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九齡預言安祿山謀反

趙曉亞

【正見網2017年12月22日】

唐朝開元二十一年,安祿山從范陽來京城朝見皇帝,張九齡對別的官員說:「擾亂幽州的人,就是這個北方的胡人。」後來在張守圭手下打了敗仗,張九齡在送給皇帝的公文上寫到:「司馬穰苴帶兵出征,必然誅殺莊賈;孫武發布命令,也要殺戮宮中的嬪妃。若要使張守圭的軍令嚴明,安祿山的死罪不能免,請殺了安祿山。」玄宗皇帝愛惜安祿山作戰勇猛,命令免去安祿山的官職,繼續留用。張九齡堅持請求殺了安祿山,玄宗皇帝說:「怎麼能以王夷甫識別石勒的例子來看待這件事?」後來玄宗皇帝逃到蜀郡,後悔沒有聽從張九齡的話,派人到張九齡的墓前祭奠他。

古人的觀人術是非常高超的,可以從一件細微的小事看到後面發生的大事。這也是我們常說的全局觀,真的非常了不起的。

原文:開元二十一年,安祿山自范陽入奏。張九齡謂同列曰:"亂幽州者,是胡也。"其後從張守圭失利,九齡判曰:"穰苴出軍,必誅莊賈。孫武行令,猶戮宮嬪。守圭軍令若行,祿山不宜免死。請斬之。"玄宗惜其勇,令白衣效命。九齡執諮請誅之。玄宗曰:"豈以王夷甫識不勒也。"後至蜀,追恨不從九齡言,命使酹於墓。(出自《感定錄》)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