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修煉如初的感覺

加拿大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6月17日】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

我在國內99年以後失去了集體修煉的環境。只有表妹同修偶爾給我送些材料。後來,在她的幫助下我可以上明慧網了。這對我來說太重要了。我與大法就靠這根細細的線牽著,明慧廣播的每期節目我都要收聽,這使我沒被正法的形勢落下,聽同修的交流使我感到自己一直與國內國外的同修在一起。伴我度過獨修的艱難過程。我學會了如何向內找,如何救人。一年多的海外環境修煉,讓我感到幸福、激動。終於又能自由修煉了。我又找回了修煉如初的感覺。感謝師父沒有放棄我。我要珍惜師父為我延續的時間。現對近一年的修煉與大家交流。

一、在RTC平台打電話,去人心

在RTC平台打電話已經一年了,我每天溶於集體救人的環境,由不會到會,由不敢到敢,由暴露執著到去執著,由平台講到面對面講,不斷再進步。剛上平台第一天時我只是聽同修撥打電話、學習。可是大部分世人一聽三退,一聽法輪功就掛斷,某天晚上平台有同修只勸退一兩人。當時我想一定是同修的勸退方式太直接,沒能順著常人的執著找到好的切入點,所以他們才不聽,才不接受。於是我絞盡腦汁想了很多切入點寫了一篇長篇大論的電話稿。第二天我在同修的陪同下試打了幾個。可是我繞來繞去還沒等說到真相就被掛斷了。同修鼓勵我,耐心的教我。雖然當時對同修的很多做法不理解,但是同修的熱心使我願意無條件配合,她讓我重撥我就重撥,她讓我送微信號我就反覆撥打送。但當時有些做法是不符合我個人觀念的,我認為反覆撥打會打擾別人,會引起反感。可是即使我不理解,但是我堅信同修們已經打了很久了,一定有道理。後來堅持聽同修撥打,自己也撥打。一段時間後我的觀念轉了,這時我覺得同修講的也很好。

師父說,「講真相不止從道理上說清。你們知道嗎?常人和常人之間講道理的時候,很多時候也不是真的從理上說清的,是他講出那個東西打過去了,把對方的想法給壓住了,對方才聽了他的,才信了他說的。有很多人會看到這個東西。」(《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我悟到不要執著於稿件本身。自己的修煉狀態和救人的慈悲心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我很慶幸在我與同修觀點不同時,放下了自我,無條件的配合。使我很快融入這個整體。RTC平台是個很好的修煉環境,我們與全世界的同修一起救人、一起學法、一起交流。我們在做項目的過程就是在修自己的過程。

剛上平台時,由於救人的心很純,即使經驗少,但眾生聽得時間很長,普通號碼還能勸退。學法煉功都能跟上時,正念足時,慈悲心出來時,救人效果就好。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你要想救他,你就得自己是個修煉人,你講出的話是有能量的,能消除他的偏見、執著,能起到這樣的作用,能抑制住他當時思想中不好的那些個搗亂的東西,你才能把他救了,包括各種環境講真相,是不是這樣?」但隨著時間一長,各種執著就上來了,歡喜心、顯示心、怕心、想多睡會兒的安逸心、帶著觀念看別人等等都出來了。有了執著就有了干擾。不是網上不來,就是喇叭發不出聲,再就是有噪音,眾生掛斷的也多了。還有我一旦發了願,做不到,也會有干擾。例如我打算參與新年專案撥打,但睡過頭了,第一次沒上去,緊接著干擾就上來,國內的老人病了,孩子也消業,發高燒咳嗽。電腦也出問題。真是摔得頭破血流。這事使我認識到救人的嚴肅性。也意識到不能隨便發願,之後不在意,做不到,不行。也更深刻體會到世人發的毒誓,有多可怕。

雖然我在當地,但是卻一直沒有參加當地的周二集體值班。因為我認為早上的時間段有世界各地的同修一起撥打,交流也很受益,而當地同修平時就很熟悉了,覺得收穫不大。這就是為私為我的漏。我體悟到當地如果沒形成整體,出了問題,其中就有我的問題。我調整了時間,由每天撥打一小時左右,變成周二、六、日全程參與。我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整體環境。這樣一調整,我早晨有了煉功學法時間,而且每次撥打時間長,越打越順。我也發現在平台打電話對我之後面對面講真相很有提高。

二、在工作中救人

我在家庭旅館工作,能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客人,我把這裡當作景點。向客人介紹神韻。聊天時問客人來自哪個國家,告訴他們世界第一秀神韻在他們國家的演出時間。藉助傳單和神韻畫冊給他們詳細介紹神韻與他們分享中國的傳統文化。神韻的美吸引著客人,他們都表示有機會會去看。有關活摘話題,告訴客人,在中國正發生著一件大事,是星球上最邪惡的一件事,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賺黑心錢。讓他們了解什麼是法輪功,法輪功為什麼在中國遭到迫害。告訴他們的目的是讓他們了解真相,傳播真相,幫助制止這種罪惡。

