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宋徽宗褻瀆神佛 遭報亡國

陸文

【正見網2017年11月17日】

歷史上所有迫害佛法的當權者無一例外都遭了惡報,最典型的就是北魏太武帝拓跋燾,北周武帝宇文邕,唐武宗李炎和後周世宗柴榮這四人,他們在位時都發動大型法難滅佛,後人把他們歸納統稱為「三武一宗」。其結果如何呢?北魏太武帝拓跋燾滅佛七年後竟被宦官殺死,年僅44歲,他兩個兒子(太子和恭宗)也相繼而死。北周武帝宇文邕滅佛後不久暴病而亡,年僅35歲,數年後大權落入楊堅之手。楊堅建隋朝滅北周,幾乎殺盡北周皇室宇文家族。唐武宗李炎會昌五年下令滅佛,第二年就死了,死時才32歲,皇位也沒能傳給兒子,而是落到了叔叔唐宣宗手中。後周世宗柴榮下旨滅佛幾年後,便暴病而亡,其子柴宗訓接任皇位後不久,便被迫讓位給宋太祖趙匡胤,後周滅亡。趙匡胤優待柴榮後代,立碑為誓,又將柴宗訓封為「鄭王」。然而祖上造業殃及後人,惡報來臨,誰也逃不掉,柴榮滅佛同樣給子孫帶來了災難:柴宗訓二十歲就病死了,柴榮的另外幾個兒子都早夭或消失的無影無蹤,柴榮一脈就此斷絕。

其實歷史上對佛法行惡的當權者並不止以上四人,還有其他的一些人,如宋徽宗。這裡我就給大家簡介一下宋徽宗及其褻瀆神佛遭報的情況。宋徽宗趙佶(西元1082-1135年),在位二十六年(西元1100年—1126年初),是宋朝第八位君主,也是北宋滅亡的直接責任人。

據《齊東野語》記載:元豐五年(西元1082)五月四日,端午節的前一天,也是趙佶出生的前一天,宋徽宗的父親宋神宗到秘書省巡查,看見南唐李後主的畫像。當天夜晚,神宗就夢見南唐李後主前來謁見,說要認神宗做父親。神宗認為李後主乃亡國之君。而且宋太宗毒死宋太祖篡奪皇位後,據說是因為貪圖小周后美色,就害死了李後主。李後主與北宋皇室趙家是有仇怨的。此夢不祥!第二天正午,陳妃就生下了趙佶,這天正是五月五日,當時民間有種說法認為那天出生的人不祥,故此父皇神宗一直很討厭他。神宗在第二年正月給他取名「佶」,希望「吉人天相」克制不祥,沒過多久,把他遣送於封邑,故此神宗一生就也再沒有見過他。他哥哥哲宗駕崩沒有兒子,徽宗就即位了,為了避不祥,將自己五月五日的生日改為十月十日。從宋徽宗日後所為看,也許他真的就是李後主為了報仇轉世而來,宋太宗趙光義真的是給後代種下了惡報的種子。

宋徽宗登基後的做為,的確是一副亡國之君的做派,任用奸臣蔡京等人,視國事如兒戲,生活奢靡無度,以名貴香料做蠟燭,「宮中以河陽花蠟燭無香為恨,遂用龍涎、沈腦屑灌蠟燭,列兩行,數百枝,焰明而香郁,鈞天之所無也」,這些就不細講了。咱們單說說他褻瀆佛道神的罪過。

趙佶為人輕佻浪蕩,卻很有藝術天分,繪畫、書法、琴藝、棋藝,無不精通,卻絲毫不懂治國,也不關心人民疾苦。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文藝和享樂上。最典型的例子,他不好好寫字,看不上流傳已久經得起歷史檢驗的各家字體,別出心裁自創了一種書法體,世稱「瘦金體」。而瘦金體寫法凡是橫筆末端,皆有停頓一下然後明顯的向左斜上方一提的頓筆,此頓筆看上去好似一點,所以瘦金體書寫「大」字都很容易被看成「犬」字。

而民間關於此,還有個傳說:某年徽宗祭天時親手書寫了上玉皇表,將「玉皇大帝」中的「大帝」二字寫為「犬帝」,惹怒玉皇,降罪於他,因此被俘亡國。其實瘦金體「大」、「犬」二字就是相似的。仔細想一想,我認為這種字體已經包含了對佛道神不敬的因素。因為佛道神的偉大,在相關的文字中,「大」字的使用可能較多,例如大神、大佛、大道、大菩薩等等,如果「大」字寫得象「犬」字,無論有意無意,豈不都是極其嚴重的褻瀆嗎?這種字體是徽宗自創,可以看作是他有意在褻瀆,或許這個民間傳說並非無的放矢。

