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字不識到能通讀大法書籍

黑龍江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1月05日】

我叫獻珍,今年六十九歲,曾是一個大字不識的農村婦女。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得法前我是個苦命人,五歲就伺候癱在床上的母親,家裡又貧困,沒有上過學,不識字。十幾歲就到生產隊幹活。十九歲在媒人四次提親的情況下,流著淚嫁給了現在的丈夫。那時,丈夫的母親(我沒見過面的婆婆)剛剛去逝一個多月,撇下六個孩子,最小的三歲,最大是我丈夫,十九歲。還有公公和爺爺公公。一大家人的生活重擔全落在剛剛進門的我身上,每日繁重的家務,要照顧一大家人的生活,供小姑子和小叔子上學,一直到他們成家立業。爺爺公公老派頭,規矩多,難侍候,不合他意就罵人。

多年的付出,不但沒有回報,我覺得自己費力不討好,心裡很不平衡,與丈夫的弟弟和妹妹的關係也很僵。勞累、生氣,使我性格變的暴躁,沾火就著。丈夫也倔強,不愛吱聲,不愛幹活,我吵急了,他就張口罵人,舉手打人。由於積勞成疾,我患上了多種疾病,身體的零件幾乎都出了毛病,如整天胃疼、脈管炎、膽囊炎、尿道炎、膀胱炎、胰腺炎、最重的是肝炎,嚴重時走不了路,臉像黃紙一樣,我到處求醫,也不見好轉,家裡因此還欠下了外債。我常常覺的生命快到盡頭了,對一切悲觀失望,整日在痛苦中煎熬。

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九日,那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那天,我偶然在鄰居周姐家聽到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的講法錄音,我越聽越愛聽。從此走入大法修煉,如今我已得法沐浴佛恩十六年。

記的得法的第二天,我到煉功點上煉功,煉到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時,我右邊的頭像椎子扎的一樣,整個頭都耷拉下來了,我不敢動,也不敢睜眼,頭痛極了,同修趕緊問我怎麼了,我說了情況,同修說不怕,師父給你清理身體呢。回家後我一邊幹活,心裡一邊說謝謝師父,頭痛漸漸好了。第三天煉功,左邊的頭也像椎子扎的一樣,這回我心裡有底了,邊幹活邊聽師父講法,漸漸左邊頭也不疼了,從此我的頭疼再也沒犯過。三個月後,我全身的所有疾病全都好了,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我對師父的感恩。從此我逢人便講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如何神奇的治癒了我一身疾病。

這麼好的功法我不識字可怎麼學呢?同修周姐幫我請了一本《轉法輪》,鼓勵我,大法是超常的,只要誠心下功夫,一定能行!我下定決心,一定要自己看書。到學法小組,別人一段一段念,我就和書對照、記字,回家後用師父講法帶對照書再記,記不住的字,逢人便問,有時拿著書到路上問過路的人,問完一路念著回家,一直到真的記住為止。有時遭路人白眼、諷刺,甚至不告訴,家裡親人見我總問也嫌麻煩,給我潑冷水,我不灰心,不覺的丟人,一直堅持下去,漸漸的,在學法組,由開始的聽、看,到一個字一個字讀,再到能讀成句子,連貫起來讀。兩年後,我已經能獨立閱讀師父的《轉法輪》及所有大法書籍。但奇怪的是,除了師父的講法書,別的刊物上的字我仍然不認識,你說神奇不神奇!

還有更神奇的事呢,我多次骨折,通過煉功,都不治而愈。

二零零一年臘月二十三,我去理髮店燙頭,路很滑,一不留神,重重的摔倒了,右手腕觸地骨折,並且兩段骨互相插到另一方向,手臂彎曲不能伸直。回來後找到民間接骨老太太,老太太說太嚴重,讓我趕快上醫院,我說不用去醫院,你就把骨頭給我抻直就行了。老太太看我堅決不去醫院,就試著給我按,只聽「啪」一聲,骨頭歸位了,我就抱著右手臂回家了。手腕雖然歸位了,但手臂聚個大包,不能伸直,我每天只煉靜功打坐。有一天,睡夢中,忽聽有人告訴「抻」,我的手臂隨口令抻,並聽到胳膊裡咔咔響。醒來後,我悟到是師父讓我煉動功,從此開始煉動功,七八天後消腫,胳膊抻直了,手腕也長好了,一切恢復正常。

二零零八年春天,我和丈夫上山砍柴,我扛了一棵大枯樹走在前面,走到一面牆下,我把樹靠在牆上休息,當我再一次扛起樹時,大樹一下砸到頭上,一震,一下把腰窩了一下,我只好忍痛直著腰慢慢走回家。姑娘、兒子、媳婦及丈夫堅持讓我上醫院,說腰可不一般,一旦壞了,可能導致癱瘓。拗不過家人,我只好去了醫院,拍片診斷為腰脊骨兩節骨折,醫生說要平躺靜養二個月。回家後,放平被褥平躺下,真就不敢動了。兒媳買回黃瓜粉讓我喝,我一喝湯藥味,就不喝了。五天後,家人不在,我就偷偷一點點挪著下地,二十二天就好了,我親自下廚房給家人包了餃子。兒媳這次又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她見到熟人也主動弘揚大法,講婆婆煉功真厲害,那麼重的腰椎骨折二十多天康復,住院也不可能好那麼快。

二零一零年,我和丈夫去鍋爐廠幹活,回填水稻坑。過來一個男的拿著扁擔一掄,一下打到我鼻樑上,只聽咔嚓一聲,鼻樑猛疼一下,眼淚嘩就下來了,那人說「真倒霉」!我丈夫上前就和那人吵了起來,我趕緊說:「沒事,沒事,讓他走吧。」我當時用手把塌下來的鼻樑捏起來,聽到裡面有響聲,我就慢慢捏,把塌的地方捏平了。下午吃完飯,那人過來看我,要給我買藥,我說:「你把我的鼻樑打折了,不過我是學法輪功的,我有師父管,不會有事的,要換個不修煉的人,你可就真倒大霉了,准得上醫院了」。那人說我真得謝謝你呀,我說你就謝謝我師父吧。我回到家鼻樑疼幾天就好了。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把我從百病纏身的苦命人改變成健康快樂的修煉人,把一個性格暴躁爭強好鬥的我改變成心態平和寬容的大法弟子,法輪大法使我重獲新生,師父拯救了我,多少話道不盡我對大法、對師父的感恩,我要用我的全部精力告訴我的鄉親們,告訴世人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願每一個善良人都能受到大法的洪恩。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