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吃醋」談修煉去執著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1月05日】

吃醋是有典故的:相傳唐皇李世民欲賜宰相房玄齡一美女做妾,房不受。皇帝料定房夫人強悍不允,於是,命太監持毒酒給房夫人,曰:「若允,可活,拒絕,則飲此毒酒。」房夫人接過酒,一飲而進。稍後,見沒死,細看是醋。吃醋包含很強的妒忌心,這種極強的自我表現,在修煉人身上也很突出,身邊有幾個同修因夫妻一方出軌,憂鬱苦惱,又哭又鬧的,甚至要離婚。這事不僅波及到孩子和親戚朋友,也影響做三件事。

身邊有個同修,夫妻倆平時挺和睦的,突然有一天,同修發現不修煉的丈夫有外遇,她幾乎每次出門,丈夫就把那女人領回家,同修受不了,整夜睡不著覺,打鬧多次不管用,氣的肚子脹,學法時腦子也亂,她和我說這事時,氣的抹眼淚。我說:「這事你得找自己,不能向外看。」她說:「他有外遇,我找什麼自己?」我說:「佛和菩薩有吃醋心嗎?何況,你怨恨那麼重?夠一個神標準嗎?別忘了,舊勢力會鑽空子的,快放下吧。」我為她擔心。

幾個月後,我又見到她,她臉色發黃臃腫,很憔悴。她說:「我住院了,差點死了,開始是憋氣,夜裡不能躺下,只能坐著,肚子也越來越大,後來去了醫院,從腹腔裡抽出80多毫升黃水。」我說:「還是那個原因嗎?」她說:「咳,我放下了,他願跑就跑去吧,管不了。」她臉上掛著無奈和怨恨,我看到,她並沒真正放下,心裡那片黑雲還壓著。

我跟她講了我的一點體會:我的妻子雖然沒外遇,但脾氣很「爺們」,以前我總想改變她,可越想改變,她越「爺們」,我心裡很苦惱,心想:「還不如你有外遇,回家消停點好。」後來,我學了師父的法,觸動很大。師父說:「大家來到一個家庭也好,來到世間也好,就像住店一樣,小住一宿,第二天就散夥,來世誰認識誰呀。你周圍就有你以前恩愛的丈夫和其他親人,你認識嗎?他認識你嗎?我講的就是法理,不是不叫大家孝順父母,就是叫大家放下這人心。任何一種心牽著你你都修煉不了,它都牢牢的拽著你不叫你修煉,不讓你成佛。站在這個角度上講他是不是在魔你呀?不讓你成佛呀?你自己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呢。」(《休斯頓法會講法》)師父的法,讓我頓開茅塞,眼睛一亮,我看到了事情本質和真機,我體會到什麼是「得法」。「得法」就是在法上一下子明白了,心裡結打開了,認識改變了,觀念放下了。不較勁了,也沒有想改變她的心了。此後,妻子每次數落我和罵我時,我不吱聲,見她高興時,我給她講我的看法和法上的道理。發現她漸漸在變,再後來,她像換個人似的。修煉只能改變自己,不能想去改變別人,更不能來硬的,魔不怕硬,它就是強勢和假惡鬥構成的,你越硬它越高興。環境是給我們修煉用的,是成就我們的,你有什麼心,就會遇到什麼事,當你境界提高了時,回頭一看啥也不是,也沒醋腥味了。

師父說:「人不是一生,今生和你是一家人,來生他和別人是一家人,再來生不知道轉生到哪裡去了,只不過是一生的緣份而已,」(《曼哈頓講法》)在法上提高,去人心才容易,才輕鬆,才能提升境界。人生就像一盤棋,夫妻孩子親戚等就像一枚枚棋子,各居棋位,每個棋子都有其獨立的運行軌跡,到最後,只能是曲終戲散,這裡提升自己才是最關鍵。

以前聽過一個故事::天神到人間挑選玉皇大帝,選了很久,境界上沒一個夠格的。一天,化成乞丐的天神來到一個大戶人家要飯,東家是個大善人,忙讓人端上飯菜,乞丐說::「你家這麼有錢,就給我弄一個菜?」東家說: 「你想吃幾個菜?」乞丐說: 「咋地得四個菜。」稍頃,四個菜端上來了。乞丐還是不吃。東家問: 「為何不吃?」乞丐說: 「沒酒咋吃?」於是,東家讓人端上來好酒。飯畢,乞丐說:「我累了,得在你家住一夜。」東家讓人收拾廂房。乞丐說:「廂房不住。」東家說:「你想住哪?」「住你床鋪,你到廂房去住。」 東家想:「住我床鋪?我妻子不成他的了嗎?」又一想,這人漂游四方挺可憐的,就滿足他的願望吧。於是自己在廂房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乞丐跟東家說:「行了,跟我走吧。」瞬間,東家被托個金身帶走了。也許,天神見他境界非凡人可比,有多高的心性就應該到多高的地方去。

「吃醋」背後是很大的私,是情,是妒忌心,我們應該藉此找到自己的執著心,徹底除去!

一點淺見,意在交流,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