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蕩正法路」的證實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3年02月11日】

一、真的是「緣到法已成」

我於九七年二月得法,正好趕上過春節放假,在一個星期內我連看三遍《轉法輪》,越看發現講得事情越大,知道的事情越多,越看越想看,用愛不釋手來形容當時的如飢似渴一點都不過份。《轉法輪》中第一句話就是「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千真萬確啊!我剛開始學法、煉功,身體就得到淨化,多年的多種慢性病都不治自愈;天目也時隱時現看到另外空間的一些景象,我看不到自己的功,但每天都感到自己象坐火箭一樣往微觀上突破,心靈感受無法用語言表達,真是奧妙無窮,妙不可言。奇蹟不斷在身邊發生:

(1)在千裡之外的母親病危,醫院已下死亡通知,我急生一念:為感謝母親的養育之恩,求救師父,第二天家中來電話說母親病情有好轉。特別是母親聽了幾遍師父的講法錄音之後,病危的身體不治自愈,一個月後就能下地煉功。此事帶動我的親屬中十幾人先後得法;

(2)我到外地出差帶一萬多元的公款遺失在人來人往的公共場所,等我想起回頭去找時卻完好無損。隨行的人都說:太不可思議;

(3)我的外孫由於早產,發育不全缺氧,生命垂危,專家會診已無搶救希望,家人決定不治了,因還有一口氣無處丟,就抱回家了。我守著他讀了一夜的《轉法輪》,第二天奇蹟發生了。現在他長得活潑可愛,聰明伶俐。我知道這都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救了他們。

我從小受無神論的教育,從不相信什麼鬼神,修煉法輪大法後發生的超常現象使我改變了過去的狹隘認識和觀念,對大法深信不疑,心中升起了對師父的無限敬仰,師父的每句話我都深信不疑。經過深思熟慮,我做出一生中最大的決定:終生修煉法輪大法,跟隨師父返本歸真。

二、經受史無前例的邪惡考驗

「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心自明》)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恐怖大王從天而落,邪惡之首江xx利用手中的權力對大法與大法弟子開始了邪惡的鎮壓,採用極其流氓的手段鋪天蓋地的造謠誹謗,大有天塌之勢,剎那間中國大地上到處是腥風血雨,謠言遮天蔽日。許多大法弟子被抓、被打、被關押;敬愛的師父被謠言惡毒的攻擊、誹謗;我們修煉的美好環境被邪惡破壞了。從師父的經文《位置》、《挖根》、《我的一點感想》中,我悟到助師正法的時刻到了。我堂堂正正地向人們洪法,談我們修大法的體會,談師父是怎樣教我們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的;當權者迫害法輪功是大錯特錯的;法輪功和師父是被冤枉的;強烈要求有關部門實事求是,還法輪功清白、還師父清白,釋放所有非法被抓、被關押的大法弟子。當著單位全體人員的面,我揭露攻擊師父的電視片是造謠惑眾、是信口雌黃、是惡毒的誹謗。公安局怕我上訪,從七月二十二日晚七點一直把我扣留到二十三日凌晨二點半,最後縣委領導出面,讓我丈夫(當時也修煉)做工作才放我回家。回家後我跪在師父法像前發誓:不論天塌地陷,海枯石爛,我修煉大法的心不變;為護法,刀山火海我也闖,跟隨師父正法永不回頭!

三、兌現誓約,助師正法

由於對這場邪惡考驗的殘酷性和長期性認識不足、學法不深,認為自己該說該做的都盡力了,誤認為大法弟子已無回天之力,只有等師父法正人間了。所以玩了一次文字遊戲,應付有關人員,在家學法煉功,等待天象變化。等到了十月份,形勢進一步惡化,全國大部份走出來的弟子被抓、被關,研究會工作人員被判重刑。通過冷靜下來認真學法,我悟到:不能再等下去了,大法的精英都被關押,我要把助師正法的接力棒接下去,我必須走出去,到北京直接向政府討還公道。因接近年底,財務工作忙,大法弟子要把常人的工作干好,不能給工作造成損失讓邪惡鑽空子。到二000年二月,我把我去北京上訪的認識和想法告訴其他功友,結果一傳二,二傳三,眾功友都想去。二月二十六日,我們一行十幾人一起到達北京,向兩辦信訪局遞交了一封聯名信,要求國家尊重事實,認真調查,還法輪功和師父清白、釋放所有被抓大法弟子。然後準備到天安門廣場煉功,但在去天安門廣場的路上被公安便衣騙上車送到天安門分局,下午分送到各省駐京辦。我第一次有機會同全國的、全省的部份功友交流。師父講:「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39頁)從決定上訪開始,我沒有一絲一毫的怕,雖被關在鐵籠子裡絲毫不影響我們功友之間的切磋交流。我從功友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明白了自己應該如何做,也更加堅定了我助師正法的決心。

