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執著於預言 紮實修好自己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1月29日】

由於好奇心和盼結束心,這些年總想從預言中尋找點什麼,每次看到預言,特別感興趣,特別是去年初,看了系列文章《從古今天象看正法修煉的延續》,驚訝的了不得。讀時我想:這是高人,講的是大天機,思路打開很多,大開眼界。文中把本次人類謎底都揭露出來,包括迫害後的一些細節,比如:4.25,7.20日期和610等等,絲毫不差。作者在解讀預言和觀看天象中,把歷史上大事說的一清二楚,對舊勢力最高層安排正法結束的時間也說的很明確:2017年12月份,「乾坤再造在角亢」。往後又推看幾十年,均沒有迫害形勢了。

當時我對這個結束時間預言堅信無疑,為什麼?因為以前預言都絲毫不差,最後一個能差嗎?再說,舊勢力最高層都安排正法結束了,它們都停止迫害了,還能延續迫害形勢嗎?不可能呀?即便正法不結束,起碼修煉環境會寬鬆。不僅我這個認識,身邊不少同修也有此想法,還把文章列印出來傳看,有的放在電腦桌面上。當2017年12月份沒結束時,我心裡有種失落感:「咋啦?有誤差?」潛意識中還有一種期盼。我看到,自己在這個問題上人心很重,修煉境界差的太大了。

近日,看了正見網一篇文章:《放下對結束的執著》感觸很深,覺得這是一篇有深度、有針對性的好文,很能觸動人心。我刨析自己:為什麼我這麼執著於預言呢?這不偏離了修煉人方向了嗎?人的智慧再大,會想到神要做到的事情嗎?師父正法和一切的安排,神都看不到,弟子怎麼會通過預言就能猜到嗎?幼稚可笑呀?師父說:「明天圓滿,今天你還不知道,」[1],師父說「不知道」,我為什麼想要知道呢?這不是和法擰勁嗎?當我放下對預言執著時,覺得一下子輕鬆了許多,心裡乾淨和寬闊了一些。

以前對預言感興趣,只是尋找對自己口味的東西,卻忽略重要一點:誰在正法的問題?師父正法中的每一步怎麼安排?什麼時候結束?一切都是有序的,師父不會參照預言來安排結束的時間呀!作為弟子,更不能對舊宇宙的神留下來的預言感興趣和參照,想都不能這樣想。預言所展現的一切是舊宇宙天象運行的軌跡,也是舊宇宙神有意安排出來的,這些東西對正法而言,可以說什麼都不是。師父正法是要更新一切,再造一切,同化一切,新宇宙什麼樣連神都看不到,它和舊宇宙是沒有任何聯繫的,舊勢力安排的一切我們只能是徹底否定和剷除,如果看重的話,不成了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嗎?看重和認可就是干擾,儘管以前的預言有多麼准,那是因為師父還沒有開始正法,師父正法後,所有預言都不准了。師父說:「許多預言家也知道了在某某年如果有一件什麼事情出現的時候,他們的預言就不准了。」(2)可見,所有的預言對大法而言,對大法弟子修煉而言,已毫無價值,因為它代表了舊宇宙過去,而不屬於未來。至於常人和媒體怎麼對待預言,那是另一回事。乾坤再造,大穹從組,未來宇宙需要什麼?選擇什麼?一切由師父說了算。

還有,師父沒讓我們在修煉中用預言作參考呀?為什麼執著呢?對預言有意無意的多看幾眼,就已經是人心了,只是這種人心掩藏的較深和自然,不易察覺。我們要警覺,不迷其中,不給自己修煉留下污點,要珍惜和師父同在的機緣,只有在法上紮實的修才有威德。

我注意到,身邊不少同修對2018年很敏感,認為這是一個特殊年,注重關注社會形勢變化和天象變化,其實還是對時間的執著。就是我們不去看那些預言,也應該知道正法快結束了,因為師父多次講過正法時間問題,還用看和猜嗎?只有趕緊修好自己、多救人,完成使命才是當務之急。一次,我跟一個同修交流時,她說:「我每天上班都挺忙的,可是再忙,晚上回家也要學一講法,有時學二講。四個整點發正念,過去清理自己5分鐘,發正念10鍾,現在發15分鐘。上街時,只要有機會就給人講真相和三退。修好一思一念,看看哪些地方不行,趕緊去掉,不給自己留下遺憾。 」我覺得真好,這才是精進的表現。

最後,以師父一段法共勉:「最後啊,就希望大家別泄勁。你們不是已經看到曙光了?邪惡也完了,越到最後越應該鼓足精神哪。完成大法弟子該完成的事情,多救度眾生,那就是威德。救的每一個生命背後都有龐大的生命群,了不起。」(3)

一點感悟,意在與同修交流,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1)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