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營救平台上兌現誓約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5月27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修煉大法16年,修煉的路走的十分艱辛。弟子深知師父的心裡裝著所有的眾生,師父把我們從茫茫人海裡撈起來,又把我們一點一點的洗淨,弟子只能竭盡所能做好三件事,以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不辜負期盼已久的眾生。 

下面是弟子16年來在大法中修煉的一點體悟,叩呈師尊。深知距離師父的期盼相去甚遠,唯願在剩下的一點時間內儘快趕上,以免留下遺憾。

一、在全球電話組營救平台中提升

加入營救平台是我修煉的轉折點。在營救平台上打電話的同修無私的向大陸的公檢法司、610人員講真相,有些同修一年365天每天都上來打電話。一開始打電話時,我根本沒有勇氣撥打那些公安或是610辦公室的號碼,必須坐下來發兩三個小時正念,消去了怕心才能開始撥打。在這為時不短的清除怕心的過程中,一步步走出了舊勢力設下的殼,清除了自身空間場中大量的敗物。在這其中,我不斷深挖自己的心,剷除了一些淵源很深的敗物。怕心的根源是私心。如果我們一心抱著救人的慈悲,沒有任何為私的想法,怕心根本鑽不進來。

每周有三、四天撥打營救同修的電話,還有參與每個月針對大陸不同地區大力度撥打的專案中,我逐漸從一開始的害怕到對這些警察、國保甚至610人員有了較深的理解和同情。和他們講電話時,我儘量的讓他們看清自己身處的險境。每當這些警察、國保接電話時,那種毫不知情況險惡,老實或漫不經心的聲音,讓我深覺告訴他們真相是我們的責任。我悟到,我們撥打這些電話,是穿透舊勢力層層鐵網,像是海底撈針一樣,千山萬水的找到了被包裹在謊言和邪惡中的眾生。如果我們修的不到位,說話不能打到微觀,就不能救到他們。

一次撥打「北京重點專案」時,一股熱量從頭頂澆灌下來,包裹住我,讓我熱淚盈眶。我明白,這是師尊慈悲的能量。同修說過:「師父把眾生的命捧在手心。」這段經歷讓我深切的明白師尊是多麼的珍惜每一個生命。對於每一個號碼,我們都要慎重的對待,一定要把狀態調整到最好才開始撥打,才是對眾生負責。

打電話到現在兩年了,我明白身為大法弟子,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害怕。相反的,這些公檢法司、610人員現在十分惶恐無助。目前局勢的變化非常大,真的是到了最後的最後了,我悟到:這是我們救度眾生最後的關頭,也是我們救那些公檢法司、610人員最好的時機。現在,他們其實就是在等我們救他們。可以說,他們有沒有未來,我們負有很大的責任。現在我打電話,只要能接通,就儘量講,給追查國際舉報電話這個救命號碼,以免對不起眾生。

(一)全國警察都是受害者

從前打電話到派出所時,值班警察老說這是報警電話,不要占用時間。我就想出了一個法子,說:「我就是來報案的。」然後正聲告訴他:「我要報的案子是:全國警察都是受害者。」 最近撥打「齊齊哈爾重點專案」時,一個警察聽了這句話,發出的聲音很難描述,我覺得那聲音中有感慨,也有悲憤,是一種很深的感情。我想因為他比我更清楚「全國警察都是受害者」是什麼意思。還有一個警察聽了這句話之後說:「你說。」他的聲音複雜而沉重。有一通電話我和對方講了很久,給了追查國際舉報電話,翻墻網址等,一個警察說聽不清,我再打去說清楚了,他聽完才掛了。我感到現在形勢真的有很大的變化。

活摘器官的邪惡把大陸淪變成了一座人間地獄,眾生就生活在地獄邊緣卻渾然不知。同修告訴我,有一位警察聽到活摘器官的真相時連問了兩次:「這是真的嗎?」他都快要哭出來了。最近為了撥打哈爾濱專案查找資料,發現2005年一位哈爾濱警察在大規模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時,因為良心底線承受不了而跳樓自殺,導致那次的綁架因此取消。這件事讓我十分觸動,以後打電話時時常提醒自己:警察多是無辜善良的,只是因為從事這種職業而陷入險境。我更加明白師尊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中所說的:「人們認為法輪功是在被迫害,其實是世人在被迫害。」

全球營救平台多次撥打「山東重點專案」。在一次撥打時,一位派出所警察用濃重的山東口音跟我說:「我們山東是仁義之邦。」還有一位X教辦公室副主任,言談中他以山東自豪,卻又透著無奈。我說:「我們是中華兒女,山東是孔孟之鄉。」我們說了很久,後來他爽快的答應三退。這些事實讓我深刻的感受到我們有必要喚醒中國人的自尊和仁義之心,師父在《洪吟四》<醒來吧,中華民族>中殷殷的呼喚著世人。不論邪惡怎麼妄圖毀滅他們,他們骨子裡存留著敬天和對於仁義的信念,只有堅信他們心中不變的那顆可貴的心,喚醒他們,才能不辜負他們對大法弟子一定能救他們的信心。