三月三日回到當地看守所一直關押到七月六日才被釋放。(因我們是集體上訪,定我是組織者要判刑)在看守所,我和一起被關押的功友向警察及前來看望的親朋好友、同事、領導洪法、揭露邪惡謊言、講真相;用各自的修煉體會、身心變化來證實大法;用師父如何教我們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來說明強加給師父與大法的一切不實之詞和不公的對待;用憲法和黨章中的有關規定來證實我們的上訪完全是在行使一個公民和黨員的權力,是合法的;對我們的關押是違反憲法的。因此,我們決不承認強加在大法和師父以及大法弟子頭上的一切罪名。一月的集體洪法,整體做的很好。我們的集體洪法、講真相使警察從不理解到理解。有的警察講:我真佩服你們的師父,能有你們這樣捨生忘死的弟子,真偉大!還有的警察講:你們真好,每同你們接觸一次就感覺提高一次,等將來環境允許了我也修煉法輪功。師父講:「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由於我們的場很正,在看守所四個多月,警察從沒把我們當犯人待,看見煉功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事。我悟到同我們關在一起的犯人也不是偶然的,也是緣。我們給她們講大法如何好、師父如何好,講修煉的故事等。師父講:「……法輪他會內旋度己,外旋度人。」(《轉法輪》159頁)和我們住一起的大部份人都不同程度的心身得到受益。跟我睡一起的一個姑娘,腿疼的病僅二、三天就好了,有半年多沒來月經的人,跟我住一起不到一個星期就來月經了。還有一個犯人怕加刑不敢修,師父把我的功能打開讓她親眼見證了我隱入另外空間的神奇,她馬上要學煉法輪功,學煉後整個人變了另一個人。還有一個判無期的犯人,積極學煉功,警察問她怎麼學煉功了,她直言不諱地說:法輪功就是好,我如果早煉法輪功就不會做傻事了。有的犯人講:跟你住一起不知怎麼回事,真舒服,什麼病痛都沒有,想罵人時,話到嘴邊就說不出來了。這又一次體現出大法的威德和師父的洪大慈悲。

四、走正自己的路

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大法。除大法學員外,有很多人不了解大法,對邪惡的謠言、栽贓、誹謗宣傳無分辨依據,我們的言行表現是人們衡量大法如何的一個直觀感覺。所以我們大法弟子首先要在常人中樹立大法的良好形像,做的不好就會給大法抹黑。臨去北京前,我用信的形式向單位領導請假,並把分管的帳目交待清楚,以免影響工作,並趁此機會洪法。引起了領導高度重視,在全縣幹部擴大會議上宣讀,所有參加會議的幹部都被我那種正氣所震撼,消息迅速在全縣傳開。有的人說:你的信就像放了一顆原子彈,在全縣炸開了,成了全縣人民議論的焦點。特別打開你分管的帳目一看,幾百萬元資金分毫不少,使全縣上下頓生敬意,人們讚不絕口。還有人說:大法弟子真偉大,了不起,人家不為名不為利,憑著一身正氣,為大法、為師父討公道,這才真正是中國人的骨氣、真正的好人,現在上哪去找這樣的好人!後來傳說要把我判刑,好多老幹部、老爹爹、老奶奶去找有關部門說理:你們好壞不分了?給這麼好的人定罪天理不容啊!她不就上訪嗎,犯什麼法了?人都有善的一面,儘管他們對法輪功了解的不深,但就憑看我所作所為的直覺,就敢於站出來說公道話。聽說此事給有關領導產生很大壓力,也成了釋放我的一個表面因素。

我從看守所出來後,認識的人見面問寒問暖,深表關心;原來不認識的人,見面都豎一下大拇指,表示敬佩。領導、同事、朋友親自到家看望、慰問,真像是迎接凱旋歸來的英雄一樣。我表示感謝後,都藉機向他們進一步講清真相,他們也都表示理解和同情。以後我照常上班,公開學法、煉功、講真相,做我應該做的事。領導跟我講:我相信你說的都是真的,像你這麼好的人絕不會幹壞事。如今就這樣,上面說話錯了也是對的,上訪根本沒有用,好就在家煉吧!我跟領導說: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比如說,父母被誣陷,兒女不能堅持公道嗎?江XX耍流氓,迫害我們煉法輪功的好人,還把你們都連上,逼迫你們做壞事,這對人、對社會有什麼好處?我上訪是憲法賦予的權利,是相信政府能實事求是地處理問題,現在我完全失去了對當權者的信任。由於我做的正,說的在情在理,所有的人都表示理解。