新年期間大陸來的遊客很多。是講真相勸三退的好機會。一般客人都比較關心我是怎麼來海外的。這時我告訴他們我是因為信仰法輪功,遭迫害才來到這裡。給他們講海外大法的洪傳,揭露中共的謊言。因為我的坦誠,他們一般都比較容易接受真相。有一家三口都做了三退。其中丈夫非常想看《轉法輪》。我把書借給他,並告訴他退房時把書放在客房的抽屜裡。第二天我取書時還收到了他們的小費,這是我工作以來,第一次收到中國人給小費。

一天這裡來了一群中國留學生。我一邊打掃房間一邊與他們聊天。談起學生課本中的劉思穎自焚。兩個孩子化名退了隊,一個說沒入過,還有一個說在機場有人幫她退了。有ㄧ次,來自中國的一位阿姨。她的一位同學,也是煉法輪功的,她知道法輪功有祛病健身的效果。但是她不知道煉法輪功還要做一個好人。通過我的言行,她了解到修煉人的境界。我幫她做了三退。她在這裡住了半個月,我們相處得像親人一樣。她看我非常辛苦,就決定不自己做飯到外面去吃,這樣能少製造垃圾。我告訴她,其實這是我的工作,客人到這裡花了錢,該享受的就應該享受。她心臟不好,離開旅館時我提醒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是我讓她進一步了解的法輪功。她知道該怎麼做了。從她身上我看到了解真相的世人也在變。他們也在按真善忍做好人,這是大法的威力。短住的客人,我希望他們能了解大法真相併做三退。常住的客人,我希望他們能通過我的言行看到大法的美好。

一位大陸來的阿姨,戒備心很強。因為常住,老闆讓她和我學學,活忙時她可以幫忙,給她錢。她很願意學。說將來與女兒團聚後,也找這活干。我很認真教她。我們聊了很多,可是一提三退和法輪功她就不接話,馬上轉移話題。我沒急於勸她。有些人越勸越不信。一天她問我周六去哪了?我說去公園煉功了,四五十人參加。並告訴她我集體煉功後身體的感受以及國外信仰自由。給她講美國每年兩次盛大的法會。在當地我們每年夏天怎樣參加當地的遊行。她不做聲,但從她的眼神中流露出的一絲驚訝,我看到了希望。我還跟阿姨講到黨文化如何害人;美國、加拿大入籍都得退黨,不能隱瞞;黨文化如何替代傳統文化等等。有次午飯時間到了,我把自帶的午餐分她一半。邊吃邊聊。我告訴她法輪功學員給人三退不是為了自己,是在救人。給她取名善學,因為她善於學習新知識。幫她退出團和隊。她微笑著輕輕點了一下頭。我怕這種不算數。第二天我又提醒她說退一次就好,試探她的態度。她說知道了。到此我才放心。而且我說學習技術不難。難在做人。因為即使有技術,為人不行照樣找不到工作。跟她講真善忍的做人原則,她認可。

三、在工作中修心性

我在兩次工作的聘任時,都直接告訴老闆我的信仰,第一次見面就給她們講真相。告訴她們:我們做事按真善忍原則做。讓她們知道:修煉的事在我一生中最重要,大法有許多事我都會積極的、義務的參與。所以在日後的參加活動時她們都能理解,請假或串班就容易多了,而且她們也很佩服大法弟子的團結和對大法的無私奉獻。平時在工作中我多付出,不怕髒,不怕累。不管是不是份內份外的事都做。對自己的要求高於老闆對我的要求。我幹活她們特別放心,不需要檢查。所以老闆都很認可大法。這兩份工作工資雖不高,保障生活是可以的。

老闆夫婦都很認同大法,知道是修煉,看了神韻,還讓我教他們功法。但他們都誤在法輪功哪都好就是搞政治,他們兩人也不退黨。我幾次和他們交談,也沒能解開他們的心結。所以我給她的客人和朋友三退,她知道後很生氣。兩次跟我正式談了這事。面對這事,我放下對工作的利益之心。堂堂正正的告訴她,我理解你國內有生意,你害怕,但沒必要,這不是中國,加拿大是個多元文化的國家,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我沒做違法之事,我講真相只代表我個人,你只是僱傭了我。而且有問題你也可以告訴他們,這是加拿大,你干涉不了別人的信仰自由。此外,客人有知情權,受法律保護,有自己的獨立思維。我是在勸他們,我沒強迫他們,我僅是給他們講這個理,退不退是他們的自由。老闆夫婦並沒有因為這事對我有成見,反而客人都成了我的朋友,沒影響生意。而且我心裡知道就是師父安排有緣人來這裡。後來,老闆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管了。

這是我近一年的修煉體會,寫出來,與大家交流。也是向師父交一份考卷。無論成績如何,我們都要參加考試。這也是對自己修煉走過的路進行回顧總結,以便走好剩下的路。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