2007年前後,天文學家所發現的重大天象特別多。法輪大法於1992年傳出,1999年7月被中共公開鎮壓,而2001年到2007年是鎮壓最嚴酷的時間段。在2001年中國炮製天安門自焚偽案後,在中國大陸大量法輪大法學員因為堅持修煉而被迫害致死,這期間還發生了大量法輪大法學員被活摘器官的令人髮指的罪行。

劉基的預言以”金線之路”來形容“未來佛”所傳的法輪大法,金形容其珍貴,線,形容其窄而難。中共統治大陸幾十年,摧毀了幾千年來中國社會的道德根基,很多中國人已經不再相信神佛,以發財享受為生活的唯一目的。加上中共為了鎮壓法輪大法炮製了大量謊言,包括天安門自焚案等,導致很多人對法輪大法心存敵意。正確認識法輪大法從而遇上“金線之路”是非常難。正如預言所說的,這些下世的神佛在人間不能認識法輪大法這條金線之路,參與了對大法的迫害,他們就難以躲過這一劫難,他們對映的星體或更大範圍的天體就會解體,這是宇宙中天體發生頻繁爆炸的原因之一吧。幸運的是,今天有眾多的法輪大法學員,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學員在冒著生命危險大面積的向世人,特別是中國人講清法輪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目地就是清除民眾頭腦中因為中共造謠宣傳對法輪大法的誤解,從而能夠躲過這一劫。大家如果能夠認真聆聽他們的心聲,破除中共那些漏洞百出的謊言欺騙並不是一件難事。

預言中提到眾多的神佛為了得未來佛所傳的法已到世間,浩瀚的宇宙有多少這樣的神佛,我們每個人是不是身在其中?

“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 處在宇宙巨變中的人,有珍貴的機緣和福分,同時也有莫大的責任,更應該珍惜這萬古的機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