就這樣,三年多來,我一直堂堂正正的修煉,在任何人面前也不隱瞞自己修煉法輪功,有人找麻煩時,領導就全擋過去了。邪惡的人找領導說不能再叫我乾重要的工作,領導說:叫別人干我還不放心呢。正象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講的:「大法弟子在兩種情況下它們動不了。一個就是堅如磐石,它們不敢動。因為那個時候它們知道,不管你舊的勢力也好,舊的理也好,這個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誰再去迫害,我是絕對不饒它。……如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後,坦然不動,沒有任何怕心,你看它舊勢力就不敢迫害他。因為它們知道此人你不打死他,什麼迫害都沒有用,也就不碰他了。」我知道師父每時每刻都在我身邊保護我,所以不論什麼情況下我一點不怕。四個多月的關押中誰也沒碰我一指頭,反而很尊敬我。去看守所接我的領導講:真奇怪,警察對你怎麼那麼好、那麼客氣,我說:這就是大法的威德,是我修大法修出來的威德。當然剛開始進來時他們很緊張,經過一段時間的講真相,他們明白了是怎麼回事的時候,真的對我們很好、很客氣。

五、整體提高 整體昇華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整體的提高,整體的昇華,在整體中的大法弟子就在提高、就在昇華。所以,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須要樹立大法弟子的整體意識,這也是圓融大法。由於我們的美好修煉環境被邪惡破壞了,在邪惡迫害中,有許多剛得法不久和學法不深的學員害怕,我見了他們就鼓勵他們:有師在,有法在,什麼也不要怕。併到他們家中同他們一起學法、談體會、談外地的正法修煉形勢,堅定了我們的信心。我們把師父的詩詞寫成對聯貼在門上,法輪功徽章戴在胸前,堂堂正正的做個煉功人。

對於誤入歧途走向反面的,我們也盡最大努力幫助其重新認識。在幫助過程中,一次不行二次,不厭其煩,直到歸正,重新走入修煉。對於邪惡強加同修的迫害,我們也形成整體反迫害。因我帶頭去北京上訪,有關部門把我開除黨籍、行政降級,我堅決不同意。幾次寫信給紀檢、監察和政法委、檢察院等部門進行申訴,要求撤消對我的處份。同時藉機講清真相。為了解救二次進京上訪被長期關押的同修,有幾位走出來的大法弟子寫聯名信給有關部門要求釋放她們,結果也被關押。我隻身到政法委、公安局,當面指出他們的違法行為,要求立即釋放,否則引起的一切後果由他們承擔。有的領導惱羞成怒,拍桌子叫嚷,說我頑固不化、影響公務等等。我義正辭嚴地聲明:你說的不對,我是對大法堅定不移,你們執法部門違法還不准我們提意見。我今天就是來問個明白,她們犯什麼法了,把信拿給我看看,我也簽名,你把我也關起來吧。他們有人說:不能給她看,那不等於洪法了嗎。你的意見我們一定負責向上反應,你先回去吧。後來聽說此事的同修也不怕了都去公安局要人。通過此事又有一批學員走出來了。

耳聽是虛,眼見是實,由於我們大法弟子處處按大法標準要求自己,把大法的美好展現在人們面前,使許多人都明白了電視中宣傳的都是假的,人們越來越清醒了。那些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現在大部份人覺著:江XX太壞了,放著國家大事不抓、壞人不抓,專跟好人過不去,等法輪功平反了江XX非遭殃不可。不如睜隻眼閉隻眼,上面壓緊了就吆喝兩聲,只要不上北京上面不知道,他們愛怎麼煉就怎麼煉,看見真相資料了就說是外地來散的。有時上面有行動,還用各種辦法通知學員。所以我們地區的環境我們自覺比較寬鬆。體現出大法的威力,這其中也有大法弟子樹立了整體意識共同開創的因素,也有講真相、揭謊言的因素等等。

由於學法不深、修煉的層次所限,也有許多地方沒做好,與那些修的好的弟子比還有不足。因此幾次想寫又放下筆。考慮可能也有其特殊性,所以才寫出來與大法弟子共勉。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