宋徽宗表面上尊信道教,也修建一些道觀等等。然而他並不是真正信道,而是利用道教來抬高自己,他自稱「教主道君皇帝」:標榜自己不僅僅是人間的皇帝,還是道教的「教主」、「道君」,道教中的修道人那都得聽他的。這稱號多麼狂妄啊!也是對道家眾神的褻瀆。

宋徽宗更大的罪孽是他對佛法行惡了!宋徽宗為了突顯自己是道教「教主」、「道君」,就刁難佛法。即位之初,他即實行輕視佛教的政策,認為佛教不合人情,詔令道士序位在僧人之上。如果說這種輕視還算不上迫害的話,那麼他接下來做的一切就是一種變相、另類的迫害了。宣和元年(西元1119年),他下「革佛詔」,以改革佛教的名義發動一場變相的迫害:「自先王之澤竭,而胡教始行於中國。雖其言不同,要其歸與道為一教。雖不可廢,而猶為中國禮義害,故不可不革。其以佛為大覺金仙,服天尊服;菩薩為大士,僧為德士,尼為女德士,服巾冠,執木笏……」

表面上「革佛詔」說的還比較客氣:三教本一家,佛、道何分彼此,佛教既入中土,當按中國之禮法行事。命令將釋迦牟尼改稱大覺金仙,菩薩改稱大士,佛寺改宮、院改觀,和尚尼姑統統改稱為道德士,也就是和道士僅一字之差。不准再剃髮、燒戒,所有被改稱為道德士的僧尼必須通習道教經典,凡是能精通道教經典的僧人,還可以給予各級官員的待遇。這實際上是極惡毒的通過外部壓力,和名利誘惑佛教內部人士,將佛教與道教混雜,形成一種雜亂的東西,從而變相毀滅佛教。佛、道二教相混雜,實質上也是在毀滅道教,因為修煉人都知道:修煉是講究專一的,佛教、道教,不同的修煉法門絕不能混雜。逼迫、誘惑佛教修煉人通習道教經典,實質上就是在毀掉他們的修行。

佛教中的真修者,當然不會同意,一批僧人提出要辯論「革佛詔」的是與非,結果為首的日華嚴、明覺等七位僧人被杖殺,被活活打死;左街的寶覺大師永道上書皇帝,要求停止革佛之舉,被流放去道州(今湖南省道縣)。當然也有一些僧人上表奉旨,公開贊同宋徽宗的亂法罪行。和「三武一宗」的單純用暴力滅佛,強制拆毀寺院相比,宋徽宗的惡行要隱蔽的多,表面上不毀一寺,不驅逐僧人,卻要把佛教的修行內涵毀去,更加陰狠。因此,歷史上許多人對此認識不足,不認為這是一次罪惡巨大的滅佛事件。

宋徽宗有什麼報應呢?懂歷史的人都知道,此後金朝崛起,金兵南下侵略,面對危局,宋徽宗不敢負責,把皇位傳給兒子欽宗,自己躲到幕後。結果報應還是逃不掉,靖康元年(西元1126年),金兵再次南下。到年底,東京之戰失利,金軍攻破汴京,金帝將宋徽宗與欽宗廢為庶人。靖康二年(西元1127年)三月底, 金帝將徽、欽二帝,連同后妃、幾乎整個宗室,宋太宗的大多數後人,還有百官數千人,教坊樂工、技藝工匠均押送北方慘遭奴役欺凌,許多女性慘遭凌辱,北宋京都汴梁城內公私財物被搶奪一空,北宋滅亡。宋徽宗等人在金朝手中遭受虐待羞辱,被羞辱性的封為昏德侯,欽宗為重昏侯,二人最後被虐待致死於東北五國城。

有人認為這只是宋徽宗治國無能的後果。可是想一想,當時宋朝的人口過億,經濟繁榮,《清明上河圖》、《東京夢華錄》都描繪了那時的如夢繁華;軍事上,對西夏取得了重大勝利,宣和元年(西元1119年),宋師已攻克西夏戰略要地橫山之地,徹底解決西夏已是指日可待。當時的北宋並非是象其他王朝末日萬事蕭條,反而國勢看上去蒸蒸日上。誰能想到,幾年後就有滅亡之禍呢?可是這一切就是發生了,而且滅亡的如此慘烈。歷來邊疆少數民族擊敗原有的王朝入主中原不止一次;歷史上治國無能的平庸之君乃至昏君也不少,可亡國亡的這般悽慘,如宋徽宗這樣的悽慘下場,實屬絕無僅有。皇帝怯懦無能,被抓了俘虜,遭金國百般羞辱,慘死在遙遠的異鄉;三千餘名后妃宮女和民間女子,也淪落為國破家亡中最為悲慘的犧牲品。

