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並去除根本執著的修煉體會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07月28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二零一五年歐洲聖誕節前夕,在修煉這條道路上,我經歷了一次放下生死的考驗,在師父的呵護下順利地走過來了,也因此我找到了我的根本執著。

一、病業假相讓我找出根本執著

記得有一天,忽然後背開始疼,一會功夫前胸也開始疼痛,而且是前胸後背大面積的疼痛,越來越劇烈,最痛的時候心臟在不停的顫抖,並且感覺隨時都會停止一樣,疼痛時腿也在不停的哆嗦。剛開始後背微疼時自己沒當回事,但當很快心臟有痛感時我警覺了。我知道這不是消業,這一定是舊勢力的迫害,我堅決不能承認這種假相,馬上在心裡否定舊勢力對我強加的這種迫害,心裡不停地想著師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很快就不那麼疼了,但是感覺非常疲勞,就想上床休息。但馬上又否定了這一念,不是晚間睡覺時間只有兩種人上床休息:一種是疲勞的人,一種是生病的人。我算是哪種人?

修煉的人如果感到疲勞時當然是要煉功而不是上床休息,那我更不是有病的人。如果我上床休息了,那就等於承認自己有病了,這不是承認舊勢力強加的迫害嗎?我當然不能承認。我正念否定後忍著疼痛盤腿打坐,發正念,向內找,找到了很多執著心,找到一個,發正念求師父去除一個,感覺身體緩解了很多。同時我提示自己:身體被迫害,更不能影響做三件事,並且還要比平時多學法、多發正念、多講真相、多向內找,同時家務活和照看外孫女的事也一定照常做,思想上哪一方面放鬆都是承認了舊勢力強加的迫害,就容易被舊勢力擊垮。儘管幹家務時因後背疼痛有時直不起來腰,心臟難受時抱孩子腿在顫抖,我也沒哼一聲,也沒跟家人提及此事,我一直想著師父的法:“,有法在,怕什麼?不管它!”(《雪梨法會講法 》)可是每天后背還是疼痛,那我就不停的發正念向內找,十多天裡深挖自己找到了怕心、利益心、爭鬥心、怨恨心、妒嫉心、顯示心、面子心、虛榮心、求名心、委屈心、自卑心、做事心、急躁心、求心、安逸心、 不能被人說的心、記恨別人的心、還有黨文化等二十四顆人心。我常問自己,找出了這麼多的人心,怎麼每天后背還是要輕微疼痛兩、三次呢?看來還是沒找對啊,到底還有什麼執著呢?

有一天上明慧網看同修交流文章,看到四個字“根本執著”,我眼前一亮:看來我以前認為自己的根本執著是自我,可能是不對的,我這次一定要徹底找出自己的根本執著。師父在《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中>說:“有人覺的大法符合自己的科學觀念,有人覺的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有人覺的符合了自己對政治的不滿,有人覺的大法可以挽救人類敗壞了的道德,有人覺的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有人覺的大法與師父正派,等等等等。人在世間帶著這些心嚮往著美好的追求與願望沒有錯,但是作為修煉的人當然不行。那麼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門,然而在修煉過程中就要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在以後的看書、學法精進中認清自己入門時是什麼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煉一段時間了,是不是還是當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這顆心才使自己留在這裡?如果是這樣,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這就是根本執著心沒去,不能在法上認識法。”

那麼我自己入門時是什麼想法走進大法的呢?因此我回想起自己修大法前的一些情況:在二十多歲的時候,因為追求常人中的名利,常找人算卦,算一算自己的事業前程,財源福份,對這個非常感興趣,修大法後明白了找的大多是帶有附體的那種人。記得有一天中午睡覺做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夢,夢中被帶到了陰間,一個聲音說:她的壽命不就十八歲嗎?怎麼才帶來?我就醒了。醒來後極其害怕,那時我僅僅才二十多歲啊!我把這個夢跟姐姐說了,姐姐說:我家鄰居趙大嫂就是給人買壽的,找她的人很多,讓她看看吧。這個趙大嫂自稱是紅花蟒附體,家裡找她看病的人排長隊,國內很多人慕名而來。就這樣就按照她的方式燒紙燒香的就做了。記得33歲那年,又是這種情況,又再一次到她那去買壽,就這樣以後就偶爾有聯繫,有類似這方面的事就找她,甚至在家裡偶爾也能感受到或看到一些低靈的東西。每天人總是打不起精神,總感覺死亡離我不遠了,那時候就是那麼怕死。

