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修煉的嚴肅性

澳洲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1月16日】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一個人要想修煉,可不是那麼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講了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而且它是超出常人的,比常人中任何事情都要難一些。那不是超常的嗎?所以比常人中任何事情對你的要求都要高的。」

在國內時,我曾把「真、善、忍」幾個大字貼在我家車上跑了一年多,沒人找我的麻煩。後來連人帶車一起被扣,那不是因為車上的「真、善、忍」招來的,而是自己修煉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是因為我去商場買冰箱,看到一則消息,對農村戶口的買家電可優惠百分之十。我就動了一念,我去借了一個農村戶口簿,省下三四百塊錢,心想這是共產邪黨的錢,不賺白不賺。這裡邊對中共邪黨的恨占了主導,還有其它很多的人心,都是修煉中還沒去乾淨的。第一就是不真,辦假事;第二,愛占便宜,利益之心沒去乾淨;第三,修煉人是沒有怨恨心的,儘管邪黨很邪惡,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可我用這麼低級的做法去報復它。就在我辦完那個優惠百分之十的手續出來,在商場門口遭到綁架。真是不偏不倚啊!

還有另一件事,也是人心不去給自己帶來的魔難。我丈夫在外地給他的一個朋友做企業經理,時間長了我去那邊看看他。當到了他們單位後,看到他們單位大門正中沖煞,這對他們來說很不吉利。這時我的心裡翻來轉去的靜不下來,說出來吧,這事與我修煉的人沒關係。從法理上明白我不應該說,他們好與壞都是他們的因果報應。不說吧,我丈夫在這當經理,不好與他也有關係。這是對親情的執著。最後還是人心占了上風,說出來讓他們也好破解破解。就先和我丈夫說了。其實跟他說是啥作用都不起,他是一個典型的無神論者。按理到這兒我就應該打住,我沒有,就和他的朋友說了。他的朋友恍然大悟:「是啊,我們怎麼都沒看出來?」說再找個風水先生從新布局。而我就在那天下午出入那個大門時摔了一跤,腳脖子處骨折。當時我看到那折斷的骨頭豎起來,就用手去撫摸,嘴裡念叨:「沒事沒事,我有法輪,法輪會給順過來的。」很快那兒就平服了。平服是平服,這都是自己的人心給自己找的難。當時我也意識到在這個問題上我還有一顆顯示的心理,顯示自己對風水也略知一二。就這件事讓我深刻的體會到:作為一個真正修煉的人,對任何事都含糊不得,稍有不慎,就會給自己帶來常人中的麻煩。自此以後在修煉的過程中,凡是我能意識到不符合法的,基本都能做到不去做。

下面再和大家分享一下近期的一點修煉體悟:體悟正法遲遲不能結束都是我們的心促成的。

前些日子在夢裡,夢到一隻爐子。爐子裡的火只剩點余火,我又劃了點碳填到爐里。回頭沒走幾步拾到一隻表。當拾起這隻表我明白了,我也醒了。那爐子不就是煉丹爐嗎?這隻表不就是計算時間的嗎?本來那隻爐子裡只剩點余火,我的執著時間,又往爐里添了把火。這正法的延續、修煉的延續不都是自己造成的嗎?

隻身來到海外,對家人情的執著,還有對獄中同修情的執著,都導致對時間的執著。海外的同修讓我去考駕照,我說不定哪天正法就結束了,還去費那個事干什麼?

來到海外需要學英語,心想:正法不定哪天就結束了,我學英語有用嗎?那不是在浪費時間嗎?

生活中需要辦這個,需要做那個,都在想:正法不定哪天就結束了,還費那些事干什麼?

所以一切生活都在對付、都在湊合。師父的這次棒喝真的使我對自己非常懊惱,後悔莫及。在明慧網上看到師父在法會上的照片,心裡很難過,總怪那些不精進的同修,讓師父用身體來承受,延續正法時間,成就我們的果位。現在看來我也是其中一個。

好慚愧,在這裡向師父說一句:師父,弟子也知錯了。弟子也知道應該怎麼做了。作為一個真正修煉的人,就得是高標準、更高標準要求自己。師父是這樣要求弟子的,那另外空間的神也是這樣看待修煉人的。

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