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論語》淺悟

費城大法弟子 李嚴

【正見網2015年07月05日】

自從師父發表新《論語》以來,就想要儘快背下來。每天早晨5:00起床,利用全球發正念前的時間學、抄、背,一個字一個字工工正正抄了四遍,一週後,基本背下來了。

一、師父把我們拔起來了

背過《論語》再學法時感覺過去一些不解或難解的問題能領會、能理解了。師父講:“我這個人有個習慣,我要有一丈,我說一尺,你說我吹都行。其實這只是說出一點,更高深大法由於層次太懸殊,我根本就不能給你講一點。”(《轉法輪》)隨著修煉的深入,大法弟子逐漸走向成熟,師父把較高深的法理展示給我們,師父再一次把我們拔起來了。

二、手指為什麼被刀切了

三週前我在女兒家做飯切菜時,一下把手指頭切掉一塊,鮮血直流,我馬上用水沖洗一下,按住刀口,心想沒事,把那手指翹起,打掃完濺到菜板、水池的血跡,該干什麼還干什麼,女兒回來吃著香噴噴的飯菜,什麼也沒看出來。

為什麼把手指頭切了?師父講:“一切事情都有因緣關係,不是偶然存在的,不給你安排它,你就遇不到。”(《轉法輪法解 》- 在廣州講法答疑)

向內找自己的漏,女兒家院子裡長出一棵臭椿樹,一米多高了,心想要是香椿樹該多好,嫩葉可以做菜,臭椿在這裡長著沒什麼用,就讓女婿把它砍了,一個生命在我的執著驅使下被扼殺了,聯想到師父講的三界的理是反的,“世人認為的香的那邊是臭的”(《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及師父在《轉法輪》講 “但是我們告訴大家,樹也是有生命的,不但有生命,還具備著很高的思維活動。”及最近講法中講的:“是的,任何東西都是有生命的。所以過去和尚啊、修煉人啊,不隨意糟蹋東西啊、什麼東西都不想損害啊,它是有關係的。”(《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師父把法理都明明白白講給我們了,《論語》中要我們“走出人類層次”自己還不悟,該接受這次教訓了。

三、寫訴江狀交答卷

五月份開始進入全民起訴江xx大潮,覺得天象變化到這兒了,該把大魔頭送上歷史的審判台了,這是作為每個大法弟子來講都義不容辭的責任。就開始著手寫,但寫的過程中卻冒出來一些人心:這要把姓名、住址等個人信息全都暴露給邪黨政權下的公、撿、法,家裡人會不會遭殃啊,其實是正念不足的表現,看到自己的人心是多麼的自私和渺小;看看江魔頭對全中國以至全人類犯下的滔天罪行,我們還有什麼理由去姑息它!因此義無反顧寫出控告狀,寫明信仰大法,修煉給我帶來的身心健康、道德向上;揭露江xx破壞信仰、迫害善良、縱容假、惡、暴,把人類引向道德沒落的深淵,從而毀滅人類的種種罪行,寄給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向師父交了一份答卷。

一點粗淺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