宋徽宗攥著滿手好牌,硬是讓他不可思議的給打爛了。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讓我們根據歷史詳細分析。宣和元年,軍事上本已對西夏取得了決定性勝利,稍假時日,西夏滅亡就在眼前。可宋徽宗為了在軍事上聯金滅遼,任性胡為不顧眾人反對,將戰略重心強行轉移至北方,放棄了經略西北的歷史機會。儘管宋朝軍隊在聯金滅遼時破綻百出,但還是在宣和五年(西元1123年),收復了被遼國占領一百餘年的燕雲故土,徽宗洋洋得意,命人製做「復燕雲碑」,立在燕山府延壽寺,歌頌自己。後來宋徽宗被俘虜後,金人為了羞辱他,就曾將他監禁在延壽寺中。

金朝在聯宋滅遼過程中發現了宋軍力不強,決定南下攻宋。其實當時北宋最精銳的部隊,是在西北和西夏作戰的西軍。西軍主要防範西夏,基本沒有參與滅遼作戰。金兵南下後,宋徽宗第一時間就想到西軍,緊急調遣西軍星夜前來汴梁勤王。西軍統帥种師道當時已經年過七十在家養老,接到朝廷詔令立即動身,與第一批西軍來到汴京。种師道胸有成竹,堅持主戰,他告訴宋徽宗,金兵孤軍深入,輕敵冒進,此番必敗無疑。宋徽宗已經被嚇破了膽,是戰是和一直游移不定。种師道建議:先堅守待援,借談判拖延時間,消磨金軍銳氣。待到其懈怠思歸時,派大軍在黃河阻斷金軍後路,管教他有來無回。但宋徽宗卻一直猶豫不決。

很快,各地宋軍陸續匯集到汴京城外,宋、金實力逆轉,敵寡我眾。宋徽宗見己方實力強大,由怯懦避戰,轉變為急於出擊。种師道堅決反對浪戰,他極力建議,等待西軍精銳到來再開戰。但宋徽宗不聽,當夜就對金兵發動夜襲,結果失敗。宋徽宗敗過一次後竟變為極端的主和派,與金國達成賠款協議,金兵開始撤退,种師道立即建議宋徽宗,抓住戰機,在黃河岸邊截擊金軍,可獲大勝。宋徽宗已經心膽皆寒,哪敢再招惹金軍,一兵一卒不敢出動,坐視金兵滿載而歸。

金兵沒有吃到苦頭,就得到超乎想像的巨大利益,不久便再度南下。宋徽宗竟然以為金兵上次走了就不會再來,早已把各地勤王部隊遣散,根本沒有做防禦的準備。大敵當前,宋徽宗戰守不定,宋軍在其瞎指揮下連遭敗績,又拒絕遷都的建議,最後大局不可收拾。种師道因此氣病交加,不久去世。宋徽宗此時已經讓位給欽宗,欽宗親臨祭奠种師道老將軍,痛哭不已,然而為時已晚,北宋亡國的災禍終於降臨。宋徽宗在被金人囚禁期間,受盡精神折磨,寫下了許多悔恨、哀怨,淒涼的詩句。但是,他的悔恨只是將責任向外推,說「社稷山河都為大臣所誤」,並沒有認識到是自己褻瀆佛道神、迫害佛教、胡作非為才導致的結果。

雖然歷史學者總結北宋滅亡是方方面面眾多原因所致,然而最直接的一系列重大戰略決策錯誤,竟全部發生在宣和元年及以後的數年中,也就是「革佛詔」頒布之後!這絕非巧合!而是歷史向後人顯示了真相:北宋滅亡是因為褻瀆神佛、迫害佛教的巨大罪惡所致。

歷史是後人的借鑑。歷史上一次次滅佛者的慘烈報應,告訴了我們一個道理:善惡有報、邪不勝正是宇宙中的一個規律,惡報來臨逃也逃不脫。然而今天統治中國的共產黨,卻無視前車之鑑,犯下歷史大罪。法輪功是以氣功形式傳出的佛家修煉大法,是真正的偉大佛法。然而中共卻因為不願改變其假、惡、鬥害人的本質,而在1999年,對救度眾生的法輪功發動了迫害,甚至活摘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現在參與迫害而遭惡報的各級各類人員非常多,著名一些的,從主管迫害的高官周永康身陷囹圄,到詆毀大法的謊言喉舌羅京、陳虻得癌而死,其他不出名的則不計其數。

中共一定會因迫害法輪功的滔天大罪而滅亡,屆時所有跟著中共作惡的,和所有沒退出中共組織的人都會被中共牽連而遭災。這沒有什麼難以理解的。宋徽宗褻瀆神佛、迫害佛教而亡國,不就是牽連了整個北宋和他一起遭災嗎?況且黨、團、隊員加入時,不都發過毒誓為中共犧牲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嗎?那些還在盲目跟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人,那些還在盲目相信中共不願退出的人,是最危險的,一旦得救的機緣錯過,就會被中共連累,惡報加身,在天滅中共的大劫中充當中共可悲的殉葬品。怎樣才能在那時保平安?只有儘快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可用化名),廢除毒誓,才能平安度過天滅中共的大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