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經歷

宇明

【正見網2017年06月28日】

「好  就貼在這裡」

有一戶人家在村頭,門前有水泥路通過,門口還有一大塊空地,是該村的要地。這家的院子是水泥牆面,十分平整。我想這兒貼真相粘貼最好;但我又擔心戶主會撕毀,這樣的事太多了。正猶豫間,主人回來了——一位七十多歲的老爺爺。

我先給他講共產黨的殺人、害人歷史,土改、反右、大躍進、破四舊、文革、六四……老人說:「你說的我都曉得。共產黨確實壞。」接著,我講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現在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我指著「大法洪傳」的粘貼對老人說:「您看,這些外國人都是煉法輪功的。」老人發出「哎呀」的讚嘆聲。

然後我講是江澤民一意孤行迫害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是演戲;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大法的人會倒霉,善待大法的人會得福報。我試探著問:「爺爺,我把這張貼在您家牆上,好嗎?」爺爺說:「好,就貼在這裡。」我說:「爺爺,您老真好!善待大法,一定會得福報的。」我就把這張「大法洪傳」的粘貼工整的貼在了他家的牆面上。

(注意:建議在民宅上不要貼活摘器官、中共暴政、惡人惡報這一類的,要尊重中國人的禁忌)

「我尊重你的信仰」

在一個公司門口有許多攝像頭,我把一張明慧周報從窗口遞給門衛室裡的保安。我沒走多遠,接報紙的那個保安突然衝出來,「你給我站住!」後面跟著他的妻子,在拉他、勸他。他把周報放在瓦堆上,推開妻子,說:「你是煉法輪功的?今天能受我一招就是真功。」他拉開武術架勢,做出攻擊的樣子。我當時腦子「嗡」了一下,如何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事?我就求師父加持,清除他背後的邪惡生命與因素。
他飛起左腿向我踢來。我往後退了一下,拱手對他說:「先生,我們煉法輪功的不打架。」他狐疑的問:「不能打架?那是個什麼功?!」我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曾經得過癌症煉法輪功煉好了。我們法輪功能煉出很多功能,但一般情況下師父都給鎖著,不要我們亂用。」 「哦,是內家功。」他又把左腿向空中飛踢了兩下,問:「你看我多大年紀?」我說不知道。他說:「六十六了。」 「真看不出來。爺爺這大年紀,身手不凡呢!您練功練的吧。」

他左手比劃一個雞蛋的樣子,問:「你們肚子裡有這個嗎?」我知道他說的是「丹」。「我們不結丹。師父把打基礎的東西都下給我們,包括法輪。我們煉法輪。」我見他是行家,就把從大法中學到的東西結合他的理解能力給他講深一點:「一般功法任督二脈打通,就是小周天,能感知真氣在體內運行,你會發現背後順脊椎有五條脈在運行。」他「哦」了一聲。我說:「我們法輪功一上來就百脈皆通,小周天、大周天很快都通了,長功非常快。我煉了約三個月就能起空,還開了天目。」

他抱拳說:「你走吧。我尊重你的信仰!我回去好好研究一下你們的資料。」他拿著周報走進門衛室去了。

「你們發槍嗎?」

我穿過院子走進一個中年男子的家。我給他一本冊子。他突然問:「你們發槍嗎?」我說:「發槍干什麼?我們法輪功只教人做好人,救人;不象中共搞政治、鬧革命、奪權。」他說:「我吃了共產黨不少虧,恨死它了!我以為你們能給我一支槍呢。」我就講一些基本真相以及善惡有報的道理,共產黨馬上就要完蛋了,黨團隊員得趕快退出來,不當邪黨的殉葬品。他說他什麼都沒加入過。我請他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正說著,從院子外闖進兩個打赤膊穿短褲的彪形大漢,他們氣勢洶洶的喊:「你是干什麼的?」我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正在為難之時,剛才聽了真相的主人站起來,主動走過去與他倆親熱,把我讓開了。我乘機出門到另一個地方去講真相。

等我回來經過他家的時候,他正在門口潑水。他悄聲對我說:「你快走。他們剛才準備打人的。前不久有人來偷過東西。」我說:「我們法輪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不偷東西。」他說:「他們不講理,法輪功他們也打。你快走吧。」我謝謝他,就離開了這裡。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