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牢頭獄霸的轉變

德輝

【正見網2018年01月13日】

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有一段時間是和普通的勞教犯關在一起的,因此接觸到了一些形形色色的人,而這些人,實實在在的講,和社會上的人大不相同。所以,監獄、勞教所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地方。普通人真的無法想像。

這個故事裡的主人公姓王,大約有50歲,東北人。不知他因為什麼原因被勞教,我也對此不感興趣。

我剛剛被非法勞教時,遇到了他。

平時,我們沒有什麼接觸,他做他的牢頭獄霸,我背我的書,大家相安無事。只是偶然有一次,他對我說「我鐵拳無敵」,然後挑釁式的瞪著我。我想,這個和我有什麼關係,你打人你不損德嗎?這叫什麼本事?!

後來,隨著一件事情在他身上的發生,他對法輪功的態度大變,而從他和另外一些人身上,我也發現,勞教所裡被關押的人,雖然有諸多劣跡,然而,生命的來源很可能是不簡單的,見識上要超過某些所謂的「文明人」。

這裡,我稱他為「老王」。

老王是一個牢頭獄霸,但是,還不是最亡命的那個,那個「人」也很有意思,我和那個人打交道更多一些。

馬上要過新年了,一天,老王被警察找去,給他們幾個勞教犯安排了一個「任務」,讓他們在勞教所的所謂新年晚會上,演一個小品,「誹謗法輪功」,姓王的是主角,給他們的誘餌是減期,最高能減8天期。

一般人不會知道,8天,對被關押的這幫勞教犯來說,意味著什麼?不要說8天,他們半天都看得很重。

就這樣,他們幾個對法輪功真相一無所知的小偷、社會渣滓,就開始按照警察給的劇本開始天天折騰。

我要求見警察,但是,不管我怎麼說,誹謗節目還是演了。

我要說的故事,自此開始了。

姓王的當然知道我的感受。折騰之餘,他也經常帶著一種挑釁的神情,故意在我面前走來走去。然而,他沒有想到,報應已來。

沒過幾天,姓王的開始咳嗽了,估計他以為是自己賣力的結果,也沒當回事。誰知咳嗽越來越厲害,厲害到整個走廊都聽的見他如牛吼般的咳嗽聲,厲害的時候,上氣不接下氣的咳嗽,恨不得把心都咳出來。姓王的逼著別的勞教犯給他帶治咳嗽的中藥,也不管事。而且,每當他開始咳嗽,一些勞教犯總是擠眉弄眼、面帶喜色......

直到有一天,他坐到了我的對面,依然是帶著一種挑釁的神情看著我。

坐了僅僅一小會,姓王的招牌式的咳嗽開始了,咳得那叫一個慘,嗷嗷的,脖子上的青筋暴起。

過了好大一會兒,姓王的咳嗽聲漸漸微弱下來,滿臉通紅的他,又恢復了那種」鐵拳無敵「的眼神(此時已然血貫瞳仁),挑釁的看著我。

我努力調整自己的心態,按照師父「真、善、忍」的要求,平靜而真誠的和他說:「老王,你咳嗽的這麼厲害,我知道是因為什麼。」

他挑釁的瞪著我:「奧,因為什麼?」

「老王,你真的不了解法輪功;你不相信的事,不一定不存在。」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帶著看他熱鬧、幸災樂禍的心態,儘量用一個真誠的、為他考慮的心對待他。

......

他沒有說話,漸漸的,臉上挑釁的神情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嚴肅。

在此之前,我從未見過他有過類似的表情。

半晌無語,最後,老王只說了一句話:「毛澤東不讓人相信神,它自己信得比誰都厲害!」

說完,老王抬起屁股走了。

咳嗽聲依然如故,依然響徹走廊,依然如牛吼一般。

然而,我發現老王變了,首先,對我,老王臉上挑釁的神情沒了,而且,如果我要是在場,他的咳嗽會更緊張,越緊張越咳嗽、越咳嗽越緊張。

而且,從此以後,任何場合,任何人,包括那個最亡命變態的人,如果誰拿法輪功開玩笑,只要一提」法輪功「三個字,老王一個字不說,扭頭就走。

大約過了一個多月,警察突然把老王調走了,有人說,是他向警察行賄,警察把他調到養雞中隊去了。

老王的咳嗽,前後一共兩個多月。

在那樣的大環境下,雖然他一開始在無知中做了錯事,但是,從他前後的變化,我覺得他比很多中共的所謂幹部聰明多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