每一次在營救平台上撥打專案都是一次驚心動魄的戰役。2015年「訴江」剛開始,我們撥打「司法重點專案」時,我第一次感受到這些公檢法司、610人員的悲哀。一回在講完掛上電話後,對方那種被中共邪黨拋棄的淒楚和無助感清晰的傳了過來。現在國內的局勢真的有很大的變化。從前撥打610的電話時,他們會和我胡攪蠻纏,有時可以說上半個多小時。現在,我已經很久沒有聽到610人員的說話聲了,可以感覺到他們那種走入絕境的心情。不知為什麼,我對610人員有一種特殊的感覺,可能是因為史前和他們的約定,也因為剛開始打電話時,我看到一群人跪在地上求我們救他們。

一次在「905全球緊急營救組」撥打遼寧的一樁緊急案例,同修講電話時慈悲的能量不斷打出來,像是另外空間中一篇驚心動魄的檄文。我突然看到在我們一起打營救電話時,就是在另外空間圍剿著那頭紅龍。大法弟子各自拿著法器,同修激昂而又慈悲的聲音在宇宙中震盪,那個場面驚心動魄。第一次,我明白了我們撥打電話的真正涵義。公檢法司、610人員時常換電話號碼,有時是普通老百姓接的手機,這些都是我們的有緣人。一次,一位林先生接的電話,他很了解共產黨的本質,真心的說:「法輪功什麼時候回來,我加入你們。」我幫他取了化名「光明」做三退,告訴他:「以後你的日子就光明了。」他盼望的說:「那以後我就叫林光明了。」從他身上可以看出來老百姓對共產黨恨之入骨,渴望光明的心情。還有一位青年人聽我說起法輪功在海外遊行集會的盛大場面,激動的表示要加入大法。我深感一旦大法洪傳海外的情況傳入國內,將會是多麼轟動的一件事。

(二)兌現救度大陸眾生的誓約

多年前去成都,一位女士看到我的護照後問:「你是台灣人?」我說是啊,然後發現她整個臉的表情都變了,好像是被內部的光照亮,散發出極大的喜悅,望著我笑著。前些年大陸剛開放不久,我去大陸,和大陸人說我是台灣人時,他們淳樸的臉上都會露出一種萬分親切的表情,像是碰到親人一般。有一位老婦人聽說我是台灣人時,她的整張臉像是被太陽照亮了一般,她臉上的皺紋很多,但感覺很溫暖。

剛開始上全球電話組營救平台打電話時,我都會很純真而坦誠的說我是台灣人,有人會感到特別親切,有一次一位男士和我聊了一個多鐘頭。還有一次和一個年輕的610人員講真相,他的態度咄咄逼人,滿腦子謊言和歪理,最後我悲憤的大聲說:「我是台灣人,我熱愛中國,法輪功比誰都愛國,我們熱愛的是真正自由的中國。」他聽了之後,聲音一下子變得溫柔而又誠懇,也能夠聽進去真相了,我知道這才是他真正的自己。我深切的體悟到即使是610的人也是無辜受害的,他們之中很多人都是善良的,我們只要動之以情,他們就會打開心扉,以真心相待。

我體悟到,大陸的眾生和我們的因緣是久遠前就定下來的,我們之間有一個久遠的約定。撥打營救電話的台灣同修和大陸人,尤其是和大陸的公檢法司、610人員生生世世都曾經是親人。我悟到,歷史的安排是在大法開傳時,我們要從寶島上跨越千萬裡,大海撈針一般的找到他們,好讓他們得到師尊的慈悲救度。最近想到往年那些大陸同胞發自內心的笑容,我不禁泫然落淚,感覺愧對這些對我們寄予厚望的有緣眾生。

二、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清理自身空間場

師父在《精進要旨三》<清醒>中告訴我們:「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我悟到:修煉就是衝出這一關,衝出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舊勢力給每個弟子都下了一個盤。千年來,我們在人間形成的觀念和業力形成一層頑固的殼,然而大法無邊,只要我們心性提高上來,就能突破這網羅。當初走入修煉,是因為潛伏的慢性病。因為我的右腳踝受過傷,很多年一直沒有徹底根除。修煉中,我不斷試著打通右腳,但總是距離目標半米遠。有時覺得絕望,三年前在山腳下的煉功點,時常是同修都走了,我留下來獨自煉沖灌,煉了不知道多少遍,煉一兩個小時是常事。我對輔導員無奈的說:「怎麼老是煉不通啊?」她回頭對我一笑說:「會通的。」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三年過去了,我還在苦苦的煉功,而受過傷的腳踝也在一點一點的好轉。

我悟到:當我們完成了當初下世時答應要做的事,那些花了多少力氣也解不開的結瞬間就能化解開。其實靠我們自己是無法掙脫舊勢力的捆綁的,唯有信靠師尊和大法的力量,並且有非常強大的正念和毅力。師父在《2016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做的過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我悟到要純淨這顆心,一心救人,舊勢力最後的因素就會從我的空間場全部撤退。

一位同修很認真的告訴我:「要正面思維,你只要是抱著正面的,好的想法,整個宇宙都會以強大的能量來呼應你。」我發出最強大的一念,請師尊加持,幫助我脫離舊勢力的羈絆,完成誓約,救更多人。就在我想像層層空間的自己發出這強大的一念,並打出法輪穿越自己的空間場中清理一切敗物時,多年來空間場中的敗物開始消散,一個一直過不去的關卡鬆動了,我的修煉也進入了一個新的狀態。無條件的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把一切交給師父,就會發生許多的奇蹟,因為我們是全宇宙眾生最羨慕的生命!

