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打好全國610、政法委專案

台灣青年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6月25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參與撥打營救電話已經快滿一年了,這當中曾經因為安逸心而離開了電話組,走回來之後,除了很感謝師尊的慈悲,讓沒修好的弟子還有機會證實法,也告訴自己一定要更加用心的撥打每一通電話。在這次專案撥打前的大組交流中,同修提到了撥打電話的數量與質量問題,當下我心裡真的好慚愧,我覺得自己的用心程度還不夠,除了在固定值班時間撥打電話之外,還得再另外找時間針對沒接通的或者是真相講不到位的號碼繼續跟進。每一個號碼都代表著一個眾生,領了號碼就是要對這個眾生負責。
 
上次參與吉林專案的時候,撥打狀況並不理想,思想有點兒放鬆了,專案第三天就發生犯困的情況。事後我找找自己,發現救人的心根本不到位,打電話變成了走形式似的,如果心思全放在救人上,怎麼可能會被睡魔干擾呢?
 
這一次參與撥打全國610、政法委專案時,我特別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白天上班的時候,一直提醒自己晚上有場硬仗要打,思想絕對不能鬆懈。第一天晚上在撥打電話的時候,接聽率比平時稍微好一些,雖然剛開始都是長響不接,但我告訴自己不能動心,不能放棄任何一絲機會,即便在響鈴或者設置的時候也得講真相,讓監聽電話的人也可以聽到真相,而且思想也會集中在救人上,不會被其它雜念所干擾。
 
打到後來終於有幾個號碼接通了,對方靜靜的聽了幾分鐘。接聽時間並不長,但至少為以後的聽真相做了鋪墊。第二天上班時,思想不經意的又開始放鬆,心性沒守住,為了一件小事情發了脾氣,晚上撥打的時候就又發生了犯困的現象。第三天又提醒自己要趕快歸正一思一念,要好好把握救人的機會。
 
在撥打電話的過程中,我也發現自己長期以來一直有一個很不好的狀態,就是每當我犯困、主意識不清的狀態下,在寫反饋的時候就會寫一些完全跟撥打狀況無關的內容。這讓我想起以前在默寫師父經文的時候,一旦主意識不清,寫出來的內容完全不是法中的字句。我意識到自己的思想已經被邪惡鑽了空子,導致在學法或煉功時常常犯困,精神無法集中。這樣的狀態已持續了一段時間,心裡也很著急。
 
我想起師父在《法輪大法 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中說:「學法睡覺,讀書睡覺,煉功你也睡覺,反正連這個最初期的東西都沒有衝過去,那是意志啊!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煉當中構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讓你脫離人,構成人任何環境的東西都不讓你離開,你什麼都得突破,什麼魔難都得過去。最大的表現是他們給你製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覺也是一種。修煉不了的不精進的人卻不知這是苦。你得不著法,不讓你學法,你還感覺不到它是魔難,除非你的心不在法上不想修。那為什麼不克制它呢?加強你的意志。人要是能夠抑制住自己的睡覺就能成佛,我說太容易了。這一小關你都過不去那怎麼修哇?」
 
我認為自己的這個不正確狀態,起因於修煉意志不夠堅定,雖知道大法好,可是沒有下決心好好修煉,沒有認真去對待並想辦法克服困魔。表面上好像參與了證實法的項目,但是如果連最基本的學法、煉功的質量都無法保證,那也只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而已,沒起到救人的效果。
 
師父在《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做好三件事,這就是最大的事。首先修好自己才能完成你們的歷史使命,所以在整個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的過程中不能忽視自己的修煉,所以在修煉中一定要認真,那是作為一個修煉人的最基本保證。」我悟到:學法、煉功就是修煉的基本功,一定得紮紮實實的、認真的去突破,學好法才能把真相講到位,真正把人救了;好好煉功才能讓自己的精神、體力保持在最佳狀態,在主意識清楚的狀態下用心的把每一個項目做好。
 
這一次的專案撥打還讓我悟到,如果在平時打電話時也像是面對專案撥打那樣的重視,我想救人力度會更大。守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很難,但是修煉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有越挫越勇的堅強意志,在一次又一次的考驗與魔難中,跌倒了要趕快站起來,從新調整狀態,認真察找不足。就像每次撥打電話之後,需要總結一下經驗,從新調整自己講真相的方式,與同修切磋不同的真相切入點,在下一通的電話中把真相講的更到位,讓公檢法司、610人員願意聽真相,並從中共的謊言中覺醒,停止參與迫害!
 
因個人層次有限,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