一九九八年,我得到了一本《轉法輪》,翻開書後就被這本書博大精深的內涵吸引住了,如飢似渴地一宿就看完了。我如夢方醒,原來人可以修成佛的。那我以前找的那幾個所謂通靈的人原來都是被附體的人。我不可能要那些東西。我感到我萬分幸運,得到了這麼一本寶書,知道了這麼多的道理。由此我也就很自然地堅定了修煉法輪大法。

通過回憶和認真學法,我終於找到了我的根本執著,那就是怕死。當我內心認定真正找到根本執著的同時,我的身體延續十多天的些許疼痛,馬上煙消雲散,我知道我找對了。同時,我又體會到修煉的嚴肅和不注意細節修煉所帶來的麻煩,我無形當中不是在利用大法能保護我不死才修大法的嗎?這是真修嗎?這些年來自己一直感覺“三件事”做的相對可以,其實都是帶著根本執著在做的,那不是人在做大法的事嗎?根本執著沒找出來,那是根子問題,同時也有一個信師信法的程度問題,如果不真正地找出並去除根本執著,那後果才是最可怕的。

二、修去自我才能徹底清除根本執著

師父在《精進要旨三》<清醒>中說:“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

通過這件事我深切的認識到了邪惡舊勢力給我安排的路是這樣的:

讓我出生在堅持自我的環境。

家中兄妹多人排行最小,髒活累活有哥哥姐姐擔著我不用干,好吃的好玩的都由著我來選,在生活的環境中有自己不如意的事只要堅持自我都能得到。

學習生涯又在逐漸加強自我。

從小學到大學一直學習成績優秀,是老師的好學生,父母的好孩子,在學校大大小小的考試太多,總是要排榜,我很少有排在第二名的時候,總是考第一名,因此我走到哪都會聽到表揚聲,誇獎聲,還有那些羨慕的表情,老師滿意的眼神,這些過程都是在潛移默化地加強著自我,同時黨文化的東西也在層層滲入,並被變異著。

三、參加工作以後的經歷又是在證實自我

參加工作以後曾在幾家單位供職,最後也做到了一家全國性的大型股份制公司市級總經理的職位,事業的步步高升,又增強了這個自我。那時的我無論在家裡還是在單位都是說一不二,也不用考慮別人,說話要說上句,愛聽好話和奉承的話,自我越來越強。

舊勢力又讓年紀輕輕的、非常自信的我通過夢境感覺到死亡的可怕,加強我的這個怕死,再挖坑引我走向不得不信的低靈附體,而且體現在常人方面是我自己的選擇,來符合這箇舊宇宙的理。它們就是這樣一點一點的麻痹我的主意識,以便真正的生命任他們擺布。我清楚後天的我那不是真正的我,而是假我,是由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不好的觀念組成的自我。我只有徹底修去自我,才能徹底清除根本執著。

悟到這些以後,我只要有時間就發正念專心切割假我並清除它。實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是為私的念頭立即否定清除,每天睡覺前都回憶一下一天內所經歷的每件事,向內找深挖自己的執著心。增加學法時間,多學法清理自己。每天以三件事為主,容入整體,因為整體的力量太大了。

最後,讓我用師父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中的為學員答疑的一段法來結束:

“弟子:弟子感到舊勢力給我們安排了一些死關,想要我們一蹶不起。可是只要我們走過那些關、那些難,就能放下根本執著,從而做的更好。

師:是,如果大家沒有什麼執著的東西,舊勢力也抓不著把柄、也沒有辦法。”

層次所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謝謝各位同修!
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