有時我在剷除邪惡時,感覺自己的身體也在發生變化。我悟到:所清除的邪惡就在自己空間場內,而不是在外面。有一次我延長了發正念的時間,朦朧中聽見身邊的同修在交流:「發正念不清理自己的空間場是對自己的修煉不負責,也是對大法不負責。」此後我更積極的發正念清理自己,有時一清三、四個小時,剷除了舊勢力累世在空間場中灑下的許多敗物。

有一回集體大煉功,我看見師尊給我一把金鑰匙,讓我把心鎖打開,把裡面不好的物質清理出去,把光放進來。對於全宇宙的生命都羨慕的大法弟子來說,只要我們有這個願望,只要我們有這個毅力,師尊就會用那最神奇,不可思議的辦法,讓我們回到最本源的境界。而我們的真我在經受了這麼多的魔難和外來意識的埋沒後,依然能完整如初的回到先天最純淨的境界,因為那就是我們生命所來自的地方。

三、在營救平台上集體背法的心得

2015年洛杉磯法會後,一次發正念時我看見一個大大的「悲」字。我悟到,這是要我抓緊時間背法。如果大法弟子不能回去,宇宙中眾神都會為我們而悲傷,師尊更是如此。要抹去這個悲字,就必須大量背法,在最短時間內趕上,不給自己造成遺憾。大法弟子責任重大,我每天在平台上和同修一起學法,學法也逐漸更能入心。幾個月前,營救平台上成立了背法房間,我和同修們每天一起背法兩小時,提高很快。背法中,我們更深的同化了大法;不僅僅是記住內容,在反覆誦讀時,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了文字背後的法理,更加明白修煉的每一步必須是踏踏實實的走,對《轉法輪》中的每一句背後的蘊涵都有所掌握,並付諸實踐。比如背到《第四講》:「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同修們不斷反覆朗誦,忽然間,我好像是頭一次看到這句法,有了真正的領悟。

有時在背誦時,大法的能量會深深打入腦子,好像在做深度的清理,讓我熱淚盈眶。我知道這是在清理生生世世的思想業和觀念。也唯有大法的能量才能貫穿層層微觀的空間,把那些頑固的物質拔出來。每當這時我就想到曾經打給我的那個「悲」字,也更明白其背後深刻的含義。沒有大法的能量,這一切是不可能的。

最近一次集體學法時師尊點悟我:大法弟子要幫助彼此,拉拔彼此,不能落下一個真修弟子。就像我們要形成整體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一樣,我們要形成整體,一起回家。這是我們對彼此的責任。大法弟子要一起圓滿隨師還。眾神都在等待我們一起回去。師父在《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中說:「我這個當師父的是不能落下一個弟子的,我告訴你們,所以作為負責人來講,你不能給我落下一個弟子。」
 
多年來,我不時聽到師尊的叮囑:「我在等你。我在等你。你知不知道?」聲音中透露出迫切,鼓勵和威嚴。在《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我感到師尊的急切已不是人的語言所能形容。師尊在法中給了我們最好的。師父在《精進要旨二》<正念的作用>中說:「新的宇宙在正法中無比的美好、無窮的巨大」。修煉到今天,弟子深知,唯有把為私為我的私心去掉,才能算是一位夠格的大法弟子,也才能真正救度眾生。我悟到:去掉私心才會生出慈悲心,去掉私心,才能進入新宇宙。要「以師尊的心為心」,才能無限擴大自己心的容量,把更多的慈悲給予眾生。

一兩年前,在值班打營救電話時,窗外的上空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彩虹,近在眼前,幾乎每個顆粒都可以看見。我悟到這道彩虹就是我們的盟誓,也是神與人的盟誓。就像是當年上帝以方舟救了人類,大法弟子也要追隨主佛打造的那一艘方舟,把世人救度。大法徒的使命是神聖而又艱難的。

在寫這篇修煉心得時我悟到,一心想著救人,一心想著師尊所要的,竭盡全力做到師父的要求。其它的,什麼都不想。唯有當我們把什麼都忘記,把心完全放在救人上時,我們才能完成大法弟子在世上艱巨的使命,才能把對我們抱有無限期望和信心的眾生引領到那一座萬王之王以無比的慈悲和威嚴打造的救人法船上,啟航。

以上是弟子十六年來在大法中的修煉心得,叩呈慈悲偉大的師尊。

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叩謝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