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的修煉體悟

台灣大法弟子 貿欽


【正見網2016年06月21日】

一、香港遊行證實法

去年10月1日,我們一行到了香港機場便搭遊覽車很快就到了集合(記者會)現場。青關會污衊大法的叫囂與去年5月比較是有增無減,更能嗅出另外空間正邪大戰的氣氛。我也不例外,加入發正念剷除邪惡的行列中。

今天遊行出發的比較早,約下午1點半就開始。這次在協調同修分配下我負責掌旗,同行2位男同修邀集我參與,共7人(3男4女)掌標示“您退了嗎?”的最大旗幟。步出公園踏上遊行路上第一時間,更明顯感受到正邪大戰的氣氛,整個大旗被詭異的陰風幾乎吹倒在地,大家同心協力很快就扶正向前走,與去年5月參加遊行掌單人大旗的場景及感受是一樣的。

師父說:“香港,是那個邪黨最前沿,那是已經到了它的嘴邊。在那個地方揭露邪惡,它已經恨的牙根都痛了,它要不干出那些邪惡的事來才不正常呢。”(《二零一三年大紐地區法會講法》),我也能意識到正邪大戰的氣氛,所以一直發正念剷除邪惡,但一路依然覺得掌旗很吃力,但看到兩側的兩位男同修似乎走的很輕鬆。

走了約三分之一路程,突然想起全球電話組營救平台最近經常貼出提醒同修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個人的理解是:接電話者背後一切干擾人得救的邪惡因素固然是要正念清除,但若能讓接電話眾生感受到我們的善,眾生比較願意接聽電話,從而得救。所以面對青關會的叫囂我開始背“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奇妙的是自此覺得掌旗不那麼吃力了。過了約一半路程,在後面隨時準備替換掌旗的香港同修,過來詢問是否需要替換?我說等一下再看看。

過了約三分之二路程,我想起“大法還在傳,只要得到了你就去修。如果不能使你圓滿,那就不讓你修了。層次高低不在進門的先後,而是自己修的。”(《澳大利亞法會講法》),我悟到師父既安排我到香港來掌大旗遊行證實法,我就能掌大旗走完全程,更奇妙的是自此覺得我自然領悟到掌旗要領,掌旗一點都不吃力了,既使剩最後10分鐘風勢最大的路程,我都能行動自如走過來。我當時在想,最後關頭我為什麼能輕鬆走完全程呢?是因為我正念主導自己,“信師信法”。

二、否定舊勢力安排,師尊為我淨化身體

近年來排字是台灣每年在法會前要舉辦的證實法項目,自2010年8月得法以來我每年有幸得以參加排字的前置工作與排字活動,去11月底是在台北中正紀念堂舉行排字活動,當時雖正在過左腳踝腫脹疼痛的關,仍和往常一樣參與排字的前置工作,因考慮走相不佳一度想放棄排字活動,幾經思考,決定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信師信法”參加了神聖的排字活動。

排字活動期間除左腳踝疼痛,腸胃也開始不適,接續的集體煉功活動,腸胃愈來愈不舒服,“還會遇到什麼呢?我們身體會突然間感覺不舒服,因為還業,它會體現在方方面面的。”(《轉法輪》)我理解到是師父安排讓我還業並幫我淨化身體,身體持續愈來愈不舒服,忍耐到煉第五套功法時,就離席到化妝室花了十幾分鐘時間排除污物,頓感身體一身輕。

我只是有一個正念,師父就給予我這麼多。唯有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兌現史前誓約。

以上是我的修煉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